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二十四章 开学第一课——吃(下)

第二十四章 开学第一课——吃(下)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文科大唐最新章节!

    在尚食局的炭炉上面,时不凡端着炒锅,然后在这里摇晃着,然后用锅铲在这里爆炒这个羊肉。而旁边的那些尚食局的宫廷御厨也都看傻了,简直是没有想到时不凡这个看起来像是“文人”的人,居然炒菜起来这么熟练?

    “不是说君子远庖厨吗?怎么这个时校书郎居然炒菜这么熟练?还挺香的,而且这个羊肉居然没有任何膻味,太奇妙了。”“是啊!赶紧记下来,刚才他是用了什么东西来去除羊肉膻味的?好像是这几样,丁香,桂皮什么的,赶紧记下了。太香了!”“嘿,谁说文人不会做饭的,看他样子比我们还像是御厨,说不定他来了我们都要被赶出尚食局!”“算了吧,他看得上我们这里?人家可是大才子啊!”……

    正说着,时不凡赶紧把羊肉放到盘子里面,然后一盘羊肉算是完成了。时不凡也都一时没有注意到,自己这次炒菜羊肉用上了很多唐朝都没有用过的制作手段,顿时让这些厨子们都看傻了。这年头,别说什么八大菜系了,甚至连南北菜系差异都没有出现。所以时不凡这一套手段,直接让那些厨师们也都震惊了。

    “喔,终于弄好了。”时不凡说道。

    时不凡其实是会做菜的,别看他是一个文科学霸,可是并不代表他不会做菜。在后世,他虽然是京城的一所名校的教师,收入看起来不错,每月都是一万多元的月收入,看起来像是一个高收入人群。可是别忘了,在京城那个天子脚下,寸土寸金的地方,每个月的房租都吞了他一半的收入,再加上这费那费的,每个月剩下不了多少的。再加上他还要存一些钱,然后争取以后能够在京城里面安稳生活,所以不能够没有积蓄。至于天天下馆子,那是不可能的,还是要自己做菜。

    时不凡做了几道菜之后,马上端着菜品出来了,说:“婉柔郡主,丽质县主,菜来了!”

    李婉柔和李丽质他们这些年幼的女孩马上也都赶紧过来抢着吃,显然早就闻到了香味了。

    “嗯,好吃,好吃,太好吃了。”李丽质马上说道。

    李婉柔也都马上说:“羊肉太好吃了,没有一丁点膻味,反而唇齿留香,比起宫里的厨子做的都好吃!”

    “鱼肉一点腥味也都没有!”任城王三岁的女儿李雪雁也都急忙吞着吃。

    时不凡对她们几个女孩子说:“好了,小心,遇刺多,别卡了喉咙啊!”

    而那边连炭火都没有升好,然后还在和一堆生米较劲的房遗直郁闷无比,真实同人不同命,人家时不凡居然亲自做菜给女孩子吃,自己还要在这里和一堆生米较劲。

    “看什么看,小女孩子有特权,明白了吗?”时不凡看着那群留着哈喇子的学生说道,显然这些菜品太香了,让他们也都流出了哈喇子。

    折腾了好几个小时,大家终于把这些饭菜做完了。而那些学生们虽然感觉这次吃饭,反而是自己吃的最香的一次,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亲手做的,感觉不同。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饿了很要命了,今天吃饭被时不凡折腾了一下,愣是晚了两个小时才吃,能不饿吗?人在饿了的时候,吃什么都是香的。

    “时校书郎,现在可以结束了吧?”房遗直苦笑问道。

    时不凡看了看,然后说:“你们怎么剩下这么多米饭?你们给我把饭粒给我数清楚才能走。你们浪费了多少饭粒,给我数清楚今天的课程才能够结束,明白了吗?”

    “我擦!”

