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三十七章 过犹不及

第三十七章 过犹不及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文科大唐最新章节!

    “时校书郎,我是司门郎中长孙无忌,听闻你前两天被那个东宫率更丞王晊给打了,真是岂有此理。而秦王非常过意不去,而这个事情的起因其实也就是我们家丽质县主踩了婉柔郡主的脚,这才让那个王晊如此殴打你。我实在是过意不去,所以特意带着丽质县主给您道歉来了!而我是丽质县主的舅舅,秦王让我来带她来向您道歉!”长孙无忌说道。

    而李丽质一副单纯的说:“时校书郎,这次是我踩了婉柔姐姐的脚,这才让让你被打了,所以我非常我一步去,特来向您道歉!那个东宫詹事府的率更丞王晊怎么能够这样了,婉柔姐姐也都没有计较,他一个普通官员怎么如此计较呢?我想,我改天让婉柔姐姐来向你道歉,这个是应该的。”

    时不凡淡淡的说:“丽质县主,其实我认为该向我道歉的,不是您,也不是婉柔郡主,更不是那个东宫的王晊。而我认为应该向我道歉的,是秦王!”

    “让父王向你道歉?父王和这个事情没有关系啊!”李丽质单纯的回答。

    时不凡一副好奇的看向了长孙无忌,问:“是吗?”

    长孙无忌手里的刚刚沏茶的茶杯明显突然一抖,不过很快恢复了过来,长孙无忌强做镇静的喝了一杯这个新炒制出来的茶水,也就是根据时不凡建议,然后秦嘉瑞弄出的炒茶,现在用来招待长孙无忌了。

    “嗯,这个茶不错,唇齿留香,实乃上等佳品。我想秦王一定会喜欢的!”长孙无忌说道。

    时不凡心里哼道:“顾左右而言他,不打自招!长孙无忌,看来目前还只是一个官场上的新兵,经验上还没有数十年之后那么老辣。”

    不过时不凡却并没有揭穿长孙无忌的尴尬,而是主动说:“既然如此,那还请长孙郎中把这个茶叶推荐给秦王。这个茶叶是我一个契姐弄出来的,目前她正在做这个茶叶的生意,你看如何?能否作为秦王府的贡品?”

    “嗯,一定一定!这个茶叶唇齿留香,实乃不可多得的佳品,我想哪怕时校书郎不说,我也会建议秦王采购的。”长孙无忌连忙回答,这话半真半假,一方面确实这个新式炒茶非常好喝,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心里面心虚,不好拒绝。

    时不凡暗想:“哼,看我不让嘉瑞狠狠宰你们一刀,真是不让你明知道一下我的本事,还真的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了!”

    “丽质,这几天课程复习得如何?”时不凡接着询问李丽质的课程。

    李丽质主动说:“还行!”

    “丽质,你学过论语里面的一个典故吗?子贡问孔子,子师和子商谁更贤明一些,你知道这个典故吗?”时不凡问。

    李丽质很单纯的回答:“我知道,子贡问孔子,子师和子商谁更贤明。而孔子回答子师常常超过周礼的要求,可是子商却没有能达到。而子贡认为这个是子师比子尚宫更优秀,不过孔子却回答‘过犹不及’。”

    “是啊!过犹不及啊!有些事情做过了,反而不如不做!”时不凡说道。

    “啪啦!”长孙无忌手里的茶杯掉落到了地上。

    时不凡装模作样的惊讶道:“长孙郎中,你这个可是干什么?这个可是宫里面的青瓷啊,最新的青瓷,你怎么都给打烂了?还有这个茶叶,价值可不菲,你居然浪费了?”

    长孙无忌笑容有些尴尬,然后说:“没有什么,没有什么。”

    “舅舅,你今天怎么笑得如此虚假?”李丽质单纯的问道。

    时不凡对长孙无忌说;“长孙郎中,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啊!”

