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文科大唐 > 第三十二章 赐婚

第三十二章 赐婚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天起来,时不凡和秦嘉瑞算是起来了。时不凡打算今天和秦嘉瑞去外面玩玩,反正今天正好是休沐的日子,可以陪伴自己未来的老婆去玩玩。毕竟将来结婚了之后,总要有一些浪漫吧?而昨天晚上秦嘉瑞刚刚初经人事,自己也都算是要安抚一下她,让她真正的度过这次人生的锐变,尤其是刚刚经历过这次人生的锐变,必须要好好处理她的心态。

    时不凡在秦嘉瑞的服侍之下,安稳的穿戴好了衣服,准备离开了。不过,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来拜访了。而时不凡看到了这个人,真的是非常诧异,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个人会突然来拜访。

    “独孤尚宫,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时不凡问道。

    这个人也就是独孤尚宫,时不凡不知道这个独孤尚宫怎么会突然来到了资金家里,这样可真的是“蓬荜生辉”啊!毕竟这个可是上官来拜访,时不凡不敢怠慢。虽然独孤尚宫是女官,可是好歹也是五品官,这个女官可是也都列入大唐朝廷编制的,是享受相应官职待遇的,所以说是上官也都不为过。不过,时不凡真的想不到有什么事情居然让独孤尚宫亲自过来了。

    秦嘉瑞也都有些紧张,显然没有想到会有另一个女人过来了。秦嘉瑞也算是读过书学过一些史书的,她知道尚宫可是管理宫廷事务的官职,地位很高。甚至在朝廷内外都收到尊重。她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高品级的官员,所以她也都感觉紧张了。

    不过,独孤尚宫看到了时不凡和秦嘉瑞在一起,然后皱了皱眉头,主动嗅了嗅家里面的空气的气味。

    “你们昨夜在家里有那种……”独孤尚宫想要说什么,不过最后还是没有说。

    秦嘉瑞有些不好意思,显然是脸色羞红了一下。

    不过时不凡却点头说:“是的,不行吗?我和秦小姐准备成婚!”

    “成婚?”独孤尚宫再次皱眉。

    “怎么?有问题吗?难道独孤尚宫还要管这事儿?”时不凡开玩笑说道。

    独孤尚宫最后终于说:“这个事情,我还真的要管!这个是皇上的制令,请修文馆校书郎时不凡接令好了。”

    “皇上的制令?”时不凡突然脸色一变,自己居然要接制令了,这个可是皇帝给的啊!

    时不凡感觉没有道理啊,自己一个九品小官居然也都要接制令了?而且这个制令其实是唐朝皇帝日常使用的命令,在唐朝时期凡是有关国家大事的命令叫做“诏”,而日常任免官员,还有一些小事的叫做“制”。可是哪怕“制”再是小事,那也是皇帝亲自颁发的,地位不一般。而且制令必须要有门下省审议通过才能够颁发,然后开始实行。可是这个制令却明显有问题,如果是经过了门下省审议之后,那不不应该是由独孤尚宫这个女官来颁发,应该是由普通官员来颁发啊!

    独孤尚宫明显知道了时不凡的疑惑,然后说:“这个是慰劳制书!”

    时不凡这才明白,原来这个是慰劳制书,那也就是皇帝下令慰劳的,这样也就不一定通过门下省来审议了,只要皇帝给得起,那无所谓了。

    “那何必要独孤尚宫来传达呢?这个不是您手下掌言的职责吗?用得着您亲自来负责吗?”时不凡反问。

    不过独孤尚宫赶紧解释:“这个是我特意要来的!”

    “什么要得着独孤尚宫亲自来传达?难道和独孤尚宫你有关?”时不凡无所谓的说道,反正既然知道是慰劳制书了,那也都不会害怕出现什么意外,所以他也都有些“放肆”了。

    不过独孤尚宫再次正式说:“好了,请你正式接受皇上的制书好了!”

