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五十七章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第五十七章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文科大唐最新章节!

    时不凡回到了家里面,然后问秦嘉瑞:“李婉柔和李婉顺如何?”

    “李婉顺郡主已经吃东西了,可是李婉柔郡主却没有吃,好像还是在生气。”秦嘉瑞说道。

    时不凡听了之后,知道这个李婉柔看来还是不打算消气啊!自从李建成被圈禁起来之后,李婉柔可是把时不凡给恨上了,因为时不凡也是参与者之一,所以她当然不可能那么容易原谅一个对于自己父亲下手的人。不过现在被时不凡软禁在了这里,居然在这里要绝食了,然后她也都要在这里绝食抗议,显然是不打算这么容易开始吃东西。

    “好吧,让人去准备一些羊肉之类的食材,我亲自来做给她吃好了!”时不凡说道。

    秦嘉瑞也都一阵羡慕嫉妒恨了,时不凡居然亲自做给李婉柔做菜。秦嘉瑞恰好知道时不凡会做饭菜,并且还是非常不错的,比起她客栈里面的厨师还要好不少。不过显然,时不凡并没有打算把精力长期放在做饭菜上面,他还是主要以工作为主,至于做饭做菜只是日常生活的一些陶冶情操罢了,并不会真正当做职业或者是长期来做的事情。所以就连秦嘉瑞想要吃时不凡做的菜,那也都不可能那么容易。

    当时不凡做完了菜品之后,送到了李婉柔的房间。

    “婉柔,应该吃东西了!这个是我亲自给你做的,你应该知道是什么。上次我给你做了好吃的,你现在想不想吃呢?”时不凡问道。

    李婉柔看了看那些香气喷喷的菜品,心里面不由得动心起来。而她已经饿了三天了,这三天以来一直都是靠着喝水的,不过显然喝水是无法能够满足身体的生理需要的,肚子饿了还是会饿了,不会因为喝水也就能够饱了。现在看到了这些香气喷喷的食物,也都感觉非常的动心。哪怕她心里告诉了自己,不要吃不要吃,可是肚子里面的饥肠辘辘,和嘴里流出的口水也都是根本不受控制了。毕竟人体的生理反应是不会受到她的意识控制的,所以现在李婉柔感觉自己好像还是非常渴望这个美食。

    “婉柔,想吃也就过来吃吧!”时不凡说道。

    李婉柔看到了这几道菜,居然不由自主的慢慢爬了过去,然后开始直接用手抓住这些菜品开始吃下了肚子。然后甚至这些羊肉直接开始吃,使劲的吃,根本不顾什么平日里面作为郡主的风度了。很快,李婉柔也都把几道菜给吃完了。

    不过,李婉柔接下来恢复了一些体力之后,却没有理会时不凡,不给时不凡好脸色。

    时不凡看到了这个情况,看到了李婉柔把这些菜品吃完了之后,他知道李婉柔绝食自尽的想法算是彻底失败了。很多时候,很多人虽然在绝食,可是面对真正的美食面前,反而会唤起他对生活的希望。美食其实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追求,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普通百姓,人类对于美食的追求都是无法抗拒的。因为食物永远是人类生存的“刚需”,不可能免去的。

    所以任何人都会追求可口的食物,李婉柔之前虽然选择想要绝食,可是时不凡利用这几个美食来诱惑,让李婉柔彻底打消了绝食的想法。现在虽然李婉柔还是看起来一副对于时不凡不满的样子,可是时不凡却非常清楚,一个人生理已经妥协,那距离心理妥协也都不远了。所谓凡事都是一鼓作气,如果李婉柔能够一鼓作气的绝食直到饿死,那要么是时不凡妥协,要么也就是李婉柔饿死。可是现在李婉柔居然忍不住吃了时不凡做的菜,那她等于是彻底把那股“气”给弄没了,这样她接下来面对时不凡已经是处于下风。

    “婉柔,你还是记恨我吗?记恨我算计建成太子?还是记恨秦王坑了建成太子?”时不凡问道。

    李婉柔怒道:“李世民暗算父王,他栽赃陷害!而且,你居然去做李世民的帮凶?”

    “婉柔,其实建成太子有今天这个结果,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他自己选择的。”时不凡说道。

    李婉柔更是生气,怒道:“我父王就这么活该被算计吗?我父王就这么活该被圈禁,就这么活该被一家人关起来吗?”

    时不凡摇摇头说:“他作为一个普通人也许不应该,可是错就错在他有心想要争夺大唐皇位,这样那他落得今天这么一个结果,也就没有话说了。你想想看,如果它是一个普通的百姓,一个普通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百姓,一辈子安安稳稳的种田,他会卷入这种夺嫡之争吗?”

    “还有,如果他没有想要去夺取皇位,他只是安心的做一个混吃等死的王爷,那他会有今天这个结果吗?所以,你说这个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不应该?父王是大唐的嫡长太子,难道不应该继承吗?还不是李世民,他有了不该有的野心,居然想要夺嫡?”李婉柔义正言辞的说道。

    “哈哈哈哈,天下自然有实力有才能有手段的人才能够坐稳那个位置,当然也要几分运气。你父亲是有才华,是有运气,能够成为第一个出生的嫡长子。可是这样又如何,最终他的运气不如秦王,让他失败了。可是没有什么该不该的,我倒不反对秦王去夺嫡,因为有本事有能耐的人,去争取一个发挥自己能力的舞台那是他应有的权利。也许有些人甘心一辈子平淡,这个应该尊重他的想法。可是也许有些有能力有志向的人,想要去争取一个发挥自己才能的平台,这样做也都没有错,反而是非常合理的。”