    长孙无忌却尴尬的想道:“什么过犹不及,你这个是在敲打我和秦王呢!真的是狡猾无比,这个家伙太滑了,根本滑不留手。这次看来可是麻烦了,如果玩不好那可真的是要麻烦了。”

    长孙无忌心里面非常紧张,这次事情可真的是一个天大的麻烦,如果让时不凡对秦王李世民感觉了厌恶,那恐怕真的是麻烦了。如果接下来,那恐怕这样才是最令人头痛的。不过长孙无忌接下来心里却在思考,这个应该怎么解决,不过目前好像没有什么很好的解决办法。刚才时不凡明显是在借助所谓教导李丽质的机会敲打他,让长孙无忌悠着点。

    可是长孙无忌没有想到,自己自和房玄龄杜如晦他们制定的计划,居然这么快也就被时不凡看破了。如果这样,那才是大麻烦。

    “时校书郎,听闻你现在都没有能够在长安置办房产?”长孙无忌问道。

    时不凡随口说:“我这个九品小京官又没有什么油水,怎么能够有钱置办产业呢?何况,我还是托福,托了秦王的福分,这才能够来和修文馆担任校书郎啊!如果没有秦王,那我也都不可能有今天啊!”

    “呵呵,当然,秦王一向喜欢不拘一格用人才。何况时校书郎也是一个人才,一个校书郎实在是屈才了,屈才了!我想,时校书郎在长安没有产业,那秦王正好有好几套宅子。其中在内城有一套宅子,是按照五品官员所要求,是一个不错的宅子了,在长安也是不多见的!如果时校书郎愿意,我可以代替秦王送给时校书郎!”长孙无忌说道。

    时不凡却马上犹豫的说:“可是按照朝廷法度,我一个九品小官,可没有资格住在内城,更没有资格住五品官的宅子啊!”

    在唐朝这个封建等级森严的地方,不同等级的官员和百姓能住什么档次的房子也多是有讲究的。哪怕商人再有钱,那也都不能够住超过一定标准的房子,不然可是逾制。所以时不凡如果收下了这个五品官员的房子,那可是不折不扣的逾制了,这样封建时代可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罪名。

    长孙无忌心里面大骂:“你这个混蛋,既想吃鱼肉,可是又嫌腥味重。”

    长孙无忌马上替时不凡找借口说:“这套宅子是送给独孤尚宫的,而独孤尚宫正好是五品。而如果让独孤尚宫的未婚夫来居住,那算是家人,不算是逾制啊!朝廷也都没有规定官吏的家人不能够跟着一起居住啊!何况您也是得到了皇上的赐婚,那您住在独孤尚宫的私宅里面,谁能说什么?”

    “哦?是吗?”时不凡哈哈笑道,然后说:“很好,既然这样,那我也就替大雪收下了。”

    虽然这个宅子是名义上送给独孤大雪的,可是事实上居住的却是时不凡,也许甚至能够成为时不凡和独孤大雪未来的婚房了。

    长孙无忌也都颇为心痛,因为这个宅子面积可不小,尤其是在这个寸土寸金的长安,天子脚下,土地价格更是高啊!自古以来首都的房价地价不都是很高的,不但京城自己的京官想要购置产业,很多外地的人也都在京城里面购置产业。很多想要在政治上有发展的地方官,都会在京城里面购置一套符合自己身份的产业,这样可以加强自己和京城的联系,甚至可以把自己的一些亲信安排在京城去负责“跑部钱进”,起到后世的驻京办的作用。

    所以僧多粥少的情况下,长安的土地未来肯定是要升职很多的,这个长孙无忌也都知道。所以这次把一套宅子送给了时不凡,那意味着将来损失肯定不小。在京城里面,同样等级的官员的宅子,比起别的地方的同等级的宅子贵了至少三五倍,甚至也许更多。这个也就是首都,首都的房价可是贵的要命的,这点时不凡在后世也都是深有体会。不过自己目前算是解决了宅子的问题,而且还是一个五品官的房子,自己可以借用自己老婆的身份来给自己获得更高级的宅子,不用担心被人告状。

