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十九章 大忽悠(下)

第十九章 大忽悠(下)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文科大唐最新章节!

    李世民看着这份孔颖达递交给自己的辞呈,心里面犹如一万只草泥马路过,简直是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目前的心情。孔颖达居然主动递交了辞呈,不愿意在秦王府做这个学士了,而是要去体验生活。在长安体会一下劳动生活,然后亲自的去体会一下真正的本心所求的生活。至于目前的荣华富贵,孔颖达也都不想要了,而是去真正的修行,进行自己本身的修行。

    而孔颖达居然放弃了李世民花费了五品官员的俸禄和优待,要去真正的体悟百姓的生活,体悟圣人之道。而这样让李世民哭笑不得,这个孔颖达不好好做学问,居然跑去做这种事情?

    “这个家伙到底受到了什么刺激?”李世民问道。

    “父王,好像孔学士和时校书郎在这里谈论,然后孔学士好像被时校书郎辩驳的哑口无言,最后反而有所体悟。”李丽质说道。

    “是时不凡把孔颖达弄成这样的?”李世民惊呼。

    而李世民真的不明白了,孔颖达好歹也是一个儒学大师,怎么会在自己专业里面被人家给弄得如此狼狈,坚持多年的道心都如此受损了呢?哪怕不说孔颖达是儒学大师,可是他好歹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那叫一个老奸巨猾,嗯,是阅历丰富。可是为什么这么一个阅历丰富的人,居然会被一个小年轻给弄得晕头转向,居然也都被如此忽悠瘸了?

    当然,其实孔颖达辞职,对于李世民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大的损失。因为李世民这里所谓十八学士,其实这个十八学士真正对于李世民夺取皇位的帮助并不多。李世民最依赖的还是房玄龄和杜如晦,别的人更多都是凑数的。这个十八学士里面从事学术研究和艺术的人很多,真正能够在军事政治上面帮助李世民的,其实并不多。而李世民之所以给那些研究学术的人优待,其实也是有了一种“统战”的思想。通过优待这些学术成就高的人,然后用来吸引人才。而孔颖达代表了山东士族,房玄龄也是代表了山东士族,而杜如晦某种意义上代表了关陇集团。可以说这个十八学士里面出身不同势力,被融入了进来算是一个不错的融合。十八学士里面其实也就是一个小政府,一个小社会。

    孔颖达的离开,对于李世民来说并不算太大损失。因为孔颖达的成绩主要是在学术上面,而并非是在政治和军事上面。而李世民打天下主要靠的是政治和军事,并非这个学术。这个孔颖达更多的是李世民手下一个政治花瓶,并非是真正都让他掌握权力,主要是意思意思罢了。

    如果不是看中孔颖达孔家后代,并且是学术成就不低的情况下,李世民也都不会选择让他来当这个学士了。可是现在孔颖达居然被杜君绰给忽悠瘸了,这样李世民也多颇为郁闷。

    “走,去看看!”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马上来到了郊外,看到了孔颖达居然在自己的土地上进行耕作。而这些土地其实也多是李世民赐予孔颖达的,而孔颖达居然在这里自己耕作。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并且之前也都没有从事过耕作工作,那他如何能够受得了?

    “孔学士,你这是……”李世民问道。

    而孔颖达马上回答:“秦王,我现在正在实现我当年所需要的东西,正在研究真正的学问呢!”

    “孔学士,您要研究学问,可以去秦王府去研究啊!衣食无忧的研究,那不是不是很好吗?”李世民问道。

    可是孔颖达却说:“不,秦王,我算是明白了。在享受秦王您的供奉,在享受任何人都供奉的情况下,是研究不出任何学问的,无法真正的研究出学问。而我只有在自己体悟,才能够有所成绩。我算是明白了,当年祖宗为何一辈子漂泊,最后才成为了一代圣人。而也许正因为他仕途失意,让他一生漂泊,这才能有了他未来的成就。而我如果心安理得的享受秦王的供奉,享受任何人的供奉,那不过是在利用我的名声来换取富贵。而这样不是我所求的。还是时小友点醒了我,让我知道只要不但的致良知,只有不忘初心,才能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所谓富贵,并非是我真正想要的。时小友说得不错,与其指望从书里学习学问,不如真正的能够明白自己的初心,不忘初心,然后一直以自己的本心作为指向,一直以自己的良知作为指向,只要自己的天良没有被蒙蔽,那最后不就是能够成为一个圣人吗?只要能够按照自己本心的天良所行事,不被外面虚幻的荣华富贵所迷惑了本心,那最后一切也都可以成为圣人。”

    “时小友认为这个世界上一切之人,都可以成为圣人。可是我现在明白了,学习圣人经典不是学会了那些文字也就行了。真正的学会,还要真正的体会,真正的知行合一,然后才能够学会真正的圣人学问。而只有不断的接受考验,然后才能够知道自己的本心和天良在哪。然后通过自己的本心和天良来行事,那也就总会真正成为圣人的。”

    “而我给时小友这个学问,起名为心学。今后,我也就是要钻研时小友的心学了。”

    李世民更是差点吐血,这个时不凡居然把人家孔颖达都给带沟里了,居然放弃了荣华富贵不说,还放弃了自己多年以来的信念,转而研究什么“心学”。时不凡明显低估了自己这个“心学”的作用,要知道他其实不过是把后世明朝时期王守仁的那个阳明心学直接弄了一些自己都不太彻底明白的理论基础过来了,然后用这些不太完全和自己都不太能够彻底理解的心学知识来忽悠了孔颖达。

    结果孔颖达什么是听说过这些,直接也都给跪了,成为了王守仁的心学的信徒。当然,在这个时空不会有什么陆王心学了,只有时不凡的“心学”了。今后说不定时不凡会成为心学的创始人也都说不定了。

    李世民劝说孔颖达不成,然后这才回到了秦王府。

    “这个时不凡,好厉害的舌头,居然都把孔颖达都给弄得如此了?”李世民哭笑不得的说。

    而长孙王妃却也都无奈说:“这个时不凡,居然折损了世民您一个大将?”

