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五十一章 不一样的玄武门政变(四)

第五十一章 不一样的玄武门政变(四)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李世民这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而在场的诸位一个个气定神闲,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而房玄龄看天,杜如晦看地,时不凡拿着正在看着自己的手指头,好像根本不发一言。而长孙无忌好像神游物外,一副“呆萌”的样子。

    大家听到了李世民这话,作为文人政客,时不凡和另外几个重要谋臣能不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吗?如果当时李建成反抗,然后被杀死了,那这样可以给他扣上一个拒捕反抗的罪名当场杀死。可是这个李建成居然其奸似鬼,不但没有选择反抗,反而主动投降了。这个李建成算是把利害关系给想清楚了,如果他主动投降,这样等于是把包袱抛给了李世民,李世民如果要杀死李建成,那必然要承担杀害兄弟的罪名。

    而李世民手下那些谋士,哪一个敢随便插嘴啊!这种事情弄不好可是千古骂名,谁愿意承担啊!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甚至时不凡也都在这里不发一言,然后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反正意思也就是这个意思,别想要老子来背黑锅。反正要杀也是李世民你来决定,我们可不敢乱说。这种事情说出来了太伤感情了,尤其是以后谁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千古骂名,可不好承担啊!

    虽然这么做也许会获得李世民的欢心,可是后果就是要承担千古骂名,在场的长孙无忌、房玄龄和杜如晦根本不用冒着这种千古骂名的风险来做这种事情。至于时不凡,他来参与这次玄武门之变,只是为了保命和更好生活罢了,而不是为了一步步往上爬。他没有必要为了这点破事留下一个千古骂名,到时候替李世民背黑锅,那时不凡才不蠢呢!

    李世民看到了大家一副装傻的样子,也都牙疼无比。虽然李世民想要根除后患,可是这话不合适亲自来说。这种事情以后可是要被记载到史书里面的,这种事情哪怕想要掩饰一下都很难的,想要掩饰太难了。所以李世民想要找一个人出来背黑锅,可是在场的重要谋臣哪一个不是奸诈狡猾之辈,谁肯出来替他背黑锅。这个背了也没用,反正对于他们的地位来说已经不可能因为背黑锅也就提升了。反而风险太大,谁去背着啊!

    “一群老狐狸!”李世民心里大骂。

    李世民看了看时不凡,然后问:“时不凡,你说怎么办?”

    “嘿,你爷爷的,李世民你不地道啊!我刚刚帮你,你现在要害我了?是不是看我官职小,刚入仕途好欺负是吗?我正式作法自毙了吗?我让李建成活了下来,结果我要背黑锅了吗?”时不凡心里面暗骂。

    时不凡咬牙说:“秦王,不如这样吧,太子毕竟是您的兄弟,你不如把他圈禁至死好了!”

    李世民一阵无语,这个时不凡是装傻还真傻啊,自己意思这么明白,他居然不知道?李世民不就是想要找一个替自己背这个历史黑锅的人吗?可是时不凡居然反而劝他把太子圈禁至死而已,这个时不凡到底连是否明白自己的意思?难道,时不凡不想趁机立功升迁了吗?

    李世民真的不知道,时不凡真的没有想要升迁啊!这次他不过是被李世民这个家伙拉下水参与了这次玄武门之变,不然他鬼才管这个玄武门之变了!不过这个也是巧合了,自己未婚妻独孤大雪居然被李世民成了风暴中心,他这个未婚夫也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所以他不得不帮助李世民了。他对于自己目前生活还是比较满意的,没有必要去冒险背黑锅来获取荣华富贵啊!

    “可是,万一以后有人借他为理由说事呢?”李世民说道。

    时不凡再次回答:“臣才疏学浅,实在是想不出任何办法。听闻房玄龄非常善于谋划,不如请房郎中来负责为秦王出主意好了。”

    房玄龄心里面大骂时不凡,居然把皮球踢到了他这里,然后他眼珠子转了转,也都选择了说:“秦王,不如还是圈禁至死好了!”

    越是文人,越爱惜羽毛,尤其是未来的宰相。俗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而能不能撑船这个未必,可是必须要做出一副能撑船的架势出来。这个可是关系到身前身后名声的事情,中国文人有几个不在乎这个的?尤其是古代文人,中国人有几个人能够说出那种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的话?哪怕心里是这么想,可是却也都不敢说出来。房玄龄现在李世民暗示,可是他却不敢直接说啊!

    最后,房玄龄这个老谋深算的家伙也就说出了一个万金油的答案。反正圈禁至死,这个处罚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反正自己不用扛着这个唆使秦王杀死大哥,而且圈禁至死到时候会不会有人打着他的旗号来进行造反,这个不管他的事情了。而如果把它圈禁起来,如果某些人看守不利,那最后让人跑了,那也和房玄龄没有关系。反正,这种背黑锅的事情,别找我老房。

    这帮家伙哪一个不是仕途上的老油子了,首先想到的不是什么立功,而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个圈禁至死,反正不求有功,有了这个功劳也未必能够获得什么好处,所以千万别往自己身上找过错。

    接下来,李世民问了长孙无忌和杜如晦,他们也都是一个答案,那就是圈禁至死。李世民不由得大骂这几个家伙老狐狸,一个个狡猾到了这个地步,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你们这个费什么话,直接拉去砍了不就行了吗?如果你们下不来了手,我来!”黑脸将军尉迟恭说道。

    而李世民在心里面破口大骂:“我为什么先去问了这些文人,如果首先问尉迟恭,不就是很好了吗?”

