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二十六章 相亲(上)

第二十六章 相亲(上)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文科大唐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时不凡回到了家,他已经和那个独孤尚宫分开了。时不凡也都不知道李渊让独孤尚宫打听自己家里面的情况干什么,不过时不凡也都没有认为李渊打算怎么办,因为李渊这个皇帝也许只是出于对于那些贵族学生的关心才会打听的,别的什么东西他恐怕没有什么兴趣。而就好比后世很多家长打听自己孩子老师的情况,也是非常正常的,并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所以时不凡倒也是没有怀疑。

    不过相反,那个独孤尚宫却给时不凡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这个女人不是一般人,不但从谈吐还是从风度,甚至时不凡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女人非常聪明,绝对是见多识广的女人。她能够在二十岁也就成为宫廷的尚宫,绝对不是靠着什么有一个将军父亲还有单纯和李渊沾亲带故也就可以做到的。这个独孤尚宫也是一个博学多才的女人,相对于古代人算是博学了。而且这个虽然不过二十岁,却有一股知性气质,完全不是那种花瓶。

    “如果我有可能,如果是前世,我想我也许会去追求?可惜,算了吧,这个时空是不可能的!”时不凡想道。

    时不凡认为自己根本不太可能去追求这个独孤尚宫,首先她是宫廷女官,光是身份也都比时不凡高了很多个品级了。而且宫廷女官身份特殊,如果没有皇帝的首肯,是不可能能够出宫成婚的。时不凡连李渊也都没有亲眼见到,何谈去想要一个女官做老婆?如果只是普通宫女也就罢了,可是独孤尚宫可是五品尚宫,不但是女官的头领之一了,并且还是独孤开远的女儿,这样更是麻烦。所以时不凡不认为自己能够让独孤开远和李渊答应,所以时不凡还是不要妄想了。

    “福叔,最近家里怎么样了?”时不凡问道。

    而福叔马上说:“公子,最近不错了!最近有不少人多少给我们送一些东西,还算颇有价值,看起来都是长安不少贵人送来的!”

    “嗯,那既然送来了,那收下一些价值一般的,然后别的成立一个基金,专门作为理财的东西,然后用来这些收益去做一些救济孤寡之事。”时不凡说道。

    时不凡知道这些送来的东西,多半是那些勋贵家人送来的。自古以来身份再高的人,得罪谁也都千万不要得罪自己子女的教师,他们非常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们虽然知道时不凡只是一个九品小官,可是他们却也都不太好得罪,毕竟时不凡掌握了他们孩子的前途。所以送一些东西过来,希望能够留下一个好印象也是不错的。不过时不凡按照前世的习惯,当然不敢乱收礼物,所以他只是留下一些价值一般的,剩下的都用来成立基金,送去投资了。

    “公子,未经你同意,我斗胆替你答应了一个相亲,也就是在明天,你能够去赴约吗?”福叔说道。

    “相亲?我才十八岁,你让我相亲?”时不凡问道。

    福叔却马上说:“公子,虽然男子二十岁行冠礼,可是其实在十五岁之后都可以成婚了。而我也都帮你物色了一个,我也都看过了,算是非常漂亮。而且,这个女人今年十九周岁,也只是比起公子你大一岁。当然,其实本来她应该在几年之前已经出嫁了,可是因为几年之前她父亲拖延了一下,已经到了十七岁还没有出嫁。本来按照大唐的规矩,十七岁以后还没有嫁人的女人,将会被官府强制指婚。可是这个时候她父亲刚刚去世,结果又要守孝二十七个月。而最近二十七个月刚刚足够,她已经成了一个十九岁的老姑娘了。”

    “本来这么大年纪的老姑娘,只能够去嫁给别的男人续弦或者纳妾的,不过我听说了这个消息,算是有些兴趣。因为这个女孩子颇有能耐,她会理财。长安一家非常的的酒楼也就是他们家的产业,本来应该是传给她大哥的,可是他大哥却整天不务正业,她却不错。可惜是一个女孩,无法能够继承家业。后来他大哥居然先她父亲一步去世,最后留下了一个孙子准备继承家业。而她父亲看到了自己孙子尚且年幼,只能够让她来操持家业了。不过她却不但弄得不错,还额外开了两家分号,算是不错了。”

