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万界仙主 > 第367章、青丝白发掌万界

第367章、青丝白发掌万界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万界仙主最新章节!

    ‘轰轰轰轰轰……’

    天地震颤,惊天炸响不断传来,恐怖的木源世界,随着种开弥最后一口精血喷出,好似一个被引燃的火药桶,彻底爆炸开来。

    原本就已支离破碎的困杀大阵,这一瞬,就像苍白薄纸,瞬息被撕裂化为虚无。

    恐怖的浪潮翻滚之下,仙元冲击直接将城主府化为平地,哪怕是远处相距数十里的修士,也有不少直接被轰飞。

    本就实力最弱的牧天置身爆炸中心,脸色一片死灰,他心底清楚,六芒幻劫强者本源世界自爆,他绝无半分幸存之理。

    只是即便如此,他依然不甘心燃烧精血仙元,将自己领域和法宝完全鼓动,形成一方天地将自己笼罩。

    牧天自中天大陆逃遁亿万里,被流放于界心仙城,哪怕只是三才环节仙境,可即便遇上四象幻劫境强者也从未退缩半步,甚至他三才幻劫境修为,已接近四象幻劫巅峰实力,可眼下,在六芒天地世界自爆下,依然若沉浮于大江之上的孤舟,随时都要覆灭。

    相比牧天死灰脸色,元浩也是脸色苍白无比,到了这个时候,元浩也早已清楚,他能侥幸存活那是万幸,哪里还有余力帮助楚凡两人?只是心中漠然哀叹,若墨玉前辈找上门来,冥元界将再无希望,不,即便墨玉前辈不来,这一战之后,他也难逃天神门追杀。

    手中纽扣被印入眉心,一缕缕精血在眉心弥漫,雷源激炸,形成一道道雷霆护罩,将周身完全护住,只是相比牧天完全防御,元浩却同时祭出十二柄雷斧,雷斧形成十二方空间戮仙神阵,带着灭绝一切的杀机向种开弥卷去。

    我元浩既已没有生机可言,那你种开弥难道还想只是付出本源世界存活下去?

    体内仙元道韵被运转到极致,精血寿元同时燃烧起来,十二柄雷斧形成的空间戮仙神阵已完全形成,在笼罩种开弥同时,元浩周身道韵陡然崩溃,随后溃散枯萎。

    曾丰神俊朗的一城之主,冥元界主亲传弟子元浩,顷刻之间肉身好似枯枝落叶,垂暮老人。

    被元浩十二方戮仙神阵困住,周身仙元也早已溃散的种开弥当即更是狂怒吼叫,他堂堂六芒幻劫仙境强者,竟被逼迫自爆本源世界,可眼下,元浩这蝼蚁竟要将自己本体一起灭杀。

    “元浩,你这是找死……”

    种开弥心胆皆碎,他知道,自己被元浩这十二方戮仙神阵锁住,今日哪怕不死,也必定会肉身溃散。

    脸色死灰的元浩双眸陡然升起一抹光华,好似回光返照,可体内道韵的溃散让他只得艰难喃喃自语:找死?我元浩今日本就踏足死地,你能自爆本源世界,我有何不敢燃烧本源寿命?

    感受到元浩身上道韵气息渐渐枯萎消散,牧天周围领域也已开始坍塌,楚凡神色不喜不悲。他目光淡然看向脸色扭曲疯狂的种开弥,轮回本源世界发出阵阵卡擦碎响,金色拱桥逐渐暗淡,好似被一种无匹的道韵慢慢蚕食。

    天地本源依然在不断炸裂,牧天肉身已有血雾弥漫,元浩神魂已开始飘摇。

    楚凡缓缓闭上双眼,一道漆黑不见光纹的漩涡在背后慢慢凝聚,漩涡之中,一切皆轮回。

    只是一瞬,楚凡深呼吸一口气,青丝再次变白发。

    元浩两人与自己联手围杀种开弥,他还要借助元浩相助离开此地,没有道理让两人身死道消、魂飞魄散,而他自己独活下来。

    既然如此,那便再拼上一次,虽然燃烧万年寿元一定会心疼的要死,可不救下两人,事后岂不愧疚要死?这可是与自己道念相悖。

    轮回四指,聚阴阳!

    阴阳相生,生死相伴,我楚凡一指祭出,可掌天地阴阳,号令万物生死。

    一道黑白相间的指纹在虚空流转,好似太极相生,不断旋转变大,原本肉身溃散、神元飘摇的元浩两人,顷刻浑身一震,被一方阴阳空间包拢,在这阴阳空间下,尽是阴魂呼啸,可这种放在平日让人心寒的呼啸,却让两人神魂慢慢安静下来。

    轮回五指,掌万界!

    阴阳相生,万界凝。

    同样一口精血祭出,在轮回四指下,楚凡没有丝毫顿滞,轮回五指已经祭出。

    一股浩瀚无边的道韵在楚凡一指下衍生出来,淡青色涟漪波动,好似牵引整个虚空气机,天地一切,在这一刻皆在楚凡意念之下,哪怕周围恐怖炸裂的本源世界,好似每一个节点都印在楚凡脑海,水遁之下,身影顷刻消散,再出现时,一道道世界本源好似被楚凡抽丝剥茧般从虚空剥离。

    似乎感受到世界本源被一种无形手掌抽走,被困禁十二方雷斧之中的种开弥惊惧交加,嘶声怒吼道:“不……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找到我本源世界根邸所在?你敢阻我,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六芒幻劫,天地相合!