    时不凡马上主动听候,不过却不用下跪,毕竟这个不是正式朝廷。在唐朝,跪拜礼仪也只是在极少数的情况下才用的,也就是在半个月一次的朝参当中,不过也都只是一次跪拜就行了,不用三跪九叩那么复杂。至于普通的接受制书,那也都直接略微弯腰的听从也就行了。

    “制曰:‘修文馆校书郎时不凡,博学多才,孝敬父母……’”

    时不凡听了这话,也都颇有些脸红,因为这些可是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不过时不凡也都知道这些破事的,其实这些破事无非也就是往脸上贴金,毕竟哪怕后世领导要表扬某一个人,那也都不会说他过去的糗事。反而这种中国传统之下,领导要表扬,那过去的那些破事也都不会有人管的,反而要往脸上贴金,要让大家感觉这个人的为人处世比起皇帝说的还要好。事实上这个都是什么跟什么啊,什么博学多才孝敬父母,这个时不凡当然明白自己“前任”到底是怎么回事,博学多才根本不可能,顶多是识字而已。孝敬父母?在爹妈去世之后不到半年,就把财产给输光了,这个叫做孝敬父母?

    不过也就是如此,只要皇帝要表扬,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反正也就是依靠皇帝的一张破嘴,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全看掌权者怎么说了。

    当经过了一系列的长篇大论之后,独孤尚宫终于说到了最重要的地方。

    “特赐婚左卫将军独孤开远之女,大唐尚宫局尚宫独孤大雪配之为妻,望戒骄戒躁,努力效忠大唐。”

    时不凡听了这道制书,顿时一脸懵逼。而那个秦嘉瑞也都是震惊无比,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制书居然会是这样。本来时不凡认为这些所谓的慰劳制书也只是一个所谓的赐予一些财富或者是荣誉头衔罢了,可是没有想到居然是赐婚?而且,赐婚对象居然是眼前这个独孤尚宫,而根据她之前所说的,她的名字叫做独孤大雪。可是这个时候赐婚,那可真的是要麻烦了。

    如果早一两个月赐婚,那也许还可以解决。可是现在这个时候赐婚,这个不是要了时不凡的老命了吗?自己刚刚和秦嘉瑞约定成婚,可是现在居然马上就来了这个赐婚的戏码?要说其实独孤尚宫也不差,如果几个月之前赐婚,那时不凡接受也可以。可是现在赐婚,那让时不凡可真的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

    皇帝赐婚的制令不敢不接,那也就是自己必须要娶了这个独孤尚宫。可是本来时不凡也都认为自己和这个独孤大雪是不可能的,人家是左卫将军独孤开远的女儿,并且还是大唐的五品尚宫了。如果只是普通宫女,那也许还有希望,可是五品尚宫,这个根本不是随便能够琢磨的。

    毕竟在唐朝,五品官可是一个巨大的分界线,到了五品那可是属于高级官员行列了,掌握的权力几乎不亚于后世的省部级干部。唐朝虽然有一二品官员,可是一二品官员绝大部分都是虚职,没有实权的虚职。真正掌握实权的是三品官,也就是中书省的中书令和门下省的侍中,尚书省的左右仆射算是掌握实权的。而想要一个五品官嫁给一个九品官,这样在古代森严的等级制度之下几乎是不可能的。

    就好比如果是后世的省部级美女官员嫁给一个小科长,你看这样也都会让人感觉不可思议。毕竟门当户对的思想在古代是根深蒂固的,哪怕后世都没有能彻底消除。不过时不凡真的没有想到,皇帝居然下达了这份制书,让时不凡真的是坐蜡了。

    时不凡脑子急速转动,这样可真的是麻烦了。自己刚刚和秦嘉瑞打算订婚,可是现在居然来了这么一个赐婚?而且赐婚还是这么不可思议,让时不凡真的是头痛?到时候朝廷官员怎么看自己?后世历史怎么看自己?到时候,自己可是浑身是嘴也都说不清了。那个时候别人也许会认为是自己抛弃了老婆,然后去攀高枝?毕竟陈世美的故事也都流传了很多年。虽然陈世美的故事是被人而已整了,真实的陈世美并非是如此的。可是这个故事能够流传,那也都足以说明天下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对于那些负心薄幸的男人都是非常痛恨的。

