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超品透视 > 0066章 长腿咏春女

0066章 长腿咏春女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超品透视最新章节!

    从门口走进来的女人二十出头,拖着一只行李箱,身高腿长,年轻漂亮。尤其是短裤下的一双大长腿,白皙玉润,长度占去了她的身高的一半以上,特别醒目。就凭这样一双腿,她完全成为一个一流的腿模。

    女人的胸非常坚挺,一件白色的圆领体恤被撑得高高的,紧紧的,那形状就像是两发大口径火炮的炮弹。再加上一张精美秀气的脸蛋和一头乌黑的长发,她就像是好莱坞大片之中的安吉丽娜朱莉,性感妩媚却又带着点男人的英勇无畏。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女人,夏雷心里想着。不过他来的这几天的时间里从来没有见过她,但从她跟鲁胜说话的口气来看,她并不是新学员。

    “梁思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鲁胜跟着就迎了上去,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

    梁思瑶?夏雷看了一眼梁正春,又看了一眼走近的梁思瑶,他突然发现梁思瑶和梁正春长得有些相像。

    梁思瑶说道:“今天早晨才下飞机。爸,我回来了。”

    梁正春的表情却还很严肃,“你回来也不打个电话,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当爹的?”

    梁思瑶笑着说道:“爸,我是不想你去机场受累嘛,女儿心疼你不好吗?”

    “这次回来待多久?”梁正春问。

    梁思瑶说道:“我这次回来就不走了,爸,我已经把那边的工作辞了。以后,我天天陪着你,好不好?”

    “好好,呵呵。”梁正春顿时露出了笑容。

    人老了,就想儿女在身边,不图别的,天天能看见便是一种福分,一种舒坦。

    鲁胜笑着说道:“思瑶,你回来当助教,拳馆的新学员肯定会增加很多的。”

    梁思瑶也报以微笑,“我去把行礼放下,回来再跟你们聊。”她托着行李箱往里间的门口走去,路过夏雷的身边,她说道:“别跟和尚计较,他是粗人一个。”

    和尚是鲁胜的外号,好些与他要好的学员都叫他鲁智深。

    夏雷微笑了一下,“不会,我们闹着玩的。”

    梁思瑶托着行李箱走进了里间,小腰翘臀大长腿,她的背影特别漂亮。

    夏雷移开了视线,其实,他只要稍微动一下念头,这个长腿的咏春女便会毫无遮掩地进入他的视线,但他不想这么干。别的男人想看到一个女人的最原始的身体千难万难,所以才神秘,但他却是太容易了,一个念头便可以达到目的,所以那些神秘对他而言早就失去了神秘感,没那么大的吸引力了。另外,他也不想在这方面堕落下去,所以往往能保持克制。当然,江如意是一个例外。

    “小子。”鲁胜看着夏雷,“你以前练过咏春?”

    夏雷摇了摇头,“没有。”

    鲁胜不相信,“你骗人的吧?我刚才看你打木人桩,你打得不错,我当年学了八个月才打到你这种程度,你敢说你没练过?”

    “真没练过。”夏雷不想解释。

    这时梁正春走了过来,他指了一下木人桩,说道:“雷子,你再打一次我看看。”

    “好的。”夏雷走到木人桩前,沉腰吸气,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打了下去。

    这一次打木人桩,他的左眼仍然向他的大脑输送之前梁正春打木人桩的影像,他也仍然是学着来打的。不过这一次较之刚才那一次又要熟练一些,也要快一些。其实,这不是他的领悟能力有多强,而是他已经开始学会适应左眼的输送速度,而他的身体也越来越适应这种“模仿秀”似的模式,能更快更准地模仿梁正春的动作。

    这个过程看似复杂,神奇,但其实和广场上跳广场舞的大妈照着dvd学习舞蹈动作是一个道理。只是大妈们的dvd是摆在花台上的,而夏雷的“dvd”是他的左眼,是他身体的一部分。这也是他所拥有的得天独厚的优势,别人无法超越。

    砰砰砰,砰砰砰……

    夏雷越打越快,越打越准。他完全沉浸在了咏春拳的世界里,忘记了身边的一切事物。

    几个老学员纷纷停下了练习,凑了过来,看夏雷打木人桩。

    一大群人,包括梁正春在内都被眼前的诡异景象惊呆了。在他们的眼里,夏雷并不是一个刚刚学习咏春拳几天的菜鸟,而是一个浸淫咏春拳起码十年的老手,深藏不露,扮猪吃虎。

    “不可能吧?这小子是才来的新学员吗?”一个学咏春一年的老学员张大着嘴巴,不敢相信他的眼睛,因为就算是他上去打木人桩也打不到夏雷现在这种程度。

    “肯定不是,这小子心机好深,装菜鸟,他不会是别的派系派来找事的吧?”一个老学员说道。

    “他该不是来泡妞的吧?”有人说。

    “有可能哦,梁世界那么正点,保不准这小子就是这样的心思。”有人说。

    “你们胡说什么啊?梁师姐在美国工作,一年也难得回来两次,这小子连她的面都没见过,他会是这样的心思?扯蛋,我看啊,他肯定是别的派系派来找事的。”有人说。

    几个学员嘀嘀咕咕,议论得热闹,却也小声。

    鲁胜的脸色越来越黑,他凑到了梁正春的身边,附耳说道:“梁师傅,他说他只学了几天咏春,你看这身手,那是学几天咏春的人吗?”