    “秦王夺嫡,我不认为有什么不对。假如你父亲坐上了皇位,虽然我不知道他会怎么选择,可是秦王的下场未必比你父亲好多少。每一个人都有竞争自己人生的权力,所以你认为秦王不应该去有野心,反而我认为是合情合理的。凭什么要让一个远不如自己的庸才凌驾于自己之上?当然,我并不是说你父亲李建成是庸才,可是人才之间竞争不是合情合理吗?谁能力更好,谁的手段更厉害,当然也许还要加上谁的运气更好,这样谁能够上位,这个在我眼里是合情合理的。”

    时不凡不认可那个所谓的嫡长子继承制,虽然时不凡知道在古代嫡长子继承制事实上是为了维护家族和国家稳定的一种制度。可是作为时不凡在后世,后世各种所谓大家族已经解散了,在后世的社会体制之下,所谓大家族早就已经解体了。在后世只能够称之为“家庭”,可是几乎不可能称之为家族。也许有些人自命不凡自称“家族”,可是事实上他们这些“家族”根本无法和古代的家族相比。而且后世所谓的家族,并不像是古代那种联系紧密的,甚至也许自称家族,事实上家族成员分散在全国各地,老死不相往来的情况也都绝对不少。

    在这种情况下,所谓嫡长子继承制完全是一个笑话。自己发达了,没有义务要把自己的财富给那个所谓“家族”,完全可以自己直接传承给自己的直系子孙。而且在后世,虽然也许各种官吏任命过程中还不是那么完善,可是能者上庸者下已经深入人心。虽然也许操作过程中有那么一些问题,可是绝不是那种可以靠着天生血脉也就可以有资格坐上官位的了。

    有能力的去竞争,而竞争是合情合理的,反而不竞争才是有问题的。有能力的人去竞争,在时不凡心里面是合情合理的。所以虽然李世民和李建成互相争斗,可是时不凡却不认为李世民是错了的。也许他手段很血腥恨脏脏,可是这样并不代表他是“错误”的。因为作为政治家,作为一个政治家无非也就是用最肮脏的手段来达到最正义的目标。

    什么嫡长子继承制,这个在时不凡眼里面根本不算是什么,谁有能力谁有本事谁有运气,完全可以去竞争。至于说政治的阴暗面,这个自古以来都是这样。时不凡不会如此“单纯”的用别的行业的道德标准来衡量政治斗争。不同行业有不同行业的道德标准,所以用别的行业来衡量政界的道德标准,这样根本是南辕北辙。难道为了一个嫡长子继承制度就给束缚住了,反而是时不凡不支持的。所以哪怕李世民手段再血腥,其实时不凡也都认为是正常的,不会就此抨击李世民不仁义。哪怕李建成登上了皇位,李世民的命运也都未必能够好到哪里去。

    “婉柔,我希望你能够好好考虑一下。你父亲李建成既然有想要争夺大唐皇位的想法,那也就是要有失败的准备。你父亲想要戴上这顶皇冠,必然要承受他的重量。所以你明白了吗?这顶皇冠不是那么好戴上的,因为这顶皇冠不但代表了权力,不但代表了财富利益,更代表了他背后的责任和风险。这个皇冠也许还不到一斤,只是布匹绸缎制作一定帽子。可是他也是世界上最重的帽子,因为他代表了整个天下的权力,代表了天下万民的幸福和生存。”

    “这顶帽子不是那么容易戴上的,想要戴上必然要经过一系列的考验。能力,手段,才华,用人之道等等,也许还要加上虚无缥缈的运气,这些条件缺一不可。既然建成太子选择了这条路,那就要有被考验失败的结果。建成太子的结局已经不错了,至少他没有丢了命。你想想看,隋末那些乱世枭雄,他们也想戴上这顶皇冠,可是他们的结果是如何?王世充、萧铣、李密、刘武周、杜伏威他们的结局是如何?所以只要你想要戴上这顶皇冠,那就要承受这顶皇冠的‘重量’。至于会不会被这顶皇冠的重量压死,那也就看自己的运气手段本事了。”

    “建成太子走了这条路,那他自然要有承受失败的结果的准备。所以这个事情不怪秦王,也不怪建成太子,甚至不能怪罪任何人。你要怪,就怪罪这个世界,因为这个世界没有给人正常的手段竞争的手段,不得不用这种手段来竞争,不得不用这种血腥的手段来竞争。”

    “所以既然建成太子想要戴上这顶皇冠,那自然要承受这顶皇冠的重量。如果只是想要戴皇冠却不要承担重量,那最后他是无法戴上皇冠,哪怕勉强戴上了皇冠,也都会无法戴稳的!”

    “婉柔,你明白了吗?秦王和你父亲,其实没有谁对谁错的区别,他们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他们自然没有任何选择了。不但是秦王,也是你父亲也都没有任何选择了。”

    “我今天跟你说这些,就是希望告诉你,秦王和你父亲其实并没有真正的私仇。你以后不要想着去找秦王报仇,因为你去找秦王报仇不但不会有结果,反而会害了你。尤其是你还有你妹妹,你难道就这么不顾她的生命了吗?政治是这个世界上最肮脏最血腥的东西,所以你不要随便牵扯进去。你现在已经算是挣脱出来了,你不要为了父亲去报仇,因为他们没有所谓的私仇。如果要说有仇,那也是因为这个时代,是这个时代没有给他们一个不通过暴力血腥手段竞争的机会。没有给他们一个共同都要遵守的竞争规则。你好好想想吧,希望你能放下过去,好好的生活,今后你和你妹妹和我一起生活,不要想什么过去那个郡主身份。虽然我这里比不上当时的东宫,可是只要有我一口吃的,我也不会亏待你的!”

    时不凡很快离开了,李婉柔看向了时不凡的背影,眼睛里面充满了复杂的神色,显然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参与了陷害自己父亲,可是却救了自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