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超品透视 > 0064章 你有种

0064章 你有种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超品透视最新章节!

    一天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直到第二天来到雷马工作室,夏雷的心神都还有些恍惚。

    周小红给夏雷泡了一杯茶,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雷子哥,喝茶。"

    脏兮兮的棉质汗衫,敞开的领口曝露出一抹白皙娇嫩,丰满的臀部将蓝色的工装裤撑得满满的,合着从门窗里照进来的阳光,还有红扑扑的苹果脸,山里女人所特有的淳朴自然美便自然而然地进入了夏雷的视线。他的心情也不由好转了起来,他笑着接过了她递来的茶,说了一声谢谢。

    "雷子哥,昨天我加工了好些悦动体育的零件,可是……"周小红有些紧张,"报废了很多,你、你扣我工资吧。"

    夏雷说道:"没关系,你就当是练手好了,练得多了,你的手艺自然就好了。"

    "那怎么行啊?工作室的材料也要钱去买,我报废那么多……"

    夏雷笑着说道:"你这人这么老实,以后会吃亏的。我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你听不听我的话?"

    "我听,雷子哥你说的话我都听。"周小红的脸蛋红了,与夏雷说话的时候,她总会莫名其妙地紧张,害羞。

    "好好干吧,日子总会越来越好的。"

    "嗯。"周小红用力地点了一下头。

    这时马小安和陈阿娇等人走了进来。

    马小安说道:"雷子,悦动体育的零件不好加工,没你压阵,我们不行。"

    陈阿娇也说道:"是啊,悦动体育要那么多,你不压阵的话,我们可怕没法完成订单。"

    夏雷说道:"不用完成了,悦动体育其实已经不存在了。"

    "啊?这是怎么回事?"马小安惊讶地道。

    其他的人也都惊讶地看着夏雷,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夏雷说道:"悦动体育的柳总已经将她的公司转手给别人了,她与我签订的合同已经没有意义了。"

    "那我们加工的这些零件怎么办?"马小安说道。

    夏雷说道:"你们不需要操心这些问题,你们累了好几天了,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今天我给你们放假,你们好好玩一天吧。"

    没人说话,好端端的一桩生意泡汤了,他们的心情并不好受。

    "谁说悦动体育的订单没有意义了?"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

    夏雷移目过去,他一眼便看到了林雅茹,还有林博文。林家兄妹俩衣着光鲜,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马小安等人也都看着林家兄妹俩,他们并不认识林家兄妹俩。不过听到林雅茹说悦动体育的订没有泡汤,他们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林雅茹眼神轻蔑地扫过众人的脸庞,最后看着夏雷,"我代表悦动体育而来,之前柳莹代表悦动体育与你签订了一份合同,并支付了五十万的定金,请你们履行合同,按时交货。"

    林博文也说道:“你们已经加工了多少?先拿给我们带回去。”

    老实巴交的王有福说道:“有一百多套。”

    林雅茹皱起了眉头,“才一百多套?这样的速度怎么行?我们那边已经通过了专利申请,现在正加班加点地生产,我们付了钱,你们才加工了一百多套,实在是太慢了。”

    林博文接着嘴说道:“以后我便是悦动体育的副总经理,主管生产和采购,你们加工的零件都将由我来验收。我先给你们提个醒,我是一个要求非常严格的人,只要有一点不合格的地方,我是拒收的。”

    “我们的质量是很好的,老板你放心好了。”周小红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脸,然后又说道:“两位老板请坐,我去给你们泡茶。”

    夏雷说道:“不用给这种人泡茶。”

    周小红顿时愣在了当场。马小安等人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为什么客户来了夏雷却是这样冷淡的态度

    “你们先出去吧,我和他们谈。”夏雷说。

    “好,我们都出去吧。”马小安是最了解夏雷的人,从夏雷的态度里他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

    雷马工作室的工人们都出去了,屋子里就只剩下了夏雷和林家兄妹俩。

    林博文冷笑道:“你不喜欢我们也没办法,生意归生意,你和悦动体育签了合同,你就得履行合同。不然,我们一纸诉状就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林雅茹走到了夏雷的办公桌前,也不要夏雷请,她直接就坐在了夏雷的对面。她直直地看着夏雷,眼神之中充满了挑衅和轻蔑的意味。

    显然,林家兄妹俩来这里有两个目的,那就是索要生产自动冲浪板的零件,让雷马工作室完成之前与柳莹签订的合同。另外一个目的便是戏谑和刁难夏雷,以胜利者的姿态。

    夏雷心里很清楚,不过他却还是一副毫不在乎的姿态,他淡淡地说道:“你们两个见过那份合同吗?”

    “没见过我们会来这里吗?”林雅茹公事包从里面取出了一份合同,然后直接翻到了签字页。

    签字页上有夏雷的名字,也有柳莹的名字,还有悦动体育器材公司的专用公章。

    夏雷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不用看我也知道里面的内容。这份合同是我与柳总签的,你们从她的手里夺走了她的公司,从法律的角度上来讲,你们确实有权利来要求我履行这份合同。你们对质量有更高的要求,这也没错。”

    “哼!你知道就好。”林博文冷笑道:“你早有这么识相不是很好吗?”

    夏雷看了他一眼,“什么时候狗也学会说人话了?而且还装出了主人的气势,你不觉得你很逗吗?”

    “你——”林博文顿时气红了脸。他这次来就是来刁难夏雷的,就是来找麻烦的,却没想到夏雷根本就没将他放在眼里。

    林雅茹冷声说道:“夏雷,你最好注意你的言辞,给我客气一点!”

