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四十四章 盛世“三民”

第四十四章 盛世“三民”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文科大唐最新章节!

    虽然杜如晦号称是“房谋杜断”里面的“断”,而说明了他非常擅长于决断。不过,所谓擅长于决断,用一个后世的话来说也就是擅长于分析,分析能力很强,并且能够很快的判断出这里面的利弊。房玄龄擅长于谋划,可是却不擅长于分析事物的具体利弊,杜如晦也许也就是擅长从这些方案里面挑选出一个好处最大,坏处最小的方案,这样获得最大好处。而这个是建立在分析能力之上的,杜如晦的分析能力很强。

    可是现在杜如晦发现时不凡居然比他的分析能力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样让杜如晦真的是感觉可怕了。杜如晦却并不知道,时不凡在后世分析过的各国经济数据简直是无以伦比,甚至在数据分析法方面比起杜如晦更有经验。时不凡在后世接受过专业的教育,而杜如晦在分析能力上面却明显不如后世的那些人更专业更系统。当然,也不能够因此就判断后世人比杜如晦更合适当一个宰相。因为想要当宰相光有能力不行,还要非常懂得人情世故,后世人虽然业务能力上未必比杜如晦更差,可是在人情世故上面绝对不是杜如晦的对手。

    可是,虽然哪怕目前时不凡也许在人情世故方面不如杜如晦,可是杜如晦却明显感觉到这个时不凡的“断”比他更厉害,一下子就拿捏到了李世民的底线上。时不凡掌握非常好,完全正好拿住了李世民的底线,既没有过底线,也都为自己谋取了最大利益。所以杜如晦这才感觉到时不凡的恐怖,这个拿捏如此之恰到好处,杜如晦都感觉可怕。不过杜如晦并不清楚,其实时不凡只是因为对于他们的计划一清二楚,李世民的各种计划都被时不凡知道了,所以他自然可以很好拿捏这个“尺度”。情报信息,往往决定了前途。时不凡学习经济学的时候知道信息不对称,那可是非常不利的。李世民目前对于时不凡了解太少,可是李世民他们的计划却是对时不凡单方面透明的,他们当然被时不凡吃得死死的。

    “时校书郎,假如孤王能够有一天能够执掌我大唐军政,孤王愿意为天下万民做些事情。孤王希望能够让我大唐安定,能够让我大唐百姓衣食无忧,这样可就是一个盛世了。”李世民说道。

    不过时不凡却摇头说:“秦王,我认为这个并非是盛世,光靠衣食无忧和国家安定,并非是真正的盛世。”

    “哦?衣食无忧,还不是盛世吗?”李世民倒也都是有些意外,自古以来的盛世不都是衣食无忧,国家安定也就是盛世了吗?

    时不凡解释说:“所谓盛世,我倒是更认可礼记里面的一片文章。那篇文章是以‘大道之行也’作为起头,秦王读过吗?”

    “自然读过,可是那种大同恐怕我也不知道如何实现啊!”李世民倒是颇有些感慨水稻。

    时不凡很容易的解答了:“其实,想要实现那个大同,虽然比较难,可是我却可以有明确的路线和方法,只要找到了实现的方法,逐步做下去那也就行了。”

    “哦?什么方法?”李世民问道。

    时不凡肯定的说:“其实想要做到这个大同,无非是按照‘三民’的方法来逐步实现也就行了。”

    “何为‘三民’?”李世民问。

    时不凡回答:“三民,也就是民族、民生、民权。”

    “民族,是要保证我们华夏民族不被外族所侵略,不被外族所欺辱,而民族也就是民生和民权的基础。假如被外族侵略,不得不把大量的财富都用在了战争之上,而百姓直接或者间接收到了外族的盘剥,那百姓民不聊生,自然没有民生可言。所以想要保证盛世,必须要有强大的军队,并且有强大的实力才能保证国家安全,让百姓真正的安定生活,外族不敢轻易入侵抢掠。所以民族,是为了维护我们华夏民族的安定,通过各种办法维护民族安定的手段,这样也就是接下来一切的基础。”

    “接下来民生,是指百姓安居乐业,能够衣食无忧。可是衣食无忧还不行,还要生活得更好。民生不只是吃得好就行了,还要吃得好,用得好。也许在秦王眼里面,能够吃普通粮食也就行了吧?可是我所谓的民生,是要让百姓每家每户都可以吃得起肉食,并且各种菜品搭配也都颇为考究。而光是如此还不行,还要让百姓能够休闲,不能只是劳动。恐怕现在旅游踏青,乃是权贵富豪之类的人才能做到的,可是将来如果能够让所有百姓都呢能够有这个财力去旅游踏青,那这个也许只是刚刚达到我说希望的民生境界罢了。民生不只是为了生,更是为了获得更好。”

    李世民颇为无语,因为如果按照时不凡这话,那每家每户都能够吃得好,都能够吃得上肉食,甚至还要有时间去旅游踏青,那这样的国家得多么“土豪”啊!在李世民这种古人眼里面,能够吃饱饭已经是“盛世”了。可是在时不凡这里不但要吃饱饭,还要吃得好,生活更好,这个简直是太奢侈了吧?

