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文科大唐 > 第四十二章 各有想法

第四十二章 各有想法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时校书,请收孤一拜,感谢你今天不但救了孤的女儿,还救了孤的刀人,多谢了!”李世民主动对时不凡行礼说道。

    时不凡回答:“秦王不用多礼,所谓佛家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既然我有办法救,那我也就不用多说什么了,直接救了。可是如果我没有办法,那我也是没辙了。”

    “不论如何,那孤王还要感谢你的!”李世民说道。

    “请坐!”

    时不凡坐下了,这才真正的看到了这个李世民。这个历史上的开创了贞观之治的大唐皇帝,其实还算是比较有几分气度的,几乎任何一个开国之主也多是非常有气度的,因为如果是一个庸人,那不可能有这种气度。虽然唐朝的各种制度是建立在李渊的武德时期,李世民更多的是萧规曹随。可是不可否认的是李渊和他两个儿子也都是非常有才华,这个也是毋庸置疑的。正因为有才华有本事有野心,这才让他们父子三人相爱相杀,酿成了后来的玄武门之变的后果。

    “时校书郎,孤王这次第一次见到你。其实孤王后悔啊,真的非常后悔!当时孤王怎么就把您这等大才送去了修文馆,孤王应该留在我秦王府,这等大才居然送去了修文馆,真是可惜啊!像是时校书郎这等大才,去修文馆屈才了,真的非常屈才了。”李世民可惜的说道。

    可是时不凡却暗想:“你恐怕看上的不是我,是我老婆独孤大雪和我的岳父大人独孤开远吧?虽然我也算是有才,可是并不足以让你如此对我。”

    时不凡却非常冷静,他知道自己虽然有才,可是处在的位置却并不算一个多么重要的位置。时不凡虽然有才,可是李世民完全可以不用太过注重,因为只要李世民兵变之后当了皇帝,那哪怕要重用时不凡也都是随时可以的。如果不是时不凡的未婚妻独孤大雪和岳父独孤开远处在的位置非常的要害,所以李世民才会如此讨好他,才会如此重视他。光靠时不凡的能力,并不足以让李世民如此重视,因为时不凡哪怕不投靠李世民,那也是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李世民当了皇帝迟早也都会听他的。

    “哼,我算是拿住了你的七寸了,如果没有我老婆独孤大雪和岳父独孤开远的支持,你的玄武门政变恐怕玩不了!虽然我不能够决定什么,可是却可以让你好好破财吐血,不让你吐血那我这顿打不是白白挨了吗?”时不凡想道。

    时不凡主动说:“秦王,这段时间听闻太子对秦王可是虎视眈眈。虽然我在修文馆教书,可是我却听闻太子曾经把秦王身边各位臣属都外派出去任职,秦王身边可就是剩下了长孙郎中了。”

    李世民也都一阵“苦涩”的说:“是啊!太子对孤王虎视眈眈,孤王一直忍让,可是奈何太子居然把孤王之重臣都外派出去任职,这个实乃对孤王不放心,要剪除孤王羽翼啊!孤王对于大唐忠心耿耿,可是太子为何对孤王苦苦相逼呢!父皇也都偏心,哎!”

    时不凡心里面有些淡淡的轻哼,暗想道:“你对于大唐忠心耿耿,这点我不怀疑,因为你目标可是大唐的皇帝,你也是大唐的皇族,大唐天都是你家的,你不忠心那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谁忠心?至于说你把房玄龄杜如晦被外派出去了?这里面可是有问题啊!当年玄武门之变里面,猫腻不少啊!”

