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十一章 论战争

第十一章 论战争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时不凡首先给这些年龄大一些的男孩进行上课,然后让他们围成圆桌之后,问他们想要上什么课程。目前这些十一二岁的男孩,要为自己以后的人生方向所考虑了,所以杜君绰因材施教,考虑教导他们一些实用的东西,偏向于专业的课程。

    “我想学习兵法!”李孝慈说道。

    “我也要学习兵法!”李崇义说道。

    李孝慈李孝友和李崇义他们三人也都提出想要学习兵法,而别的几个孩子也都不好反对了。因为李孝慈和李孝友的父亲是李神通,而李崇义的父亲是李孝恭,他们的父亲都是大唐的开国宗室名将,自然他们也都希望能够学习兵法了。在唐朝,虽然公认的第一名将是李世民,可是别的李唐宗室将领也都不可忽略。毕竟李世民一个人也都支撑不起来整个帝国的战争,而一个家族崛起是靠着家族集体努力的结果,一个人很难能够彻底带领家族崛起的,毕竟李世民也是人,不是神啊!李家别的宗室将领也都不错,所以他们的后代也都以学习打仗为荣。

    再加上隋唐时期,武风鼎盛,自然也是以从军打仗为荣,文人也都以从军为荣,所以他们自然想要学习兵法。

    不过,时不凡却摇头说:“你们要学习兵法,可是其实我并不太擅长这个兵法和指挥打仗,我只是一个单纯的文人罢了。”

    不过时不凡却接着说:“不过,我却有想法,和你们探讨一下什么是战争!”

    时不凡主动坐下来了,然后说:“你们认为什么事战争?”

    李孝慈主动回答:“战争也就是杀敌!”

    “战争也就是攻城!”李孝友也都紧跟着回答。

    李崇义也都补充说:“战争也就是夺取土地,然后开创我们的大唐!”

    时不凡听了之后,主动做出了一个总结,说:“其实按照你们的说法,我们可以很容易的得出一个结论。那也就是战争其实也就是一种暴力行为,说不好听的也就是打架。因为杀敌是要靠武力来杀敌的,城池也是要靠武力去攻打的,地盘也是要靠武力来抢夺的。而如果没有足够的武力,或者是足够的暴力,那敌人会能够容许你杀了他敌人,抢了他们的地盘吗?”

    “虽然我们不断的美化战争,认为我们是正义的。可是事实上我们最终还是要动用暴力,而只有用暴力让对方屈服,这才是我们的要做的目的。战争无非也就是利用暴力让对方屈服于你的想法之下。其实战争,和我们平日里面的接头打架没有什么区别。其实都是利用自己的暴力,然后逼迫对方屈服于你的想法,不敢反抗罢了。”

    那些十一二岁的孩子思考了一下,好像也都是这么回事,战争说到底不就是一个暴力手段吗?不就是依靠暴力来让对方屈服吗?哪怕把战争美化再怎么样,再怎么义正言辞,可是最后还是要依靠使用暴力来让对方屈服的。如果没有足够的暴力,别人凭什么屈服在你的手下?所以时不凡这个定义,虽然有些“粗”,可是却话糙理不糙,归根究底战争不就是依靠着暴力让对方屈服吗?

    “由此我们可以知道,战争其实无非也就是打架。从当年刀耕火种时代,用石头来打架。到现在用各种铁器,强弩等等先进的武器来打架,那是都是打架。由一些数十人的家族械斗,到数以万计十万计的国家战争,其实也都是在打架。只不过用的手段和人数规模,或者是武器的东西并不一样,不过归根究底都是打架。而当我们的新式武器出来了之后,有了强弩和各种的武器,改变的无非是杀敌的效率高了,而且战场之上的分工更明确了罢了。”

    时不凡给这些十一二岁的孩子进行引导,让他们逐步自己分析战争,然后真正的分析一个个的战争,这样让他们能够熟悉这个战争的性质。其实这个也就是时不凡在后世学习的,因为在后世时不凡看过西方的德国著名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里面提到过战争的性质和各种战争的实质。而这个《战争论》在后世一直都是被和用来跟中国的《孙子兵法》来作为比较,有些人认为《战争论》不如《孙子兵法》。

    但是,其实用时不凡的理解,这个《战争论》和《孙子兵法》其实他们讲的不是同一个东西,也就是说他们的偏向不一样。孙子兵法重点讲究的是战略和谋略,而战争论的重点是战役和战术层次,所以双方的层次并不一样。时不凡通过学习西方战争史,发现西方在近代之前,他们的战争谋略其实并不算是太优秀。西方因为谋略方面不太优秀,反而更加重视更加务实的训练军队,提高军队的训练水平,发展武器。

    而东方因为孙子兵法这个谋略经典太过早的发布了出来,有有利的一面,也都有不利的一面。有利的一面也就是让中国的战略家很多,中国从来不缺乏战略家,几乎四哪朝哪代都有。可是在战役和战术层次,明显有问题了。在战役和战术层次,明显出现了很严重的重视谋略,而轻视了军队基础。

    而很快,李孝慈马上问:“时校书郎,你认为军队里面最重要的是什么?”

    时不凡回答:“是士兵!”

    “我不同意,我认为是将帅!古人云,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如果没有优秀的将领,如何能够提出谋略,如何能够打胜仗?”李崇义不相信的说道。

    可是时不凡却回答:“谋略我不反对,可是对于真正到了战场上,统治战场的永远是士兵的战术,而非谋略。谋略也许对于制定战略有帮助,可是真正打起来,还是要依靠士兵去打。将领再有谋略,可是也要有人去执行。如果将领只有一个人,那如何去执行他的谋略呢?”