    “这个倒不是问题,孔颖达并不能够在谋略和军略上面帮助到我,可是孔颖达居然承认了时不凡为小友,这样可真的是让我感觉意外。这么说,那他算是可以在和孔颖达平辈论交情了?这个时不凡,居然把孔颖达都给折服,甚至是都让他转而跟着他去研究所谓心学,到底谁是谁的师傅?”李世民也都苦笑了。

    这个孔颖达称呼时不凡为小友,那代表了孔颖达承认时不凡的学问了,代表孔颖达承恩和时不凡可以和他平辈论交。而时不凡还不知道自己这个大忽悠是如何威力巨大,让这个孔颖达也都被带沟里了。

    其实这个还不是时不凡那些名言给闹的,时不凡那番话里面拥有了太多的“名言”了。什么风动树动心动,还有什么那些心学的名言,其实也都是时不凡从后世的抄袭的。至于这个孔颖达唐朝人,哪里听说过这些?在宋朝以后,所谓的程朱理学发展,然后已经逐步从当年的单纯的学问变成了哲学了。从宋朝之前的儒学只是一个单独的治国的学问,可到了宋朝程朱理学时期,变成了存天理灭人欲的理学。而这个理学其实也是一个哲学,已经开始逐渐的把儒学给哲学化了,王守仁的心学其实也是一个哲学。

    所以孔颖达根本没有接触过那些,突然听到了这个既有儒学的成分,可是也都有哲学思想,让他也都从内心的开始反思。所以孔颖达自己被带沟里了,他研究了一辈子学问,最后居然被时不凡这个从数百年之后带来的新观点都给弄蒙了。孔颖达为此还不惜放弃了荣华富贵和足够好的物质条件,主动去体悟人生,主动去体悟这个心学里面的哲学思想。这个心学其实也是一个唯心论的思想,是唯心主义的一个重要思想。

    而时不凡在修文馆,并没有意识到外面关于他的讨论已经开始了。

    那些官员到了皇宫之后,也都有意识的绕开修文馆,不愿意靠近修文馆了。哪怕是同样属于门下省属下的官吏,看到了修文馆之后,也都主动的绕开,不敢靠近修文馆。

    在太极宫里面,有些人指了指修文馆,然后说:“这个修文馆的时校书郎,实在是太邪门了!”

    “怎么邪门了?”有人问道。

    “你不知道啊!那个李靖接近了修文馆,结果把自己都给折进去了,自己也都进去和皇族的小孩子一起听课了。这个还不只是如此,前两天孔颖达孔学士,那可是儒学大师啊!可是到了里面,结果被那个时不凡校书郎说了不知道什么东西,大受刺激,直接放弃了享受秦王府的供奉,自己去种田养活自己了。然后还说什么愿意跟着时不凡学习所谓的‘心学’。有荣华富贵不去享受,居然自己去找罪受。而不管是李靖还是孔颖达,那身份都不一般啊!这两个人都在时不凡面前都给弄趴下了,我们还是被别靠近为好。不然,我们说不定也都要被他弄得稀里糊涂不知道怎么倒霉了。”

    那些大唐官员也都心有戚戚,因为李靖来听课了,不但被时不凡算计了,结果居然还和小孩子一起来听课了,那可是真丢人了。而那个孔颖达过来了,结果被时不凡给忽悠瘸了,直接去放弃了秦王府的高官厚禄的供奉,反而选择了去自己耕种,然后体验生活了。

    李靖这个大将和孔颖达这个儒学大师居然都败在了时不凡这里,然后都被重塑了三观,他们能不怕吗?这个世界上有谁有自信能一定比孔颖达和李靖要强大,心志还要更顽强?李靖可是多年的老将,经历过了那么多铁血的磨砺,意志力坚定那是肯定的。而孔颖达可是从小学习儒学,他对于祖宗的儒学的信仰可是非常坚定的。可是这两个最不可能被动摇的人都动摇了,那别人都害怕时不凡的忽悠能力了。

    经历铁血磨砺的老将和一个拥有坚定信仰的人都被时不凡给折腾的惨兮兮的,所以他们哪里敢靠近修文馆,也都害怕时不凡把他们也都给折腾的惨兮兮的,害怕时不凡把他们也都给动摇了心智,不知道他们到时候要被忽悠到那里去呢!

    而时不凡不知道,自己这个修文馆,已经成为了太极宫三大禁地之一。太极宫的三大禁地,无非也就是后宫,东宫,最后也就是修文馆了。后宫禁止绝大部分外臣进去,这个是禁地了。而东宫是太子的地盘,外人不容易进去。可是修文馆之所以成为禁地的原因,那是因为有时不凡这个大忽悠在里面,让大家也都害怕自己被忽悠瘸了。

    而那些大臣更是不知道,将来时不凡这个大忽悠还会走向更大的舞台,从忽悠个人,最后到忽悠全国人,甚至最后把天下人都给忽悠了。时不凡没有办法做太多先进的理工科发明,可是却绝对可以靠着这张破嘴,然后把别人都给忽悠瘸了,这样自己也就可以功成名就了。也许理工科可以改变人类的物质生活,可是时不凡的文科,却可以改变人类的内心思想,通过改变人类的思想进而影响了人类的生活。甚至,足以进一步促进物质的改变。这个也就是文科的唯心主义带来的改变。

    “时不凡校书郎,尚宫局独孤尚宫让你去见他!”内宫里面突然有人来找到了时不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