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十三章 大学生

第十三章 大学生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文科大唐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没过几个时辰,整个长安城的各大部门也都传来了一个消息,而且还是关于灵州行军总管李靖的事情。那也就是李靖回到长安述职的时候,居然去偷听人家修文馆的校书郎讲课,最后结果被人家校书郎算计了一下,逮了一个正着。并且,李靖身上被砸了很多个臭鸡蛋,让他好不狼狈。而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很多人也都小的肚痛了。因为李靖可是大唐名将之一,居然被一个小小的校书郎和一些小孩子算计了,这个大唐名将也太水了吧?

    而且,更有人耻笑李靖,堂堂一个五十多岁的将领了,可是居然还去偷听人家校书郎给皇族的小孩子上课。虽然这个是给皇族上课,可是却也都是一个小孩子的课程,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将了,居然还去偷听这个小孩子讲课,这样还到底要不要脸了?而且去了一次还不行,还要去第二次去偷听,结果还被人家算计了,一代名将居然成了一个校书郎和一群皇族小孩子的俘虏,这样让他们也都笑得连隔夜饭都喷出来了。

    不过,一般人也许是这么认为,可是有些人却想到了别的。

    “那个时不凡到底讲了什么,居然李靖豁出脸皮去偷听?而偷听了一次还不够,还要去偷听两次?”李世民颇有些意外的说道。

    而长孙王妃马上也都说:“是啊!以李靖的能力,他居然经受不住诱惑,两次豁出脸皮去偷听,难道他不知道这么做万一被人发现了,那他一代名将的名声都要毁了不少。可是李靖还是选择如此,他一个名将应该把东西都算计清楚了,可是还是选择去偷听了,专业说明那个时不凡所讲的有很重要的价值,让李靖也都感觉非常有吸引力,然后让他也都忍不住去偷听了。”

    “也许,李靖这次可真的是栽了。他太轻敌了,他也许自以为那个时不凡和那些小孩子无法能算计他,结果他自己轻敌落入彀中了。不过谁也都想不到,时不凡居然敢如此算计这个李靖,这下李靖可真的是丢人到了长安城里面了。”李世民也都忍不住笑道。

    而长孙王妃马上问:“丽质,最近你们那个时不凡老师在讲什么课程?”

    “母亲,最近时不凡老师专门辅导李孝慈几个年长的学生在学习兵法!”李丽质说道。

    李世民马上惊讶道:“兵法?李靖都去偷听,并且还去偷听了两次?”

    不过,接下来一个消息更是劲爆。

    “秦王,我刚刚打听到了一个消息,说李靖将军居然跟皇上请求,一起去修文馆听校书郎时不凡讲课!李靖是光明正大直接上奏章请求的,你看……”

    “噗——”李世民刚喝的水马上喷了出来,忍不住说:“李靖这个是不要脸面了吗?”

    而时不凡在修文馆,他这次感觉非常不同了。这次居然迎来了一个“大学生”。并且这个“大学生”还真的是大学生了,因为这个学生的年龄特别大,有五十多岁了。时不凡看着这个一个人身材就占了两个学生的位置的李靖,也都非常无语。

    “李将军,你这个是让我难做啊!”时不凡说道。

    这个大学生也就是李靖,时不凡做梦也都没有想到,李靖居然跟皇帝李渊请求,要求来到修文馆听课。而听说当时李渊的神情也都是不知道怎么形容,李渊根本没有想到李靖这个家伙居然会主动豁出脸皮来修文馆听课,这样简直是奇葩了。不过在李靖的强烈要求之下,李渊也都只能够同意了这个做法,让李靖去和那些小孩子们一起听课了。

    修文馆里面突然来了这么一名“大学生”,让时不凡非常难做啊!这个好歹也是一个名将,好歹也是为了大唐建立而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大唐名将,甚至后来有些吹牛的说什么他是大唐军神。我勒个去,现在这个大唐军神居然要来听自己讲课,这样也真的是太毁三观了吧?何况这个一个大唐军神来听自己讲课,讲解这个所谓的兵法,让他也都不知道说了。如果传出去,让人听说了自己给大唐军神讲解什么兵法,这个不是在班门弄斧吗?如果让别人知道了自己在班门弄斧,到时候谁都会嘲笑自己。

    不过,李靖好像却并不在意,然后就说:“你放心,我不会怎么样的。你就尽管讲,我也都听着!我不会给给你添乱的,这里是你来管理,所以我入乡随俗好了。”

    “入乡随俗?你这么一个‘大吨位’在这里,简直是一个过江强龙啊!”时不凡非常无语。

    李靖这个大唐三品高官都来自己这里听课,然后一副认真听课的样子,这样让时不凡非常郁闷和尴尬。就好比一个普通大学教师在讲课的时候,结果发现来听课的居然是本学科的世界顶级专家,你说这样他是什么感觉?压力山大啊!生怕讲错了什么地方,被人指出来,那可真的是丢人丢到了姥姥家了,让他而也都无法能安稳。李靖这个戎马一生的老将,如果自己说错了什么地方,那恐怕之后会出问题的。那个时候,自己老脸都要丢尽了。

    一个大学生在自己面前一副认真听课的样子,而周围都是一群小孩子,就是他一个大学生,而李靖倒也没有丝毫不适,反而主动的认真听听课。

    “我讲到哪了?”时不凡突然问道。

    “嗯,你讲到了战争的本质。”李靖说道。

    时不凡这才记起来自己讲到什么地方了,时不凡接着说:“嗯,我讲到了战争的本质。古往今来,每一次战争都是由着他自己的政治目的的。而没有政治目的的战争,几乎是不存在的。战争也就是为了国家,民族,或者是家族争夺资源。而正资源也许是权力,也许是各种土地,甚至也许是水源或者是粮食。总之也都是有政治目的,或者是为了威慑别人,削弱敌人的实力才发动战争的。”

