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六十四章 天良本心

第六十四章 天良本心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世民在登基之前两天,再次召见了时不凡。而这个举动让很多人也都看不明白了,因为大家都认为时不凡收留了李建成的两个女儿,并且帮助了李建成的儿子逃过一劫,保住了生命,这样让大家都以为时不凡彻底失去了李世民的信任。可是李世民接下来居然在登基之前召见了时不凡,这样让大家更是看不明白。本来大家以为时不凡已经彻底失去了信任,没有任何发展前途了。可是现在居然还是得到了李世民的亲自召见,还是登基之前两天召见,这样让大家感觉疑惑。这个到底是为了什么,大家都猜测不到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时不凡,你知道错了吗?”李世民不客气的问道。

    时不凡回答:“我不知道我怎么又得罪了太子?”

    “时不凡,你这个是什么意思?居然通过孤的刀人来传送文书,你不心虚吗?私自结交后宫,并且让后宫之人替你传递文书,这样明显是在煽动后宫干政,你知道这个犯禁的?你知道错了吗?”李世民做出愤怒的样子。

    时不凡摇头说:“太子,我不认为我有错。我私自结交后宫之人,没有错啊!首先,我和太子后宫的女人没有任何私情,所以我有什么好心虚的。我救了高刀人的命,我要她报答我一下,让她替我传递一些不方便通过正常流程给太子您的文书,那很正常。我对她有恩情,那她自然要报答。救命之恩乃是莫大恩情,她报恩没有问题,我要她帮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不过分吧?哪怕,太子您作为夫君,也不能够阻止自己妻妾报答别人的救命之恩吧?”

    “还有,太子所说的唆使后宫干政,这个也是无稽之谈。我曾经用纸条告诉过高刀人,让他千万不要说任何影响太子您判断的话,所以我认为唆使后宫干政,这个更是无稽之谈。难道,我有什么问题吗?”

    李世民还是说:“这次的事情也就算了,那以后你是否还要通过孤的后妃来替你传递消息?”

    “当然,有这么好的夫人路线,我不走干什么?我何必舍近求远呢?”时不凡“理所应当”的回答道。

    “……”李世民无语。

    过了很久,李世民这才憋出一句话来:“孤王还是第一次听说,结交后妃还有这么光明正大的!而且通过后妃来传递消息,你也是胆子最大的,居然做的如此不掩饰,如此大光明正大,孤也都不得不服。看来,你是把孤的心思都猜透了,是不是认为孤不会对你猜忌?”

    “当然,我不过是一个九品小官。而且我一切都是光明正大,在太子的监控之下进行。我堂堂正正的,说明我对于太子一切都非常诚恳老实,我没有别的想法。没有什么仕途上的野心,没有对于权力的渴望。所以,我心底无私天地宽,我有什么好计较的?至少,我从不瞒着太子您,我从不会隐瞒任何事情,我做一切都是堂堂正正光明正大。我是几乎不会用阴谋的,所以我不怕什么。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我有什么好心虚害怕的?”时不凡再次回答。

    李世民听了时不凡这话,深吸一口气,说:“那上次你怎么解释?你不也是在在那次兵变之前,给孤王用阴谋吗?”

    “是的,可是那是为了保住我的命。我虽然不在乎权力,可是我在乎我的命!如果不是太子您要拉拢我的未婚妻独孤大雪,我会被拉下水吗?如果没有这个事情,我也都不会卷入这里面。所以,这一切也都是太子您逼迫我的。”时不凡回答。

    李世民脸色马上黑了,然后说:“这么说,你还怨恨孤?”

    “不敢,可是我认为我不杀伯仁,伯却因我而死。这里面的因果关系,我想太子你是躲不掉的!”时不凡说道。

    李世民放下了这份文书,然后说:“你私自结交后妃事情,孤也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孤想要知道,这份文书里面的官员那个你想要让你那个情人开设一个叫做钱庄的产业,可是这个产业却能带动很多。能让百姓富裕,能够形成一连串的效果,然后让我大唐蒸蒸日上。并且你也说通过这个钱庄,把各大士族和官僚那里的钱都存入了这个钱庄,然后作为发放给百姓的低息贷款。然后让百姓尽快回复,甚至百姓恢复了之后促进了消费等等什么都。”

    “虽然这么一大串流程孤王也不太懂,可是孤却明显从你的数据里面看到了很多。按照你的推演,如果按照这个数据流程,本来需要十年才能够达到的恢复水平,也许三两年也都能够达到了吗?”李世民问道。

