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五十章 不一样的玄武门政变(三)

第五十章 不一样的玄武门政变(三)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文科大唐最新章节!

    政变这个玩意,其实比拼的不是什么兵权和军队熟练。兵权和军队数量固然可以决定很多东西,可是在政变的过程中,真正决定胜负的不会是军队,而是信息。谁掌握的信息越多,那最后胜利的希望也都越大。所以政变最重要的是信息的掌握权力,这样才是保证胜利的基本。如果有一旦自己都被控制了,那所谓的兵权不过是一个笑话。

    现在时不凡建议用一个假消息去调动李建成过来,李建成听到了所谓李世民的兵变被粉碎的计划,他也都会认为是正常的。因为李世民有兵变的动机,有兵变都可能。李建成已经剥夺了李世民的兵权,所以这个时候李世民兵变不是什么不正常的,反而非常正常。而这个时候“李渊”告诉他李世民的兵变已经被粉碎,那李建成疏忽大意之下,多半会认为是真的。毕竟这个借口实在是太好了,太符合实际了。也都是太符合李建成的想法了,因为这个理由合情合理。尤其是宫廷内部李渊掌握的部队很多,粉碎李世民的兵变不是不可能,反而非常正常。

    可是李建成做梦也都想不到,李渊这次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结果最后因为被时不凡给李世民除了注意,打了一个时间差,让李渊处于兵力真空阶段时候被李世民擒获。所以,这才有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事情发生。

    “太子,皇上已经粉碎了秦王的叛乱,秦王已经束手就擒。现在请太子过去审问秦王,然后进行严惩!”

    李建成听了这话,也都哈哈大笑,说:“二弟啊二弟,你终于不是我的对手啊!你聪明反被聪明误了,这个时候发动兵变,这样不是在找死吗?父皇也就是宫里,皇宫里面不说各地番上的卫士,就说北门屯军就不是好惹的。你居然想要发动兵变,这个可真的是找死啊!本来我还以为要拿下你是要多费些功夫,可是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把你拿下了。你居然要在宫里发动兵变,这样不是找死吗?”

    “刚才我还担心,宫里怎么好像出现了争斗。原来是你在兵变,结果被父皇的侍卫给拿下了。二弟啊,你这个狗急跳墙,可是也都最后都是要失败了。我才是太子,你太过于着急了!”

    旁边马上有人说:“恭喜太子,贺喜太子!”

    旁边的人也都纷纷高兴无比,认为这次李世民自己作死,去发动兵变结果被皇帝粉碎了,那太子将会成为这个帝国当之无愧的继承人。那个时候,跟着太子还不是获得一个从龙之功吗?所以那些别的太子东宫的亲信也都非常得意,显然是为此感觉非常的兴奋,未来的荣华富贵也就是要在自己手里面了,他们能不感觉激动吗?接下来,封妻荫子,光宗耀祖,为了自己家族强大而努力,这样不是很好吗?现在,成功也就在眼前了。

    “太子,接下来皇上既然已经让你来处置秦王,那我们应该如何处置秦王一党呢?”魏征问道。

    “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这三个家伙必须要严加处置,因为他们是谋主。而别的将领就要看他们是否识相了,如果识相我可以留他们一条命。至于那些别的,也都进行一个个问罪,看看他们牵扯有多深。不过……,那个时不凡可以不理会他了,他不过是一个九品校书郎,并且还教导了我的两个女儿,而且他背后也都有不少关系,就对他不与处置好了,接下来继续让他教导他们了。”李建成说道。

    李建成显然以为自己是胜利了,因为这次是李渊亲自粉碎了李世民的兵变,然后他们也都可以过来直接获得继承权了。李建成带着自己的亲信文官,然后很快的来到了玄武门,准备参与处置那个秦王。

    李建成带着那些文官走进了玄武门之后,玄武门守将常何马上紧闭大门。

    “常何,你这个是什么意思?”李建成问道。

    常何马上说:“太子,得罪了!”

    很快,就在李建成和那些文官没有注意的时候,李世民带着骑兵过来了,而李世民身边的谋臣和将领也都跟在身边。

    “你你你你……,你不是谋反被捕了吗?”李建成指着李世民,震惊的问道。

    李世民当然不客气的说:“大哥,你祸乱宫闱,和后妃私通,实乃罪无可恕。父皇已经下令我把你逮捕,然后接受处置!”

    李建成根本没有想到事情还有这么一个反转,他本来以为大局已定,可是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李建成马上意识到自己中计了,结果现在也都是根本不知道怎么办了。李建成本来以为大局已定,自己身边没有太太多护卫,甚至比起原先历史上还少。结果这么少的护卫,在李世民面前根本不算什么。

    李建成看到了这个局势,刚想拼命拼死一搏。而这个时候长孙无忌带着北门屯军过来了,北门屯军已经被长孙无忌拿着虎符去掌握了,这样北门屯军算是被李世民掌握,然后加入了围困李建成的行列。

    面对足足两万多北门屯军,李建成的数十个护卫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李建成知道自己完了,彻底的完了。他根本没有想到剧情还有这么反转,眼看就要成功了,可是没有想到这个是对手给自己部署的一个局,这样简直是太让人意外了。

    “李建成,赶紧投降吧,别做无谓的抵抗了!”时不凡赶紧说道。

    李建成看到了这一幕,然后他知道了自己反抗是没有用的。李世民既然已经掌握了北门屯军,那意味着宫廷内部已经失败诶李世民所掌握,他根本没有任何逃跑的机会。如果李世民没有掌握北门屯军,那也许还能够有拼死一搏的机会,可是现在北门屯军两万多人,每人一口唾沫都能够把他淹死。所以做无谓的抵抗,那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投降吧!”李建成说道。

    “太子……”

    李建成肯定的说:“投降吧,我们没有机会了!”

