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五十五章 攻心

第五十五章 攻心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文科大唐最新章节!

    “时校书郎,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他们掌握了这么多人质,怎么办?”尉迟恭说道。

    虽然尉迟恭很想直接下令冲过去杀人,他虽然不在意那些百姓的生命,可是却在意自己的生命,所以他听到了自己未来也许会成为李世民的替罪羊之后,他也都不敢乱来了。不过他对于这方面,确实不太了解,自然也都是依赖于时不凡这个文人了。所以,现在尉迟恭全无办法,只能够依靠于时不凡了。时不凡看到了那个李元吉已经狗急跳墙了,通过劫持人质过来阻挡尉迟恭,可想而知他已经是快要疯了。

    “我去和他们谈谈!”时不凡说道。

    “时校书郎,你疯了?那么多人,他们足足有上千人,哪怕是我这个武将也都不敢说全身而退,你一个文人……”尉迟恭显然担心的说道。

    时不凡回答:“不要紧,我想他们还是想要求生的,他们通过挟持人质就可以看出来,他们其实还是有求生的想法的。如果他们真的想要拼命,他们也都不会如此了。他们不会如此蠢,杀死我这个谈判代表,这样他们必死无疑了。所以,只要他们脑子没有进水,他们是不可能杀我的。”

    尉迟恭颇为担心的看着手臂反往前走,然后时不凡一个文人自己走到了前方,最后来到了李元吉和薛万彻面前。

    “李元吉,薛万彻,你们不觉得你们非常无耻吗?到了这个时候,还要依靠挟持百姓作为人质,你们都是怎么学的?李元吉,你好歹也都曾经是大唐的齐王,你就是这么挟持大唐的百姓作为人质的吗?”时不凡问道。

    李元吉看了看时不凡,显然他不认识时不凡,不过他却怒道:“李世民,那个逆子乱臣,他栽赃陷害大哥和我,难道不该死吗?挟持百姓?他们都是我大唐的子民,都是我李唐的人,他们自然要为李唐讨伐叛逆一起杀敌。至于死了就死了吧,他们效忠李唐是他们的荣幸!”

    “好好好,李元吉,你看来真的是无话可说了。好了,我也不多说废话,那我就问你们一句,你们要怎么样才肯放过这些百姓?”时不凡问道。

    薛万彻回答:“只要你们愿意放了我们一条生路,我们也就……”

    薛万彻刚想说条件,可是李元吉却马上说:“不行,李世民必须要把我重新迎回去,并且向父王负荆请罪,任由我等处置,这样才算行。如果不答应,那我们也都不会放过这些百姓的!”

    “疯子,蠢货!”时不凡和薛万彻心里面大骂。

    薛万彻心里面大骂这个李元吉,居然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记想要夺回权力。现在的局势已经很明显了,那也就是李元吉他们失败已经是必然的,他们能做到的也就是趁着自己手里面有筹码的时候可以借机和李世民谈谈,放了他们一条生路,不要杀死他们。

    可是李元吉居然到了这个时候,还是在这里权欲熏心,想要依靠着数千百姓的生命来威胁李世民主动交出权力任由他处置。这个不是傻子疯子吗?李世民奋斗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今天吗?李世民会在意数千百姓的生命吗?哪怕换做是任何一个皇帝,如果死亡数千百姓换取自己的皇位稳定,他们都将是丝毫不会顾忌的。李元吉居然太把自己的当回事了,居然想要依靠数千百姓也就要求李世民交出权力然后任由他处置?这样不是傻子吗?

    “疯了,这个李元吉已经彻底疯了,造就已经在权力的面前失去理智了!”时不凡想道。

    李元吉在短短几天之内,从一个高高在上的齐王,就这么成了一个逃犯。甚至有一些野史里面传说李建成答应过李元吉,到时候李建成将会采用兄终弟及方法把皇位留给李元吉。虽然这个说法没有太多的史料可以证明,可是李元吉既然身在皇家,他能够没有对这个位置有一些野心?

    而李元吉这个时候疯了,居然不顾自己手里有多少底牌的情况下也就敢这么乱开条件,以为依靠数千百姓的生命就可以威胁李世民交出权力?

    不过时不凡却不认为这个有什么不正常,在绝对的利益面前,很多人会做出一些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在绝对利益面前,足以让一些平常聪明无比,看起来智比诸葛的人做出一些令人无法理解的“蠢事”。为什么很多人坐上了皇位之后,会做出一些“蠢事”,其实这个也就是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被蒙蔽了双眼,根本无法能做出有效的判断了。而这个是否会被蒙蔽双眼,不在于他有多少才华,而是在于他的精神境界。有些人很聪明,可是在最为关键时候却根本发挥不出来,反而会平白无故的做一些普通人都无法做出来的蠢事。这个不奇怪,因为利益太大了,足以蒙蔽了他们的双眼。

    “李元吉,你这个条件是不可能的,希望你看清形势!”时不凡说道。

    李元吉马上大怒:“既然这样,我们也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我要杀了你!”

    李元吉抽出了铁鞭,然后好像作势要朝着时不凡打过来。

    时不凡赶紧说:“薛万彻将军,李婉柔郡主和李婉顺郡主在我家!”

    “齐王,慢!”薛万彻赶紧说道。

    薛万彻拦住了李元吉,然后问时不凡:“两位郡主在你那里?”

