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五十三章 纷乱的长安

第五十三章 纷乱的长安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文科大唐最新章节!

    “什么?尉迟恭,你干什么吃的?”李世民破口大骂。

    本来李世民也是一个颇有涵养的人,可是这个时候居然大骂尉迟恭“干什么吃的”,已经是非常的生气了。而尉迟恭在旁边露出了无奈的神色,显然是知道自己把事情办砸了。

    “秦王,尉迟恭将军做错了什么?”时不凡问道。

    时不凡刚刚从甘露殿里面出来,并不知道尉迟恭刚才去干什么了,结果被李世民这么破口大骂。

    尉迟恭摇头说:“刚才秦王让我去杀……哦,是去逮捕那个建成太子的儿子和齐王李元吉和他的家眷,结果我去到的时候他们已经是跑了。太子的属下薛万彻带着齐王还有他们家眷已经跑了,甚至他们在长安里面乱跑,我们根本无法抓捕到他们。”

    时不凡知道李世民多半不会放过李建成的那些男性后裔,尤其是他们都是一个个政治旗帜,如果不灭口了那很难能让人放心。这样说是冷酷,可是时不凡知道就是得这么冷酷。作为搞政治的人,谁不是无奈的?也许,可能李世民也不想这样。可是现实情况却逼着他这样,每一个搞政治的人都不可能获得真正的自由,所以李世民不得不如此了。不过,这个黑锅李世民不愿意背,自然要尉迟恭这个傻大黑粗的家伙去背黑锅了。

    可是,尉迟恭居然把差事办砸了,让李建成的儿子还有李元吉他们一家跑了,这样可真的是麻烦了。接下来**肯定很大,如果不尽快镇压下去,那恐怕接下来风波不少的。尤其是长安附近可是镇守着八万以上的军队,万一被薛万彻和李元吉他们用上了,这样说不定接下来李世民胜负也多是未可知的。所以尉迟恭没有及时抓住李元吉他们,这也算是把差事办砸了,说不定接下来也是一个麻烦。

    杜如晦马上说:“秦王,让尉迟恭赶紧去封锁长安各大城门,绝对不能够让李元吉和他们跑出了城外面,这样风险太大了。如果万一他们说动了十二卫的军队,让他们反攻长安,那我们可真的是要前功尽弃了!”

    不过,时不凡赶紧补充,说:“不过也要尽快,长安城不能封闭太久。一国首都长期封闭,那会造成各地人心惶惶的。我们这里发封闭一天,传到了地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目前的通信能力很差,说不定一旦封闭首都太久,地方以讹传讹之下会出问题的。”

    李世民破口大骂:“尉迟恭,任命你为左武侯卫大将军,赶紧带着武侯卫封锁城池,然后搜捕李元吉他们这些余党。如果出了纰漏,你提头来见!”

    “是!”尉迟恭怒道。

    时不凡没有想到这里居然出了篓子,本来原先历史上李建成和李元吉是一起在玄武门被杀的,可是现在被逮捕的只有李建成,没有李元吉。李元吉知道情况不妙了,马上也就通知了太子属下的薛万彻,薛万彻带着李元吉他们的少数护卫和家人赶紧跑路。可是这也就危险了,一旦让他们离开了长安,然后找到了那十二卫在长安的驻军,万一他们说服了驻军过来反攻长安,这样说不定李世民的兵变也都前功尽弃了。

    李世民手里面只有北门屯军,而外面的军队足足有八万以上。虽然北门屯军比较精锐,可是人家数量多。李元吉也是一个有了不少战场经验的将领,胜负难以预测。而且,更糟糕都是万一李元吉把长安封锁起来,那个时候哪怕李世民挟天子以令诸侯也都没有用了。消息出不去,地方的诸侯看不清楚中央的状况,说不定会按兵不动。那个时候,才是最麻烦了。

    “这种事情很可能发生,虽然李元吉没有兵部的兵符无法调兵,可是自古以来没有兵符就调兵的例子绝对不少,我们必须要小心!”时不凡也都赶紧或。

    李世民再次骂道:“尉迟恭,你还不赶紧去,晚了我们大家都要掉脑袋!”

