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诅咒之龙 > 第四百二十三章 故意的吧

第四百二十三章 故意的吧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诅咒之龙最新章节!

    钓鱼的过程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郑逸尘突然意识到了一些问题,之前丹玛丽娜说过了,不死魔女和深渊生物似乎达成了某种不可告人的交易,不说这交易的内容究竟是什么了,有一点却让人很在意啊,比如不死魔女用自己的魔力从深渊里弄出来某些见鬼或者是坑人的东西。

    比如她之后将自己的能力特性给泄露出去,给人一种这条龙能破坏掉封锁结界的错觉……一旦这点落实了,到时候就算郑逸尘做什么都会极为的被动,诅咒之龙只会受到龙族的针对,或者是一些为了利益的人找事,但是涉及到了封锁结界后,那就是外界所有生灵的问题了。

    “我的天啊,这还真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后,郑逸尘是一点钓鱼的心思都没有了,拉出来了钓鱼线,这一次没有用自己的魔力覆盖着钓到的生物,所以拽出来的不出所料的就是钓鱼线,鱼钩以及那个被钓到的深渊生物已经被封锁结界的力量被抹消掉了。

    没有心情做这种闲事的郑逸尘继续之前的正事,寻找不死魔女的踪迹,她那边拿着的是自己魔力,郑逸尘是能够感知到的,只要在一定范围内,而且别的方式也不是没有,依琳那边有太多的独有秘法可以使用了,不过那些方式一旦用了很有可能会被发现。

    所以还是依靠被动感知的方式来比较稳妥一些,路上郑逸尘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真是的早几天就应该想到这一点的……可那个时候主要是为了身份暴露后的事情做准备,就没有想到这一点。

    “失策失策……哎呀?”郑逸尘走着走着,突然听到了一些脚步声,看到了远处的黑色迷雾中出现的一队人影,看到了队伍里的人之后,郑逸尘只能说一句缘分!

    “快看他,是不是有点眼熟?”丽娜拍了拍轻轻揉着自己眼睛的奥斯,奥斯睁开了有些不适的双眼看了过去,郑逸尘现在手持一把覆盖着的烈焰武器显得有些毁形象之外,别的都挺让人熟悉的。

    “他不是那个魔药师吗?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这样?”奥斯的表情有些怪异,不奇怪不行啊,现在谁看着郑逸尘都不会觉得对方是魔药师而是一个实打实的战士,特别是他的脚边还有这诸多焦黑的痕迹和切痕的时候。

    奥斯会选择来这边,也是因为他通过了自己的双眼看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封锁结界内的堕化气息出现了一种不自然的流动,流动是某个地方出现了较为巨大的变化产生的,于是他们就顺着异常流动的方向赶了过来,然后看到了现在的手持烈焰大剑,脚下还踩着一个堕化生物的郑逸尘。

    谁说魔药师不能打的?看看人家这样做,若不是那把武器上面燃烧着烈焰,估计就直接扛着那把武器,藐视四周了。

    “问问不就知道了。”丽娜说道,却没有主动离队,这个地方到处都是焦痕,并且地面像是被犁过了一边,可谁也不能保证这下面就没有别的堕化生物存在了,不仅仅郑逸尘一路上都清理过不少的那些被堕化植物寄生的受害者,他们也遇到了不少,特别是遇到了同为圣堂教会的人时。

    这让整个队伍里的教会成员都沉默了下来,心情更是好不到什么地方,因此丽娜还不至于在这种地方皮。

    队伍中离开的人是迪雅,她来到了郑逸尘面前,有些讶然的看了他一眼,仿佛重新认识他一样:“你……会战斗?”

    “直接砍不就行了吗?反正堕化生物也接近不过来。”郑逸尘将烈焰审判在地上一插:“真巧啊。”

    “……你不应该一个人来这里的。”迪雅显得有些不悦的说道:“外边的人都在寻找你。”

    “你们没有看论坛吗?”

    “?”迪雅有些疑惑的看着郑逸尘,脸上的不悦迅速的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解:“那上面怎么了?”

