奇书网 > 超品透视 > 0061章 威胁标记

0061章 威胁标记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雪,我回来了。”开门的时候,夏雷下意识地说道。

    屋里没人应,静悄悄的。

    夏雷这才想起夏雪已经京都念书了,不在家里。他摇头苦笑了一下,这样的错误他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犯了。夏雪在家的时候,他不觉得什么,是一种习以为常的感觉,可夏雪离开之后,他才发现他对她的想念如此之深。毕竟是相依为命的妹妹啊,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的亲人。

    关上门,进入客厅,夏雷的神色突然变得凝重了起来。

    屋子里看上去好端端的,但他却知道有人进来过,因为一些物品的摆放根本就不是原来的样子。虽然只是一些细微的变化,但即便是再细微的变化也无法逃过他的左眼,他的左眼所看过的环境,哪怕是垃圾桶里有一些什么垃圾他都能回忆起来,更别说是被的变化了!

    潜入家里的贼翻动了很多东西,然后又将翻动的东西尽量恢复原位,可他无法做到完全恢复的程度。比如电视柜的抽屉,夏雷记得抽屉的缝隙只有一厘米宽,透过那条缝隙能看到放在里面的一把螺丝刀,但是现在缝隙变成了两厘米宽,从缝隙之中看到的也不是螺丝刀,而是一只没有使用过的插板。

    “难道是那个娘娘腔?”夏雷的心中忽然就想到了那个有着让女人都羡慕的漂亮脸蛋的飞贼,“如果是他的话,那就是古可文已经对我采取行动了,可是……她派一个贼来我家找什么呢?专利已经通过申请了,她就算偷到设计资料也没有用,更何况那份专利设计根本就不在我这里。那么,如果不是为了那份专利设计而来的话,她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

    想来想去,他想不出古可文派那个娘娘腔飞贼来他的家里找什么东西。

    沉默了半响,夏雷走到了电视柜前,拿开了放在电视柜上的全家福相框。那只玻璃瓶还在,玻璃瓶里面的药丸也还在,它静静地躺在瓶底。普普通通,却给人一种很有故事的感觉。

    夏雷将相框放回原位,跟着又移步到了窗户边。他的左眼微微一跳,一个淡淡的脚印便进入了他的视线。这个脚印很小巧,看上去像是一个女人的脚印。他随后扫视了整个房间,地上到处都是那种淡淡的脚印。这样的脚印,即便是警方的痕迹专家也需要撒上荧光粉之类的辅助材料才能看见,但他却一眼尽收眼底。

    这是左眼的微视能力,他能看到极其细微的事物,而普通人却需要用放大镜辅助才能看得见。

    脚印从客厅一直延伸到了寝室的门口,他的寝室有,夏雪的寝室门口也有。

    夏雷顺着脚印进入了他的房间。他的寝室里满是贼所留下的脚印,床头柜的抽屉,衣橱下面的抽屉都有被翻动的痕迹。

    夏雷随手打开了一只床头柜,里面的内裤被翻得乱七八糟的,他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变态!”

    一番检查之后,夏雷发现那个贼虽然翻动过他的东西,但没有偷走什么。衣橱的抽屉里放着一万块应急的现金,但那个贼并没有拿走。

    不偷钱的贼,只能是别的动机了。

    夏雷随后又来到了妹妹夏雪的房间里,情况差不多,那个贼翻过了所有的抽屉,但什么都没偷走。

    检查了一便,夏雷的视线忽然落在了窗台下的一张写字台上。那是夏雪的写字台,上面还放着一大摞高考前的复习资料,还有一只相框,相框里装着一张夏雪的毕业照。但他看的却不是照片里的笑得阳光灿烂的夏雷,而是用红色记号笔画在相框玻璃上的一个“x”符号。

    “x”符号很小,所占的面积不过一平方厘米,但夏雷还是看见了,在他的左眼里,一平方厘米的东西会像一座房子那么醒目。这个“x”符号画在相框上,下面便是夏雪的额头,它代表着什么意思就不难理解了——这是一个恐吓的信号!

    夏雷脸色铁青,握着双拳,半响之后才咬着牙齿说道:“古可文,我不管你是谁,如果你敢伤害我妹妹,哪怕是一根头发,我都要你的命!”

    父亲离奇失踪之后,夏雷在这个家庭里所扮演的其实已经不只是哥哥这个角色,还有父亲的角色。如果有人想伤害夏雪,他肯定会找那个人拼命,就算是古家的二小姐也不例外!