    在内室,房玄龄和杜如晦在这里偷听,而太子李建成根本不知道,房玄龄和杜如晦其实并没有被外派出去,而李世民用了偷梁换柱的手段把这两个重要谋臣留在了身边,不过却不公开罢了。

    “克明,你说这个时不凡会不会投靠秦王?”房玄龄问杜如晦。

    杜如晦摇头说:“不知道,目前时不凡的价值并不高,可是他未婚妻可是大唐尚宫,位置正好了。如果我们要在玄武门……,那恐怕还真的离不开独孤尚宫和独孤开远将军的帮助。而独孤尚宫是时不凡的未婚妻,不知道他到底会不会愿意帮助我们。上次真的是用错手段了,居然让王晊去殴打他,结果被他猜到了是我们在后面弄的,反而破财丢了一套大宅子。最重要的是我不知道这个时不凡到底猜到了哪一步,他到底知道了我多少东西,这样才是最要命的。”

    可是,这个时候,时不凡的话传了进来。

    “秦王,你身为心怀远大理想之人,如何能够没有几个幕僚?当年桓温不也是有有郗超作为谋主,而秦王你也应该有几个谋臣啊!”时不凡说道。

    李世民突然笑了,不过这个却有些尴尬。而在内室里面的房玄龄和杜如晦,听了时不凡这话,却也都脸色无语。

    “这个时不凡,是在敲打我们呢!他不说别人,为什么偏偏说桓温和郗超,这个是在敲打我们呢!”房玄龄苦笑。

    李世民也都知道,这个是时不凡再告诉他,这些手段他也都已经知道了。李世民自然知道东晋时期的那个典故,桓温心怀野心,他招揽了谋士郗超。结果一次桓温和郗超商谈秘密的时候,谢安突然来访。桓温让郗超躲进自己的帷幕里面,而帷幕在古代是私人生活的地方,是非常私密的,一般人不能够进去。这个时候桓温和谢安应对,而郗超却在偷听。可是一整风吹过,帷幕被吹开,郗超偷听的样子被谢安所看见。

    所以谢安讽刺了一句:“郗生可是入幕之嘉宾也!”

    郗超的字也就是“嘉宾”,这个是一语双关,一方面是讽刺郗超,另一方面却也都没有直接得罪人,毕竟“嘉宾”这个词不但是郗超的字,也是重要宾客的意思,所以郗超和桓温只能够吃了一个哑巴亏。而由此,还产生了一个成句——入幕之宾。入幕之宾本来是指那些重要的幕僚,能够走入主公的私人帷幕当中。不过,后来被一些人用来比喻重要歌姬的重要客人。

    可是时不凡这个时候提起桓温和郗超,那其实也是在告诉李世民和后面的房玄龄杜如晦,他们的这种手段已经被时不凡所知道了。所以时不凡提起了郗超和桓温,那其实也是间接的用入幕之宾这个典故来调侃他们。

    “当年玄武门之变之前,李世民曾经想要召集幕僚回来商讨是否发动兵变。可是那个时候房玄龄杜如晦已经被外放了官职,可是他们居然在短短二十四小时之内回到了长安。我勒个去,以古代的交通条件,你是坐飞机回来的吗?”时不凡心里面吐槽,显然是玄武门之变时候的房玄龄杜如晦会来的太快了,以古代的交通条件根本不可能那么快回来。

    所以只有一个解释,不知道李世民用了什么手段,把房玄龄和杜如晦留在了身边,没有真正的放出去。如果真的放出去了,以古代的交通能力根本不足以能快速让他们回来策划并且参与玄武门之变。

    “时校书郎,父皇对您可是万分看重啊,并且把独孤开远将军之女,大唐独孤尚宫也都许配给了您。而独孤尚宫精明能干,而且容貌艳丽,时校书郎可是有福气啊!”李世民说道。

    时不凡心里想:“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你目前重视的不是我,而是我老婆罢了。我虽然有才华,可是你完全可以等你当了皇帝之后再提拔任用,可是如果你没有能当皇帝,我哪怕再有才华你也都用不上,所以你目前阶段更加看重的是我老婆独孤大雪,并非是我啊!”

