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五十八章 心即理

第五十八章 心即理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文科大唐最新章节!

    时不凡安抚了李婉柔之后,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家里面居然再次迎来了一个客人,这个客人也就是和时不凡有过一面之缘的孔颖达。这个孔颖达自从上次被时不凡忽悠去种田之后,一直没有什么交流。不过,现在孔颖达居然再次来了,让时不凡不由得暗自头痛。这个孔颖达可不是那种普通官员,这个孔颖达是一个学者,学者成分远远地多过官员,所以和他交流才是最头痛的。时不凡宁可和一些政客交流,因为那些政客的思维都是可以估测的,无非是向往利益和权力,和他们谈论这些总没有错。

    可是和这些学者交流,那恐怕往往是学术上的东西。如果单纯是学术,那还没有什么,可是孔颖达偏偏学习的是儒家哲学。时不凡在儒家哲学方面确实不太擅长,在后世儒家哲学已经是逐步被淘汰了,时不凡对于儒家的哲学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这样让时不凡最头痛。要说时不凡最怕见的也就是孔颖达,上次孔颖达几乎把他肚子里面的存货都给掏空了,如果再来几次那说不定时不凡可真的是要原形毕露了。所以他最怕的就是去见孔颖达,可是人在家中坐,灾祸天上来,孔颖达居然主动找上门,让时不凡更是头痛无比。

    “时校书郎,你让我太失望了!”孔颖达说道。

    时不凡反问:“孔学士刺眼何意?”

    “你为什么要帮助秦王,而且做出这种事情?”孔颖达非常直接的问道。

    孔颖达直接质问时不凡,为什么要帮助李世民去陷害李建成。虽然李世民有十八学士,可是事实上十八学士并不全都是谋士,很大一部分都是用来作为学术上的帮助的,对于政治谋略上没有太多帮助。孔颖达一直都是研究学术,对于这种政治斗争并不关心。哪怕退一步来说,不管是谁获胜,他也都不怕什么,因为他是孔子的后代,不管是谁获胜也都不可能杀了他,反而要把他作为政治标杆作为重用。

    所以孔颖达是一个稳坐钓鱼台的人,不怕什么意外情况。可是孔颖达一直把时不凡当做了学术上的朋友,可是现在时不凡居然帮助李世民去陷害这个李建成。虽然外人不知道什么,可是孔颖达虽然主要钻研学术,可是毕竟是在官场呆了这么多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这里面的猫腻谁不清楚啊!可是时不凡居然主动帮助李世民去坑害李建成,这样让孔颖达非常失望。这种挑拨离间,并且造成别人家庭兄弟不和的事情,是儒家所非常排斥的。

    “孔学士,我虽然认为我这个事情做的不地道,可我却没有错!”时不凡回答。

    可是这次轮到孔颖达问:“时校书郎,你想要什么?财富,权力,美人?”

    “我想要的,无非是生存,能够有一份还算可以的财富可以让我生存。每天工作不用太累,这样可以安稳度日也就行了。并且有几个女人跟在身边,三妻四妾不敢多想,三两个还是想要的!”时不凡回答。

    孔颖达反问:“你不是已经做到了吗?何必要帮助秦王做这种事情呢?”

    “我没有选择,我要生存。”

    时不凡把具体事情的过程告诉了孔颖达,而孔颖达这才知道这次玄武门之变里面有这么多内幕。而孔颖达这才是第一次知道这里面的内幕,因为孔颖达之前也只是听说这个事情,并没有知道事情的内幕。自从孔颖达自己一个人去种田之后,他也都没有继续参与秦王府的谋划,所以他并不清楚这么多。不过现在也都知道了,这样让孔颖达还是非常不满。

    “既然你是为了生存,可是那你能够做如此事情吗?你这样做,天理难容!”孔颖达不客气的说道。

    时不凡哈哈笑道:“孔学士,你说什么是天理?我们头顶上的这个也就是天吗?这个天,到底是如何?这个天,到底是会如何能影响我们?何为天理,天理是如何产生的,你这个是如何解释的?”

    “天理,乃是……”孔颖达想要解释,可是却被时不凡打断。

    “孔学士,不论你如何用儒家经典解释‘天理’,可是你如何解释天的由来。也许自古以来有传说,传说盘古开天辟地,可是这个事情谁亲自见过?而谁也都不知道天到底是什么玩意,却堂而皇之的在此解释什么是天理,这个不是很好笑吗?”时不凡嗤笑道。

    “你你你你……”孔颖达气得指着时不凡。

    时不凡再次说:“所谓天理,自从我们人类从茹毛饮血的洪荒时代走来,我们的天理是什么?自古以来形容天,无非是从典籍里面记载。而这个天,到底是什么,这个天理又是什么?当年董仲舒所说天人感应,可是事实上无非是自己对于天的理解,并非是天告诉你的。所谓天理,其实人类对于这个世道的道德、礼仪、律法制度的思考,归根究底还是人。如果没有人,哪里来了什么天理!”

