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三十一章 为自己而活

第三十一章 为自己而活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文科大唐最新章节!

    在深夜,时不凡和秦小姐衣冠不整的躺在床上,而空气中还充满了一种特殊的气味,显然是刚才他们两人做了那种事情。

    “秦小姐,刚才你可是逆推了我啊!”时不凡苦笑道。

    时不凡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被逆推了,这样可真的是让人无语。虽然知道唐朝女人开放,可是没有想到开放到了这个地步,居然都能反过来逆推男人,这样可真的是让他感觉太意外了。而时不凡更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被逆推,这样让他哪怕一个来自于后世的男人也都有些无法接受,所以他现在也都发出了感慨。至于秦小姐,现在也都躺在旁边,好像正在享受经历了女人一生最重要一次锐变之后的余韵。

    秦小姐却反问:“时校书郎,好像你对于这种事情非常熟悉,刚才好像还是轻车熟路的。虽然刚开始还是有些慌乱,可是后来反而是你在把我给……”

    时不凡露出了微笑,因为他虽然在这具身体上没有碰过女人,可是前世他可是有过不少经验了。要知道,在后世二十一世纪,尤其是那些思维开放的高级白领之间,结婚和男女之间发生关系,那完全是两回事。在后世别说他这个已经成年了的教师,甚至不少大学学生也都在婚前有过关系了,所以时不凡对于这种事情并不陌生,反而有过了经验了。而秦小姐刚开始只是凭着一股勇气主动上来,可是后来毕竟没有经验在,自然反而被时不凡给占据了主动。

    不过,时不凡马上问:“你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我看你好像对我兴趣并不大,只是把我当做了一个女清客,我不甘心,所以我才如此的!”秦小姐说道。

    “女清客?”时不凡无语。

    时不凡大概明白了这个“清客”的意思,清客是古代一些富贵人家养的一些文人,一般是那些仕途不顺利,或者是出身于寒门的文人,他们给那些富贵人家创作一些文学方面的作品,迎合那些富贵之人的需要。当然,清客和清客也都有不同,普通商人家的清客,那也就是富商附庸风雅罢了,意义并不大。而如果是皇帝的清客,那可地位不一般了。当年汉朝时期的司马相如,甚至东方朔事实上也都是汉武帝的清客。说好听的也就是文学侍从,说不好听的也就是文艺弄臣。

    这两个月以来,时不凡更多的是把秦小姐当做了生活当中的情趣,当然此情趣非彼情趣,是真正的生活当中的情趣。他们谈论的更多的是生活中高雅的问题,至于在这个试婚当中,他们其实并没有太多谈论婚姻。甚至是更是一次同床共枕都没有,而时不凡也许心里面更多的是把秦小姐当做了一个能够在文学和一些哲学经济学上有一定共鸣的人。

    因为时不凡在古代很少有人能够真正在文学、哲学还有经济学上有足够共鸣的人,而秦小姐虽然出身商贾,可是却因为经济条件原因,从小也都读过书,自然能够在文学和哲学上有些共鸣。而经营商业到时候,自然累积了不少经验,所以在经济学上也都和时不凡谈得来。

    这两个月以来,时不凡更多是把秦小姐当做了一个学术上的朋友,早就已经淡忘了那个所谓婚姻和性,所以时不凡已经初步忘记了那个试婚的要求,更多是在学术上讨论。本来时不凡以为会一直这么下去,可是人家女人不愿意,反而不愿意一直做这种学术上的朋友,而要更进一步,所以主动的逆推了。

    “我不甘心做你的女清客,所以我才如此的。”秦小姐说道。

    时不凡接着无奈的问:“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那就要看你打算怎么办好了?”秦小姐笑着反问道。

    时不凡沉思了一下,然后最后说:“我想,我们可以考虑成婚吧!”

    “成婚?”秦小姐突然有些意外,时不凡答应得也都太过顺利了吧?

