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十六章 滑不留手

第十六章 滑不留手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时校书郎,我们给你送束脩来了!”李婉柔和李丽质一起说道。

    时不凡看着李婉柔和李丽质身后的那两个壮汉,手里面都拿着一个大篮子。虽然看起来这个篮子不重,不过看着那两个壮汉都非常费劲的样子,明显这里面东西很沉重。时不凡哪怕不用太过深刻的物理学知识也都知道,这里面的东西绝对是黄金白银或者是别的什么贵重的物品。好歹时不凡中学物理也都及格了,没挂科。所以他非常清楚金属密度之类的知识。金银的分量绝对很重的,所以在这个小篮子里面绝对是一些贵重金属了。

    时不凡马上问:“李婉柔郡主,李丽质县主,你们这个是什么意思?”

    “时校书郎,我们跟着您学习读书,自然要送一些束脩啊!”李婉柔说道。

    而李丽质也都补充说:“是啊!自古以来拜师都是要送束脩的,这个是自古以来的规矩。送束脩,代表了对师长的尊敬,代表了尊师重教,然后认真读书啊!”

    时不凡小声说:“真是马后炮!”

    时不凡这个有着一个历史学硕士学位的文科学霸,当然知道古代一些拜师的规矩,也就是送束脩。这个起源于孔子当年的一些例子,当年孔子收徒的时候虽然有教无类,不分出身高低贵贱。不过,孔子也不是不收取“学费”的,而是收了几串腊肉。当然,以当年春秋时期的经济条件,肉类这个东西价格也都不菲了,一般只有贵族才吃得起,所以在曹刿论战里面有一句话叫做肉食者谋之。也就是说达官贵人是肉食者,只有他们才吃得起肉。

    孔子提出了这个要给几个腊肉,其实也不无是考验那些学生的想法。腊肉这个东西,说难得也难得,可是只要用心那还是可以弄到的。肉类虽然是贵族才吃得起,可是哪怕普通人只要努力用心去找,那也总能找到。【ㄨ】毕竟野兔什么的是不少的,关键是你是否真心去找了。所以只要能够弄来腊肉,那代表了一片诚意。

    当然,作为一种风俗习惯,任何事情也都有两面性的。和后世一些公职人员们通过过年过节办婚宴什么的事情来大肆收礼一样,这种事情用好了也就是不错的风俗习惯。可是如果用坏了,那可反而是在败坏风气了。

    自古以来很多人也都在这个“束脩”上面做文章,什么趁着谢师宴送礼,还有很多父母长辈趁机给子女的老师送礼,然后希望获得教师多关注自己的子女。这个事情,在古代也都绝对不少。

    可是,这个修文馆绝对是一个例外的情况。修文馆的教师,原则上都是兼职的,由修文馆的官员负责轮流讲课,并且每人负责一个科目。自从时不凡来了之后,讲课成了时不凡的专利,别的修文馆官员真的只能够去“修文”了。而在这种修文馆里面,教师可是没有所谓“束脩”的啊!哪怕时不凡当时过来的时候,这些皇族勋贵的学生也都没有给过时不凡什么“束脩”。

    要知道有多少人别说什么收束脩,就算是倒贴也都愿意来教导这些皇子皇女们。有多少人想要当帝王的老师啊,甚至古代还有人总结出来了上为帝师,中为帝友,下为帝臣的说法。所以说能够当帝师,那可是祖坟上冒青烟了,你还敢问皇帝要束脩?当然,皇帝给你,那是赏赐,绝对不能算是束脩。教导皇帝,那可是你应尽的义务,不是人家求着拜师。

    而这些皇子皇女们,其实也是这个道理。多少人想要来教书都没有资格,你还敢问人家要束脩?所以修文馆里面的官员可是没有束脩这回事的,时不凡来了的死活可没有这回事,别的官员也都没有。

    “我来的时候,你们没有送束脩,别的官员来的时候你们也都没有送束脩。【ㄨ】可是我开始讲课了,讲到了兵法了,你们终于来送束脩了?哼,两个马后炮。李婉柔,李建成的女儿。李丽质,李世民的女儿,你们来送束脩,是你们爹在背后让你们来送的吧?”时不凡想道。

    这两个家伙的意思,时不凡明白。无非也就是李建成看到了这个兵棋推演和那些战争论的兵法,认为这是有价值的,非常有价值的东西,所以他想要过来拉拢时不凡了。虽然时不凡是李世民推荐过来的,可是这个又能够如何?修文馆校书郎不过是一个从九品下的芝麻官,所以李建成并不认为李世民对时不凡有多大的恩情,所以认为不过是给了一个九品小官,那并不是李世民的心腹,拉拢也都没有什么。反正自古以来官场商场,挖墙脚的事情多了去了,李建成也不排斥这些。反正也是一个九品小官而已,李建成不认为时不凡是李世民的心腹。既然不是心腹,那也都没有什么不可以挖的。

    至于李世民,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当初如果知道时不凡居然在兵学上面也都有如此高深的造诣,他哪里会推荐时不凡来这个修文馆,他直接把时不凡留在自己的天策府内。当时李世民只是以为时不凡战略意识很好,所以想要送来修文馆具体观察一下。可是没有想到时不凡居然才华比起他想象中的还要大很多,这样李世民后悔当初自己只是给了一个九品小官了。这种大才,应该直接留在天策府,现在送去了修文馆当了一个九品小官,那会不会岁时被人挖走呢?别以为李世民不会挖墙脚,李世民可是唐朝最会挖墙脚的人之一。他手下的那些天策府的人,几乎全都是他从别的势力那里挖墙脚过来的。而且几乎每一个被李世民挖来的人,都对他忠心耿耿。尉迟恭来自于刘武周,程咬金秦琼来自于瓦岗,可以说李世民绝大部分亲信多是从敌人那里过来的。所以李世民这个家伙论起挖墙脚,那绝对是行家。

    李世民知道李建成绝对会来挖墙脚的,他赶紧希望巩固关心了,别让时不凡被挖走了。

    时不凡小声讽刺说:“果然是一母同胞的兄弟,节操都是这么碎了一地,利用自己女儿起来毫无愧疚之心啊?”