    “而这种把所有胜利都寄托于一个将领身上,那这样肯定是会带来巨大的危险。而如果能提升上士兵的战术和战斗能力,增加士兵的武器装备精良,提供足够的后勤物资。只要我们大唐的士兵能每一个都是天下第一的,那任何将领过来,那也都是可以获胜的,哪怕是个庸才也都可以打胜仗。”

    “我给你们一个建议,在你们没有成为一国重臣之前,你们不要迷信孙子兵法。孙子兵法当年是孙武写给吴王看的,并非是给将领看的。也就是说孙子的孙子兵法是要分层次的,有利于一国之君或者一国之相还有国之重臣来看,可是对于那些将领却不适合太过于迷信,不然最后必然会失败。将领应该务实,而并非是迷信于谋略,不然最后肯定还是要命了。”

    时不凡对于孙子兵法和战争论也都看过,因为这个孙子兵法和战争论被推崇为东西方著名的兵书。甚至很多西方政治家和军事统帅,还有很多商人也都非常推崇孙子兵法。可是太多人都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孙子兵法是谋略上的圣经,这个任何人都不反对。可是也都不是任何人都应该去追求谋略,因为那些推崇孙子兵法的人,要么是高级将领,或者是政治家,还有大企业的老板或者是高层。

    他们都是处于高层管理者的身份,所以他们要考虑的是战略和谋略,所以他们推崇孙子兵法。在其位谋其政,如果你是一个国家、军队还有企业的高层,那考虑谋略自然无可厚非,因为他们是决策层的人。可是如果是执行层,也就是政府的部门长官,或者是军队的战区以下级别的军官,那他们如果考虑什么国家战略,考虑通过谋略,那明显是无法和他的身份匹配了。

    时不凡也都学习过管理学,管理学里面也都提到过在其位谋其政,不要轻易试图干涉你更高层的事情。执行层也就负责把战略执行好,而并非思考那些不属于你的事情和职责。

    中国古代对于孙子兵法这个战略和谋略的兵法非常推崇,反而造成了中国虽然不缺乏战略家,可是在执行层方面却差了很多。很多时候中国在战略层次方面做的不错,可是具体到了执行层反而很容易出问题。好的战略无法得到执行贯彻,那等于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在后世,西方人推崇孙子兵法,那是因他们在战略上的不足,所以才推崇学习。而中国的将领应该考虑的更多是执行层的问题,因为中国太过于迷信那些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的说法。完全迷信将领的谋略,这样必然会失败。

    “想要打仗,首先要明白自己的位置,自己的实力,自己所处在的层次,自己对于这场战争的影响力。只有明白了这点,才能够让你们了解你们需要什么。如果你们没有成为一国重臣,那你们可以看看孙子兵法,可是不要完全把他当做可以迷信的东西。而是应该考虑如何把上级的战略执行完,这样才是你们要考虑到东西。”

    “再优秀的战略,也都需要有人来进行执行,也都要保证有人来进行执行。如果无法执行,那战略其实也都是一纸空文罢了,没有任何意思。而保证战略执行的,也就是中低层将领的素质,而并非是高级将领。只有拥有足够优秀的中低层将领,那才能够保证高级降临和国家谋略的执行。如果自己的实力不行,那再怎么样的战略,那也都是无法获得执行的。”

    “也许史书上更多的是讲究战略,而忽视了那些中低层将领的作用,可是我却要告诉你们,中低层将领才是战略能够执行的基础。当年秦国能有如此强大,除了优秀的战略之外,更主要的是他们绝大部分将领都是起自底层,他们是靠着真刀真枪杀出来的功业,秦军的根基扎实。而你们思考一下,晋朝时期,大量的人充斥着那些军队,真正的优秀军官无法得到提升,士兵和军官的素质大为下降,那最后造成了永嘉之乱,之后五胡乱华。是胡人的战略比我们更好吗?不,我们汉人的战略比起胡人优秀多了,可是却未能够真正的执行,因为士兵的能力和中低层将领的能力无法保证战略的执行,最后才会在胡人进攻之下屡战屡败。”

    时不凡认为宋朝明朝之所以会被灭亡,其实并非是他们战略人才上的缺乏,反而是战役战术层次的人才太糟糕了。宋朝明朝的军队里面充斥着大量的文官,从原来的以文御武,到后来的以文统武,这个是在消灭军队执行力的过程。

    有些政治家虽然战略意识很强,可是在战术战役层次,却糟糕的一塌糊涂。结果军队素质越来越差,根本无法保证高层的战略执行了。

    李崇义马上问:“时校书郎,按照你的意思,孙子兵法应该是一国之君和国之重臣才适合真正的深入去学,反而那些普通不要多想这些,是吗?”

    “是的!尉缭子曾经有过关于胜利的说法,分为不战而服人的道胜,威慑而屈人的威胜,战场交锋的力胜。如果是一国之君或者是国之重臣,考虑的是准备道胜,争取威胜,谋取力胜。可是作为将领,应该是正好反过来,准备力胜,争取威胜,谋取道胜。身份不同,考虑都应该是不同的。不同的身份使用不同的策略,这个才是兵法的精髓。而不能够一味地去谋求谋略,这也是本末倒置了。”时不凡说道,

    从管理学来说,让一个执行层的人去考虑战略上的事情,这样的企业不出问题才怪了!就好比让韩信去做张良的工作,或者是张良做了韩信的工作,可却有了刘邦的权力,那这样绝对要出问题。

    时不凡说完之后,突然对着窗外惊呼:“谁?”

    可是当时不凡出去之后,结果只是看到了有人逃跑,那个人身上还穿着官服,不过却没有看清楚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