    秦小姐经过了这段时间,知道了时不凡可是一个对于配偶要求挺高的男人,不是那种随便也就愿意结婚的男人。可是居然这么容易也就答应了要成婚,这样简直是太奇怪了。

    “我算是明白了,也许我所期盼的完美女人,并不存在。这个世界上是我太过于追求完美了,所以才让我当年……算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绝对完美的东西,也许正是因为不完美,这才让这个世界充满了特色。如果太过完美了,也许反而不真实。”时不凡说道。

    时不凡好像也都终于认识到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绝对完美的东西,包括女人。如果一个女人绝对的“完美”,那这个“完美”的标准是什么?也许好像也都没有一个准确的标准,也许最终让所有人都认为“完美”的女人,也许反而是最平庸的那个。因为每一个男人的审美观也都不同,如果大家都公认的“完美”,也许反而是容貌最平庸的女人,因为只有彻底没有特色,才能够让所有人都接受。而没有特色,那也就彻底丧失了一个被称之为美女的资格。

    各种美女都是各自有着各自的特色,而这些特色有的男人喜欢,有的男人不喜欢。可是只有有自己的特色,才会让男人喜欢。如果一个女人彻底没有自己的“特色”,那恐怕反而是最平庸的。

    当年穿越之前,时不凡太过于理想主义了,所以让他三十多岁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既然穿越之后,也都没有必要去那么苛求了,苛求是没有用的,只要初步看得过眼,没有什么矛盾,也都可以一起结婚好了。

    秦小姐听了之后,也都默默地点头,既没有表现出太过激动,也都没有表现出什么别的,反正也就是平淡。

    不过,时不凡看到了秦小姐,马上问:“秦小姐,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总不能连我未来的妻子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时不凡说着也都搞笑,如果是在后世,也许这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就好比那些平日里面压力太大的白领晚上去酒吧,然后见了一面之后也都有了关系,之后第二天起来还是各干各的,以后不相来往,所以不知道姓名也不奇怪。可是在古代就是不同了,在古代的礼仪道德可是不允许的,几乎不允许未婚之前先发生关系。所以一般都是婚后,而婚后丈夫肯定知道妻子的姓名的。

    这两个月以来时不凡也都没有问,因为古代的婚礼的环节也就是有一个“问名”,是男方询问对方的姓名,这个时候才知道女方的姓名的。

    “我名为嘉瑞!”秦小姐回答道,她的名字就叫做秦嘉瑞。

    时不凡接下来问:“那嘉瑞小姐,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继续打理秦家的生意吗?”

    “你允许吗?”秦嘉瑞好奇的问道。

    时不凡想了想,最后回答:“自己决定吧,我不会替你决定的!不过如果你要继续打理秦家的生意,我也不会利用权力帮你的,明白了吗?”

    秦嘉瑞点头,然后说:“这样吧,我先打理几年,等以后找到了可以信任的人,那到时候我可以托付给他,然后安心的来做你的妻子,从此不会出去理会什么生意的事情。”

    “这个,大可不必。反正家里有福叔在管,也不多你一个!如果你想要去做生意,我不勉强!不过我却建议你,不要做这种替别人做嫁衣的事情,你也应该为自己而活。你没有必要为了这个秦家的家业去付出太多,因为这些不属于你,你不如主动为自己做一些事情。不然你这辈子有意义吗?都是为别人而活了!”时不凡说道。

    “你的意思是?”秦小姐问道。

    时不凡回答:“你从秦家的产业里面挪用一部分资金,然后去自己打理生意好了,然后等生意起来了,再换回去。而这些新的产业也就是你自己的了,尤其是现在我们还没有正式成婚,所以还可以方便一些。如果以后我们成婚了,按照大唐的法律,那可就有些麻烦了。先把产业布置下来,这样以后造成既定事实,那大唐律例也都无法把我们怎么样。”

