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二十章 独孤尚宫

第二十章 独孤尚宫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文科大唐最新章节!

    听到了独孤尚宫要见自己,这样让时不凡不敢怠慢,因为他知道自己惹不起这个独孤尚宫。也许很多并不清楚这个尚宫是什么职位,甚至很多人也多是根据韩国古装剧才知道尚宫这个词的。可是事实上尚宫这个官职,早在隋唐时期也都有了,甚至影响力还不小。在唐朝初期,负责皇帝家政事务的有三套班子,其中一套也就是以阉人为主的内侍省,那些内侍省是以阉人为主。而另一套班子叫做殿中省,殿中省其实也是负责宫廷事务的,不过殿中省的官员不但不是阉人,反而都是正常人,都是正常的纯爷们。

    至于第三套班子,也就是女官的班子了。而这三种人都是被称之为宦官,而宦官其实并非都是阉人。宦官的历史从周朝开始,其实在秦汉时期,宦官未必全是阉人。秦朝时期,阉人宦官反而不流行。很多人下意识的以为赵高是宦官,必然也就是阉人。事实上不一定,历史上有名的赵高,未必也就是阉人,因为那个时候的宦官并不一定全部都是阉人,反而非阉人占多数。而在西汉时期,宫廷的宦官也都大概是阉人和士人各占一半左右,负责宫廷事务的最高领导大长秋,可以用宦官担任也都可以用士人担任,所以西汉时期并不全是阉人。

    在东汉时期,却完全是以阉人作为宦官了。可是到了汉末三国和南北朝时期,非阉人的宦官再次有一定崛起了。唐朝初期,阉人宦官和非阉人宦官,还有女官已经形成了不同机构分开管理和领导。阉人主要是集中在内侍省,由内侍省来管理。非阉人以殿中省为主,而至于女官,则是北方分配在六尚的衙门里面。而六尚其中的尚宫局地位最高,是六尚的领导部门。虽然他们和别的衙门品级地位一样,可是他们的关系也就是像是明朝的司礼监和别的内官衙门一样,司礼监虽然法理地位一样,可是却是领导大家的部门。

    而听到了独孤尚宫要见自己,时不凡当然不敢怠慢。要知道尚宫可是五品官,虽然是女官,可是也都不是自己这个九品芝麻官能比的。所以时不凡马上就准备,跟着一些太监进入了后.宫。

    至于外臣进入后宫,这个其实在唐朝并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因为唐朝皇帝经常召集一些亲信外臣在两仪殿里面商议事情,而两仪殿可是不折不扣的后宫的区域。而且,唐朝时期还有很多胡人时期的风俗,对于宫禁制度并没有后世明清时期那么变态。宫禁制度越来越变态,是在明清之后才真正达到高峰的。唐朝时期的宫禁制度没有那么变态一般的严格,甚至唐玄宗时期杨贵妃和唐玄宗吵架拌嘴了,直接离开皇宫在自己的私宅里面小住几日不回宫,对此唐玄宗也都徒呼奈何。这个说明了唐朝时期的宫禁制度没有那么变态,后宫并非是外臣绝对的禁地。只要有人带领和皇帝召见,其实进入后宫也都不是什么稀奇的时期。甚至后妃都可以自己出来,可想而知宫禁制度宽松到了什么程度了。当然,也许正是因为这么宽松的宫禁制度,造成了唐朝有一个“唐乌龟”的说法。

    时不凡看着这么宽松的宫禁制度,虽然心里面对于大唐皇帝帽子颜色而感觉担心,不过却也都不忘记讽刺那些后来的朝代。

    “尼玛,后来那些朝代,一个个把宫禁制度弄得如此变态,上到帝国皇帝下到普通百姓,都把防止被戴绿帽子当做了第一要务。这帮家伙,折腾来折腾去,最后居然折腾到自己女人身上。你没有本事折腾敌人,没有本事开疆拓土,可是居然把这些精力和心思都用在了这种防止戴绿帽子的事情上,真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国家。整天在这种小事上面纠缠的国家,指望他能够做什么?”时不凡想道。

