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八章 博学多才校书郎(四)

第八章 博学多才校书郎(四)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文科大唐最新章节!

    接下来几天,时不凡顿时成为了这个修文馆所有男女学生们最喜欢的教师,而那些学生一天不见到时不凡也就不舒服。而因为时不凡过来讲课,每次都是通过讲故事的形式来教导,然后这些皇子皇女们也都一个个非常的爱听故事。本来大家上课时候经常开小差,结果在听到了时不凡的讲故事之后,也都纷纷竖起耳朵认真听,根本没有半点开小差的情况。

    而时不凡给他们讲故事,也都不怕故事被掏空了。毕竟他拥有未来一千多年的见识,并且还有学贯中西,这个不光是中国的故事,更是讲了很多西方的故事。哪怕不是这个时代的故事,时不凡也都可以移花接木的进行更改,然后转移到一个不相关的人身上。反正时不凡不怕被掏空,他脑子里面记忆了有很多东西,根本不是这个时代的小孩子能够掏空的。

    而这些小孩子正好是年幼对这个世界的好奇的时候,所以他们每天都缠着时不凡给他们讲故事,让他们听故事了。

    不过,显然时不凡这样做,让那些修文馆的那些官员非常不满。自从时不凡给这些小孩子说故事的之后,那那些修文馆的官员也都没有机会给这些皇子皇女们讲故事了。所以现在他们非常不满,因为认为这个是时不凡抢了他们的饭碗,抢了他们的机会。如果他们不能够有机会教导那些皇子皇女,那将来他们的父亲如何会看重自己,然后给自己升官呢?所以这个时不凡,是砸了他们的饭碗啊!他们当然不甘心,马上去告状了。很快,又一个大人物过来了。

    “谁是时不凡时校书郎?”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过来问道。

    听到了这个声音,马上有一个六岁左右的小女孩问:“父亲?”

    时不凡看到了这个小女孩称呼这个男子为父亲,顿时一阵惊讶,他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来了。因为这个六岁的小女孩叫做李婉柔,按照时不凡的记忆,这个李婉柔是太子李建成的女儿,因为自己作为他们的教师,自然要了解他们的家庭背景了。可是现在居然听到了这个李婉柔称呼一个男子叫做父亲,这样他当然意识到这个男子也就是大唐目前的太子李建成,也就是在未来将会在玄武门之变是会被杀死的那个大唐悲情太子。

    “见过太子!”时不凡说道。

    时不凡主动问:“你就是时不凡?”

    “是!”时不凡回答。

    而李建成马上一副兴师问罪的问:“就是你,整天不务正业,不教导孤的儿子女儿还有那些皇族勋贵的子女学习正道,整天给陪他们消遣解闷,不做正经事情?”

    时不凡还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旁边马上有一个修文馆的官员说:“太子,这个时不凡不务正业,他每天给那些郡王公主们讲一些不入流的故事。如果只是说我华夏的故事也就罢了,可是尤其是还是说什么那些西方蛮夷的故事。那些西方蛮夷的故事,不是在侮辱各位皇子皇女的圣聪吗?那些西方蛮夷,如何能够比得过我们?所以我认为还是应该讲解一下圣人的学问才对,而不能如此讲这些不务正业的故事。”

    时不凡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这个是被人嫉妒了。尤其是一些优秀的教师,在学习里面不都是被嫉妒的吗?时不凡前世不也是被嫉妒过来的,他从小是一个学霸,然后不到三十岁获得了十几个学科的硕士研究生的学位,前途无量。而这样自然会被人嫉妒,很多人也都在领导同事面前诋毁自己,希望通过诋毁时不凡来找到优越感。而时不凡是这么一路走来的,他哪里不知道不遭人妒是庸才呢?这个世界上只有平庸的人才不会遭到别人的嫉妒,而自己被人嫉妒了,那也多习惯了。现在这些修文馆别的教师也都嫉妒自己获得这些皇子皇女的学生们的欢心,学生们也都爱听自己讲课,他们当然会嫉妒了。

    “时不凡,你说说,为什么要如此?为什么要给他们讲西方人的故事?”李建成问道。

    旁边的修文馆官员也都马上说;“是啊!你为什么要给他们讲那些西方蛮夷的故事,而不讲圣人学问?”

    “太子,我认为读万本书不如行千里路,与其指望在书本上获得见识,不如亲自走出去看看。而我华夏爱目前一直都是从我们古人的经典里面去观看,而且很少对于西方有所了解。所以我主动的给他们讲解西方的故事,是希望他们了解西方,了解我们这世界。不要把目光只是投放到神州大地上面,要知道这个世界非常宽广,远不只是我们这个神州。只有把目光放到更远的地方,这样才能够真正的获得见识。虽然鉴于目前这些皇子皇女尚且年幼,不适合出去长见识,所以我主动给他们讲解一下外面的故事,那又有何妨?”时不凡问道。

    可是那个修文馆的官员自然不甘心,说:“胡说,圣人的学问如何会不足?只要我们能够全心全意体会圣人的学问,一切都按照圣人留下来的教诲来行事,一切按照书中的教诲来行事,那自然也都可以解决天下任何事情。”

    “见鬼,一个书呆子!”时不凡心里暗骂。

    不过,时不凡学问广博,自然不会被这个家伙吓到。

    “既然如此,那请问先生,你是否做到了孟子的教诲?是否真的能像是孟子的教诲那样行事?”时不凡问到。

    那个修文馆官员马上回答:“当然,孟子是亚圣,是一代名师,我如何不按照他的教诲来行事?”