    “行了,拿着这份合同滚蛋吧,不要再出现再我的面前。”夏雷说道。

    林雅茹猛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冲着夏雷吼道:“你收了钱不给货,还敢赶我们走,你是诚心想站在被告席上吗?”

    夏雷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那好,你能代表古可文吗?”

    “当然!”林雅茹说道:“我现在是悦动体育的总经理,代古二小姐负责全面工作!”

    夏雷说道:“难怪你们兄妹俩这么算计柳姐,好吧,既然你能代表古可文,那倒也有资格和我谈。我就直说了吧,我和柳总签订的是长期合同,合同上规定,除非我们雷马工作室无法加工生产的零件,否则你们没有权利找别的供货商。你们要我履行合同,我就要履行这份合同的全部条款。那么,以后你们就只能从我这里拿货,如果你们从别家拿哪怕一颗螺丝,我也要你们,让你们赔偿。”

    林雅茹和林博文忍不住对视了一眼,兄妹俩有一个眼神的交流。

    林雅茹跟着说道:“这份合同的内容我们看过,知道这是一份什么性质的合同,不过,我们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要你们完成那五十万定金的零件。你收了我们公司的钱,就得给我们货,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夏雷冷笑了一声,“你们心里想什么我很清楚,拿我五十万的货,然后将这份合同弃之如履。我一个小老百姓要想你们履行这样一份合同,你们到时候肯定会百般刁难,然后闹上法庭。你们有钱请最好的律师,古可文也手段通天,我没有一点打赢官司的胜算。你们觉得,我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傻吗?”

    林博文指着夏雷的鼻子,“姓雷的,你是想赖掉那五十万是吧?”

    就在这时,夏雷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他滑开手机屏幕点进了那条短信。

    短信是银行系统的提示短信,他的账户收到了五百万的现金转款。给他转款的人是柳莹。

    不知道这么回事,夏雷的眼角竟然有些湿润了。五百万,这不是一笔小数目,绝大多数人一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钱。柳莹其实没必要给他这笔钱,可是她还是给了,兑现了她的承诺。却就是这么善良诚信的一个女人,她被古可文夺走了她的公司,夺走了她丈夫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才研究出来的专利产品。

    “喂?我在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林博文凶巴巴地道:“你这家伙居然还有心情玩手机吗?”

    夏雷却仿佛没有听见他的声音,柳莹的容貌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他的心中也浮起了一股暖暖的感觉。就在林博文凶他的时候,他打开了联系人的界面,准备给柳莹打一个电话过去。不过没等他点击拨号,他又收到了第二条短信。

    仍然是柳莹发来的短信:雷子,你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银行去机场了。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怕忍不住流泪。不知道为什么,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想起我的丈夫。他和你一样,是个善良而正直的人,工作起来就不要命……哎,不提了,我又想起他了,心里酸酸的。我就要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了,记得想我,记得给我打电话。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希望你带着你的老婆孩子。

    还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我估计有人会拿着我和你签订的合同来找你的麻烦,你不用担心,那份合同规定了双方的义务和权利,如果他们来找你的麻烦,你也可以用合同上的独家供应这一条来要求他们。另外,我之前给你打的那笔五十万的货款,打款的凭条我没要,扔银行垃圾桶了。我相信你,我没想过留着什么凭条。

    再见,不许来送我。

    看完短信,夏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双手捂住了脸,他不想让林博文和林雅茹看见他为柳莹流下的眼泪。因为他觉得,林雅茹和林博文这样的人不配。

    “姓夏的,你是在黑道上有人罩着呢,还是在白道上有着罩着?”林雅茹已经失去了耐心,“我告诉你,这五十万定金的货你得按时交付,不然我们法庭上见。那个时候,我就不止是要你五十万的货了,我还要你赔偿耽误我们公司生产的损失!你就是倾家荡产也赔不起!”

    夏雷抬起头,“什么五十万?”

    “柳莹打给你的五十万!”林博文厉声说道:“这笔钱还是我从财务取出来交给柳莹的,怎么,你想赖账吗?”

    “你确定你把钱交给柳莹,她就把钱给我了吗?”夏雷说道:“我从来没有收到过什么五十万的打款,你们有打款的凭条吗?拿出来我看看。”

    “你他妈——的!”林博文破嘴骂道。

    夏雷突然站了起来,一耳光抽在了林博文的脸上。

    啪一声脆响,林博文的身子一个踉跄,险些倒地。他的脸上顿时冒出了五根指痕印,又青又红。

    林雅茹似乎害怕夏雷下一个就会打她,她慌忙躲闪,结果撞翻椅子,狼狈地倒在了地上。双腿大开,露出了一条白色的丁字裤,什么草啊水的,半遮半掩地露了出来,狼狈得很。

    “你敢打我!”林博文捂着脸,快要爆炸的样子。

    夏雷冷冷地道:“下次你再来这里,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别以为你们替古可文做事,你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们想对付我的话,放马过来就是,我通通接着!”

    “你给我等着!”林博文指着夏雷的鼻子。

    林雅茹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铁青,那眼神就像是毒蛇。

    “雅茹,我们走,有人会收拾他的!”林博文拉了一下林雅茹的手。

    夏雷将桌上的合同抓起来砸到了林雅茹的脸上,“把你们的合同拿走,别以为你们能它来敲诈我。我不怕告诉你们,我完全可以将你们所需要的零件全部外包,你们刁难的质量问题,我也可以转嫁给别的公司。我劝你们,你们要是想正常生产的话,就别来烦我——滚!”

    “你有种,你有种……”林雅茹恨恨地看了夏雷一眼,转身离开,头也不回。

    那份合同掉在了地上,现在它只是几张废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