    “呵呵,这个实乃皇恩浩荡,皇帝对我可是重视无比,我和内子一定誓死效忠大唐啊!”时不凡说道。

    李世民马上试探着问:“时校书郎,效忠大唐乃是效忠我大唐皇室也就行了,只要是为了我李唐,那也都是可以的。”

    “哎呀,你现在说是效忠大唐是效忠大唐皇族也就行了,等你登上了皇位,你恐怕更也就是要宣传的是效忠皇帝个人了,真的是屁股决定脑袋啊!”时不凡心里面再次吐槽。

    时不凡淡淡的“嗯”了一声,没有做太对表态了。

    不过,李世民看到了自己的暗示不知道到底是起作用没有,他也无法通过这个“嗯”一声打探出态度了。不过李世民脑子一转,马上有了想法。

    “时校书郎,孤王的刀人高惠通对于时校书郎非常的感激,可是毕竟她是孤王之刀人,不方便太过于亲近外臣。所以高刀人打算设私宴宴请一下独孤尚宫,请独孤尚宫赏脸!”李世民说道。

    时不凡心里想:“不错嘛,脑子赚得挺快的,知道走夫人外交了?”

    李世民既然知道时不凡非常狡猾,那不容易撬开时不凡的嘴巴,所以他打算另辟蹊径,通过女眷来进行交流。这种通过女眷来交流的方法,在古代和后世都是非常流行的。国与国之间甚至有所谓“夫人外交”的说法,所以这个走夫人外交路线,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很多男人之间不适合亲自出来商谈的事情,让夫人出面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李世民既然认为时不凡非常的“狡猾”,那不如另辟蹊径,绕过时不凡这个难度很大的“高山”,直接让高惠通以时不凡的救命之恩的作为理由,去宴请时不凡的未婚妻。至于理由,那不是很合理吗?也就是高惠通身为女眷,不适合太过于亲近时不凡这个男性外臣,通过女眷之间的来往是合理的,一般人也都不会认为有什么。

    “好的,秦王,那我代表外子谢谢你!”独孤大雪同意了。

    “秦王,大雪的弟弟尚且年幼,大雪希望为他弟弟争取一个前途,你看千牛备身如何?”时不凡说道。

    独孤大雪也都疑惑的看着时不凡,感觉不可思议,这个时不凡居然要为自己弟弟讨要一个千牛备身职位。按照唐朝目前的常规官员子弟升迁渠道,无非是几种而已。唐朝官员的子弟虽然都可以通过所谓门荫入仕,不过往往这种渠道分为不同等级的官员,还有区分文武官员的区别。

    在唐朝时期如果后代想要走文官的渠道,往往大部分将会被安排到一个中央的五六品的部门里面担任副手。一般可能是殿中省,殿中省虽然是负责皇帝身边的日常宫廷事务的,可是他们却也都是纯爷们,不是什么阉人。殿中省虽然实权不大,可是品级却不低,往往是很多高级官二代们的第一个入仕途径。大唐有几个部门是官二代云集的,殿中省往往作为官二代们的迁转官,作为先把级别提升,然后找机会去提升任职。比如说杜如晦的临终之前,李世民给杜构和杜荷安排了殿中省的五品官职,算是给杜如晦临终之前让他看到儿子的富贵。

    如果宰相的后代要走文官之路,也就是去一个中央五六品的部门担任闲职或者是给别人担任副手,好好学习一下如何处理政务,然后谋求外放或者是去更重要的部门任职。

    当然,也不是一些有志气的官二代们,不屑于取走这条路,也都是有些官二代主动去选择考科举,选择这个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之路。比如说原来的裴行俭,他能够直接门荫入仕的,可是却非要通过科举,不过还是让他过去了。虽然唐朝初期的科举制度猫腻不少,可是那也都算一个有志气的官二代了。

    至于如果要走武官的途径,也就是去当皇帝亲卫或者勋卫,亲卫是皇族和一二品官员的后代才有资格去当亲卫。至于勋卫,是给那些三四品官员的后代的。虽然这个亲卫和勋卫没有实权,可是事实上也就是一个给皇帝当肉盾的家伙,可他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七品官。先混一个级别,然后以后再次谋求去别的地方任职,至少先把级别混上去。

    可是时不凡提出要给独孤大雪的弟弟谋求一个千牛备身的位置,这样可是不符合唐朝时期官员升迁惯例了。

    独孤大雪也都非常着急的看着时不凡,时不凡这个条件太过分了了,简直是非常过分了。千牛备身的意义和那个普通单纯是混级别的勋卫完全不是一回事,千牛备身意义不同啊!

    果然,李世民脸色也都有些不小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