    “是!”

    尉迟恭飞快的开始往外走,然后去以左武侯卫大将军的身份接管了长安的警戒部队。所谓的左右武侯卫地位大概等同于后世的首都公安局加武警各部队,还有一部分消防、城管、综合执法等等的部门,总之在长安日常事务和他们都有关系。虽然他们的战斗力不算太强大,可是却至关重要,关系到了首都的安全。现在李世民让尉迟恭去接管这个武侯卫,也就是意味着赶紧封锁城门,然后不能够让李元吉出城。最后还要把李元吉困在这里,这样才能够封锁。

    “秦王,臣告退,臣回家了!”时不凡说道。

    李世民一阵吐槽:“你可真是淡定啊!”

    时不凡回到了家里,这次他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他没有太多在政治上发展的野心。这次参加玄武门政变,不过是为了保住生命罢了,并没有别的什么目的。这次算是安稳度过了,他未来也都不用担心卷入什么事情里面,他对于目前的日子还是比较满意的,如果没有人逼迫他他也都不愿意牵扯到那么多政治斗争里面,这样算是安稳一下。

    时不凡回到家了,他突然看到了李婉柔一副愤怒的目光看着自己。

    “婉柔!”时不凡问道。

    李婉柔愤怒的问:“今天的事情,你也参加了吗?”

    “是的!”时不凡回答。

    李婉柔眼睛里面居然冒出了泪水,然后说:“我要离开,我要去见我父王!”

    不得不说身在皇家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比较早熟,所以李婉柔也都大概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了。而她很快也都知道了,时不凡肯定也都参与了这个玄武门之变。虽然时不凡不会是主谋,可是却绝对是帮凶之一,所以李婉柔当然愤怒了。现在李建成已经被圈禁,不可能给任何人见到她了。

    “不行!”时不凡回答。

    “我要离开,我要去见父王!”李婉柔再次说道。

    时不凡还是回答两个字:“不行!”

    李婉柔怒道:“你凭什么阻拦我,你也参与了陷害父王的事情了吧?”

    “是的!不过,你必须留在我家,最近长安不太安全,你和你妹妹不能离开!我说过,我会保护你们的,我也答应了建成太子,会保护你们。所以,你们以后在我这里住下来,别的事情不要多管了。”时不凡回答。

    李婉柔没有说话,只是要离开!

    “嘉瑞,去雇佣几个仆人,然后把她们关进房子里面!别让她们出去,明白了吗?”时不凡说道。

    秦嘉瑞马上犹豫的说:“这个,她们可是郡主啊!”

    “他们已经不是郡主了,不用客气!把她们关起来,绝对不能够让她们随便跑出去,明白了吗?”时不凡说道。

    秦嘉瑞点头说:“你们进去吧,不要惹时校书郎生气了,明白了吗?”

    秦嘉瑞开始指挥自己的几个仆人把李婉柔和李婉顺关起来了,关进了客房算是软禁了起来。可是李婉柔看向了时不凡,却充满了愤怒,显然是认为是时不凡参与了陷害李建成的事情,所以当然非常愤怒了。

    “你想要保护她们吗?可是她们不一定理解啊!”秦嘉瑞说道。

    时不凡回答:“他们理解也罢,不理解也罢,我们不管了。反正今后他们不是郡主了,让她们当我的妹妹好了!”

