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六十三章 夫人路线

第六十三章 夫人路线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文科大唐最新章节!

    东宫,李世民目前已经开始住在了太子的东宫,李世民已经开始准备所谓的登基大典了。也许再过几天,李世民也都可以自称“朕”,而不是现在的自称“孤”了。而这几天别人最忙碌,反而李世民这个太子是最清闲的。别人都是在张罗着所谓的登基大典,担忧登基大典会不会出了篓子。一旦出了篓子,反而是问题最大的。然后李世民却反而最清闲,因为这个就好比一个将军让参谋制定了作战计划,当他审核过了之后,一旦签字了之后,也都可以相对最清闲了。

    就好比当年艾森豪威尔签订了批准了诺曼底登陆作战这么一个开创历史的作战计划之后,他反而最清闲了。他在此之前能做到的也都做了,接下来也就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所以那个时候,也许别的人都在忙碌,都在准备执行作战计划,可是作为最高的指挥官反而相对最清闲,因为他把能做的都做了,接下来要么成功要么失败,最后也只能够让时间历史来检验了,他也什么都影响不了了。

    所以,这几天李世民算是完成了人生中最大的一个进程。接下来这个登基大典,他能做到的也都做了,无非是走流程罢了。至于他也都无法有什么太大影响了,因为他能做到的也都做了,再怎么努力也都不会有更好的效果。所以,他反而最清闲,不用多管什么了,一切都让下属安排。

    “太子,今天去哪个宫殿去过夜?”有宫女问道。

    李世民说:“去高惠通那里好了,她久病痊愈,孤去他哪里!”

    当李世民来到了高惠通这里,准备进行同房温存的时候,高惠通突然说:“太子,我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吧!”李世民说道。

    “太子,我的命是时校书郎救的,而且他还救了太子您的女儿。而时校书郎希望我帮他在您面前说一些事情,所以我不好拒绝。”高惠通回答。

    李世民皱了皱眉,不过却还是说:“你能够坦诚,倒也直接。不过你说吧,是否同意还是要看孤!”

    高惠通如此直接坦诚的说是为时不凡说话,那其实反而让李世民放心了,因为如果高惠通故意旁敲侧击的影响自己,那李世民反而担心。高惠通如此坦诚的说自己出于救命之恩所以替时不凡说话,这样反而让李世民放心。因为这样说明了高惠通还是以李世民这个丈夫和君王为主,而不是所谓救命之恩。其实以丈夫和君王作为主要对象,和报答救命之恩,这个其实并没有矛盾。高惠通直接挑明了自己是因为救命之恩才帮助时不凡说话的,这样反而是让李世民放心了很多。既然是坦诚了,那这样既可以顾全夫妻君王和后妃之间关系,反而也都可以一定程度上的维护。

    如果帮助时不凡说话藏着掖着,反而才是最要命的,这样不但会影响高惠通,反而还会影响时不凡。而高惠通直接坦承是为了报答时不凡,这样反而让李世民感觉可以理解了,毕竟救命之恩这种恩情如果都不报答,那这个还是一个“人”吗?

    所以李世民因为高惠通如此坦诚,反而感觉可以理解,没有继续说什么了。

    而高惠通看到了李世民这个平淡却没怪罪的意思,然后心里面终于松了口气。今天李世民的嫡长女李丽质替时不凡传达了消息,让李丽质把一份文书给了高惠通,然后让高惠通转达给李世民。而高惠通能不知道后宫干政的危险吗?如果让李世民担心自己是后宫干政,那自己可就是麻烦了。高惠通是贞观五年时候才进入秦王府的,而且也不是所谓的初婚,高惠通比李世民还要大三岁呢!

    他们之间的感情可没有李世民和长孙皇后那么深刻,长孙皇后再怎么犯错也都不会失宠。可是自己一旦犯错,说不定可能就会被彻底冷落了。不过时不凡毕竟是救命恩人,她不好拒绝,所以非常为难。不过,时不凡明显知道了她的顾虑,直接在那份文件后面附送了一盏纸条,然后纸条上面告诉了她应该怎么做。

    时不凡直接告诉高惠通,直接把实情说出来,不要隐瞒。直接告诉李世民是时不凡请求她的,并且让她说是为了报答时不凡的救命之恩才帮助转呈的。这样李世民听到了如此“坦白”的话,也都反而会有所理解了。毕竟只是为了报答救命之恩,没有自己的政治立场的因素,反而是让李世民最放心的。