    “那请问先生,你做到了尽信书不如无书了吗?”时不凡反问。

    “这个……”

    这个修文馆官员顿时蒙了,他根本没有想到时不凡居然会这样。时不凡这个是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他说只要百分之百全心全意的按照圣人在书籍里面的典籍里面的方法来做,那自然可以解决任何问题。可是现在时不凡居然也都利用了孟子的一句话,彻底破解了这个说法。

    修文馆官员认为应该百分之百按照圣人留下来的典籍来进行行事,一切都要按照书上的方法来来做人做事,因为圣人是不会有错的,所以自己不能够有别的想法。可是现在一句孟子里面的“尽信书不如无书”彻底打破了他这句话。因为这样肯定会造成逻辑上的错误,如果百分之百的按照书籍上面的方法,那也就是要尽信书不如无书。可是如果相信了这个尽信书不如无书,那也不就是要独立思考,不一定全部按照圣人的教诲来做吗?

    所以这样完全是存在了一个逻辑上面的错误,让修文馆官员也都顿时冒冷汗,因为他不管怎么回答,那都是有问题的。

    “那好,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讲那些蛮夷的故事?难道,你看不起我圣人学问,然后让大家去学习那些蛮夷的学问吗?”修文馆官员问道。

    可是时不凡更是容易,很快也都回答:“我没有看不起我华夏圣人,可是你们难道就能够确定,这个世界上就只有我华夏有圣人吗?难道遥远的西方,就不能够有圣人?他们也有他们的圣人,那我们不能去学习参考吗?”

    “西方蛮夷怎么可能有圣人?他们不可能有圣人,我们不能够去和他们学习。我们的圣人比他们高多了,何必要去和他们学习呢?”修文馆官员回答。

    显然,这个是一个儒家的极度崇拜者,也都是一个那些所谓圣人极度的拥护者信仰者,顽固的认为只有华夏自己的哲学家才是最高的,而别的西方的都是蛮夷,都是不如中国的。

    对于这种人,时不凡也都没有办法。中国这种学者和官员身份不分的体系,确实有些麻烦。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讲政治。你跟他讲政治,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耍流氓,可是他又跟你讲道理了。对于这种中国式的学者和官员身份不分的情况,时不凡也都没有什么好办法。一旦你无法能够说服他,你就必然会陷入一个怪圈当中,你根本说不过他!如果你不用他的思想来收拾他,那你最后恐怕很难彻底说服他。

    “我想,你不会连孔圣人的不耻下问都忘了吧?哪怕西方人不如我们,可是难道他们没有值得我们学习地方吗?孔子也都说过,三人行必有我师,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每个人都有他善的一面,也有他不擅的一面。而作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文明,哪怕他们目前不如我们,可是他们难道就没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吗?我们可以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吗?”时不凡问道。

    那个修文馆官员再次脸色发青,这个可是时不凡再次利用圣人的话来反驳他,让他根本无话可说了。这个也太坑了,简直是让他自相矛盾,然后根本无法能够有效的反驳。人家孔子都提倡向不如自己的人学习,叫做不耻下问。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也是如此吗?如果不能向不如自己的人学习,那也都怎么能够叫做不耻下问?作为一个文科学霸,也不是没有钻研过中国古典哲学,其实时不凡认为中国的古典哲学,对于孔子的儒家学说来说,本身儒家学说是没有罪过的。真正有罪都是那些为了自己的利益,篡改儒家学说,对儒家学说进行歪曲解释的封建君主和官僚。儒家学说之所以会变成后来那个自大,故步自封的情况,那是因为他们自己的需要,是因为政治需要,而并非是学说自己进化。孔子可没有让你裹小脚,也都没有提倡妇女守节,这些都是后人自己乱来的,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为了维护男人的统治权和淫.欲而弄的。结果后人都把这些罪过加到了孔子头上,这可真冤枉了。

    而李建成也都看看向了那个修文馆官员,显然是有些不善,因为自己这个太子可是日理万机,哪里有时间随便过来。如果不是他说这个时不凡在乱来,而李建成关心自己的女儿的学业也都不会过来了。李建成的女儿李婉柔和李婉顺也都在这里进行读书,所以李建成当然不愿意随便请一个老师过来教导,还是希望能够让自己女儿学到一些好东西的。毕竟是父母,谁不希望自己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所以涉及到了自己女儿学业,李建成哪怕在忙也都要过来过问一下。

    可是现在居然没有想到这个修文馆官员强.奸不成反被草,气势汹汹的过来了,结果被却被时不凡给堵了回去。而那个修文馆官员不甘心,当然要继续反驳了,不然让他脸面往哪放?自己好不容易把太子给叫来了,可是居然落得这么一个结果,他如何甘心?

    “我问你,你为什么要给他们讲故事,而不讲圣人教诲呢?你讲这些故事,有什么用?这些故事一点用处也都没有,远不如圣人教诲。所以,你这样做,那是在误人子弟。你讲故事,那只是再让他们消磨时间,而不是在让他们听圣人教诲,你这个不是在误人子弟吗?”

    时不凡反问:“你说我是在误人子弟,不是在学习圣人教诲,那你既然口口声声说圣人教诲,我想问你你到底什么是圣人教诲?圣人能教会他们什么?”

    听到了时不凡的话,这个修文馆官员感觉机会来了,这个也就是他最擅长地方。而这段时间时不凡一直在讲故事,这些学生都希望听他讲故事,时不凡俨然成了他们最喜欢的教师。而别的官员也都没有机会,所以他们感觉郁闷。现在终于轮到他展示自己的机会了,如果到时被旁边的李建成看到了,是不是可以获得中用了吗?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