    至于是不是被人背地里面骂你住在老婆房子里面,这样时不凡倒也没有计较。现在时不凡没有资格计较这些,能够在京城里面有套房子,那可是无数人都期盼着的。如果是后世有一个女人在京城里面有套房子,恐怕外地很多人都会愿意和她结婚,倒插门也都可以的。京城可是百物皆贵,居大不易啊!所以时不凡没有资格计较这些破事,先把自己安稳下来再说吧!有套好房子都不错了,你还计较这个是挂在自己名字下还是在自己老婆名字下面的?这种事情,也就是左手到右手的区别,没有什么意思。

    “哼,算计我,我让你破破财!以为我就那么好算计吗?李世民啊李世民,你根本想不到我是一个穿越者,你算计我恐怕没有那么容易。现在,破财了吧?”时不凡看着这个长孙无忌想道。

    长孙无忌把这个宅子答应送给了时不凡之后,他马上带着李丽质赶紧离开,然后脑门还是擦了擦冷汗。

    “舅舅,今天你怎么了?好像如此不自在?”李丽质问道。

    “丽质县主,你先去休息吧!”长孙无忌没有回答。

    而长孙无忌赶紧来到了十八学士讨论的地方,然后急忙跟房玄龄说:“玄龄,这次恐怕有麻烦了!那个时不凡已经看穿了我们的计划,这次我们暴露了。”

    “什么?他知道了?”房玄龄惊呼。

    长孙无忌把今天和时不凡的过程也都说了一次,然后房玄龄马上惊呼:“他怎明知道那个王晊说我们的人?”

    “是啊!我也不知道啊,这个时不凡怎么会知道王晊是我们的人。这个王晊可是我们的一个重要的内间,他是负责给我们在东宫打听消息的。可是现在居然被时不凡看出来了,故意说什么过犹不及,他看来是知道了王晊是我们的人了。我不得不拿出一套宅子送给了时不凡,算是封口了!”长孙无忌说道。

    杜如晦马上说:“你做的还是不错的,那个王晊远比一个宅子更重要,只要别让这个时不凡说出去,那恐怕那应该也都不大了。”

    不过,长孙无忌也都说:“不知道这个时不凡到底知道了多少,他到底知道了到了什么程度。他是全部都知道了我们的计划,还是只是知道一部分,而这一部分到底是多少,我们也都不清楚啊!”

    “他是否愿意投靠秦王?如果他不肯投靠秦王,可是却也都知道太多了,那这样可是对我们不利啊!是不是让陈大德去把他给……”房玄龄做了一个杀人的手势。

    长孙无忌脸色也都面露凶光,然后说:“他的态度不明,我们也都不知道他到底知道了多少,如果是这样,那我们只能够让陈大德去把他灭口了。”

    “不妥,恐怕他收下了宅子,也就是在向我们示好了!我想他应该不会忘记,是秦王保举他成为修文馆校书郎的位置的,他身上已经和秦王有关系了。”杜如晦说。

    长孙无忌也都疑惑的问:“可是现在的时不凡已经不是过去都时不凡了,他现在身后太复杂了,他和很多士族的后代都建立了师生之情谊。秦王只给了他一个九品小官,这点恩情明显不够啊!”

    “还是不妥,他愿意收下宅子,意味着并没有和我们为敌的打算。先不要动手,他说的没有错,过犹不及。如果我们把他给灭口了,那到时候真的还是过犹不及了。他身后太复杂了,牵扯太多,不适合直接灭口。他的影响力远比我们想象当中要大,不但未婚妻是五品尚宫,就说他负责教导那么多学生,一旦他出了意外,那我们根本无法瞒住别人。到时候一旦他出了意外,那恐怕跟着调查的人绝对不少,那个时候我们才是大麻烦。所以过犹不及,他也许也是在告诉我们,不要对他动手呢!”杜如晦回答。

    “那到底怎么办?他到底是站谁那边的?这个小小年纪,怎么做事如此老辣,居然一点漏洞都没有?如此狡猾?”长孙无忌苦笑。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