    皇帝害怕后宫干政,其实并非是单纯的害怕后宫干政。他们害怕的不是女人干政,而是还害怕这些女人有自己的政治立场。害怕后宫干政的意义并不在于后妃是否涉及到政务,而是害怕后妃有了自己的政治立场,这样对于皇帝非常不安。如果高惠通表明自己只是出于报答救命之恩的情况下,那李世民也都不会说什么了,因为这个并不代表是高惠通有自己的政治立场,只是出于报恩而已。反正最终决定权也都是在李世民手里面,不在高惠通手里面。

    而高惠通也都非常明白事理,没有主动手说什么影响李世民判断的话语。

    “他为什么要让你来转呈?你不就是在宫里面任职吗?如果要上书,可以走正常的流程啊!”李世民说道。

    高惠通回答:“是私事,是时不凡契姐,也算是他的情人的产业的私事,他希望太子帮忙!”

    李世民更是松了口气,既然只是私事,那走这个非正常渠道也是说得通的。如果是公事,那李世民才头痛呢!如果只是私事,那让后妃来转达也不是什么彻底不可原谅的了。

    而其实李世民并不知道,时不凡这份文书是关系到不少人的利益的,尤其是关系到不少的利益群体,如果贸然走政府公文路径,那风险是很大的。时不凡非常清楚这个世界上最不能保密的地方,其实反而就是皇宫大内。虽然表面上看皇宫大内有负责侍卫的人数都不下数千人,再加上两万多北门屯军等等,各种保护看起来森严无比。

    而且各位官员都是保密纪律的,严禁泄露公文信息。可是,这些所谓的保密纪律根本不顶用的。每一个官员都代表了自己的政治团体,代表了自己所在的利益集团,尤其是这些中央的官员更是如此。他们如果看到了什么消息,一定会想方设法让自己的利益集团早做准备。如果是有利的消息他们会希望让自己利益给更大,如果是不利的消息他们也都会尽量的趋吉避凶,减少损失。

    天下人都盯着皇宫这个政治的核心区域,各种势力的探子各种间谍什么的都雪尖了脑袋往这里面钻,所以能够彻底保密才怪了。反而,如此多的探子在这里,那最透明地方反而是皇宫,每走一步都会有无数只眼睛盯着。

    所以时不凡如果走正常的公文流程,中间所经历的流程太多了。要经过了最少七八次,甚至更多的人手才传递到李世民手里面。这样恐怕还没有到达李世民手里面,都会被人传出去。

    所以时不凡打算走“夫人路线”,也就是通过李世民女儿和后妃来帮助自己传递。这样经手人少了很多倍,而且那些李世民的女儿和后妃都是和李世民一条心的,自然不用害怕他们会做出什么不利于李世民的事情,这样反而最安全的。

    李世民看了看这份文书,然后皱起了眉头。

    在家里,时不凡和未婚妻和独孤大雪还有情人秦嘉瑞在这里颇有些无所事事的,显然三个人在这里颇有些无语。

    “嗯,三个人,好像也都没有什么好玩的,明显是三缺一啊!是不是我要再去找一个女人回来,这样四个人正好凑成一座麻将!”时不凡开玩笑说道。

    不过独孤大雪和秦嘉瑞脸色也都变了,显然他们虽然不关心那个麻将是什么,她们更关心的是时不凡居然开玩笑说要再找一个女人?这样简直是不把他们当回事了?

    “哼,你要找女人,自己养得起再说吧!别想让我出钱帮你养女人!”秦嘉瑞冷哼说。

    独孤大雪也都不客气的说:“我也是如此,你自己养得起吗?”

    “……”

    时不凡脸色尴尬,自己哪怕想要去找女人,好像自己也都养不起啊!自己一个九品穷京官的俸禄,那里养得起那么多女人啊!目前茶叶生意等等都是挂在了秦嘉瑞那里,如果秦嘉瑞不允许时不凡动用,那时不凡可是没有权力动用的,因为秦嘉瑞不是自己的侍妾,自然不用收到唐朝的所谓的宗法体系的束缚了。

    至于时不凡虽然有一个男爵爵位,可是那个男爵也就是一个空桶子的,根本没有实际收入,他真正的收入也就是那个九品小官的收入,平日里面也都没有什么油水,也不是什么肥差,怎么可能弄钱呢?至于独孤大雪反而收入比起时不凡高了很多,是时不凡的五倍。所以独孤大雪可不会出钱帮自己养女人的,何况时不凡也都不可能这么无耻,让自己老婆出钱帮助自己养别的女人,这样太丢脸了,太没有节操了。

    所以,哪怕时不凡敢收,他也养不起啊!

