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五十二章 不一样的玄武门政变(五)

第五十二章 不一样的玄武门政变(五)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时不凡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情况见到李渊和李建成。其实说起来这次时不凡和李渊才是真正的第一次见面,要知道过去虽然李渊曾经下制书赐婚,可是时不凡并没有见过李渊。也许李渊曾经在远处看着自己,不过时不凡也都知道自己也许会有一天见到李渊这个皇帝,可是却根本没有想到会是以这种情况见面。而自己算是李建成女儿的教师,他也都没有想到自己会以这种身份去见李建成。

    这次玄武门兵变,时不凡何曾想要如此呢?他不过是希望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罢了,所以他现在也都不知道怎么办了。不过,不论如何,这个李渊和李建成也多是属于过去式的人物了,已经是注定要被扫入了历史的尘埃当中。而最大的不同,也就是李建成也许没有死,可是和死了么有区别,因为接下来的人生也许也就是要被圈禁到死为止,所以他也许没有死,可是作为一个政治人物,政治生命已经彻底断绝,所以他跟死了也没有区别。

    “今天,是你看破我的想法的?并且,是你建议世民主动冲入宫里,把我抓住的?你知道这个意味着什么吗?”李渊问道。

    时不凡说:“知道,意味着造反!”

    “那朕对你不薄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李渊问道。

    时不凡回答:“皇上,我有选择吗?我自从加入了秦王属下,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想到这一点,所以我已经入局了。自古以来臣子参与夺嫡,一旦站错队了,能有好下场吗?所以,假如皇上的计划成功。也许太子和秦王不会死,可是我们这些他们的追随者,会有什么下场?”

    时不凡也都不会有什么虚伪和客气了,李渊和李建成已经是没有任何发展前途了,所以时不凡也都用不着虚伪客气。其实,自从他知道了李渊是一切的幕后策划者之后,他也都没有选择了。因为他已经入局了,他已经进入了这个夺嫡的局面。自古以来参与皇子的造反,皇子造反可是皇子未必会被杀死,毕竟虎毒不食子,皇帝也都未必会杀死一个造反的皇子。当年李世民的儿子李承乾造反,不也是没有被杀死吗?

    不过,那些跟随皇子造反的人,往往就死无葬身之地了。【ㄨ】跟着李承乾造反的人,几乎主要人物都被杀死了,可是李承乾这个主谋却没有死。事情就是这么搞笑,这个家天下的时代,完全是皇帝一句话的事情。皇帝虎毒不食子,可是对于别人的儿子杀起来可是毫无任何的迟疑的。既然自己已经参与了这次夺嫡之争,那时不凡也都无法回头了。如果让李渊的计划一旦成功,那李世民和李建成未必会死,可是这些追随者多半要掉脑袋的。

    时不凡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虽然他不热衷于权力,可是他却非常的在意自己的小命。不在意权力不代表不在意生命,所以他只能够选择把李渊给搞下去了。诚然,李渊对他其实没有仇恨,反而有一些“恩情”,可是他没有选择。李渊以后多半会杀了自己,当然也许也不会。可是时不凡不敢赌,不敢把自己的生命安危交给别人。哪怕背上一个恩将仇报的名声,也都必须要把李渊给搞下来。这种生死被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感觉实在是太不美妙了,所以时不凡只能够如此。

    在所谓生命安危面前,李渊的那些“恩情”也就不值一提了。

    李渊点了点头,这个说法虽然直接,可是李渊倒也接受了。

    “你是怎么看破我的计划的?”李渊问道。

    时不凡想了想,他当然不能说是根据原先历史上那些漏洞的存在,所以他经过了经济学的建模来推理出来的。可是他必须要找一个理由,不然他也都无法能够应付过去。

    “皇上,我一直感觉这次兵变的过程太过于顺利,顺利到了不正常。你也是马背上打下的天下,自然知道太过于顺利,往往意味着中了圈套。”时不凡说道。

    李渊再次问:“那这个明显不够,光是这个不足以你判断是我吧?”

    “很简单,我看到了我那个所谓岳父独孤开远将军。据我所知,独孤开远是当年独孤信的后代,而独孤信的三个女儿分别是三朝皇后。至于皇帝您的母亲也就是独孤信的女儿,并且追封了皇后。可是独孤开远为什么要支持秦王?秦王能够给他什么?无非是国公、卫大将军的爵位官职,可是这些东西皇帝你也都能够给他,他为什么要舍近求远?”

    “还有,一个国公和卫大将军,并不足以能够让独孤家振兴。独孤家已经日渐没落,也许也就是皇上您这一代有机会再次崛起了。独孤家虽然是三朝皇后,可是独孤信之后却在也多没有什么人才了。所以他们只能依靠新朝廷的皇帝,只能够争取借势来崛起。而独孤开远如果支持秦王,那可是舍近求远了。古人云一朝天子一朝臣,也许皇帝您的母亲是独孤氏,也许会看在生母的份上照顾独孤家。可是秦王的生母是窦家的人,虽然皇帝会照顾外戚,可是却没有理由连祖母那一代也都跟着照顾啊!”

    时不凡明显感觉到了独孤开远投靠李世民明显不太正常,独孤开远投靠李世民不是舍近求远了吗?虽然独孤家是三朝外戚,可是外戚这个东西却不挑顶用。因为古代是以男性为尊的,而家族传承主要依靠男性为主,甚至很多女性也都没有资格把全名记载到史书里面的,包括皇后也是如此。所以外戚也是一朝天子一朝外戚,当朝皇帝也许会照顾自己的母族,也有可能照顾自己的妻族,可是总不至于连自己的祖母那一代也都跟着照顾吧?

