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超品透视 > 0065章 咏春拳不难学

0065章 咏春拳不难学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超品透视最新章节!

    柳莹走了,带着她的孩子和父亲去了澳洲,与悦动体育有关的一切都尘埃落定。

    当初为了争取到悦动体育的订单,夏雷做了很多事,现在看来就像是一场富贵的美梦,一觉醒来就没了。不过,夏雷收获了最珍贵的东西,不是那五百万,而是他与柳莹的友情。他没有任何遗憾。

    接下来的几天,林博文和林雅茹兄妹俩没有来找夏雷的麻烦,这或许是他们实在拿夏雷没办法,也或许是风暴来临前的宁静,但无论是什么原因,夏雷都不在乎。

    这几天的时间里雷马工作室没有大订单,接到的活也都是普通的活,量也不大。这样的经营情况,出去人工和材料什么的开销,赚的钱少得可怜。不过夏雷并不在乎他的收入,只要能支付工人的工资,他赚不赚钱无所谓。

    活简单,量少,根本就不需要夏雷这个“镇堂师傅”出马,他也就有了大把的时间来干他喜欢的事情。看书,学习商业方面的知识。逛街,给雷马工作室的员工买一些实用的礼物,比如给陈阿娇买一瓶洗发露,给周小红买一双高跟鞋什么的,还有给男人们买两包烟,或者一瓶好一点的酒什么的。偶尔他也会开着江如意的那辆破旧的polo车去郊区逛一圈,寻找价优物美的地皮,做做他的公司梦。

    不干这些的时候,夏雷会去一家咏春拳馆学习咏春拳。

    以前,夏雷做梦也不会想到去某家拳馆学习拳术,也没那个必要。现在却不同了,因为柳莹,他得罪了古可文,还有海珠市的黑道大人物何老七。他想过了,就他现在这个身手,打两个混混倒是没有问题,可一旦是身强力壮的练家子出手,他就只有挨揍的份了。

    夏雷从来都不是那种火掉在了脚背上才跳一下的人,所以他果断地走出了第一步,练拳。

    这天一早,夏雷在雷马工作室里溜达了一圈便溜走了,驱车来到咏春拳馆学拳。

    这家咏春拳馆名叫海珠咏春拳馆,馆主是来自佛山的梁正春师傅,据说他是咏春拳开山鼻祖严咏春的后人,他教的也是最正宗的咏春拳。

    拳馆学拳的学徒很多,不过夏雷来得早,他来的时候拳馆里空荡荡的,只有梁正春师傅一个人站在木人桩前打桩。

    砰砰砰,砰砰砰……

    梁正春是个五十出头的人了,但他的拳脚却非常利索,也很有力量,一点也不显老态。

    夏雷走了过去,打了一个招呼,“梁师傅,早啊。”

    梁正春停了拳脚,看着夏雷,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是雷子啊,你这么早就来了。”夏雷虽然才来了三天,但他对夏雷的印象却很深。

    夏雷笑了笑,“我店里没事,早点过来练练。”

    梁正春说道:“那好,你先练一下小念头,我看看。”

    学习咏春拳最初的阶段便是小念头,它是身法、步法和发力方式、发力角度等等基本功的练习。练好了小念头,才能往下练更高级的内容,比如寻桥、黐手、黐脚、甩手、标指、木人桩和三星桩什么的。

    夏雷学咏春拳的这三天时间,每天都在练小念头。

    夏雷摆了一个起手式,然后练习步法和身法,双手也不断攻守变换,打得是有模有样。

    梁正春看得暗暗心惊,别人需要几个月才能融会贯通的小念头,夏雷三天的时间就有模有样了。不过他没有表露出来,不动声色地看着,偶尔指点一下夏雷要注意什么要点。夏雷学得认真,他也教得认真。

    几分钟后梁正春出声说道:“停,先练到这里吧,休息一下你再练练别的。”

    夏雷收了拳脚架势,问道:“梁师傅,我练得怎么样?”

    梁正春说道:“还不错,我教过很多学生,你是学得最快的一个。我祖父当年说我学得快,可我觉得你现在比当年的我还要快。”

    夏雷笑了笑,没说什么。他的左眼看过的东西就不会忘记,梁正春给的教学材料他看过便一字不漏地记在心中,梁正春教过的招式套路他也过目不忘,他当然学得很快,超越梁正春当年的速度也是正常的。

    这时几个学员走了进来,梁正春上去招呼,安排他们训练。

    以前,徒弟见了师父都要磕头敬茶,恭敬得很。现在时代变了,师父变成了师傅,徒弟变成了学员,师傅得去照顾学员,态度还要好。也倒是的,如果服务态度不好,学员都去学柔道、跆拳道了,谁还来学咏春呢?