    贼最终是从夏雪的窗户口离开的,因为窗台上的脚印是脚尖向外。

    夏雷心中一动,跟着出了门,来到楼下,追着那个贼所留下的脚印一路追踪下去。

    脚印越来越淡,有些脚印上面还覆盖着别人的脚印。追到小区后面的一条小巷里,脚印消失了,地上也多了一条摩托车的轮胎印痕,往着小巷的另一头而去。

    那个贼是骑着摩托车走的。

    夏雷改追摩托车的轮胎印痕,继续追踪了下去。

    小巷的尽头是一条街道,那条摩托车的印痕顺着街道往前延伸。有些地方明显,有些地方无法看见。夏雷在街道上走了二三十米的距离便放弃了,街道上满是轮胎印痕,有汽车的,有摩托车的,还有电瓶车的,它们相互碾扎,混在一起,根本就分不清楚谁是谁。还有就是,持续使用左眼的能力,他已经有了很强的不适的反应,头昏眼花,四肢乏力。

    如果是简单的环境,他也许能一直追踪下去,但是在车流穿梭的马路上,这肯定是没法继续下去的。

    休息了几分钟之后,夏雷回到了小区,他没有回家,而是敲开了江如意的门。

    江如意刚刚做完运动,身上还穿着阿迪达斯牌子的运动短裤和紧身背心,弹力棉质的柔软布料紧紧地贴在她的肌肤上,宛如她的第二层皮肤。运动让她出了一身汗,白嫩的肌肤上随处可见晶莹的汗珠,汗珠也打湿了她的运动短裤和紧身背心,使其变得朦胧通透。这么一来,有些地方便被湿润的布料勾勒出了明显的形状。它们不会说话,但却仿佛正用充满挑逗性的语言说着俏皮的话,害羞的话,撩人至极,诱人至极。

    夏雷的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江如意倒自然大方,她用毛巾擦了一把额头,然后又擦了一把胸口,一边说道:“半夜三更的你敲我的门,邻居看见了怎么想啊?”

    夏雷尴尬地咳了一下,说道:“我们这么多年都是这样,他们都习以为常了,人家才不会胡思乱想呢。我来拿车,把钥匙给我吧,我出去办点事。”

    “你去办什么事?”江如意的语气里带着一点猜疑的味道。

    夏雷说道:“你别管,给我就是了。”

    “别是去找女人吧?你要是被扫黄打非组抓到了,别说你认识我。”江如意说。

    夏雷,“……”

    “你等我一下,我去给你拿钥匙。”江如意转身去拿钥匙。

    夏雷看着她的背影,小腰翘臀,长腿丰腴玉润,说不出的青春漂亮。就这么一刹那,江如意身上的短裤和背心嗖一下就飞走了。

    夏雷闭上了眼睛,脑袋也垂搭了下去,心里暗暗地道:“在她这里,我怎么就控制不了我自己的眼睛呢?”

    论漂亮,申屠天音远比江如意漂亮,可他从来没有去透视申屠天音的想法和欲望,可在江如意这里,他总是忍不住。这似乎是无解的事情。

    江如意很快就拿来了一把车钥匙,但却不是长城h6的车钥匙,而是她那辆破车大众polo的车钥匙。

    夏雷拿着车钥匙,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这是你的车钥匙啊,我要我的。”

    “要就要,不要拉倒。”江如意没好气地道:“局里上上下下都说我换了一辆新车,我也默认了,你总不能让我再开以前那辆小车车去上班吧?我是局长啊,局长得由局长的体面,你那车借我开几年吧。”

    “开……几年?”夏雷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话了,总之他整个人都不太正常了。

    “就这么说定了,办事去吧,孤男寡女的我就不和你多说了。”江如意说,然后不等夏雷说一句话,她砰一下就把门关上了。

    夏雷却还愣在江局长的门口,神叨叨地道:“孤男寡女?孤男寡女你个头啊,早知道我就不把我的车借你开了。”

    一辆新车,十几万,夏雷开的路程不到十五公里,现在车被江局长霸占了,算一下账,差不多一万多一公里——就算开布加迪威龙都没这么贵!

    片刻后,夏雷开着江如意的破烂polo离开了小区,顺着他之前追踪过的方向慢慢地开了下去。

    没有明确的方向,也无法追踪到地上的痕迹,但他却固执地想碰碰运气。这样找到那个贼的几率和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但即便是这样的微乎其微的希望他也不想放弃——敢用夏雪来威胁他,不管对方是谁,他已经惹到他了!

    这个时候其实一点都不算晚,街道上的车辆很多,人行道上也有很多散步的人。夏雷小心翼翼地驾驶着polo车,以三十码的速度漫无目的地往前开。他的视线不停地搜索着两边的街道,还有路过的人。虽然没有看到那个贼的长相,但他却也有怀疑的对象,那就是那晚在柳莹家里所看见的娘娘腔。所以,一旦发现有人与那个娘娘腔有相似的特征,他都会仔细观察一下,排除之后才离开。

    夏雷所选择的路线是一条直线,没有转弯。转弯的话,范围就太大了,根本就没法追踪。他的心里怀着一个希望,那就是对方走的也是一条直线,然后会将摩托车停在路边。这样的话,他找到那个家伙的可能性会大一些。当然,这只是一个希望,出现这种可能性的几率小得可怜。

    闪烁的霓虹灯,街边的店铺,还有形形色色的行人在夏雷的视野里穿梭,两个小时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笔直的马路也到了尽头。前面是一个t字形路口,往左是一条马路,往又也是一条马路,夏雷不知道该往左还是往右,他将车子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