    “嗯!”秦嘉瑞点头了。

    不过,接下来,街道上到处都是有一阵喊打喊杀的声音。

    “李世民谋反,弑父弑君了。”“大家跟我杀入皇宫平乱啊!”“杀入皇宫,平乱啊!”……

    整个长安城也都纷纷开始纷乱起来,因为李元吉他们没有能及时的被杀死,所以李元吉和薛万彻联合起来,居然在长安城里面制造****,然后他们希望通过这种制造****的事情来让大家获得支持。

    不过显然,普通百姓他们并不清楚这里面的事情。他们并不知道李世民和李建成他们谁对谁错,而他们不过是一些小老百姓,他们根本不会想着牵扯到这些政治里面。所以很快,那些长安城的小贩和各种商人也都停止了营业了。

    “秦小姐,武侯卫来到了我们客栈进行搜查,他们说要搜查李元吉乱党,而且还是尉迟恭将军亲自带队的!”有店小二说道。

    “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时不凡骂了一句。

    时不凡带着秦嘉瑞来到了秦家的客栈,然后见到了尉迟恭正在准备要进行搜查。

    “尉迟恭将军,这个秦家的客栈是我契姐家里面的产业,应该不会有问题吧?”时不凡问道。

    尉迟恭看到了时不凡,吐槽:“怎么到哪都能够见到时校书郎你啊!不过秦王说了,任何地方都要搜查,甚至包括各家官员,王府等等。别说你这个客栈了,甚至各家王府都要被搜查,你说呢?”

    “好吧好吧,不让你搜是不行了,嘉瑞让他们去看看吧!”时不凡说道。

    在尉迟恭的一声令下,那些武侯卫的士兵冲进去了,然后到处搜查。可是这帮武侯卫的士兵一个个都是粗鲁的汉子,他们根本不像是后世那种警察搜查起来还是非常文明的轻拿轻放。可是这帮家伙可真的不客气了,拿起了一个坛子,然后直接砸下来了,确保里面没有什么东西。这帮家伙办事太粗糙了,让秦嘉瑞看着这个情况也都忍不住咬碎了银牙,这个损失可不小啊!

    哪怕这些东西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可是被这么白白损失了也不舒服,而且人家可没有什么国家赔偿的说法。

    “尉迟恭将军,让他们轻拿轻放吧,别乱来了!”时不凡说道。

    尉迟恭点头说:“看在一起为秦王效力的份上,我给你面子。大家给我轻拿轻放,不要乱来!”

    那些士兵终于轻拿轻放了,可是这个也只是仅限于那些易碎品,可是那些不容易碎的东西还是非常粗鲁的。尤其是客栈的厨房里面,各种肉类蔬菜都给弄得一团乌七八糟,蔬菜很多都不成样子了,蔫了吧唧的。

    “尉迟恭将军,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一个武侯卫士兵说道。

    “好,走,去下一家!”尉迟恭说道。

    尉迟恭倒也还是有一丁点的情商,回头说:“时校书郎,这次多有得罪,这次损失改天我请你喝酒作为赔罪好了!”

    尉迟恭说完马上走了,至于那个喝酒是不是真的,时不凡不知道,尉迟恭的地位和品级甚至和李世民的亲近程度远比时不凡要高,所以所谓请他喝酒也许只是安抚一下他的情绪,不想闹僵的客气话而已。

    “哎,真是的,这些东西都被弄坏了。虽然损失不大,可是恶心人啊!这个直接损失倒是其次,如果长安城这么封闭下去,并且到处搜查,谁来这个客栈来吃饭住宿?”秦嘉瑞也都小声吐槽。

    这个酒楼客栈行业比拼的也就是一个人流,长安城一党封锁,并且街上到处都有武侯卫的人来搜查,谁愿意出来做生意吃饭?所以直接的材料损失倒是其次,可是这个间接无法营业的损失才是让秦嘉瑞肉痛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抓住这个李元吉和薛万彻了,这个历史不同了。历史已经稍微改变了,李元吉没有当场死,而薛万彻也都没有跑开长安。也许,薛万彻是看到了李元吉还活着,以为有了一些希望,这样让他反而想要让李元吉带头了。真是蝴蝶效应,误差了一点,结果反而引起了这么大的区别?”时不凡想道。

    时不凡也都不知道怎么办了,现在长安城已经有些乱了,如果这么下去说不定会更麻烦。时不凡开始琢磨应该怎么办,必须要尽快抓捕李元吉和薛万彻,不然他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必须要送李元吉下地狱,不然这个不稳定因素也是让时不凡感觉不放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