    所谓人走茶凉,李世民的祖母独孤氏已经去世了多年了,要说李世民对他祖母有多少感情,那完全是扯淡。人走茶凉,你能指望当朝皇帝能够对一个已经去世多年的祖母有多少感情,然后爱屋及乌的帮助祖母的外戚?

    可是李渊不同,独孤氏对于李渊来说可是生母,生母在绝大部分的时候比祖母更亲近,这个是不可避免的。尤其是李渊可是独孤氏抚养的,这样感情更是无法避免了。他和李世民不同,也许李渊会照顾独孤家,可是李世民却绝对不会。独孤开远选择支持李世民,也许能够获得国公爵位和官职,可是对于他们振兴独孤家来说却没有多少好处,反而会因为李渊这个独孤家女人所亲生的儿子的退位,变得更是人走茶凉了。

    独孤开远应该没有这么愚蠢,所以时不凡认为独孤开远背叛李渊的“代价”太低了。虽然任何人都有背叛的代价,可是这个独孤开远明显不正常的低。

    李渊苦笑说:“哎,朕也是百密一疏,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当时我把独孤大雪雌黄给你,结果那个世民为了发动兵变,想要拉拢独孤大雪和独孤开远,然后结果你莫名其妙的被卷入其中。你那个时候产生了误判,认为自己被卷入其中了。可是独孤大雪并没有知道朕的计划,朕为了保密没有告诉她。可是这样也都造成了你们不知道,反而让你也都不得不跟着秦王走到了一起。”

    “接下来,你发现了朕的漏洞,为了保住身家性命,不得不拼死一搏了。而你发现了朕的计划,可是却是朕把你逼到了秦王那里的。成也萧何败萧何,看来朕这个是自作自受了。”

    李渊没有多说什么,也都没有骂时不凡是叛逆,因为现在他知道说什么也都没有用了。李渊不是那种怨天尤人的人,到了这个时候也都不用那么虚伪的骂时不凡是叛逆,也都不用大骂什么了。骂人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李渊非常清楚。

    李渊现在也都颇为后悔,如果不是自己没有把计划告诉独孤大雪,然后让独孤大雪再次转告时不凡,这样子时不凡也都不会产生了误判,让他加入了李世民那边。结果后来为了保住性命,不得不选择把他拉下马了。

    所以一切都有所谓的因果,最终还是李渊自己造成的因果。

    李渊再次问:“时不凡,假如朕直接把你们召唤到身边,然后重用于你,或者告诉你实情,那这次计划,能成功吗?”

    时不凡想了想,其实原先历史上李建成也许太过于迷信宫廷的守卫力量,或者是迷信与李渊会亲自出手灭了李世民,这才没有带太多的侍卫进去。结果这才造成了失败的结果,而也都连累了李渊。这个也许也就是历史的偶然,不过却让李渊的整个计划崩盘。不过这个时空已经不是按照原先的脚步来走了,是按照新的路程来走,时不凡自然不可能预测了。

    不过时不凡当然不能够把原先历史上李渊的计划也是失败的事情说出来,他只是沉思了一下,最终回答:“皇上,历史——没有假如!”

    李渊听了这话,然后楞了一下,最后没有说什么,更没有继续追问了。追问也没有用了,因为正如时不凡所说的,历史——没有假如。如果历史有假如,那任何朝代都不会灭亡,任何皇帝都不会死亡,所以有意思吗?

    “皇上,建成太子,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如果没有,那我走了。”时不凡问道。

    李建成马上叫住了时不凡:“等一下!”

    “建成太子,有话要说吗?”时不凡问。

    李建成说:“你是不是在之前也就知道了,或者是隐约猜到了秦王会兵变?所以你才把婉柔和婉顺带到你家,希望保护她们?”

    “是的,我不希望这么小的小女孩子被卷入里面,说不定会送了命。所以我把她们带回家,希望远离宫廷这个风暴中心!”时不凡回答。

    李建成最后说:“我希望你能够替我照顾婉柔和婉顺好吗?我知道,二弟多半不会放过我的那几个儿子的,他们哪怕不死也要被和我一样圈禁,这辈子没有希望了。所以我希望你能替我照顾我的两个女儿,好吗?我现在能够相信的,只有你了。你既然不希望婉柔和婉顺卷入里面,那说明你还是可以信任的,至少你是一个好人。所以我希望你能够照顾我的两个女儿。”

    时不凡想了想,照顾李建成的女儿可是非常犯忌讳的,只要是一个正常人,都不会放弃自己的未来政治前途去照顾李建成的女儿。所以李建成也都非常担心,自己这个要求实在是有些过分了,这样等于是彻底断了时不凡未来的前途啊!

    “好吧!不过希望两位郡主不要嫌弃寒舍粗陋,恐怕无法能和过去当郡主一样的生活了。”时不凡说道。

    李建成眼睛里面露出了个感激的神色,因为时不凡这样等于是放弃了自己未来政治前途,选择了照顾了他的女儿。要知道时不凡不管是自愿还是不自愿,他也都成了跟随李世民的从龙之功的功臣,未来前途肯定非常远大。可是如果他收养了李建成的女儿,那意味着断送了他未来的政治前途。有几个人能够为了一个非亲非故的女孩如此,所以李建成对于时不凡不但没有所谓的仇恨,反而感激了。因为时不凡也是在这个局面里面身不由己了,所以李建成和时不凡并没有私人的仇怨。反而时不凡愿意放弃政治前途而照顾他的女儿,算是对他莫大的恩情了。

    “好了,皇上,建成太子,我告退了!”时不凡说道。

    时不凡走出了甘露殿,他知道从今天开始,大唐进入了一个新时代。而这个新时代,自己将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这样时不凡自己其实也不清楚。时不凡更不清楚,自己未来将会面临什么样的结局。

    PS. 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