    “我正是看到了她会理财,所以才主动替公子去约见的。其实,本来以公子的身份,一个商人女是配不上公子的。不过我担心公子不善于理财,不得不如此了。”

    福叔倒也是有了想法,他看到了过去时不凡不善于理财,所以主动给他找了一个擅长于理财的女人,希望时不凡能够娶进门帮助理财。不过,福叔嘴里却显然非常不屑,因为时不凡现在可是官员了,哪怕只是一个九品,那也是一个官员了,官员在古代是几乎不屑于和商人联姻的,商人之家的女人嫁给官员,一般也只是能够做侍妾。可是福叔算是为了让时不凡家里面的产业不败光,那也是煞费苦心了。他主动替时不凡约定了相亲见面的日子,希望时不凡能够带回一个能够理财的女孩子回来,这样他们家也都不用担心家业被败光了。

    “会理财?这样倒是一个不错的能耐啊!”时不凡想道。

    时不凡作为一个后世的经济学硕士,他知道一句名言——你不理财,财不理你。不过时不凡虽然作为一个经济学硕士,可是经济学是一个非常大的学科,他学习的不是应用经济学,而他学习的是理论经济学,并且是宏观经济学。用时不凡的想法来说其实他这个宏观经济学的规模太大了,他这个宏观经济学是研究整个国家的经济走势和各种经济数据的。可是他这个学位是一个学术型学位,并非是应用型的学位。而他反而不擅长于为自己家庭理财,这个其实很正常的。就好比有些外科医生敢对人下刀,可是他们有些却连杀鸡都不敢。按照一般人理解敢对人下刀的外科大夫,居然不敢杀鸡,这样太奇怪了吧?可是时不凡却不认为这个奇怪,因为不同学科之间几乎是隔行如隔山啊!自己学习的经济学内部都有很多流派,他学习的是宏观经济学,对于这种个人理财的方法,他反而不太擅长。这个也是很多官员管理政府很不错,可是管理家庭却一团糟到结果,这个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会理财,有些意思!”时不凡同意了。

    大概两天之后,正好是大唐朝廷十天一次的休沐的日子。唐朝时期每十天对于官员来说有一次休沐,其实也就是假期了。除了极少部分值班的人之外,绝大部分衙门也都不办公了,所以时不凡有机会去解决一下个人问题。

    时不凡来到了长安一家大酒家外面,看了看这个情况,暗道:“这个在长安也算是一等一的酒楼了,如果是在后世的首都想要开这么一大间酒楼,身价都要不菲啊!何况听说还有另外两家分店,那应该也不差在哪里去。如果是这样一个产业规模,那价值恐怕至少好几亿了,算是有钱了。”

    时不凡倒也是有些羡慕了,虽然福叔说什么他一个官员和商人联姻是委屈了他。可是时不凡却不这么认为,要知道如果是后世官员并没有这么严格的等级思想,如果是后世的低级官员听说能够娶一个身价数亿元的商人的女儿,并且还非常漂亮,恐怕他们会屁颠屁颠的去了,所以时不凡不认为自己娶一个商人的女儿算是丢脸。

    “你们秦小姐在吗?”时不凡问道。

    “是时先生吗?请!”

    时不凡走到了酒楼里面的包厢,然后准备和一个女孩子相亲。

    而时不凡走到了里面,然后看到了一个大概十九二十岁的年轻女人在这里等待了,然后她主动问:“请问是时先生吗?请坐!”

    时不凡看到了这个女孩,第一眼看过去还是非常漂亮的,首先形象也都非常好。十九二十岁左右,而且看起来也都不像是那种待在家里什么事情都不做的单纯女孩,毕竟她也算是操持家业了,自然不是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孩子能比的。

    时不凡来到了面前,那个秦小姐马上主动倒茶,然后说:“时先生请坐!”