    李婉柔和李丽质这两个单纯的小女孩并不知道她们的爹在利用她们,她们还以为送束脩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可是事实上这些束脩其实也就是送给时不凡的“贿赂”。别的学生都没有送束脩,你们两个女孩到送了。何况送的还不是什么腊肉,可是真金白银,这样傻子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所以这李建成和李世民节操真的碎了一地,连自己女儿拜师的机会都不忘了来借机送贿赂。

    那李婉柔和李丽质身后的壮汉老脸一红,他们当然知道这次送束脩是怎么回事。也都替自己主公感觉脸红,居然连自己女儿拜师这种机会都利用上了,这个节操等于都是被吃了。这两个女儿才六岁啊,不过六岁的女儿作为父亲的都利用了,这样他们的节操果然不可靠啊!

    “时校书郎,这是我们给您的束脩,我们先回去了!”那两个壮汉说道。

    那两个壮汉说完,马上赶紧走开,他们不过是拿着这些东西过来给时不凡的。时不凡提了提,还真的挺沉的。时不凡打开了两个篮子,结果发现这两个篮子里面大概有白银二百两,还有黄金六十两左右。时不凡看着这些钱,然后也都感觉金银光芒闪耀。

    虽然时不凡知道在唐朝金银不是主流货币,不过唐朝在国际贸易上面还是使用金银作为结算的。民间虽然用金银比较少,可是如果能找到一些国际贸易的商人,也不是不能够作为货币结算。而金银有价值高,相对价值的重量轻的优点,所以他是大宗物资结算的重要手段。时不凡可是有着一个经济学硕士的学位,不是经济学不是白学的啊!

    “老子可真是值钱啊!这些黄白之物,可是相当于一个七品县官十三年的合法工资收入啊!你们两个可真的不把钱当钱了,为了收买我可是真的不吝啬啊!可惜,我虽然非常想要,可是我的法学知识告诉我,这笔钱太烫手了。”时不凡想道。

    这笔钱太烫手了,时不凡怕拿不住,最后会引火烧身啊!时不凡把这两个装满了金银的篮子来到了课堂上,然后他马上开始说。

    “今天,我先不讲课了。我先给你讲一些歪风邪气,竖立正确的懂得观念。今天,有些人借用所谓束脩为名,给我送礼!你们看看,就是这些黄白之物。”时不凡说道。

    那些皇族学子也都看呆了,这些“黄白之物”实在是太多了。虽然,从理论上来说,这些皇族的孩子他们家庭身价不菲,可是这些是他们家族的钱,并不意味着是他们的钱。就好比后世的家长,再怎么样有钱的家长,也都不会随便给自己孩子手里面掌握太多钱的。这些年幼的孩子虽然知道自己家里面有钱,可是却从来没有经手过太多钱,他们也就是一些零花钱罢了。虽然他们的零花钱相比普通百姓来说有很多,可是比起这些金银来说,还是差距不小的。所以,哪怕是这些皇族孩子也都感觉一阵眼热了。

    “真是混账东西,居然借着拜师为名,给我送了这么多黄白之物过来。我教导你们,是为了这些黄白之物吗?我作为你们的教师,不是为了这些黄白之物。而我是为了让你们都成才,成为我大唐未来的有用之才,不是为了这些钱。我来到了这里,不是为了钱财,而我是有了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准备。如果我为了这些黄白之物,你们信不信我随时可以弄到?以我的才华,想要弄到不是很容易的?可是我选择了来这里给你们进行教导,我是真心为了我大唐未来而思考。我不是为了财富而来,如果你们用这些财富来衡量我的高尚理想,那是在侮辱我。”

    “作为我们圣人的弟子,应该有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精神。如果连这个精神都没有,我们枉为圣人门徒。我们作为圣人门徒,应该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理想。我们不能着眼于这些黄白之物,可是有些人,居然借着这个所谓束脩来弄什么歪风邪气,败坏学风学纪,这个是非常恶劣的行为,我在这里也就不点名了。”

    接着,时不凡指着这些“黄白之物”然后说:“当然,虽然我不在意这些黄白之物,可是这些黄白之物对于一些人还是非常重要的。我想,有不少将士们为了我大唐开国而做出了贡献。有的牺牲了,有的却伤残了。伤残,也许远比牺牲更凄惨。他们伤残了之后,无法能够获得劳动能力,无法养活自己和家人,这个才是最悲剧的。虽然我不在意这些黄白之物,可是他们一定非常需要。”

    “所以,我决定,用这些黄白之物建立一个基金,用来经营一些产业,然后这些产业的利润我分文不取,全部用来帮助那些为我大唐开国做贡献而伤残的老兵。让他们老有所养,老有所依。”

    现场不少学生也都马上大呼:“时校书郎太伟大了!”

    而在修文馆外面,李建成和李世民看着时不凡居然玩这一套,然后两人一起小声骂道:“这小子真是滑不留手!”

    说完,李建成和李世民看到了对方,马上哼了一声马上走了。这次李建成和李世民可是丢人丢钱,这么多钱砸下去,一个水漂都没有起来,反而成就了时不凡关爱老兵的好名声。所以两人丢了这么多钱,反而一点用处都没有,赔了夫人又折兵。所以他们忍不住暗骂时不凡滑不留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