    他种开弥成就六芒幻劫境,凝聚本源世界,在他木之本源世界之中,他便是真正的神灵,掌控世界的每一寸气机,岂能被一个小小的两仪幻劫蝼蚁能窥探自己本源世界根邸所在?

    怎么可能?这绝不可能!

    楚凡忍住体内蚀骨之痛,仙元溃散,识海好似万里海洋,也已经枯萎,山无棱,天地合,海枯石烂,生机不断消失,可嘴角却升起一抹温醇笑意,言语之中,好似天道俯视茫茫众生,“楚某凡品凝本源,仙品合天地,轮回五指下,可掌万界根邸,何况你区区尚未完全稳固的体内本源界?”

    “轮回六指?你说你区区两仪幻劫仙境能掌控轮回六指!?”

    种开弥脸色早已毫无血色,可此时,竟然再度涌起阴沉不可置信的青紫色,厉声道:“这绝不可能,此等神通岂是你现在能掌控的?”

    楚凡嘴角血水如泉涌,轻声道:“无法掌控,所以燃烧了万年寿元,你也算可以瞑目了。”

    天地剧烈一阵,无数青色涟漪凝聚成万千手印,好似从虚空抽取什么一般,一道道墨绿色本源好似丝线被抽出。

    轮回五指掌万界后,楚凡一剑宵练毫不留情斩出。

    种开弥眼中的那抹不甘和愤怒陡然一顿,只见空中有一缕微风吹过,吹散了先前灭天地般的仙元浪潮。

    ‘噗嗤……’

    一蓬血雾自从种开弥眉心飚散,失去仙元支撑的躯体刹那被一片雷海化为虚无。

    感受到毁灭天地的本源自爆消散,神色萎靡到极致的元浩终于缓过神来,肉身近乎解体的牧天却升起一抹疯狂之色。

    先前那一瞬,他们可是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哪里想得到,那般绝处,竟还能柳暗花明。

    惊喜同时,元浩两人更是心神震撼,楚凡那轮回六指,竟然恐怖到如此地步。

    ……

    冥元界,月神宫。

    月溪等十数名宗门长老护法站在宗门之外,脸色阴沉凝重。

    谁也没有想到,沈清竟是如此刚烈,宁愿自毁根基、涅化灵脉,也不愿被天神门凌辱。

    月辉站在月溪身后,目光落在宗门外身材高大、神色凶恶的袈裟男子身上,满脸愧意道:“宗主,对不起。”

    月溪俏脸冰寒,突然叹了口气,摇头道:“这怪不得你,我月神宫合该有此一劫。想冥元界各大宗门十不存一,而我月神宫能侥幸存到现在,已是万幸,该来的总归要来。”

    月溪身侧,另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脸色视死如归,看向凶神恶煞的袈裟男子,沉声怒道:“魔千刃,你天神门也算作中天界名门大族,堂堂九品仙宗,难道竟是干这般下作勾当?我门下弟子看不上你那徒弟,难道就要强掠不成?”

    魔千刃竟并未有以往那般惊怒之色,抬头摸了摸光亮头脑,哈哈大笑道:“强掠?你可曾听说过我魔千刃有过强掠的时候?若非我看在月宫主面子上,此刻你月神宫早就被踏成了平地,哪怕是在中天大陆,莫某看上了谁,那也是她的荣幸,谁胆敢不从,便是九宫幻劫境强者也不敢拦着我做出什么出格举动。”

    月溪看向面目凶神恶煞的大汉,沉声怒道:“我门下弟子已被你们逼迫涅化根基,难不成你还想怎样?”

    魔千刃嗤笑一声,眯眼道:“还想怎样?只要不魂飞魄散,我魔千刃便是将她化成尸傀也要得到,否则,可就别怪我不念及月宫主情面了。”

    月溪脸色阴沉,“魔前辈难道真的打算逼迫我们玉石俱焚?我月神宫不惧怕一死。”

    “玉石俱焚,你们也有资格?”

    ……

    苍秀岭,一座青石山脉内,终于冲破刀冢,一举突破乾坤境的沈霖,看着手中断裂成无数片的长刀,一阵哀叹,尽管他手中长刀不过一件下品真器,却是他用过最趁手的一件法宝。

    俗话说糟糠之妻不下堂,他这柄长刀可是于自己有不少次救命的恩情,如今看着自己这位‘糟糠之妻’断裂成无数碎片,哪怕在此方刀冢得到了无上刀道传承,可依然惆怅无比。

    慢慢将地上无数断刀碎片捡起,走出山脉,看见一名俊逸青年正躺坐在一座山石之上,一手倚头,一手拎着一壶仙灵酒独自饮酌。

    俊逸青年身穿一袭雪白长袍,发冠别着一根不知什么材质的玉簪,哪怕周身气势尽敛,依然有隐隐浩然剑意在虚空激荡,好似周围巍巍山岳,无匹峥嵘。

    俊逸青年看见沈霖从山脉走出,不见起身,只听轻笑道:“运气不错,竟然得到了真武刀诀,不过想要刀道大成,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沈霖脸色一变,沉声道:“敢问道友是?”

    俊逸青年沉默半晌,吸了口气,身上那股意态阑珊尽数退去,突然起身,神色温和笑道:“楚凡那家伙虽说在北疆域呆了不少光景,可真正能称之为朋友的却寥寥无几,索性我恰巧遇上你在此地。”

    说道此处,俊逸青年忽然感慨道:“不过说来,我此行之事还真与你有些牵连,可怜可恨。”

    说罢,俊逸青年并未解释什么,只是向沈霖抛出一枚玉简,脸色凝重道:“你去青云城等待楚凡那小子出现,将这玉简交给他。”

    ……………………

    PS:三更!今天到这,晚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