    “所以,我们可以认识到,战争无非是政治的延续罢了。战争不过是一个通过正常途径解决不了,然后不得不使用暴力来解决的做法。正常途径,也就通过谈判,或者是各种利益交换无法获得,那最后双方的矛盾不可调和,那也都是要发动战争来进行暴力解决了。所以战争的本质只是一种解决政治矛盾的手段而已,并非是单纯的战争。”

    李靖思考了一下,然后也都主动点头。因为李靖虽然过去没有想过这些,可是现在听了之后,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因为李靖过去学习兵法,哪怕是孙子兵法他提到的也都是以上兵伐谋,次则伐交,而这个其实也就是在揭示战争是政治的延续罢了。不过,很明显,在通俗易懂方面,却绝对没有时不凡这个取自于战争论的说法那么简单通俗易懂。

    “其实孙子兵法里面也都提到过,其实本质是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而这个要看大家能不能够体会罢了。或者说,有些东西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不同的人都能从这个孙子兵法里面学到不同的东西,他主张是启发大家的思维,然后让大家都能够有所理解。而这个也就是孙子兵法的博大精深的一面,可是却也都是他有所不利的一面。”时不凡说道。

    李靖马上问:“孙子兵法博大精深,可是为何有不利的一面呢?”

    “我从来不否认孙子兵法博大精深,可是孙子兵法不同的人看,也都有很多不同的理解。可是这个是建立在读者的阅历和天赋之上,自古以来天赋高者能够有几人?天赋高的人这个世界上太少了,而能真正读懂他的确实不多。而与其如此,不如通过通俗易懂的方法,然后专心学习实战,而不是轻易尝试通过上兵伐谋来获得胜利。有多大度量吃多少饭,千万不要妄图尝试不是自己能力所能够做到的事情。所以,因为天才太少,所以孙子兵法反而有利于那些天才,不利于普通人。”时不凡解释说。

    这个孙子兵法造就了中国军事思想的基础,主张用谋略来取胜,并且有很多地方都是和西方的战争论相应对。不过孙子兵法也有他的缺点,当年孙武时期,科学发展的程度并不太高,那个时候还是需要竹简来进行书写。而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要进行节省字数,这样文言文也就产生了。一方面节省字数,另一方面数学等等科学水平发展不高,自然让孙武无法做出一个有效的数理分析。孙武很多都是用大概数据,什么十则围之等等其实都是大概的数据,无法能够向战争论那样把准确都是数据列出来。

    而由此造成了学习中国古代文化方面,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就好比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而这个说是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可是事实上很多并不是古人博大精深,而是你自己体会不同罢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体会,可是他却认为是先辈教导他的。

    时不凡作为学习文科的人,其实他非常清楚古人并不是什么天才,他未必能知道你这个后人会能够体会到什么。事实上古人只是给了你一个启发,主要的都是你自己的体会,并非古人的教导。古人其实未必也就是你这个意思,可是你却误以为是古人告诉你的,这样得出了一个博大精深的想法。古代人也是人,哪怕孙武也是人,都不是神仙,不可能知道时代发展的变化。可是因为这些各种原因,造成了古代人的典籍太过于含糊了,很多时候都是要靠自己的体会,结果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体会。其实是自己体会到的,完全是自己的功劳,可是却习惯于归功于古人。

    “孙子兵法博大精深,可是却只有聪明的人才能体会到里面的含义。可是对于那些天赋差一些的人,却迷信与孙子兵法,那最后肯定是力所不及。我认为这个世界上不光要有关于谋略的书,关于战斗的书也是不可少的。这个战斗的书,是给那些天赋稍差的人阅读的。谋略,那固然是优秀,可是谋略也是要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如果没有通过战争证明自己的实力,那最后任何谋略也都无法实行。决策和执行,缺一不可。”

    战争论虽然没有所谓那么博大精深,可是事实上他却完全的几乎是手把手的告诉了你军队打仗应该如何,告诉了你如何一步步的打仗。可以说战争论主张用左脑,也就是负责学术的那个半边脑来进行打仗。而孙子兵法提倡用右脑来进行打仗,也就是艺术脑来进行打仗。学习孙子兵法的人更感性,而学习战争论的人更理性。中国的各种人情思维,还有各种用兵思维,往往都是偏向于感性的。比如说什么和将士同甘共苦,还有什么为士兵吸脓,这些其实也都是利用了感性来带兵。这种感性的带兵方法,对于将领的个人素质要求太高,完全是把胜负寄托于某个将领的能力上面。在这种情况,很容易造成大胜或者大败,往往不是大胜就是大败。

    “如果是一个君主或者是宰相之类的重臣,那感性一些也反而是好事,因他们是负责管理将领的人,太过理性了反而不太合适。可是如果作为执行层的军官,那太过感性可未必是好事啊!往往不是大胜就是大败,很不稳定的。”

    接着,时不凡给他们讲解了一下关于中低层军官应该具有的素质,说:“作为中低层军官,应该要理性来进行分析,而并非是指望能够通过一个谋略也就能够击败敌人,这个是不现实的。哪怕有一部分将领比较与冷静和理性,可是这个只是某个将领冷静和理性,并非是全体军官也都冷静和理性。我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主将身上,那之后往往主将的能力对于战争的胜负有着绝对的影响。其实,作为军队,我认为不管是谁来指挥大军,那不敢说大胜,至少先求不失败。所以,每次作战之前,都应该进行冷静的推演,这样才不至于出现不是大胜就是大败的情况。”

    “推演?战斗还能够推演吗?不都是主将心里预估的吗?”李靖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