    时不凡的想法也就是让秦嘉瑞从秦家的产业里面抽取一部分流动资金进行挪用,然后让秦小姐开创自己的产业,最后那些产业也都是秦小姐自己的了。和秦家过去的产业一点关系也都没有,只要到时候把挪用的资金还给他们,这样也就是借鸡生蛋了。

    再加上唐朝法律可是禁止官员和官员亲属经商的,虽然自古以来官员经商的事情绝对不在少数,可是那也多是在暗中经商的。如果不经商,不谋取一些利益,那他们光靠那些吃不饱饿不死的俸禄,如何能养活一家子人。当然,如果光是自己家人,那自然无所谓,反而非常富裕。可是很多官员都不是如此简单的,什么仆人、侍女、一大堆的侍妾小老婆,那些都是要靠他养着的,光靠那点俸禄,怎么够啊!

    所以很多官员暗地里么也都经营一些产业,这是公开的秘密了,区别也就是产业的大小罢了。

    不过时不凡官卑职小,自然不可能如此大摇大摆的去经商,一旦他敢经商,那恐怕弹劾他的文书都要出来了,那些显得蛋疼的御史们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时不凡作为一个法学硕士,并且还是一个通过了司法考试的法学硕士,对于钻法律漏洞可是一个高手。他让秦小姐先去把产业置办下来,然后这样造成了既定事实,然后他们再成婚,这样这些产业也都变成了秦小姐的“陪嫁”了。难道,大唐的法律还要求结婚之后放弃产业的事情?这个是没有道理的,毕竟保护私有财产,这个是封建时期也都应该有的。私有制是封建王朝的基础经济制度,也是最根基的东西。所以不能够因为结婚了也就让人放弃私有财产,结婚并不能够成为放弃私有财产的理由。所以,时不凡当然直接这么做,规避这些唐朝的法律规定,然后可以堂而皇之地把产业放到了自己口袋里面。嗯,虽然是放在自己老婆手里面,可是不都是一回事吗?左手倒右手的区别而已。

    “可是……”秦嘉瑞显然对于这个挪用资金的事情有些担心。

    “你不用担心什么的,这些也都是你应该获得多,何况你也都没有直接拿走。你在你爹去世几年之后,无怨无悔的操持产业,难道不应该获得一些什么吗?哼,他们也都太偏心了吧?居然只是把产业留给儿子和孙子,你这个女儿一点都没有获得,这样公平吗?付出了这么多,最后什么都无法获得,简直是岂有此理。所以,你现在这么做,不过分。反正也不是不会还给他们,挪用一下资金好了。”时不凡说道。

    时不凡当然不太满意这秦家把所有产业都给男性后代,而且秦嘉瑞辛苦维持几年,甚至不但没有衰落反而更进一步,这样难道不应该给予一部分补偿吗?这样做时不凡认为是不公平的,有功劳的人不但不得,反而还要牺牲。而没有功劳的坐享其成,就因为他们性别因素。时不凡可没有那么严重的重男轻女的思想,所以他也都难免为秦嘉瑞鸣不平。所以他打算让秦嘉瑞挪用一部分资金去经营自己的产业,到时候秦嘉瑞嫁给自己之后,那些产业也都姓“时”了。反正她没有直接从秦家的产业划拨过来,只是挪用资金罢了,又不是不还,没有什么问题。

    “嘉瑞小姐,我想你还是为自己而活好了,不要考虑太多。你今天敢这么逆推我,难道不是为了自己?”时不凡反问。

    秦嘉瑞想了想,说:“好的,我今后可以为自己而活,什么秦家的事情我不管了。你也说过,人活着是为了自己,如果都为别人而活,那一辈子还有意义吗?”

    时不凡看了看天色,然后发现天色还挺黑的,马上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再来一次吧!”

    “啊——”秦嘉瑞没有想到,时不凡居然还要再来一次,让她初经人事都感觉受不了。

    不过她不知道,时不凡这几个月没有碰过女人,现在终于有机会释放,怎么可能放过呢?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