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华娱之梦 > 第三百六十章 戏

第三百六十章 戏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华娱之梦最新章节!

    娄业思考了一会之后,回道,“成,你先去准备拍戏吧,我打听一下。”

    于飞鸿轻轻的点点头,然后转身走了。

    等她走了之后,娄业想了一会,高声叫道,“刁一楠,老刁,老刁!”

    “嘛呢嘛呢!”刁一楠脖子上挂着个大喇叭走了过来,一脸的汗水。

    娄业直接开口道,“你和林木这几天接触的最多,你发现他有什么反常的举动吗?”

    老刁顿时一愣,然后摇摇头,“没有啊,很正常啊!”

    “再想想!”娄业丢下笔,点了一支烟,看着他。

    刁一楠挠挠头,站在原地想了好一会,“反常……反常……”

    “哦,对了,昨天回去的时候找不到他人,我以为他迷路来着,就带俩人找了一下。”

    “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对着一桥洞在发呆,不知道在干啥!”

    娄业闻言眉头锁了起来,他这段时间在这边呆的算是久的了,而且因为要洽谈场地找场景什么的,那真的是三教九流都接触过了。

    对于那种地方在他的印象就是流浪汉乞丐呆的地方,鱼龙混杂。

    林木虽然是个大小伙,不过年纪也没几岁,到那地方,怕不是要吃亏啊!

    他想了想,“行,先去拍戏,等今个收工,你带我去看看。”

    “好!”刁一楠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点点头去忙去了。

    ……

    桥洞。

    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下午的时候,温度开始越来越低了,他们也早吃完东西了,这老哥把吃剩下的垃圾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拿出去丢了。

    林木看他出去丢垃圾,诧异的看了看旁边不远处的一堆垃圾。

    为啥这么爱干净这边还这么多垃圾呢!

    这老哥回来,林木忍不住就问了。

    他一问,这老哥顿时就笑了,“你是不是傻!”

    “烧鸡哎,不是那些垃圾食品,吃独食就得手脚干净一点!”

    “学着点吧!”

    林木这才恍然,合着这是为了不让其他人知道他俩开荤了啊!

    冰城到了下午的时候,天气就开始越来越凉了,其他几个人也都回来了。

    果不其然,这老哥猜测的一点不错,有个人真的没要到东西,他把俩人吃剩下的面包给了他俩。

    等到天色都暗淡下来之后,他们在另一边的角落里用砖头堆起来一个简易的类似于炉灶的玩意开始烧水。

    烧好了之后,每个人拿着个茶缸茶杯之类的,那老哥给林木也弄了一个,过来递给他。

    “干净的,开水自带消毒的。”

    林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点点头,伸手接过去,捧在手心里,终于感觉到一点温暖了。

    晚上的时候都没出去,吃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有面包,馒头,大饼,还有一哥们居然吃的薯片也是没谁了。

    吃点干的,喝点热水,这就算完事了,晚饭结束。

    林木怔怔的在想事,这老哥还以为林木没吃饱呢,他叹了口气,安慰道,“行了,今天运气不错了!”

    “睡吧,睡着了肚子就不饿了!”

    “梦里什么都有!”

    好吧,好强大的理由!

    对于他们几个来说可能早就习惯了这种生活了,桥洞不大,墙角点了一堆火,都是硬柴火,能烧很久,桥东口堵了一张废弃的破旧的床垫。

    林木也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把那破被子拉过来搭在腿上。

    睡?睡不着!

    一个是环境,第二是警醒。

    知人知面不知心,万一看到的都是假的呢!

    再者他还需要回味一下从这一天的时间里,自己和这些人接触的点点滴滴里到底察觉和学到了点什么。

    如果是无用功,那就没有继续下去的意义了。

    这越想就越睡不着,晚上没吃什么东西,就喝了点热水,饿,还想撒尿。

    很尴尬,但是这才是人,吃喝拉撒睡,这才正常。

    他忍了一会实在忍不下去了,站了起来,他刚起来,那老哥迷迷糊糊的抬头看了一眼他,又继续睡了。

    林木把床垫拉了一个缝隙钻了出来,四下看了看,找了个角落打算解决一下。

    找到地方了,正打算把大衣解开。

    “嘿!”

    林木陡然一惊,“谁!”

    一个黑影从旁边出来,“你丫可真能忍啊!”

    这回林木听出来了,娄业!

    娄业搓着手跳着脚从一边钻了出来,“你早点出来不完了么!冻死我了!”

    “你们怎么来了?”林木讶然道。

    因为来的不止是他,还有刁一楠。

    娄业哈着气暖手,转头看了看旁边的桥洞,“那里边都什么人啊,你找状态找到这里来了!”

    “你能找到点啥啊!”

    林木马上回道,“我找到了。”

    “嗯?”娄业惊异的看了一下林木,琢磨了一下,“成,找到了就跟我回去吧!”

    林木有些迟疑,“我……”

    娄业劝解道,“拍戏而已,我是对戏要求高,可是这地方鱼龙混杂的,什么人都有,真的,不安全,你他妈出点事情,我是不是得把周公子给撕吃咯!”

    “听我的,跟我回去吧!啊,你不是你找到了么!”

    娄业看林木还犹豫不决的,马上开大招,“那我直接带人来把你绑回去咯!”

    “别别别,我走,我走,成吗?”林木只好开口道。

    娄业不耐烦的拉着林木,“走走走!”

    走了两步,两步又站住了脚步。

    娄业纳闷道,“又咋了?”

    林木跺了跺脚,活动了一下冻得有点发麻的双腿,然后弯腰把鞋子脱了下来,把里边藏的几百块钱拿了出来。

    “借我点钱!”林木朝着俩人伸手。

    娄业愣了愣,一边嘀咕着,“那种人你给他钱干嘛!”

    虽然这么说,还是把钱包掏了出来,“诺,我不是制片,就六百,爱要不要!”

    “我下午买菜剩下二百多!”刁一楠也把钱掏了出来。

    林木把钱都拿了过来,“你们等等我!”

    他又重新的返回到桥洞里,这会都没什么动静,林木悄悄的走到那老哥身边,把这些钱塞到了他藏东西的垫子下边,然后这才蹑手蹑脚的离开。

    出来之后,林木这才道,“走吧!”

    娄业迫不及待的带着他和刁一楠离开了这里。

    ……

    桥洞。

    那一直睡觉的老哥翻了个身,伸手摸了摸那垫子下边,掏出来看了看,揣到了怀里,叹了口气。

    “唉……原来那女菩萨说的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