    唐朝虽然有唐乌龟的说法,可是却也都不可否认是中国古代最开放大气的时代。思想没有封闭,并且统治者心胸开阔程度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至于宋朝明朝清朝,那些统治者整天为了这些避免被戴绿帽子的事情殚精竭虑,那可真的是脑残了。

    虽然想办法避免被戴绿帽子是没错,可是因为害怕被戴绿帽子,把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这种折腾女人身上,那心胸得多么狭隘啊!为了防止被戴绿帽子,弄出了什么裹脚和什么各种理学,结果最后把自己整个国家民族的心胸都弄得狭隘了。折腾不了敌人,反而把心思用在了折腾自己女人身上,这种家伙能成什么大气?虽然戴绿帽子不好,可是总不能够因噎废食,害怕戴绿帽子也都把太多精力投入进去了吧?

    没有一个大气的心胸,是无法能真正开创一个伟大的国家。正在纠结与这些破事,那指望这个统治者能够开创多么巨大的伟业?

    “见过独孤尚宫!”时不凡主动行礼说道。

    而那个独孤尚宫直接淡淡的说:“时校书郎,请坐!”

    时不凡主动坐下来了,然后时不凡看到了这个独孤尚宫,这个独孤尚宫明显大概也就是二十岁左右。而这样让杜君绰非常郁闷,人家二十岁已经是五品官了,在后世恐怕至少是正部级干部了。当然,这个是因为唐朝的文官权力比较大,中央五品官的权力几乎等于是后世一个部门了。而自己才不过是一个九品芝麻官,人家比自己大两岁左右都如此高了,让时不凡颇为郁闷。

    这个独孤尚宫也算是美人一个,皮肤白皙,并且气质温文尔雅,并且身上也还有几分气场,看来是因为当了领导了,所以自然就有的气场了。不过,在唐朝的宫女里面,也许也都是有一些宫女会成为皇帝后妃的。在古代,这些宫女的结局无非是几个,一种最幸运,那也就是被皇帝看上,然后成为了后妃。而其次也就是被赏赐给皇族或者是大臣,做那些皇族或者官员的侍妾。不过,房玄龄的那个吃醋的典故,可是流传千古了。还有一种,也就是从小伺候某一个公主,最后当公主出嫁之后,可以作为公主的陪嫁丫鬟一起嫁给驸马。别以为驸马不能够纳妾,驸马不能够纳妾,只是在明朝才有,别的朝代的驸马是可以纳妾的。

    可是普通宫女还好一些,可是那些女官的命运才是最悲催。因为她们一方面是女官,是朝廷正式在编的官员,已经不是普通宫女了。皇帝哪怕要把宫女赏赐给别人,也都不可能把女官赏赐给别人。而她们说权力,那也是有一些的,可是偏偏是女官,也就造成了高不成低不就。地位高的男人为什么要选择她们,毕竟谁也都不希望有一个曾经地位很高的女人回家。而地位低调,她们也都看不上,这样反而尴尬了。这个就和后世那些剩女差不多,身份高的男人看不上她们,可是身份低的男人她们也都看不上。所谓谁都看不上,和谁都看不上,也就是这个道理了。所以他们这些女官才是最尴尬的。

    “请问独孤尚宫,你让我来有何要务?”时不凡问道。

    独孤尚宫接着问:“时校书郎,听闻你对于教育一道,颇有心得?并且博学多才,从兵法到儒家学问,甚至连绘画也都擅长?”

    “嗯,略懂略懂!”时不凡谦虚的说道,他当然不能够吹牛啊!

    独孤尚宫接着笑着回答:“时校书郎不用谦虚,李靖将军都主动去听课,并且你还把孔颖达学士给弄得亲自去种田,并且主动研究你的‘心学’,这个可不是略懂就能够说明白的!而且时校书郎对于教书育人一道,也都是颇为有研究。不但提出了因年龄施教,还能够让他们根据兴趣性别来进行施教,让修文馆学生们都学习速度快了很多。而时校书郎的教导方法,那可是很多人都非常满意啊!”

