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超品透视 > 0072章 他是一条狗

0072章 他是一条狗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超品透视最新章节!

    第二天,夏雷从银行取了二十万,然后带着钱来到雷马工作室。雷马工作室的员工已经开始干活了,虽然只是一些小单生意,但他们也做得很认真。

    周小红还真没听他的话休息,她拿着画笔和铁尺在钢板上给马小安等人画样,方便他们切割取料,节省时间。

    看见她认真的样子,夏雷偶然想起了昨晚给她包扎伤口的情景,那雪白娇嫩的大腿,那条因为包扎而裂开的缝隙……

    “我真得找个女人了,老是这么敏感,真的不好。”夏雷摇了摇头,苦笑着将脑海里的旖旎的画面赶走。找个女人这样的想法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这似乎只是他的一句口头禅,要找一个心爱的女人,与她在一起,谈何容易?

    然后,他又莫名其妙地想起了申屠天音,那个高高在上宛如帝国女王一般的女人。他又苦笑了一下,心里暗暗地道:“我经常莫名其妙地想起她,难道我想要的女人是她?开玩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周小红第一个看见夏雷走进工作室,她跟着从地上站了起来,“雷子哥,我去给你泡杯茶。”

    夏雷说道:“不是让你休息吗?怎么又开始干活了?”

    周小红笑了笑,“没什么,我没干重活,就是画一下样,这和休息没什么区别。”

    “你注意点,别又伤着了。”夏雷叮嘱了一句。

    “嗯。”周小红应了一声,去给夏雷泡茶了。

    马小安等人纷纷跟夏雷打招呼,夏雷也笑着和他们打招呼。昨天所发生的事情对他们而言肯定有影响,但生活就是生活,他们是那种需要挣钱养家糊口的人,工作才是最重要的,别的他们并不在乎。

    周小红给夏雷泡了茶,又去钢板上画样去了。

    夏雷喝还没来得及喝一口茶手机铃声便响了。

    电话是秦香打来的,他的声线轻柔尖锐,十足的娘娘腔,“夏雷,我在聚善园茶楼等你。”

    “好,我马上来。”夏雷挂了电话便往外走。

    马小安过来拉住了夏雷的手,压低声音道:“雷子,你在干什么?”

    夏雷说道:“没干什么。”

    马小安说道:“你有事一定要告诉我,有事我们一起扛。”

    夏雷笑着说道:“真没事,你帮我管好工作室就行了。我这几天其实在忙注册公司的事情,以后我们就不止是工作室了。”

    马小安愣了一下,惊喜地道:“真的吗?那太好了,你得给我一个车间主任当,不然我跟你没完。”

    夏雷笑道:“你就这点出息?一个车间主任就满足了?我给你一个副总当。”

    马小安却摇了摇头,“我不是那块料,我当不了,我就当车间主任。”

    夏雷拍了一下马小安的肩膀,“这事你先别说,等有眉目了再告诉他们不迟。不然,事没办成的话人家会笑话的。”

    “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不会说的,我又不是大嘴巴。”马小安说。

    夏雷点了点头,离开了工作室。

    马小安将夏雷送出了工作室,回头就哈哈笑道:“你们知道吗?雷子准备开公司了,以后我们可就都是公司的创始人和元老了!”

    雷马工作室里顿时一片欢呼声,热闹得很。

    坐在破旧的polo车里,夏雷看着马小安等人欢呼雀跃,他摇了摇头,打燃火驶入车道,往着聚善园的方向驶去。对马小安,他没有说实话,但这却是为了马小安好。对付何老七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他不想让马小安也搀和进来。这样,骗骗他也好,只是一个善意的谎言。

    还没开到聚善园,夏雷又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却不是秦香打来的,而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夏先生吗?”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柔美好听。

    “是我,请问你是?”夏雷听不出是谁的声音,他的心里也有些好奇。

    女人说道:“听不出我的声音吗?我是梁思瑶,还记得我吗?”

    “哦,原来是梁小姐,我当然记得。你好,你有什么事吗?”梁思瑶居然会给他打电话,夏雷感到很意外。

    梁思瑶说道:“也没什么事,就是问一下你今天怎么没来拳馆练拳。”

    夏雷说道:“不好意思,今天工作室有点要紧的事,我脱不开身。我明天来。”

    “嗯,好的。对了,昨天我跟你提过的事,你有没有考虑一下呢?”梁思瑶说道。

    夏雷想起了昨天他离开咏春拳馆之前,梁思瑶将他叫到梁正春的办公室里让他考虑放弃工作室,专心学习咏春拳的事情。这似乎才是梁思瑶打电话来的真正目的。他想了一下才说道:“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这样吧,梁小姐,你容我再考虑考虑,我们以后再谈,好不好?”