    不过,独孤大雪最后还是找到了话题,说:“你让高惠通去传达这份文书,会不会太冒险了?如果让太子认为你和后妃有关系,认为你外臣私自结交后妃,这样会不会让太子愤怒?”

    独孤大雪所说的和后妃有关系,并不是所谓的男女关系,而是指古代官员和皇帝后妃结成一个攻守同盟。官员需要后妃来帮助自己在皇帝面前吹枕头风,而后妃希望通过外臣的支持来巩固自己的地位,这样结成攻守同盟。

    “大雪,你担任尚宫也都有五六年了,难道还看不透这些吗?自古以来天家无私,皇帝的后妃哪里能够独善其身。说句不好听的,哪怕号称不干政的长孙太子妃,其实也是差不多的,因为她背后代表了是长孙家,是关陇集团。韦珪韦妃也是如此,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关陇集团。而且杜如晦在朝廷上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关陇集团,不过却没有那么深刻罢了。而房玄龄是山东士族,不过山东的高级士族不愿意和皇家联姻,也许以后可能会有一些小的山东士族和皇家联姻了。所以,帝王之后妃是不可能彻底摆脱政治的,他们存在的意义也就是政治,如果没有了政治他们也都没有必要存在了。”

    “所以,说什么后宫彻底不干政,那不是很可笑吗?至于你说我要避讳,要小心一些,可是我反而不这么看。既然我都要走后妃的路线了,那我不如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去走,绝不偷偷摸摸的让人起疑心。我光明正大的去走夫人路线,走的那叫一个堂堂正正,一切都暴露在大家面前,暴露在皇帝面前。这样我怕什么?如果偷偷摸摸的,那才是让皇帝担心的?我堂堂正正的走,毫不避讳任何人,那才是心底无私,不怕被人发现。如果越是偷偷摸摸,越是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时不凡学过一些心理学,有些时候偷偷摸摸的,哪怕是为了好事人家也都会认为你是做坏事,被人怀疑。自古以来认为通过后妃的路线去影响皇帝,那是必须要隐秘的,必须要保密不让皇帝知道。

    可是能够当皇帝的人没有几个是傻子,李世民更不是一个傻子。自己偷偷摸摸的去,那反而容易被发现。一旦被发现了,那自己可真的是浑身是嘴也都说不清楚了。与其到时候偷偷摸摸的被发现之后倒霉,不如光明正大的告诉李世民,我就是要通过你的后妃来影响你,明白这告诉李世民,我就是要通过你的后妃帮我传递一些消息给你,解决一些日常工作中解决不了的问题。

    时不凡这个“夫人路线”可是光明正大的走,既不瞒着皇帝本人,也都不瞒着任何人。我走这条“夫人路线”走就走了,我不怕任何人说,不怕被任何人看见,反正也就是绝不心虚。

    这样一切也都曝光在而李世民目光之下,李世民反而会放心,非常的放心。只要后妃不说出什么影响他判断的话语,只是充当一个二传手的作用,那李世民不会有什么意见的。因为只要他的后妃没有自己的政治立场,再加上时不凡光明正大的走,光明正大把自己这个过程曝光在了世人面前,包括这个皇帝面前,那李世民反而不会担心有什么问题。

    “所以,任何的猜测和多疑的是来自于不透明,来自于信息不透明,让很多人有了遐想的空间。如果我把一切都变得透明了,那这也都可以很容易的让人放心了。我把我所做的一切都暴露在大家面前,让皇帝亲自盯着,把我的一切行为都暴露在了他面前,这样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很多时候,你也是心虚畏惧,反而最后会把事情弄得更糟糕。你不妨做出堂堂正正的去,堂堂正正的把一切都告诉皇帝,这样反而皇帝还会认为你老实,不欺瞒他,不在心里面有什么阴谋,这样他反而会比任何人都放心你,反而不会猜忌你的。”时不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