    时不凡指了指孔颖达的胸膛位置,然后说:“这个世界上,‘天’这个东西是人心所造就的,而天理也是人心所造就的。所谓为天地立心,其实并非真正的天地,而天地只是存在于人类的心中,事实上并不存在。心中有天地,这个世界上才存在天地。而心中所谓的道理,才是所谓的天理!一切都是有心所发,天理即心,心即天理,所以你所说的天理无非是人心罢了。”

    孔颖达突然无法反驳,因为谁也都没有看到过这个“天”是如何产生的,也许在一千多年之后的科学家对于宇宙产生的原因可以归结于一次所谓的大爆炸。可是这个时代的人,无非是用“心”来思考天地如何产生。所以在科技不发达的时代,很多思想都是唯心的,时不凡这个用心来解释,也是最合适的解释。所谓天理,无非是儒家的道德礼仪标准,再加上各种社会制度而已。所谓的道德,无非是人类创造出来的一种行为准则,和所谓的“天地”没有半点关系。天地算什么,天地不会专门针对某一个人,更不可能创造出所谓的“天理”,这一切不过是人心所创造思考出来的东西。

    时不凡不认为“天”算什么玩意,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是人类的世界,是智慧生物的世界。一切的道德其实是人类创造的,可是为了神话却给他扣上了所谓的“天理”,真是可笑。甚至有些人自以为自己的言论就代表了“天理”,认为自己代表了天下,所以自己也就是代表了“天理”,这种人时不凡最看不上。

    “孔学士,你说我所为天理难容?可是既然天理是天下人所思所想而一起的创造,你认为你能够代表天下人吗?你认为你的想法,能代表天下所有人的想法吗?你认为天下人和你所需要的东西都一样?”时不凡反问。

    “这个……”孔颖达不敢承认。

    时不凡再次反问:“孔学士,这个世界的生命,首要的也就是生存。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类?人为了生存,而所做的一切,那也多是可以理解的。生存是最重要的,这个是人最基本的本心。虽然我们可以用心来每日三省吾身致良知,可是这个良知是建立在我们都能够生存。如果连生存都做不到,那何谈良知?孔学士,你也不能够否认,人类生存是最基本的需要,比起什么权力富贵更重要啊?”

    “是!”孔颖达回答。

    “那我为了生存,做出了一些看起来有违礼制之事情,那又有何妨?”时不凡反问。

    孔颖达还想说:“可是,那……”

    “孔学士,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知道你认为我参加这次政变,是为了荣华富贵是吗?可是我告诉你,我收养了建成太子的两个女儿,并且争取保证了建成太子的几个儿子不死,你说我是为了荣华富贵吗?”时不凡问道。

    孔颖达不由得皱眉,因为如果说时不凡为了荣华富贵,那他完全可以不能手里李建成的女儿和帮助李建成的儿子躲过被杀,可是时不凡这么做了。虽然时不凡不会被明着公开惩罚,可是却未来政治前途也都断送了。所以说,如果时不凡为了未来的荣华富贵,怎么可能会做这种蠢事,所以说明了时不凡倒也不是为了荣华富贵。可是,孔颖达还是对于时不凡这种对于为了自己生存而去害了别人的做法,非常的不太满意。

    “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这个是亚圣的教诲,难道你不知道吗?”孔颖达问道。

    时不凡不否认的回答:“这个教诲我是时刻记在心里,可是我却说我做不到。”

    “……”孔颖达无语,还是第一次听人直接坦白自己做不到舍生取义的。

    “舍生取义,我做不到。可是我却能够做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是谁要杀了我,那我也就会和他拼命。我能够做到的也就是在事不关己的情况下,我可以不去帮助那些不义之人。可是如果谁要杀我,那我也就只能够拼命自救,虽然也许手段比较极端,可是那我也是为了生存。我能够做到的也就是在我能够生存的情况下,不会牵连过多无辜之人。建成太子的女儿是无辜的,而建成太子的儿子是无辜的。我能够作为给建成太子的补偿,也就是收留他的女儿,并且尽量保证他儿子不死。”

    “这个也就是我的良知,我知道我需要什么。我唯一需要的也就是知道我所需要是生存,还有适当的生存更好。而我并非是为了权力而去陷害建成太子,所以我选择对建成太子进行补偿,难道还不行吗?”

    “而每一个人的人心,都有天良所存在。而天良,也就是天理,是天下所有人都认可的道德,那这个道德也就是天理。既然生存是天下所有人都认可都需要的,那那自然是最大的天理。人即为天存在之根基,如若人类都不存在,那寄托于人心的‘天’,那可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我能够做到的也就是保证我的生存,可是我也尽量不要侵犯别人的生存。我等一日三餐,其实何尝不是杀害了生灵?不过,我们只是按照我等所需要的方法来生存,我们只要能维持自己的生存而去杀生,那并非是不仁,这个是生存的法则。可是在满足了自己生存所需之后,为了自己的私欲虚荣而去杀生,那才是丧尽天良天理难容。”

    “所以,人心即为天理,天理寄托于人心当中。孔学士,看来你还没有修练到家啊!”

    孔颖达都被时不凡这话给绕晕了,时不凡这话从天文到地理,从生物学到哲学,甚至从历史学到人类学等等,牵扯了无数学科。可是孔颖达哪里学过这么多,他都被绕晕了。

    孔颖达的知识面也仅限于古代人的书本,而且古代人的书本犹豫科学不发达,留下来的东西很少,甚至绝大部分都是偏向于古典的学术的。可是时不凡不同,他的知识面比孔颖达多了不知道多少倍。虽然时不凡主要攻读文科的学科,可是并不妨碍他引用一些后世人众所周知的理工科知识来为他的论点增加说服性。所以孔颖达完全被时不凡这么多东西给绕晕了,因为这些东西太过于“高大上”,孔颖达一时之间也都明白不了了。

    “你的意思是,天理存在于每一个人心中?人心即为天理,我们寻求天理,不需要去向天感应,而是寻找挖掘自己内心的良知吗?”孔颖达问道。

    时不凡点头说:“没错,就是如此!人心即为天理,天理存在于人心当中,所以我可以概括为‘心即理’,心是一切天理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