    “我在上面发了一些信息啊。”

    迪雅赶紧拿出来了魔兵召唤书看了起来,上面俨然有着郑逸尘用小号ID发的帖子,内容不多,无非就是说自己虽然是个魔药师,但是听能打的巴拉巴拉,望大家不要担心,自己肯定不会有事的,那些希望自己有事的肯定会失望的什么什么的,之后下面还有很多相关的截图……

    几乎都是纯爷们从来不回头看爆炸的场面。

    “……所以,你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迪雅愣愣的看着郑逸尘,虽然郑逸尘的实力在她看来并不够看,可这是放在她的层次上来说,但是他既然能够安全的走到这里,显然是不是一个‘纯粹魔药师’能够干出来的事情,听说过施法者兼修过部分属于战士的战技,但就是没有听过魔药师之类的副职者会把自己搞成战士啊。

    “挺简单的。”

    迪雅又一次的沉默了,说挺简单的时候你好好想一想那些在烈焰中被焚烧殆尽的堕化生物或者是被堕化寄生物寄生的受害者啊!真要是这么简单,会有那么多的受害者吗?

    “算了,先加入我们的队伍吧,这把魔兵很消耗魔力吧。”迪雅叹了口气,烈焰审判这把带有着被动的烈焰领域效果的魔兵是属于消耗较高的魔兵类型。

    “还行吧,你知道的,我是一个魔药师,所以来这里的时候就提前在自己的网店里放了不少魔药了。”

    “如果不是以前就认识你,我还以为你是一个战士或者是施法者。”迪雅摇了摇头,郑逸尘这种自己买自己网店里的东西如此的操作她也是知道的,圣堂教会里的人一直都这样做,虽然要扣除少许的交易手续费,但是那些钱就当做是租一个仓库了。

    “实际上我还真就是研究者。”郑逸尘说道,迪雅倒是没有主意掉郑逸尘话里的细节,只当做是郑逸尘指的是就是魔药相关的研究了。

    于是这个集合了圣堂教会内高端战力的队伍里又多了一个魔药师,郑逸尘的小号ID里也发了一个新的截图,看到了这个截图的杰娜才彻底的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啊,郑逸尘遇到了最好的队伍,接下来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了,既然这样,那就忙别的事情了,反正上头交代的任务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

    流水线的制作方式早就从郑逸尘那边得到了答案,至于后续的交流,从那厮说出来了冲突变化的研究方式,已经是闹腾出来了不小的事情了,她算是看出来了,郑逸尘的想法和传统的魔药师们的想法完全不同,即便是采用了一些传统的理论,再是行为中总是有着属于他的那种偏门的风格。

    继续交流下去指不定还会透露出来令人惊骇以及争论不休的东西,对于已经给自己摊上足够多事情的郑逸尘,杰娜是不打算继续深究别的东西了。

    一个魔药师加入了圣堂教会的队伍里,现在郑逸尘就有一种……哈士奇混入了狼群里的感觉,毕竟自己的身份这么形容一旦都不为过,对于他的到来,这个队伍对他还是很受欢迎的,能打的魔药师很少,像是郑逸尘这样展露出来了自己的战斗能力外加高超的魔药制作技术后,就很受欢迎了……

    这意味着他能够提供足够的魔药补给的同时,队伍里也不需要消耗格外的精力去照顾他,如此省心的副职者放在什么地方都是特别受欢迎的。

    “那什么,魔药我可制作,但是有些东西你们能帮我个忙不?”郑逸尘掂量了一下面前的一个空间扩容袋,分量不轻,里面装了不少材料,虽然现场没有相关的制作魔药的器材,不过郑逸尘表示自己早就可以做到魔力抽丝进行细致的工作了,没有器材也不会给他带来太大的影响。

    “什么忙?”阿奇尔问道,别看他们的战力足够,但是为了保证战斗力,他们对魔药的消耗一点都不低,不死魔女的直接战斗力比起一些魔女来说并不强,要不然当初也不会被迪雅一招从天而降的银光落刃给戳在地上当人柱,可她的真正力量并不是直接体现在正面战斗上面。

    换成游戏里的说法那就是……即死专精!