    一百多个学生心里面马上爆了粗口,见过缺德的,没有见过这么缺德的。这些学生平日里面哪一个不是浪费大王?他们每次吃东西哪次不是浪费,反正他们家也都不缺钱,自然习惯于浪费。可是现在把这习惯带到了宫里面,然后结果生下了大量饭粒没有吃,这下时不凡可虽然他们惨了,居然让他们数饭粒,不数清楚别想回去。

    可是他们被时不凡折腾得没脾气了,老老实实的开始数饭粒。结果这次数饭粒,更是让他们差点哭了。他们足足数了八个小时才终于把这些饭粒给算清楚了,结果这个时候都已经是天黑了,结果第二餐饭的时间又耽误了很久。

    “看到了吗?这些都是你们浪费的饭粒?加起来,都足以够一个四口之家吃十天了。如果以后你们每天浪费这么多,一年下来足以让一个四口之家吃十年了。这个也就是你们这次唯一的成果——浪费。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你们好好想想看,你们一天也都浪费了一个四口之家十天的粮食,是谁给你们权力浪费的?你们浪费了这么多粮食,这个是在杀人,明白了吗?好了,好好思考一下。今天晚上回去,每人写一篇亲自做饭的心得体会,明天给我看看!”

    “还要写心得体会?”那些学生都差点蒙圈了。

    “好了,今天的课程结束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吧!”时不凡说道。

    那些一百多个学生如蒙大赦,急急忙忙的往皇宫门外跑,显然连宫里面不能够急速跑的规矩都忘了,巴不得赶紧离开这个坑死人不偿命的时校书郎。

    房遗直回到了家里面,然后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家里面。

    “叔,饭菜呢?饿死我了!”房遗直拉着弟弟房遗爱回到了家里面,然后急忙说道。

    而这个时候,房玄龄早就到家了,然后问:“你们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

    “还不是那个是校书郎给诶闹得!”房遗直吐槽。

    很快,房家的管家马上过来,说:“两位公子回来了,我已经让仆人去重新准备饭菜了。”

    “别别别,还是把那些已经做好的饭菜送来吧,别浪费了!”房遗直说道。

    “嗯?”房玄龄有些意外,自己儿子怎么突然懂得“节省”了,好像不像是平日里面那些公子哥的作风啊!

    房玄龄感觉有些意外,不过却没有阻止。当房遗直把那些初步热好的饭菜吃了差不多,然后看到了饭碗里面还有房饭粒,本来如果是他平日的里面的习惯,根本不会注意,直接扔了,甚至有时候饭碗还剩下小半碗。

    可是房遗直看到了这个饭碗里面的饭粒,就突然想到了今天时不凡让他数饭粒的经历,他一副想死的脸色。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我吃!”房遗直说道,显然他被数饭粒的经历给吓怕了,他们为了数清楚饭粒,花费了不下八个小时啊!

    房遗直和饭碗的饭粒全部吃了,几乎把饭碗舔得能反光了。

    “公子,还行吧!这些是我刚刚亲自去热的,还行吧?”房家管家问道。

    “嗯?谢谢!”房遗直下意识的说道。

    “啊?”房家管家也都惊讶了,房遗直怎么突然这么“客气”了,还知道谢谢了?平日里面房遗直都是把自己当做仆人,根本没有太多“感激”,可是现在居然懂得说谢谢了?

    旁边的房玄龄也都看傻了,自己儿子这么懂事了?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个是谁做的诗句?”房玄龄问道。

    而房遗直马上诉苦说:“父亲,你还是别让我去修文馆了,这个时不凡校书郎简直是折腾死了。今天他居然让我们亲自做饭,他……”

    房遗直在这里使劲诉苦,好像想要把今天的事情都说给自己老爹听,在他嘴里,这个时不凡太不是东西了。这个时不凡,居然把他们折腾的为了一个做饭,弄得他们灰头土脸的,一个公子哥亲自做饭,弄得那些贵公子们一个个都苦不堪言。最后还是数饭粒更是缺德透了,居然耽误了四个时辰以上。

    “父亲,你跟皇上说说,把那个时不凡给我撤了他,别让他继续在修文馆了。这个时不凡正事不做,居然让我们做饭,真是岂有此理。刚第一天都这么折腾,接下来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我们呢!这个时不凡,也不看看他才几品,他居然敢折腾我们?所以,父亲,你跟秦王说说,让他把这个时不凡轰走!”房遗直说道。

    最后,房遗直还说:“父亲,这个时不凡还要我写一篇自己做饭的心得体会,明天还要交啊!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我还要休息呢!”

    房玄龄听了之后,淡淡地说:“你去写吧!”

    “什么?”房遗直没有想到,自己父亲居然不帮自己,反而让自己去写?

    房玄龄继续去说:“你去写吧,不准找人代笔!”