    不过李世民倒也没有反对,因为他知道如果真的能知道这个“民生”,那这个大唐盛世将会无以复加,比起所谓的什么文景之治之类的还要厉害。

    “实现了民生之后,还要进一步实现民权!”时不凡解释说。

    “民权?”李世民有些警觉,因为任何想要当皇帝的人,对于“权”这个字也都非常敏感。

    “所谓民族和民生,也只是达成了百姓一个最基本的需求,也就是能够生存和安稳的需求。民族提供了安稳,而民生让他们不至于饿死。可是当他们吃饱饭了,他们不用为自己的衣食而担忧的时候,自然有了更多的想法。到时候,百姓也许想要有权了。当然,这个权并非是朝廷官府的权力。而是他们有选择自己前途的权力,比如务农之人可以有改变自己职业的权力,不一定要继续务农了,可以做别的职业。而任何百姓都有去成为朝廷官吏的权力,任何百姓都有为朝廷建言献策的权力。当然,这个只是有这个权力,并非是让他们人人都为官,为官必须要经过科举考试。而建言献策也是由皇帝或者朝廷百官来判断是否同意。并且财产安全得到保证的权力,有通过自己的努力赚钱的权力等等。而任何人不能够随便干涉剥夺,这样也就是民权。”

    时不凡在这里忽悠了,反正也就是使劲忽悠,他把孙先生的所谓“三民主义”都给改造的乱七八糟,总之除了那三个词,其实里面的含义其实都已经被改变了。在时不凡这个新版的“三民主义”里面,是一个递进形式的。民族是为了保证本民族的安全和不被直接间接的奴役,而民生是为了生活得更好,民权也就是保证百姓的权力,让他们都能够获得一定程度上的“自由”。

    这三个其实是递进的,前一个决定了后面一个。没有国家民族的安全,自然没有民生可言。而没有民生,自然也就是不可能有所谓的民权。

    李世民马上回答:“那朝廷不是开放了科举考试,并且允许百姓建言献策,那还不是给予了百姓这个所谓民权了吗?为何还要通过让百姓生活更好才行?”

    “秦王,虽然朝廷开放了科举,并且能够让百姓建言献策,可是并非是真的让百姓实现了民权。管仲当年曾经说过,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如果吃不饱穿不暖那百姓如何能够安心?至于什么宁可冻死饿死也都不愿意去作奸犯科的,那这样我想绝对不是大多数人,只是极少部分的圣人了。当一个人没有足够的吃食,那他会考虑为国家出力,为一起建设这个国家而努力吗?”

    “曹刿论战里面曾经提到过,肉食者谋之。曹刿能够在自己尚未达到肉食者之时主动为国家出力,可是这样并非是常态,也不可否认是极少数的,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像是曹刿那样为国出力。当然,曹刿真的是普通百姓吗?若非他读过书,那如何能够有如此前程?当年孔子收徒固然也都是有教无类了,可是能够读书的人还是极少的,没有钱读什么书?没有足够的衣食保障,是没有机会读书都。”

    “所以想要让百姓能够参与建言献策,必须要保证百姓读书的权力。所以先要保证民生,然后大家都衣食无忧了,才能够保障百姓人人都有读书的权力,这样百姓才能够人人都参与到国家朝廷的建设当中,让国家朝廷变的更好。”

    “人人都有读书的权力?这个,不错!”李世民回答。

    而在内室里面,房玄龄听了这话,脸色发青,显然是对于这个说法非常不爽快。如果说谁最反对这个人人都有读书的权力,那目前李世民身边绝对是房玄龄为主。房玄龄是山东士族的代表,山东士族是垄断了文化权利的各大家族。如果天下百姓都能读书了,那对于山东士族们的权威打击可是无比巨大的。他们山东士族其实是一体两面的,进入朝廷则是政阀,离开了朝廷则是学阀。他们一手拿着权杖,一手拿着书本,这样用来统治百姓。

    他们一边按照自己的需要解释所谓的书本,然后迷惑百姓。另一方面利用所掌握的知识来进入仕途,操控国家机器来统治百姓。可是假如有一天天下万民都能有机会读书了,那损害的绝对是山东士族的利益。

    房玄龄作为山东士族的利益代表,他听了这个方案当然感觉不爽了。至于说什么某些后世网络小说认为房玄龄的儿子发明出来了所谓造纸术和活字印刷术,然后房玄龄高兴无比,那绝对是扯淡。房玄龄作为山东士族的礼仪的代表,如果自己儿子发明出来了所谓造纸术和活字印刷术,那恐怕房玄龄绝对是要把自己儿子给“大义灭亲”了。百姓越是愚昧,那对于山东士族来说自然是最好的。

    房玄龄作为山东士族的代表,所谓屁股决定脑袋,他自然不可能做出这种让文化大量普及的事情,他脑子还没有进水呢!所以说房玄龄支持文化扩散,那绝对是傻子,根本没有了解房玄龄代表的利益阶层。

    至于杜如晦看到了房玄龄脸色黑得更锅底一样,心里面却也都在偷笑,因为杜如晦和房玄龄其实关系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好,杜如晦是陕西人,而房玄龄是山东人。而如果熟悉唐朝历史的人都应该知道在南北朝到隋朝中前期,分别有两个大集团在互相争权夺利。一个是以山东士族为首的士族集团,还有一个是以关陇人为主的关陇集团。山东的士族起源于文化,文化越是垄断对于他们越是有好处。

    可是关陇集团起源于武夫,对于文化垄断方面反而看得比较淡,所以杜如晦看到了房玄龄如此脸色发黑,心里面却也都在偷笑。因为杜如晦代表的是关陇集团的利益,所以虽然他目前和房玄龄合作的不错,可是却并不是真正彻底的一路人。

    房玄龄和杜如晦的关系,绝对没有一般后世人所认为的那么单纯和友好,他们之间也是存在不少内部的冲突的。这个也就是所谓政治,既有合作也有斗争。目前他们为了让李世民登上皇位,可以暂时合作。可是至于以后会不会斗争,其实也都由不得他们了,更要看他们背后代表的利益集团了。虽然不可否认他们私人交情也许不错,可是作为政治上的事情,由不得你们私人交情的啊!

    可是看到了房玄龄这么吃瘪,杜如晦心里面那颗代表关陇集团的心也都一阵舒爽啊!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