    “嗯,好的,我就不打扰你了,明天见。”梁思瑶说。

    “再见,梁小姐。”夏雷挂断了电话。

    说是考虑,但那不过是客气话,他从来没想过要成为一个真正的习武之人。

    聚善园对夏雷并不陌生,当初他正是在聚善园跟踪李青华,然后拍视频逼迫陈传虎就范的。那次也是他第一次使用透视的能力解决麻烦。

    走进大厅,夏雷很快就在一个雅间之中发现了秦香。让他有些无语的是秦香居然穿了一条女人的铅笔裤,上配镂空体恤衫,平滑的胸膛上两粒小红点显得分外醒目。这样的装束再加上一张比女人还女人的漂亮脸蛋,他真的是一个妖一般的存在。

    夏雷收回了视线,进了秦香所在的雅间。

    秦香看了一眼夏雷手中的鼓鼓的皮包,"你还真带钱来了。"

    夏雷坐到了秦香的对面,将皮包放在了茶几上。

    "你想过没有,如果我收了你的钱却不帮你做事,你的钱岂不是打水漂了?"秦香说道。

    夏雷却将皮包推到了秦香的面前,淡淡地说道:"我既然答应给你二十万,我就不怕你骗我的钱。其实,如果这钱不是给你母亲治病的话,我也不会给你。你要是想骗我,你现在就可以拿着这笔钱离开。我不会拦你。"

    秦香拉开了皮包的拉链看了一眼,二话没说,提起皮包就往外走。

    夏雷只是坐着,连看都没有看秦香一眼。

    走到雅间门口,秦香忽然又倒转了回来。他坐到了沙发上,脸上带着笑容,"你还真是沉得住气,你真不担心我白拿走你的钱吗?"

    夏雷说道:"如果你真那样做了,那你就是一个不可救药的傻瓜。我是在帮你,不是在利用你。"

    秦香抿嘴笑了一下,"你还真是一个特别的人。谢谢你的钱,它对我真的是太重要了。”

    “拿去给你妈治病吧,她才是最需要这笔钱的人。”夏雷说。

    “这个你放心吧,这是给我妈救命的钱,我是不会乱用的。”顿了一下,秦香又说道:“昨晚我想了一夜,我想得很清楚,我们确实是一条船上的人。我帮你,你要做什么?"

    夏雷说道:“先跟我谈谈何老七这个人吧,我想先了解一下他。”

    “他是古家养的一条狗。”秦香说道。

    夏雷感到有些意外。他以为何老七只是收了古可文的钱才帮古可文做事,却没想到何老七与古家是这样的关系。

    秦香接着说道:“要说何老七,就得先从古家说起。想必你也知道古家是京都的大家族,古家所经营的北方集团市值几百亿,涉及的领域很广。可你不却不知道古家其实是从这里发迹的,古可文的爷爷古定山其实也是一个混黑道的人物,古家的原始资本没有一分钱是干净的。古家的人做事向来心狠手辣,与古家竞争的商业对手,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夏雷想到了柳莹,她也是古家资本扩张的一个牺牲者。以前他并不理解古可文那样的豪门大小姐居然会用那么卑鄙的手段抢夺柳莹的公司和专利,听秦香这么一说,他反而理解了。一个混黑道的古定山,踩着别人的尸骨登顶,他的儿孙后代会是善人好人吗?

    秦香又说道:“何老七的父亲当年是古定山的一个手下,后来为古定山挡了一颗子弹,死了。何老七从那以后也成了古家的走狗,为古家做事。有古家做后盾,在海珠这片土地上,没人敢不给何老七几分面子。他在这片土地上也横行无忌,欺男霸女的事情没少干。”

    夏雷说道:“他为恶这么多年,警方都奈何不了他吗?”

    秦香苦笑了一下,“警方抓人也得讲证据,没有证据怎么抓?何老七非常狡猾,他想干的坏事从来不亲自出手,都是他的手下再做。就像我,他手里握着我的把柄,他让我去偷柳莹的专利,我就不得不去。要是我被抓了,我敢说是他指使的吗?”

    何老七的这种风格似乎是从古家的身上学来的,古可文要干坏事,也是让何老七出手,她自己不会有任何麻烦。

    夏雷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他的手里究竟握着你的什么把柄?”

    秦香看着夏雷,观察着什么。

    夏雷笑了笑,“我们现在也算是朋友了吧?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你可以不告诉我。”

    秦香叹了一口气,“被你知道总好过被何老七握着强。”顿了一下他才说道:“我是一个贼,两年前我偷了一家金店。在下手之前我不知道那是何老七的金店,我作案的过程被一只隐藏得很好的监控摄像头拍到了,虽然我蒙着面,但他还是有能耐查到我。不过他没报警,而是给了我一分拷贝的录像。从那之后,他想偷什么东西,他就让我去给他偷。”

    “你身手那么好,你就没想过把那份录像偷走?”

    秦香苦笑了一下,“偷走有用吗?他知道是我,他会让人杀了我。比起被他利用,活着总要好一些。”

    “他住什么地方?”

    秦香没说,却从一只花哨的肩包里掏出了一张打印纸,递到了夏雷的面前。

    夏雷递眼看了一下,那上面写着何老七的家庭住址,家人的名字,年龄,还有几个贴身保镖的情况,非常详尽。

    “你想怎么对付他?”秦香试探地道。

    “我现在还没有计划,暂时就这样吧,如果我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我会联系你。”夏雷将那张打印纸收了起来。

    “好吧,我去医院交钱去了,再见。”秦香提着皮包走了。

    夏雷却还坐在雅间里,陷入了沉思之中。

    何老七居然是古家的一条狗,两者等于是一体的,怎么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