    可是这个赐婚诏书就是卡在了这个时候,这样不是让时不凡感觉压力巨大吗?如果稍微有些处理不好,那恐怕真的是要麻烦了。

    现场三人都顿时无话可说,时不凡担心的是自己以后在大唐时代的风评和对于秦嘉瑞的愧疚。可是秦嘉瑞却是彻底蒙了,刚刚已经决定和时不凡订婚,可是现在居然除了这种事情?皇帝居然赐婚了,并且对象还是一个五品尚宫。按照古代的皇权,皇帝赐婚那必须要接受,只要你没有成婚或者订婚,那也都必须要接受的。

    可是现在时不凡和秦嘉瑞正好没有订婚,要知道古代订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古代订婚也是要有法律手续的,不是说订婚也就订婚了。必须要去官府去请官府立文书作为见证,然后这样才有法律效果,不然朝廷是不承认的。可是时不凡和秦嘉瑞刚刚准备去办理这文书,结果赐婚的制书也就来了。

    这样才是尴尬无比,要说合法的订婚手续,那他们根本没有。所以在没有合法的手续之下,那这道制书必须要执行了。如果早一些订婚,哪怕只是早一天,那也都可以让这份制书失去效果。可是就是差了这么一天啊,就差了一天结果也都没有办法订婚了。

    至于那个独孤大雪,心里也都是非常复杂的。要说她被赐婚,其实她也都不希望如此。至少她没有想过自己会嫁给时不凡,一个九品小官。按说自己是一个五品女官,并且还是管理尚宫局的尚宫,而且和李唐皇家有表亲关系,所以她在大唐后宫里面几乎是实权排在第三位,仅次于皇帝李渊和万贵妃。李渊并没有立皇后,所谓的窦皇后早就已经在登基之前去世多年了。所以宫廷里面的事务也都是由万贵妃来进行管理,而独孤尚宫是实际执行人,甚至那些品级低后妃也都不敢得罪她这个独孤尚宫。

    可是居然被许配给了一个九品小官,这样真的是让她无语。其实独孤大雪对于时不凡的印象也都只是非常普通,只能够说是略有好感罢了。可是略有好感,并不代表喜欢和爱情,这样让独孤大雪嫁给时不凡,明显是不折不扣的“下嫁”了。

    不过独孤大雪也都大概知道,其实这里面恐怕也多是由政治因素在里面的。李渊作为皇帝,希望能够书吏一个典型,一个寒门的典型。目前大唐官场士族的成分太高,士族出身的官员比例太高了,不利于李渊统治。所以李渊希望竖立一个寒门官员典型,然后让寒门的人才看到希望。而这个典型,那目前李渊认为比较合适的人选也就是时不凡。因为时不凡博学多才,并且他负责教导那些皇族和士族的后代,所以哪怕是皇族和士族,接受起来容易很多,毕竟作为自己子女后辈的老师,那接受起来容易很多了,毕竟大家事实也都欠了时不凡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所以让时不凡起来大家也都可以默认。

    综合考虑,所以目前只有时不凡比较合适用来树典型。所以李渊打算竖立典型,而最好的办法也就是赐婚。反正时不凡年龄不大,尚且没有娶亲。本来李渊还一时冲动想要让时不凡尚公主的,可是后来被独孤大雪提议时不凡功劳不够,并且不是功臣后代,不足以尚公主。可是独孤大雪算是作法自毙了,居然提议给一个外戚的女儿赐婚给时不凡,这样可真的是尴尬了,居然自己挖坑自己跳。李渊居然把那个“外戚女儿”选择了独孤大雪,这样独孤大雪可真的是不折不扣的作法自毙。

    总之,多方面的原因之下,让李渊打算把时不凡弄出来树典型了,这才有了这道赐婚制书。

    而现在独孤大雪好像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好说的,毕竟之前没有确立夫妻关系,他们之间说什么也都无所谓。可是现在确立了夫妻关系,可是独孤大雪却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话题可说,毕竟他们“夫妻”之间其实并不熟悉。他们之前主要都是谈公事,并没有什么私人交情。所以,现在独孤大雪也都非常尴尬,和时不凡说什么话题好呢?说公事,现在正在休沐当中,而且夫妻之间在这种时候谈公事,是不是太生疏了?而谈私人交情,可是他们之间好像也都没有什么私人交情,无从谈起。

    结果,三人都是各自有着各自的想法,大家也都顿时无话可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