    来的几个学员都是老学员,基本都有一年以上的学龄。为首的一个叫鲁胜,他是退伍特种兵,本身就会散打,学咏春三年,更是强上加强。他是这里最厉害的学员,人缘也好,年龄小的学员见了他都会叫一声胜哥,以示尊敬。

    “阿胜啊,今天怎么这么早?”梁正春迎了上去,面上带着笑容打了一个招呼。

    鲁胜也客气,“梁师傅早,今天老板临时出国,我因为没签证不能跟着去,在家也没事,便过来练练。”

    他是一个职业保镖。

    其它的几个学员也都向梁正春打招呼,态度也都恭敬。

    随后,几个学员开始练习起来。他们捉对黐手、黐脚,有的干脆对打,场面闹热。

    夏雷看得眼热,可惜没有练习黐手、黐脚的搭档。他看了一会儿,径直走到了木人桩前,学着梁正春之前的动作打起了木人桩。

    打木人桩在咏春拳里已经是很高级的课程,没个一年以上的学龄根本就没法打。不过那只是别人的情况,这样的限制在夏雷的身上微乎其微。他只要一回想,梁正春刚才的动作便一一浮现他的脑海,什么时间出拳,往那个方向出拳,击打在什么地方等等,他都能一丝不漏回忆起来,然后他只需要照着做就行了。

    砰砰砰,砰砰砰……

    比起梁正春的娴熟自如,夏雷打木人桩的动作稍显僵硬,反应似乎也总是慢半拍,但动作的准确性却是及格的,打得有板有眼,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练习打木人桩好几个月的人。

    梁正春惊讶地看着在角落里击打木人桩的夏雷,嘴上没说,心里却已经忍不住念叨起来了,“这小子奇怪啊,这才是第四天来,他就敢打木人桩了,我以前也是练了一年之后才敢打木人桩的。这年头,难道还有学武的奇才?”

    这时鲁胜结束了与一个学员的黐手对练,他向夏雷走了过去。

    夏雷根本就没有留意到鲁胜走过来,他已经沉浸在了模仿梁正春的动作之中。刚开始的时候,他模仿的动作总是慢半拍,但是打着打着就打出了感觉,他的动作的延迟感就弱了一些,已经很接近梁正春的速度了。

    砰砰砰,砰砰砰……

    拳脚击打在坚硬的木人桩上,骨头疼,肌肉也疼,但夏雷却忽略了这种痛苦。想起柳莹的哭泣的脸庞,想起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想起古可文,想起林博文和林雅茹,他的心中就忍不住冒出一股怒火,疼痛在这股怒火面前不值一提。

    “总有一天我要将古可文当作木人桩一样暴揍一顿!”夏雷的心里怀着这样一个念头,练得更卖力了。

    “嘿,小子,让一让。”鲁胜皱着眉头说。

    在这家咏春拳馆,除了梁正春,别人见到他的时候都得客客气气地叫一声胜哥,他要想练的器材别人也都立刻让给他练,但夏雷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这让他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了。

    夏雷的脑子里全是梁正春打木人桩的动作,根本就没有留意到鲁胜已经站在他的身后并跟他说了一句话,他的拳脚快速而流畅地击打着木人桩,那动作几乎不输给任何练了一两年咏春拳的老学员了。

    “小子,你耳朵聋了吗?”鲁胜忽然伸手,一把擒住夏雷的肩头,用力一扯,夏雷顿时被他甩了出去。

    等到夏雷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双脚已经离开地面了。

    砰!夏雷被结结实实地摔倒在了地上。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是鲁胜将他撂倒的。

    “你干什么?”夏雷有些犯懵,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鲁胜咧嘴笑了一下,“你才来几天就敢打木人桩,我看你好厉害的样子,所以一时手痒,想试试你的身手。你还不错,本来我以为能把你甩到门口的,但你只飞了三米。”

    夏雷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这个鲁胜是看他不顺眼,故意来找他的茬了。

    “怎么?不服气吗?不服气的话,我们可以打一场,我让你三招不还手。”鲁胜用挑衅的眼神看着夏雷,“你敢不敢?”

    年轻人都有血性,要是被人打了都不还手,那还算是男人吗?

    夏雷从地上爬了起来,“打就打!”

    鲁胜反倒愣了一下,“你还真敢跟我打啊?”

    “我确实打不赢你,但这和敢不敢是两回事。我打不赢你,但我不怕你,我敢跟你打。”夏雷说。

    鲁胜笑了,有些反常地冲夏雷竖起了一根大拇指,“是个汉子,等一下我会留点手。”

    夏雷没说话,摆了一个起手式。

    梁正春赶紧走了过来,喝道:“你们干什么?我教你们咏春拳是用来打架的吗?要打你们出去打,不要在我这里打。”

    鲁胜说道:“梁师傅,我跟学弟开玩笑的,不会玩真的。再说了,我能欺负一个新学员吗?”

    夏雷也收了起手式,说道:“对,我们开玩笑的,不是玩真的。”

    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从拳馆门口传来,“和尚,我看你就是在欺负人家新学员。”

    夏雷循声看去,一眼便看见了从门口走进来的女人。

    ps:感谢水蔥小哥的打赏,你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