    李建成也不是什么绝对的庸人,他自然知道目前的局势自己已经没有翻盘的余地了。所以他主动投降,算是任由处置了。李建成知道如果自己主动投降,那也许反而能够有一丁点希望保住生命。可是如果负隅顽抗,那最后真的是十死无生。也许投降是九死一生,可是反抗是十死无生。实力差距太大了,两万多的北门屯军,那淹死他轻而易举。

    “把他们抓起来!”李世民说道。

    马上有人上去,把李建成和那些文官们也都纷纷抓捕起来了,然后用各种绳索绑起来。而时不凡心里面也都不知道是对是错,因为这次自己的计划改变了原先的玄武门之变。原先的玄武门之变,李世民杀死了李建成和李元吉,而后来才逼迫父亲退位。而现在因为时不凡的改变了计划,李建成在巨大的压力面前选择了主动投降,没有继续负隅顽抗,所以反而有了一线生机。

    李世民其实说不定巴不得李建成拼死抵抗,这样他可以利用北门屯军的压力堂堂正正的把李建成剿灭,这样借口都是现成的,那也就是李建成负隅顽抗抗拒抓捕,最后当场被格杀。这种理由很正常,而李建成当然知道这一点,他选择了主动投降。

    主动投降固然也是九死一生,可是总是还有那“一生”的希望。到时候自己投降了,哪怕丢了太子的位置和皇位,那李世民说不定顾忌一下影响,会选择不杀死他。所以这个是目前来说最合适的选择,与其选择抗拒抓捕最后被当场击毙,然后不如主动投降,这样虽然风险也都很大,可是至少有了一丁点生存的希望了。

    “好,时校书郎,这次多亏了你了!如果这次不是你,孤王恐怕真的要死无葬身之地了。”李世民感激的说道。

    如果不是时不凡这次识破了李渊的计划,然后顺势将计就计,直接把李渊给抓捕了,这样通过夺取北门屯军的兵符,然后控制了北门屯军之后,然后逼迫李建成在巨大的压力之下投降了。

    而时不凡却暗想:“你确实应该谢我,如果按照原先历史,你是亲手杀死了自己大哥,然后在后世历史上留下了一个骂名。而现在李建成还是活着的,至于杀不杀也就要看你的了。不过,这个坑也就是你自己来解决好了。”

    “秦王,现在大势已定,不过还请秦王让皇上下达一份诏书,然后让皇上把一切军政大事都交给您来处置。甚至,以太子和齐王的霍乱宫闱为由,废除他们的身份,贬为庶人。这样秦王被立为皇太子,这样以太子的身份监国也就行了。那个时候,皇帝就可以病了,也都必须要病了,然后让他好好养病,国家大事也就交给秦王您了!”时不凡说道。

    “好,就这么做!”李世民说道。

    这个方案可是比起原先历史上那个玄武门政变好多了,至少这次在政变过程中几乎没有流血,最重要都是关键人物没有流血,这才是根本。李建成没有当场被杀,而被杀伤的也都是一些李渊的身边的千牛卫,这些小人物在历史上不会有什么地位的,所以他们自然也都是被忽略了。事实上只要重要人物没有死亡,那已经可以说是一次不流血的政变了。

    对于政变来说,流血和不流血,在历史上的评价和地位完全是两回事。如果发生了流血了的政变,那这样以后哪怕被后世历史证明是正义的,可是最后评价也都不会很高。因为凡是人类都是向往真善美,虽然任何人都知道权力之争是血腥的。可是人类本质上都是向往仁慈的,所以绝大多数人对于流血的政变都不会评价太高。可是如果能够不流血,并且事后做出一些比较不错的业绩,那后世历史的评价完完全变成称颂了。任何人对于流血的政变都不会太过于欢喜,尤其是关系到未来这次政变的历史地位,所以能不流血还是不要流血了。至少,关键的人物不要流血,这样也都可以了。

    而李世民很快也都召集了各大手下臣子,然后他已经一屁股坐在东宫太子的位置上了,显然是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地盘了。而这个东宫,其实也只是一个名义上的东宫,事实上李建成并不住在宫廷里面,而李世民同样也是如此。因为李渊李建成李世民父子三人相爱相杀,对谁都是留一手的。所以李建成怎么可能住在宫里面,把自己的小命随时放在自己爹手里?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早就非常复杂了,李建成自然不会傻乎乎的长期住在太极宫里面,这样他关键时候想跑也都来不及了。所以东宫只是一个象征,象征着太子的位置罢了,事实上李建成根本几乎很少住在这里的。

    “父皇很快就会下诏书,废除大哥的太子之位,然后册封我为太子了!”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倒也都没有什么谦虚了,这么多年以来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吗?反正在这个时候,谦虚也都没有用了。所谓谦虚,是给外人看的,是给历史看的,那是忽悠后世人的,至于自己在这里也都没有必要谦虚了。

    至于在这里,大家都是一起扛过枪参与兵变,说不定过不久之后还要一起进行兵变之后的分赃的人。所以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赃,人生四大铁之一已经有了两个了,那有什么好避讳的?

    “大家说说,这个废太子李建成,应该怎么处置啊?父皇既然让孤王负责监国,那这个处置废太子李建成的事情,也就是由我来处置,这样大家认为怎么处置?你们说出一个办法来,孤考虑一下,如何处置这个废太子李建成。孤实在是为难啊,不知道怎么处置这个李建成。按理说霍乱宫闱,实乃死罪,可是毕竟是孤王的大哥啊,孤王我实在是……实在是……实在是不忍心下手啊!”李世民一副“伤心欲绝”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