    “父亲,你……”

    “怎么?连你父亲的话都不听了吗?赶紧去写,不准找人代笔,明白了吗?”房玄龄说道。

    房遗直脸都绿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父亲居然帮自己,反而让自己去写了?本来他还指望自己父亲能够帮助自己出口恶气的,没有想到居然不是这么回事。

    房遗直和房遗爱垂头丧气的回去了,准备赶紧写心得体会啊!

    “夫君,为什么这样?那个时不凡也真是的,居然折腾你的儿子,你居然不生气?”房玄龄的夫人卢氏问道。

    房玄龄是山东士族,他的老婆是范阳卢家的人,出身的士族比起房玄龄的门第还要高。所以房玄龄非常害怕她,而后来更是因为一个吃醋的典故流传千古了。

    房玄龄马上回答:“夫人,我不这么认为啊!我反而认为这个时不凡好,是一代名师啊!你没有感觉,直儿变了不少吗?他不但懂得节约粮食了,并且还懂得更有礼了。平日里面他哪里会对于一个仆人说谢谢?现在他说了,那是因为他明白了道理。你看他,平日里面吃饭都是浪费很多,现在他都吃完了。”

    卢氏却不太高兴的说:“咱家也都不缺这些啊!”

    “夫人,咱家不缺这些,可是浪费总不是好事!而且遗直和遗爱从小都是被我们照顾,几乎没有受过苦。他哪里知道世道的艰辛,这次他终于体会到了,做饭也都不容易啊!平日里他们什么不合胃口,也都马上扔了。现在他哪怕是剩下来的也都吃了,还能够主动感谢一个仆人。他算是知道了世道的艰难,他体会到了不易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平日里没有感受到做一顿饭都如此艰难,所以经常浪费。可是现在他亲自体会了,自然不会浪费了。”

    “平日里面我们不也是经常这么说他,可是他何曾听进去了?可是这个时不凡来了这么一下,他不用多说什么,他直接体会到了。这个时不凡真是一代名师啊,让他不知不觉的明白了很多事理,看来这个送他去修文馆,也算是送对了。书本上的道理容易学,可是做人的道理,却很难啊!别人也许只是能够教导他们书本上的道理,可是这个时不凡却是教导了他们做人道理,而且还是让他们自己体会到的的,这个就连我也做不到啊!这才是真正的名师,真正的一代名师啊!恐怕,将来遗直和遗爱从这个时不凡这里学到的,将会能够受用一生啊!现在我不但不能够让他回来,我反而要支持时不凡,让他来管教管教。我们作为父母,狠不下心来管教,也都没有时间管教,让他这个真正的名师来管教也好。时不凡虽然未必能够教导多少书本上的道理,可是他做人的道理比起书本上更有用。”房玄龄说道。

    而在很多别的皇族,官员的家庭,类似于房玄龄的想法的人也都不在少数。这些官员他们的后代可以不用考试不用太多的才华也都可以进入仕途,所以教导他们书本上的知识用处不大,反而枕着有用的事教导他们做人的道理。书本上的知识好学,可是做人的体会,却不是那么容易学到的。虽然有很多学生都在自己爹妈面前骂时不凡不是东西,可是他们爹妈听了自己子女的解释,不但没有感觉生气,反而认为这个时不凡是名师。毕竟能够教导做人道理,并且能真正让他们学会的,并不多啊!

    平日里面虽然他们爹妈也都请了很多名师过来,可是效果很差,古代这种偏向于填鸭洗脑的做法让学生接受效率很低。可是时不凡这一次做饭,让他们也都不知不觉都明白了很多。那些学生也许是的当局者迷,不知道自己已经进步了,可是他们家人却非常明显看到了。所以自己子女吃苦了,却感觉明显进步了很多,都纷纷认为时不凡是一个真正的名师了。

    所以,那些公子哥告状,不但没有把时不凡弄倒,反而更坚定了那些家长们把自己子女送来的想法。毕竟那些官老爷们一个个贵人事忙,没有时间教导子女。而别的所谓名师,虽然一个个学问高深,可是真正为人处世方面却无法教导自己子女太多,反而是时不凡厉害,这些家长们更是坚定了让自己子女来跟着时不凡学习。这些公子哥,缺的不是书本上的学问,恰恰是做人的学问啊!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