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十四章 兵棋推演(上)

第十四章 兵棋推演(上)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文科大唐最新章节!

    “时校书郎,战斗还能够推演的吗?”李靖问道。

    这个李靖真的不敢想象,战斗过程居然还能够推演,这样简直是不敢想象的。如果战斗能够推演,那还是战斗吗?要找到古代人为什么说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其实也就是因为老将经历的战斗多,所以他能够预估的战斗经验非常丰富。所以他们能够有足够的战场判断力,能有足够的经验对于各种情况进行判断然后进行解决。而这个其实是根植于中国文明的人情关系的因素,在中国主张用人不疑,并且习惯于用人情来管理。而这样的模式之下,重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重视人,不重视事物。所以他们更愿意相信一个人的判断力。而这种模式之下,很容易造成一旦所托非人,那最后很容易造成国家崩溃啊!中国这种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思想,太依赖于某一个人的能力和他的道德品质。哪怕是战争也是如此,战争当中过分的依赖于主将,这样才会造成喜欢老将的情况。

    可是西方却擅长于数据推理,然后利用科学的方法来解释战争。而过分的利用理性的数据来分析战争,反而也都不利于他们在战略层次的规划,不利于他们在感性方面的统帅才能。所以最后东西方都是互相学习弥补,西方学习孙子兵法里面的战略思想。而中国也都学习了西方那些参谋部建设的思想,通过各种数据来分析推演战局,弥补在执行层方面的缺失。不过,这个也是建立在后来东西方交流的情况下互相学习优点,取长补短。

    可是这个时候,对于用数据来分析战争的思想,大唐时期根本没有。

    “李将军,你不妨我推演给你看看!去拿一张地图过来!”时不凡对旁边的宫廷仆役说道。

    当地图到了之后,这个明显是长安一带的地图。

    然后时不凡拿着一些豆类作为棋子,接着说:“我们可以用各种豆类来带带兵不同数量的兵种,然后你们思考一下这个作战过程地形的推演。然后我们事先可以拟定时间,地点,天气等等因素。然后尽可能的把战争里面的天时地利人和给进行考虑清楚。甚至,不同兵种的杀伤力,杀伤方法也都要有一个大概的数据。然后我们推演双方作战的时候,可以利用一部分算学的基础,来进行加减乘除,最后得出战果和双方的伤亡比例。”

    “当然,为了体现战争里面的偶然。我们可以在结合地形的情况下,用一个赌场里面的色子进行随机投掷,这样能够模拟出各种偶然的情况。然后,你们可以分成两组,进行模拟推演。你们可以尝试一下,利用不同的方法来进行推演作战,然后你们分成两组来进行,然后我和李将军给你们当裁判,你们看如何?”时不凡说道。

    那些皇族学生感觉颇有意思,然后拿起了地图,然后分别在教室的两端进行模拟推演。然后时不凡和李靖在中间,给他们当裁判。至于双方的变化,可以由相应的仆役来进行帮助改变,他们自己不能够触摸到棋盘的。不过,这样的意思非常有意思,让他们感觉到了好像是在下棋,可是却也都感觉非常有意思。

    “时不凡校书郎,你这个方法也太……”李靖突然根本说不出话了。

    李靖做梦也都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种玩法。而乍一看这个推演好像是一个过家家,完全像是一个小孩子玩的玩具罢了。可是仔细一想,李靖不由得感觉一阵惊恐,因为这个简直是太可怕了。别看只是一个小游戏,可是里面蕴含的东西完全不同。因为这个推演的过程,虽然未必十分精准,可是却有非常重大的参考作用。尤其是对于士兵和士兵的交锋,对于作战有非常巨大的帮助。

    虽然目前这个推演规则还是比较粗陋的,这个推演过程考虑的东西并不多。就目前来说,只是考虑到了兵种、地形、天气、兵种杀伤力和兵种相克的关系而已,至于别的什么士气,后勤,或者是自己军队内部的问题也都没有完全考虑到。可是李靖却认为这些未来也都是可以加入进去的,这个推演的过程,可以逐步加入别的参数。以后不但可以只是这几个可能,还有后勤、士气甚至各种因素也都可以加入进去,并非是一成不变的。

