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豪门盗情:她来自古代 > 第347章,有多北?

第347章,有多北?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豪门盗情:她来自古代最新章节!

    倾慕答应了要帮着找人。

    却也不可能闹得沸沸扬扬将宝宝的照片、信息什么的搞的天下皆知。

    这样对未来皇后的清誉自然是有影响的。

    他把这件事情交给了勋灿,让勋灿动用军权调遣全国的军力,大规模、细致、安静地找人。

    也给洛迩打电话,让洛迩兄妹将洛晞接过去。

    贝拉很是忐忑,可是倾慕拉住她的手:“不要把孩子逼的太紧了。

    十八九岁的年纪,情窦初开,一头扎进去了。

    你要是把他逼的太紧,我们很可能会失去他。”

    洛晞就这样被带走了。

    他晚上住在竹林边上老祖宗们留下的那幢小楼里。

    白天就以洛平山以及周边为单位,细细搜寻。

    他相信洛迩的说法,也相信宝宝该是在这里不远处,可是一连在B市找了三天,全国军力警力也跟着悄然找了三天,都没有结果。

    夜里,回到小楼的洛晞坐在地毯上,面前有个宽大的茶几。

    他身后是柔软的沙发,他像个布偶娃娃,刚好卡在茶几跟沙发的中间。

    一双眼无神地盯着远处,空洞,飘渺。

    洛迩见他这般,实在是心疼。

    总觉得他如果不是身子刚好卡在茶几跟沙发中间,他就倒下了,他就坐不住了。

    厨房门口,洛一端着托盘出来。

    她在山脚下的饭店买了三菜一汤,专门依着洛晞的口味给他买的。

    已经进入辟谷阶段的她跟洛迩,为了他能多吃点,也拿着餐具坐下陪着。

    只是他们碗里只盛了少许的汤。

    过多的五谷杂粮会让他们沾染过多的凡尘之气,对他们的修炼不是一件好事。

    洛迩温声笑着:“晞儿,尝尝,这是山脚下那片河里出的河鲜,是宫里不容易做出来的味道。”

    洛晞一动不动:“天,又黑了;肚子,又饿了;人,又犯困了。

    我现在找不到宝宝,我连吃饭、喝水、睡觉都有犯罪感。

    因为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地方住,有没有水喝,有没有饭吃,有没有安全的地方可以睡觉。”

    他的一颗心,满满的全是对夏侯琉茵的牵挂。

    洛一也心疼他,打算开口劝:“晞儿,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才有力气去照顾别人,对不对?

    多吃点,不要让家里的长辈们担心。

    你好好活着,才有希望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她最需要你的时候。”

    一茶几的食物都变凉了,是洛迩悄无声音运用灵力给加热保持温度的。

    灯光之下,这屋子里的一切都是返璞归真的。

    放眼望去,竹藤制成的物品尤其的多。

    这样的地方容易让人心神安定,反省自己、思索前路。

    洛晞也是每天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心神一下子就定了。

    可是定了心神之后,更多的思考,换来的是他更加的惴惴不安。

    他忽而抬起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难过地哑声道:“你们想想,现在的世界跟古代并不相同。

    古代没有交通工具,没有钱,分隔两地就万分艰难。

    但是宝宝毕竟是在现代生活过的,她知道手机,她会背我跟文琛的手机号码,她还有我的太子玉谍。

    她若是找到警局去,找到军区去,亮出玉谍,我们怎会得不到她的消息?

    又或者她在大街上,随便拦住一个好心人跟他借一下手机打个电话,我又怎会跟她失去联络?”

    洛迩眸光微亮:“你的意思是,她未必回来了?”

    这正是洛晞最崩溃的地方:“我不懂玄学,却也相信它必然有它的规则。

    银光出现,宝宝肯定是回来了。

    可是她回来了,不理我,不找我,一点消息也没有。

    这说明什么?

    她要么是遇到了危险,要么是被困住了,要么是受伤了,要么是……”

    他说着说着,不敢去想象更坏的结果。

    双手捂着还带着淡淡稚气的脸颊,少年无助地陷在自己的推理中。

    他没办法,他不知道她在哪里。

    “我的宝宝~我的宝宝一定在受苦,她一定在受苦!”

    洛晞的声音终于彻底不对劲。

    洛一吓得凑上前:“晞儿,你哭了?”

    洛晞双手捂着脸,纹丝不动地捂着,一点都不让她看清楚。

    灯光之下,无尽的悲恸充斥在少年缩成一团的身体之中,只有悲凉在凝结,不见悲伤往外扩散。

    这样的无助的伤痛,让洛迩跟洛一心疼不已。

    *

    还有三天便是农历新年。

    文琛一直在帮着洛晞在首都到处找人。

    皇宫、湖心小楼、夏侯琉茵住过的特工局,等等。

    他也是心力交瘁。

    直到恩灿给他打电话,笑着问:“怎么样啦?最近工作这么忙呀?

    演唱会的门票,你都到现在还没给我送来。”

    文琛一拍额头,眸光里除了疲惫还有歉意:“我让人给你送去。”

    恩灿她们住在大将军王府,只要送到王府门口,只有府兵会交给大管家,由大管家负责交到她们手里。

    而文琛的话却是让恩灿诧异:“你连送票的时间都没有?

    勋灿最近也是,还有三天都过年了,怎么反而忙的跟刚刚开春工作一样呀?”

    “年底事情多。”文琛的声音一直很温柔:“乖,忙完这阵子,我好好陪你。”

    然后不等恩灿在说什么,他已经结束了通话。

    洛晞估计在那一头急的整夜整夜睡不着觉,他身为太子御侍,却谈情说爱、你侬我侬,他也有犯罪感。

    文琛一直跟洛一保持联系。

    可是两边一直没有任何消息。

    终于,文琛的父亲方文琛,在寝宫门口,在夏侯琉茵消失的那个位置,算了一卦。

    眯起眼,他看着北方,给文琛打电话:“卦象显示,在北方。”

    北方。

    有多北?

    朝着北方走十步,是北方,走一万步,还是北方。

    就在文琛头疼不已的时候,忽而想起一件事情!

    他跟洛晞,还有勋灿、夏侯琉茵一起下过的古墓,不就在北方吗?

    所有该找的地方都找过了。

    她若回来,会不会有可能是去了古墓?

    文琛立即将这个想法告诉了洛晞。而洛晞却说:“我们就在古墓门口,我也是今天上午刚刚想到这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