    “哎呀,看来我要小心了!”时不凡想道。

    时不凡可是知道的,如果一个地位低的人吹捧地位高的人,那也许只是单纯为了拍马屁,地位高的人不一定当回事。可是当地位高的人吹捧地位低很多的人,那地位低的人可是要小心了。人家地位高的人吹捧你这个地位低的人,那恐怕无非是几个原因。第一个,也就是看上什么东西了,想要从你手里面拿过来。或者第二个原因,也就是想要忽悠去卖命呢!

    不管是看上了你什么东西,还是忽悠你去卖命,那可都要小心了。因为人家地位比你高,可是却也都看上了你的东西,那说明这个东西特殊,连他这个地位高的人都无法弄到。而这个东西对你来说往往也是非常珍惜的,不是什么普通货色,所以要小心了。至于忽悠你去卖命,也是如此了。人家地位比你高,可是连人家都做不到,却忽悠你去卖命,那不是非常棘手的事情吗?所以不论是哪一个原因,都必须要小心啊!

    “请问独孤尚宫,有什么事情相求。如果独孤尚宫需要,我一定尽力帮您办好!”时不凡说道。

    独孤尚宫淡淡的说:“其实也都没有什么事情,也是非常简单的。家父,也就是左卫将军独孤开远听闻你教徒有方,所以希望能够把我弟弟送来跟时校书郎读书。而且,不光是家父有这个想法,很多朝廷的官员也都有这个想法。所以他们通过夫人,来找到了万贵妃。而万贵妃也都把这个事情跟我说了一下,不过这个毕竟是修文馆的事情,我们后宫不合适直接插手。所以,我想问问你,是否答应多接受几个孩子?”

    时不凡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原来不就是想要多塞几个孩子过来吗,所以时不凡也都不认为是什么大事。在后世很多名校里面,那些有钱有权有关系的人把自己的孩子往那些重点学校塞,那也是非常普遍的事情了。反正大家也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能塞就塞了。而这修文馆其实也就是大唐皇家开办的小学,专门给皇族还有那些十二岁以下六七岁以上的孩子进来读书的。这个也都是正常的了,反正人家要塞人,自己也都没有资格管理。

    时不凡只有教导的义务,没有决定别人是否塞学生进来的权力。反正只要走通了皇家的关系,那送进来读书不是顺理成章的?所以时不凡当然不会自己脑抽了拒绝,虽然他现在是修文馆的唯一教师了,可是他也都不好拒绝这种事情。尤其是教导多一些孩子,也是有好处的。要知道这些孩子的爹妈身份都不一样,要么是皇族,要么也是朝廷大员,甚至也是皇族的公主,所以自己教导他们孩子,那也算是拉近关系了。

    甚至这些小屁孩可是未来大唐的接班人,未来大唐权贵,所以能够成为他们当老师,那以后将会受用无穷。在古代,老师可是仅次于爹妈的人啊!天地君亲师,那天地太虚,君王太远,而亲人和师傅可是事实上最高的人了。所以在古代,没有人敢不尊敬老师,哪怕是皇帝也是如此。所以自己成了他们的老师,那未来自己的学生都成为了大唐的权贵。

    那个时候,自己可就指望这些学生们养着了。

    “好了,既然你答应了,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明天那些孩子将会过来,你要好好教导哦!以后,那些孩子的教导的事情,也就拜托你了。”独孤尚宫说道。

    “好的,没有问题!”时不凡回答。

    时不凡离开了后宫之后,这才吐槽:“怪不得一个女人,年纪轻轻的,也就成为了宫廷的五品尚宫。原来是皇亲国戚加官二代啊,是李渊的远方表侄女,李建成李世民的表妹。再加上亲爹是大唐三品左卫将军,如果没有这层关系,那恐怕也都不可能年纪轻轻的也就成为五品尚宫啊!看来,这个唐朝时期,拼爹比起后世更严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