    目前时不凡只是给了一个开头罢了,至于以后完全可以根据需要,请来一些有经验的将领,让他们逐步的把各种元素加入进去,然后让这个“游戏”变得更加的完善,这样也许和一个真实战场也都差不多了。

    所以里李靖突然细细一想,突然感觉极度恐惧。因为这样的方法,完全可以让一些人在战斗之前也就进行推演了。而可以根据已经获得了的情报,然后让一些人进行尝试着推演一下,这样说不定有很大的参考价值。等以后这个“游戏”的规则越来越完善,那这样推演的效果真实度也都越来越高。只要尽可能让规则完善,那接下来战场上的模拟情况也都是越来越真实,得到到结果也都越来越接近真实战场的情况。

    所以李靖感觉真的太可怕了,过去他自以为自己也多是一个老将,算是经验丰富了。可是如果自己的对手是用这种方法来进行作战,每次在作战之前也都进行一次推演。然后一群人对占据进行推演,然后模拟一下对手的作战思路,然后尽可能的换位思考,接着把各种的漏洞也都堵住了。而这样推演之后,尽可能把一切意外情况也都考了清楚了,甚至可以事先制定好几套预案。

    而李靖感觉如果自己和这样的对手作对,那他的对手不是一两个人了,而是要和对方无数个人进行作战。哪怕是李靖,也都未必能有信心和对方集思广益之下到结果来进行。

    “时校书郎,这个叫做什么?”李靖问道。

    时不凡回答:“这个叫做兵棋推演,能尽可能的把战争过程都事先推演出来。别看他目前只是一个游戏,可是到了以后规则越来越完善,那接下来可以让将领尽可能的得到辅佐进行判断。这种让双方进行推演,然后尽可能的把作战过程推演出来,然后把一切问题都考虑出来了。尽可能的保证不会出现漏洞,然后哪怕敌人有了什么作战方案,那也多可以尽可能的马上堵上漏洞。所以,哪怕是老将也都未必是对手啊!所谓三个臭皮匠,顶的上一个诸葛亮,这个其实也就是一个集思广益。通过在一定的规则之下,让大家通过自己的思考来进行集思广益。那些老将再怎么样,那也都是一个人。一个人的想法,永远比不上一群人完善啊!也许老将经验多,可是那也只是一个人罢了。而这些年轻人虽然战场经验少,可是他们可以集思广益,然后通过这种一丁点规则来让他们多思考。这样可以保证漏洞尽可能的减少,哪怕是老将也都抓不住机会啊!”

    李靖突然陷入了苦笑,这个是要命了。李靖自己是老将,当然知道这个过程是会如何的。老将再怎么样,那也只是一个人。而一个人再怎么样,也都不可能能够打败一群人。集思广益,这个确实是一个好办法。过去虽然不少将领也都有些谋士,可是这些谋士往往也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每一个谋士都有自己的建议,最后反而让将领不敢轻易下决断了。

    之所以重视老将,其实不就是看在他的那些经验上面吗?一个老将经历的战争足够多,那他心里面的经验也都非常丰富了,完全可以有更多的东西留下来。可是最大大问题也就是这些老将的经验,完全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这种完全是一个人的经验问题,无法能传承。这个也就是所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说法。

    中国人在古代几乎不会用数据分析地方方法来进行分析,哪怕是孙武当年对于这些战争当中的数据也都非常的模糊,根本无法有一个准确的数理统计。所以这种模式完全依赖于将领个人经验。中国人的战争是艺术,而西方人的战争是科学。中国将领打仗更多的是依靠于右脑,西方人将领打仗更多的是依靠左脑。所以在战略方面古代时期的西方不如中国,可是在战役战术的执行方面,中国却明显有些劣势。双方文化不同,造成了这个结果。