    时不凡喝了一杯茶,然后皱眉。

    “时先生,这个茶不好吗?”秦小姐问。

    时不凡终于开口了,说:“呵呵,秦小姐,这个茶味道怎么这么怪呢?”

    “怪吗?没有啊?”那个秦小姐反问。

    时不凡终于忍耐不住了,说:“这个茶水加了什么?”

    “除了新鲜的茶叶之外,还有一些生姜,一些香料等等不少东西。这个是我亲手刚煮出来的,你看如何?”秦小姐问。

    时不凡无语,这个茶叶居然还是煮出来的?时不凡可是一直听说是炒茶,还是第一次听说煮茶的。

    “我记得茶叶应该是炒制的,我记得有一种做法,不是把茶叶放到了锅里,然后翻炒干了之后也就行了。然后泡出来的茶香气宜人,并且味道非常好,比起这个加了不知道多少东西的茶好多了!”时不凡说。

    秦小姐听了之后,马上意外的问:“还有这种做法?那我改天让人去试试!”

    不过,接下来秦小姐却好像颇有些不同,她主动的来到了时不凡身边,问:“时先生你风尘仆仆,也算是累了吧?我来替你揉揉好了。”

    “等会,你这个是为何?”时不凡问道。

    时不凡还没有遇到过第一次相亲,女方主动要为男方揉揉的,这样进展也太快了吧?甚至,时不凡还从这个秦小姐嘴里,听出了她“曲意讨好”的想法,好像非常想要把这个婚事给成了。时不凡对于这个婚事可没有打算绝对的答应,反正他看得上眼才会打算成婚,如果不然他宁可暂时先不成婚,也不勉强了。这个也就是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男女,首先要看得上眼,如果看不上眼那宁可先不结婚。大家经济条件都不错,何必要勉强自己呢?

    “时先生,你可是朝廷的官员,并且是得到了秦王保举的。甚至负责教导那些勋贵子女后代的人,未来前途无可限量。我不过是一个商人之女,能够高攀时校书郎是我的荣幸。我如何敢在时校书郎面前托大,所以为时先生做事,那是我应该的。我知道,我如果能够嫁给时先生,那是我高攀了。所以我……”秦小姐马上一副自卑的说。

    可是时不凡马上摇头说:“秦小姐,你让我太失望了,太失望了!”

    秦小姐突然脸色苍白,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让时不凡失望了?本来她以为自己去有意讨好,甚至做这种亲自揉肩的事情可以让时不凡对她感觉动心。可是没有想到时不凡居然反而非常的失望,让她也都非常的麻烦。

    而时不凡不知道,这次秦小姐为了这次相亲可是准备了很久,甚至做了很多自己不愿意的事情。秦小姐对于这次相亲,可是准备了很多,他为了这个相亲甚至是煞费苦心了。因为她也有不得不来相亲的理由,因为她对于时不凡也是另有所求的。当然,另一方面也是自己必须要尽快成婚,因为按照唐朝的规矩如果十七岁以后不成婚那必须要被官府强制指派婚事,那可就不由自己做主了。

    两年多之前自己父亲刚去世,算是拖延了两年。这次可是拖延不下去了,她不得不想办法把自己尽快嫁出去。如果不尽快把自己嫁出去,那对官府会强制指婚。而且,秦小姐知道,有人正是打算利用官府强制指婚,利用这个规则来让自己嫁给别人。而对方是有着深刻的目的地,是想要故意整垮她们家的产业。

    所以秦小姐很快答应了福叔的相亲请求,甚至她希望通过嫁给时不凡,来保证秦家的产业。为此她不惜主动的讨好,甚至连主动揉肩这种事情都打算做了。

    可惜,这么多,却换来了一句——太失望了。这样让秦小姐都感觉麻烦了,如果不能够让时不凡娶她,那她们家的家业也许也都要危险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