    梁正春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他伸出了三根手指,“照我看,起码练了三年。”

    鲁胜说道:“梁师傅,你练了一辈子的咏春拳了,你说三年,那肯定就是三年,那这小子为什么撒谎?”

    “不像,像……”梁正春皱着眉头,他忽然又觉得拿捏不准了。在他的眼里,夏雷浑身上下都是看不透的迷雾。

    这时梁思瑶走了出来,也站在梁正春的身边看夏雷打木人桩。看着看着,她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爸,这学员叫什么名字?我以前怎么没见过?”

    “他叫夏雷。”梁正春说道:“他刚来几天,你当然没见过。”

    “他以前练过?”梁思瑶说。

    梁正春摇了摇头,“没有,他说他是第一次学咏春。”

    梁思瑶的小嘴顿时张大,很惊讶的样子,“不可能吧,这身手都这么熟练了,他能是才学了几天咏春的人吗?”

    梁正春说道:“他倒是实诚人,不像是会说谎话的人,不过他又确实不像是刚学咏春的人。我也拿捏不准了,我看不透他。”

    梁思瑶说道:“这还不简单,我和他练练不就知道他的底细了?”

    鲁胜说道:“思瑶,让我去吧,我和他打一场。”

    “去去去,你脾气爆,下手不知轻重,还是我去好一些。”梁思瑶说,她向夏雷走了过去。

    夏雷刚好打完最后一个动作,收了拳脚。

    这一趟木人桩打下来他累了个够呛,额头上和身上满是汗珠,手脚也酸疼得要死,好些地方也红肿了。拳脚所打的毕竟是坚硬的木头,他的手上虽然有老茧,但不断击打木桩肯定是会受损的。

    这一趟木人桩打下来,夏雷对咏春拳的发力的诀窍有了新的理解,这也算是收获了。

    “夏雷是吧。”梁思瑶面带笑容,“打得不错。”

    夏雷这才发现梁思瑶走到了他的身边,他也笑了一下,客气地道:“梁小姐见笑了,我就是瞎练练。”

    “瞎练练也这么厉害?”

    夏雷笑了一下,没说什么。

    “有没有兴趣和我对练?”梁思瑶说道。

    夏雷跟着摇了摇头,“我才学几天,很多地方都不懂,我不是你的对手,还是不要了吧。”

    梁思瑶忽然抢步上前,一记寸拳便打向了夏雷的胸膛。

    夏雷根本没料到她会突然偷袭,反应不及时,顿时被梁思瑶一拳打中。别看梁思瑶是一个娇娇气气的女人,她拳上的力量一点也不输男人。这一拳顿时把他打得退了两步,胸口也火辣辣地疼。

    不等夏雷站稳脚跟,梁思瑶又逼到了夏雷的近前,一脚踢在了夏雷的腿弯之上。横扫的力量顿时将夏雷掀翻在地,摔得很狼狈。

    几个看热闹的学员顿时起哄叫好,鲁胜还夸张地鼓起了掌来。

    “莫名其妙偷袭我,下手还这么狠,可恶!”夏雷的心里暗骂了一句,翻身爬了起来,跟着也摆了一个起手式,准备和梁思瑶打一场了。

    “你早该这样了。”声音落下,梁思瑶身形一动,眨眼又逼到了夏雷的身前,一拳掏向了夏雷的心窝。

    这一次夏雷早有防备,右手一拨,顺势将梁思瑶的拳头拨到了旁边,右肘也顺势撞向了梁思瑶的腰部。

    梁思瑶左手下落,按住夏雷的右肘,奋力往前一推,两人眨眼间便完成了各自的攻防动作,谁得没能打到谁。

    两人对视了一眼,瞬间又缠斗在了一起。

    梁思瑶跟随梁正春从小学习咏春拳,经验和层次都不是夏雷这个初学者所能比拟的,但夏雷也有他的优势,那就是他的左眼。梁正春的速度再快,只要无法快过他的左眼,在他这里就不算快。所以,一旦他用左眼锁定梁思瑶,梁思瑶在进攻之前他便有了一个预判,这让他每每都能躲开梁思瑶的狠辣攻击。

    两人你一拳我一腿,你一掌我一肘,打得难解难分。随着时间的推移,夏雷挨了几拳几脚,梁思瑶也挨了夏雷几拳几脚,算是斗了个不分上下。

    打着打着夏雷的心中便冒出了一个念头,“我一个男人,我的力量肯定比梁思瑶大,但她打在我身上的拳头却好像比我的力气还大,这肯定与发力技巧有关。我的左眼能捕捉到她的动作,她再快也快不过我的左眼,可我能看到她发力的情况吗?如果我能看见,我就能快速地掌握咏春拳发力的诀窍,一旦掌握了,我就不怕鲁胜那样的对手了!”

    这个念头一动,左眼微微一跳,梁思瑶身上的体恤衫和文胸什么的哗啦一下就不见了,他的视野里白花花的一片,白的地方宛如阳春白雪,粉的地方宛如三月桃花。那诱人的景象顿时让他呆了一下,反应也慢了半拍。

    “嘿!”一声娇喝,梁思瑶一粉腿踹在夏雷的小腹上

    砰一声闷响,夏雷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梁思瑶赶紧去扶夏雷。

    夏雷也赶紧闭上了眼睛,心里暗骂了一声,“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