    时不凡这个兵棋推演,其实也就是把中国的战争从艺术变成科学。变成了一个个数据流一样的科学,通过数据分析来分析作战结果。虽然未必绝对准确,可是却绝对有深刻的参考价值。

    “过去的兵法很少有用算学的数据来进行统计的,不管是过去的任何兵法,几乎都是建立在编写者个人经验上面。这种靠着个人经验的兵法,有很强的个人思想在里面,很容易影响一个人的思维。对于一个高级将领和高官,自然问题不大,因为他们的方向不在那里。可是作为具体执行作战任务的将士来说,他们需要的不是那些。他们需要的实实在在的数据,能够看得见摸得着想得到的准确数据。你应该让他们知道,他们这么做之后,会有什么后果,让他们能趋吉避凶。而这些,是过去任何一部兵书里面也都没有的。”

    “只有准确的数据统计,通过一次次作战的统计,然后得出精确的数据分析。这样有利于中低层将士对于作战的推论,能很快的得出结论。而这一个数据统计,是可以大家通用的,不会像是过去那种靠着经验积累,来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方法。虽然这种办法不太精确,也都未必绝对正确,可是却是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不然,全靠主将一个人判断,那是在玩火啊!”

    时不凡知道在军事方面,后来的中国已经逐步学习西方的这种数据统计了。几乎每一个军队战斗之后,都会进行战后总结。而战后总结其实也就是一次文字数据上的统计,总结经验之后用来推广全军。而这些数据总结之后,也都有利于进行作战推演。经过一次次的作战之后的总结,有利于那些各种参谋准确的判断自己军队的具体战斗力。所以后来的军队也都是越大越强大,而不管是哪一个指挥官过来指挥,也都不至于出现大的纰漏。

    可是在古代这种完全把军队寄托于某一个主将身上的做法,那会造成军队要么大胜,要么大败,风险很大的。而且古代没有作战的数据总结,完全依赖于个人感性的经验,这个东西也不太可靠。

    所以后世不管愿不愿意承认,在战争思维方面也都从过去那种感性的思维转变成了类似于西方的科学思维。通过学习西方建立战斗推演,还有各种的数据统计来进行辅助决策,而不是依靠于主将个人经验了。在战役战术层面,这种数据的积累才是体现中低层决策能力的最重要基础。

    时不凡接着问:“李将军,你有自信能够带兵打仗,打赢一群人吗?”

    李靖回答:“也许,我只能够维持不败都不错!”

    李靖确实是如此,他知道一旦用这种方法来进行推演作战,那李靖的对手绝对不是对方主将一个人了。因为李靖感觉对方这种模式,好像是把自己进行了一个“解剖”,对方对于自己进行一个从头到尾,从里到外的解剖。自己想要有什么办法,都被人家一一分析出来了,进行了一个个的解剖,然后进行应对。

    可是李靖如果要主动进攻,那去哪里找漏洞?李靖再怎么样也只是一个人,不是一个神,他当然无法分析出对手每一个参谋人员的想法。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李靖能够猜测到对方每一个人的想法吗?何况对方有各方面的人,会尽可能的把作战计划完善起来,李靖只是一个人,恐怕他思考到吐血,也都无法能够从对方那里找到漏洞。

    所以,对方随时可以“解剖”自己,可是自己却无法能够有足够的“计算力”能够推演对方,所以这样李靖知道自己面对这种情况,必然会兵败。也许,李靖面对这种模式的战争,只能够维持不败已经是天才了。而对方可以从多方面的寻找自己的漏洞,从上到下,兵战场阵法到后勤,甚至可能各方面都能够找到自己的漏洞。那这样李靖可真的是要完了,只要出了一个漏洞,那兵败已经成为必然。

    这个根本不是公平的对决,人家一群人,哪怕在单人素质是不如你,可是人家按一群人在合理的运作模式之下合为一体,那你一个人在天才,那也都不可能和一群人作对。这个兵棋推演的模式,可以是把一人计短多人计长发挥到了极致。李靖知道,这个将会彻底改变现有的战争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