    哪怕是强者,面对不死魔女的时候稍有不慎就会被她给秒了,像是之前她放弃了一切进度选择转移向封锁结界这里之前的动手,那些强者中有很多比起这个队伍里的圣堂教会的成员都不差,甚至还有一些更强的,然而这些强者里面,却连自己的本事都没有发挥出来就被不死魔女一招给秒掉了!

    面对即死专精的不死魔女,谁敢大意?

    因此他们必须要一直使用固化魔药稳固自身的状态,之前有郑逸尘填上了一部分的魔药缺口,让他们的魔药储备还算是充分,可目前在这里滞留的时间太久了,不死魔女的踪迹却很难找到,魔药的消耗就有些大了。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死魔女能够藏身的地方实在是太少了,说起来这也算是封锁结界内部的一个弊端了,这里面干扰一切侦查的手段,这主要是为了避免一些深渊生物能够可能通过封锁结界了解外界的事情……像是邪神一样通过入梦或者是暗示方式的低语诱惑人搞事的方式,深渊生物也会。

    深渊里面的邪神也不少。

    “我想要研究一下那些被寄生的人。”

    “……”阿奇尔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被寄生的人,曾经很少有被救回来的,现在的情况倒是不同了,用固化魔药稳定对方的身体状态,然后强行抽离掉寄生物,就可以将其救回来,毕竟寄生物只是异物而已,不会被固化魔药的效果影响,抽走后,也不会因为固化魔药的效果而重新出现新的。

    前提是被寄生的人还活着,队伍里的固化魔药也有一部分是消耗在这上面的,郑逸尘显然不是对活着的人研究,那就只有因为寄生而死亡成了寄生物傀儡的了,研究尸体……在很多人眼里就是亵渎死者,本来因为寄生而痛苦扭曲的死亡就已经很让人同情了,死后继续被研究……

    “好,但是必须要有结果!”

    “可以。”郑逸尘说道。

    “等着吧。”阿奇尔相当干脆的说道,之后队伍里显得‘没用’的盖尔等人也有了新的工作,拉车!

    那是一辆带有减震效果的平板拉车,面积不大,不过也能让郑逸尘在赶路的时候进行研究,教会里的战斗人员当然不会这么做,于是盖尔等人就派上用场了,虽然成了拉车的,可他们却没有多少怨言,郑逸尘又不是无名小卒,拉车就拉车啦,不至于像是之前那样,总觉得自己像是废物一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腿疯狂的强DPS……

    更可怕的是这大腿还不是一根,是一群。

    “丽娜,你不觉得扎眼吗?”看着丽娜颇为有兴趣的看着郑逸尘对着一具被束缚起来,无法动弹的寄生傀儡进行研究,盖尔不由的看向了跟着的丽娜,相比起他们觉得自己很没用,丽娜在这里却显得很自然,除了和完全没有话题可说的德克夫外,和谁都能说上两句,而且有时候提出来的意见颇为的中肯有效。

    就连他们看来是第二不好相处的阿奇尔都能说上几句,虽然阿奇尔的注意力好像一直都在奥斯身上。

    “还行啦,我觉得这样的研究挺有意思的啦。”丽娜不怎么在意的说道,盖尔侧目看去,刚好看到了郑逸尘拿着一个注射器将某种不明的魔药直接怼入了这个寄生傀儡的脑袋里的一幕,看的他眼角微微的抽搐。

    这个寄生傀儡的脑袋早就破裂了,从他的这个角度还能看到长出来了某种不明寄生植物的脑子,里面甚至有着一些寄生虫子蠕动着,不过那些虫子在某种力量的束缚下,无法跳起来攻击郑逸尘,之外拖车上面还挂着烈焰审判,郑逸尘回头就可以抄起了将面前的寄生傀儡给烧成灰烬。

    一个能打能辅助的魔药师,盖尔真心觉得人与人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他表示自己也很能打啊……但是对方好像能打自己一百个。

    “那里有意思啊,看完小心做噩梦。”

    “我又不怕为什么会做噩梦?快看,有东西钻出来了!”丽娜仿佛看到了什么惊奇的东西一样,指着郑逸尘那边大叫起来,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郑逸尘无奈的瞥了这女人一眼……故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