    李世民悔啊,如果自己先问尉迟恭这个武将,这个武将对自己非常忠诚,并且手黑,做事起来毫无顾忌,为了自己可是能够做任何事情的人。如果先问他,那他直接开口说杀死李建成,这样也都可以让李世民“顺水推舟”让尉迟恭去杀死李建成了。

    像是尉迟恭这种武将,并且直肠子的汉子,不就是背黑锅的最好人选吗?可是现在不成了,李世民真是大骂自己嘴贱,居然习惯性的先问那些爱惜羽毛的文人,结果这帮文人一个个不好意思说狠话,为了自己以后的身前身后名非常顾忌,不敢说杀人的事情。

    而李世民这个习惯关键时候要命了,在这帮文人首先说出了圈禁至死的方案之后,可是这个尉迟恭居然说出了去杀死。可是这个尉迟恭说的太晚了,人家文臣已经说出了方案,你这个时候说出来,这样也就形成了一个“对比”。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这两个方案一旦形成了对比,那这样让李世民反而尴尬了。一个是讲究仁义讲究兄弟情义,没有马上要杀死李建成,只是圈禁至死而已。而另一方面,尉迟恭提出杀死,那也就是“不仁义”了。

    所以一个是讲究仁义和兄弟情义,而另一个是六亲不认了,这样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作为一个未来想要当皇帝的人,他当然不希望自己名声太臭,如果名声太丑以后怎么混啊!

    李世民现在恨不得当时李建成选择反抗,这样他也都可以直接杀死他,不用承担这么重的历史责任了。可是尉迟恭好死不死,偏偏在这帮文人说出了方案之后说要杀死李建成,这样时机不对啊!如果早一些,那李世民完全可以借机采纳,然后这样黑锅由尉迟恭来背着了。

    可是这个时候提出建议,而且有了一个鲜明的对比,这样也就是让李世民来亲自决定了。李世民作为这个“最终决定人”,那他的罪过可是最大的,哪怕到时候让尉迟恭去背黑锅,这个黑锅尉迟恭也背不起了。这才短短几分钟,历史性质完全不同了。本来尉迟恭能够背得起这个黑锅,可是经过了这帮文臣的鬼扯之后,结果反而把皮球踢到了李世民身上。而这个时候尉迟恭说要杀死李建成,按不但不是在帮助他,反而成了他的催命符。

    本来没有对比,可是有了对比之后李世民还要选择杀死自己的大哥,那以后可真的是名声真的要臭了。凡事都是害怕有对比,一旦有了对比,那后果可就不太美妙了。

    李世民现在那叫一个郁闷,这次可真的是天大的麻烦,怎么选都有问题。想了一会,李世民最后只能够做了决定了。

    李世民带着各位属下,来到了甘露殿里面,而这里目前有士兵负责看守皇帝李渊和太子李建成。而这两个人已经是李世民的俘虏了,不过接下来肯定还是有用的。至于用处,那也就是让他完成权力的转移。

    “父皇,太子霍乱宫闱,请你下旨废除太子,然后立儿臣为太子,并且让儿臣进行监国。而你听闻太子大哥霍乱宫闱之事,结果身体病了,所以这才把国事托福给儿臣,你看如何?”李世民说道。

    李渊想了想,然后叹了口气说:“我有资格不同意吗?”

    “儿臣不敢,还请父皇下诏书吧!”李世民回答。

    “恐怕哪怕没有我,那你也会如此的。罢了,你想怎么处置建成?是要杀了吗?”李渊问道。

    李世民然后思考了一下,问:“父皇,假如你的计划成功了之后,你打算怎么处置我和大哥?”

    “圈禁至死,贬为庶人,虎毒不食子啊!我只是希望能够把你们废了,真正的当一个掌权的皇帝,没有打算伤害你们的性命。”李渊说道。

    李世民沉默了一下,说:“那好吧,我对于建成大哥的处置方式也就是圈禁至死,废除所有太子所出皇族爵位,贬为庶人!”

    “那就好!”李渊说道。

    李渊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今天,本来他算计好好的,那也就是让李建成和李世民打起来,这样自己可以最后出来坐收渔人之利。可是没有想到李世民居然识破了他的计划,然后主动带着人冲了进入皇宫,挟持了他,夺取了北门屯军的兵权。这样计划完全改变了,然后这样让李渊的计划也都泡汤,甚至自己也都成为了一个阶下囚了。不过还能如何,事情已经发生了,那这样可真的是要让他们无法能够解决了。

    “父皇,你还有什么事情要说的吗?”李世民问道。

    李渊想了想,说:“我想要见一个人!”

    “谁?是万贵妃吗?”李世民问。

    李世民以为李渊是要见万贵妃,因为万贵妃是后宫实际上的最高的后妃了,所以李渊选择见她也不奇怪。

    李渊回答:“是时不凡!”

    “见他?干什么?”李世民颇为有些意外。

    时不凡听到了李渊居然要见自己,这样让时不凡真的腻歪无比。没有想到李渊最后一个要见的你居然是自己,这样让他郁闷了。这样的感觉好像是那种临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感觉?这个感觉非常不好,时不凡当然想要拒绝,毕竟他心虚啊,面对李渊和李建成心虚啊!

    可是李世民答应了,反正李渊和李建成身边也都没有什么武器了,时不凡也都不可能怎么样。而李渊也是一个六十岁的老人了,难道还能指望他对时不凡动手?所以时不凡想了想,最后还是答应了,反正不就是见见人吗?难道还能怎么样?

    难道连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自己都会害怕?反正人家也都没有什么权力了,被剥夺了权力的老人,那也就是一个老人罢了,还能有什么好可怕的呢?所以时不凡来到了甘露殿这里,而这里根本没有什么人在这里看守了,把现场留给了李渊李建成还有时不凡三人。

    “见过太上皇,见过建成太子!”时不凡说道。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