    “是的,我是两位郡主的教师,这两个月以来两位郡主由我来照顾,并且教导他们。而且,以后两位郡主也都是我来照顾,算是我的义妹了!”时不凡说道。

    薛万彻颇为意外的看着时不凡,因为时不凡如此做,那也就是意味着放弃了未来的前途,等于是来照顾两个郡主了。要知道参与玄武门之变的人,未来前途肯定不错。可是时不凡选择收留李建成的女儿,那意味着等于是自己自毁前途了。能够为了李建成的女儿放弃前途的人,简直是太少了。政治上跟红顶白的人太多,可是愿意放弃前途照顾一个非亲非故的人,太少了。所以薛万彻真的感觉有几分感动,不过目前他们毕竟是敌人。

    “你想说什么?”薛万彻说道。

    “薛将军,我想和你淡淡谈谈,你看如何?”时不凡说道。

    薛万彻想了想,说:“看在两位郡主的份上,我和你谈谈!”

    “不行,薛万彻,你想要干什么?”李元吉怒道。

    不过薛万彻还是说:“我去和他谈谈而已!”

    “薛万彻,你要背叛我吗?我是大唐的齐王!”李元吉怒道。

    不过薛万彻并不把李元吉当回事了,李元吉注定已经是过去式了,目前李建成和李元吉失败已经是必然,如果不是薛万彻念及当年李建成对他的恩情,他也都不会如此拼命了。不过对薛万彻有恩的至少李建成,并非是李元吉。再加上现在李元吉已经是丧家之犬,他自然不会把李元吉那个所谓齐王当回事了。他跟时不凡来到了旁边,然后准备谈谈。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长安,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时不凡突然念了一句著名的元曲。

    薛万彻想了想,问:“你这个是什么意思?”

    “薛将军,据我所知,你们薛家是世代为将,从当年北周时期也就开始了是吗?”时不凡问道。

    薛万彻点头说:“是的!”

    “你们认为军队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时不凡再次问。

    “你这是什么意思?和我们有关系吗?”薛万彻再次强调。

    时不凡回答:“有关系,请你认真回答!”

    “军队存在的意义是为了打仗!”薛万彻说。

    时不凡再问:“为了什么而打仗?”

    “为了君王!”薛万彻回答。

    “那君王为什么而打仗?”时不凡问。

    “这个……”

    薛万彻回答不出来,因为自古以来打仗的理由千百种,甚至有些时候君王也许为了一个美人而出兵打仗,这个也不是没有过的。所以这个真的无法回答,薛万彻沉默了。

    “抛开那些为了所谓美色而发生的战争,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自古以来君王发动战争,无非是几种。一种是为了保家卫国,面对外敌入侵不得不奋起反抗。还有另一种,那也就是为了自己的百姓争取生存资源。何为生存资源,无非是水源、食物,还有生存的必须的东西。或者说是土地,而土地是能够养活更多百姓的东西,如果没有了足够的土地那最后都要面临百姓集体饿死结果。我们姑且不论那些北方游牧民族入侵中原是善恶如何划分,如果我们一分为二从理性来看,北方游牧民族入侵中原抢掠,有很大原因是他们那里物产不足,无法维持长期生存。每当灾难的时候,他们必然会南侵中原。可是我们换位思考一下,他们是为了自己的百姓能生存才去抢掠,这个归根究底也是为了自己的子民能够生存下来。所以,战争无非是两种,一种是被迫的,一种是为了自己的子民主动去开拓,让他们有更多的生存空间。”

    “如果一个君王不是为了这两种原因发动战争,那可以说是一个昏君,那不奇怪吧?”

    薛万彻认真思考了一下,最后点头了。

    “很好,那你现在在这里作乱,是为了什么?你和齐王作乱,你认为是为了百姓开疆拓土,还是抵抗外敌入侵?”时不凡问道。

    “这个……”薛万彻也都无法回答。

    薛万彻自以为是为了效忠李建成,可是现在他的思维去被时不凡带沟里了,被时不凡偷换了概念。其实这里时不凡故意的偷换了概念,把君王发动战争的正义性和是不是明君有了一个“标准”。在时不凡的话语里面,只有那些为了抵抗外敌入侵和为了百姓争夺生存空间而发动战争的君王才是“明君”,别的发动战争理由都是昏君。事实上作为一个君王,发动战争的理由不可能这么单纯的。可是在时不凡的偷换概念之下,完全是一刀切,这样让薛万彻的思维也都乱了。

    因为按照这个思维来衡量,那薛万彻在这里作乱,那是什么?他效忠李建成而作乱,可是这样是一个明君应该有的行为吗?如果他继续为了李建成而作乱,那这样反而是说明了李建成不是一个明君,反而是昏君暴君。作为一个深受李建成恩情的人,他怎么能够做这种事情?

    “薛将军,我想你应该看得清楚,目前的局势建成太子失败已经成为了必然了。而李元吉已经彻底分疯了,被权力弄疯了。他居然想要靠着数千百姓就逼迫秦王让出权力,这样你认为可能吗?这个哪怕我也都知道不可能,所以李元吉这个是在把事情搞坏了。”

    “薛将军,既然现在事情已经不可为了,你也就不要做无畏的抵抗。尤其是建成太子对你有大恩,你哪怕要报恩也不要这么做啊!看清形势,顺势而为。想要替建成太子挽回局面是不可能的了,你不如换另一种方式报答他。你可以尝试保住他后代的性命,算是一个不错的结果了。如果让李元吉这么乱来下去,到时候不但他会死,你会死,甚至建成太子的几个儿子也都会死。到时候,你把建成太子的几个孩子也都拉下了死路,你就是这么报答建成太子的?事情既然已经不可为了,你们不应该考虑如何翻盘,而是把损失降低到最低。”

    “所以,想要保住建成太子的几个儿子的生命,你知道应该怎么做吗?”

    时不凡暗中指了指李元吉的脑袋,然后轻轻的做了一个抹了抹脖子的动作,意思显然非常明显了。

    薛万彻突然倒吸一口冷气,脸色阴沉,不过却没有反驳时不凡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