    时不凡回答:“是的,自古乱世结束之后,朝廷能够做到的也就是休养生息,通过修养生息让百姓恢复生产。可是却没有多少朝廷明白,朝廷其实可以做的还有很多,不光是节俭和修养生息。其实节俭并非一定就让百姓真正的休养生息,其实让百姓快速回复的方法有很多。而减税,还有各种所谓的与民修养生息不过是最被动最低效的一种。真正的高明之人,应该主动去探索如何尽快恢复,让朝廷通过各种手段刺激百姓更快的恢复,而并非是被动的如此修养。被动修养效果慢,而主动刺激,一年也许顶的上四五年都可能。”

    “甚至,越是到后面越快。如果能够尽快恢复,使用了正确的手段恢复,那本来也许要五六十年之内才能恢复的,十几年都可以恢复了。这个也就是被动和主动的区别,被动速度慢,主动速度快!”

    不过,时不凡马上说:“不过太子,这个主动施政休养生息,并非是什么人都能够明白的。必需要非常善于研究生产规律,研究百姓的各种财货交换规律,才能够真正的做得好。如果不懂这些,那最后反而不如被动。可惜,自古以来没有多少个朝廷懂得主动刺激的方法,这才被迫采用了被动的方法。所以,如果在负责的人没有足够的能力的情况下,那千万不要主动的去尝试。”

    “你的意思是,孤也不懂?”李世民反问。

    “是的!”时不凡直接回答。

    李世民不高兴了,说:“那你比我更明白了吗?”

    “太子知道当年的韩信带兵多多益善的典故吗?太子就好比刘邦,理应善于将将,而非是去将兵。虽然太子过去是我大唐名将,可是现在既然走到了这个身份,那理应要转化身份。在其位谋其政,所以如果太子还是过去那个将领的思维,没有变成一个皇帝应该有的所思所想,那非大唐之福啊!作为君王,并非是直接去负责事务,理应协理阴阳,统御天下皆可,并非是要亲自插手事务,这样不管对于自己还是臣子,都不是好事。”时不凡回答。

    李世民反问:“看来,你懂得为君之道了?”

    “不敢,臣只是明白在其位谋其政罢了,如果所思所想不能够跟得上所处的地位,那最后不但会害了自己还是害了整个属下。”时不凡说。

    李世民点头说:“很好,我会接受你的建议的,我当了一国之主,不能够光是考虑作战了个,更是要考虑天下战略。不过,你这个真的是为了生意吗?我看,你这里面好像是充满了对于治国想法的战略,而并非单纯都是要弄一个钱庄啊?”

    “我就是希望弄一个钱庄?而我是害怕太子不知道什么是钱庄,这才把这个钱庄的好处都给放了进来。这样让太子知道什么是钱庄,这个钱庄的意义到底是如何?我只是说明了这个钱庄能够为大唐带来加速修养身息的速度,让百姓更快的恢复,所以我想这个没有错吧?如果我不介绍这些好处,那太子你会召见我?你会支持我的这个生意吗?尤其是如果我不说出正当理由,太子你能答应在登基之后下诏书配合我吗?所以,我不得不把这个钱庄的好处写上来,并且写上了我对于各种天下物资流通和各种的治国理念的理解。而我的治国理念,围绕的也就是一个字‘钱’。不过,我现在也就是希望我能弄钱!太子你也太抠门了,居然给了我一个开国县男的爵位,可是却把我封到了定襄那里,等于我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获得足够的财富。所以,为了养家糊口,我不得不去支持我的情人去开办这个产业。我现在在长安,我这个穷京官还要靠着自己女人和情人的补贴度日,我想我是一个我大唐最穷的爵爷了吧?所以,太子你不让我去弄钱,那我如何对得起我这个养家糊口呢?”时不凡说。

    李世民敲了敲桌子,然后不客气的说:“其实,我看了,以你的这篇文书里面的才华,恐怕足以震惊天地之间,不敢说后无来者,可是绝对是前无古人了。你这等大才,为什么偏偏要去做那种蠢事?你做了那种蠢事,让孤如何重用你?你现在让孤非常为难啊,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两面讨好做人,这样让孤如何说服孤的亲信让他们接受,愿意同意孤重用你?以你的大才,应该可以获得更好的重用,你为什么要做这种蠢事?为了他们,值得吗?”

    李世民终于问出来了,李世民所说的“蠢事”其实也就是时不凡收留李建成的两个女儿,并且还帮助李建成的儿子逃过了杀身之祸,这样让李世民非常不满。不过李世民现在看到了时不凡这份文书,知道了时不凡在治国方面也是很有见解的,所以这才是让是让李世民感觉非常尴尬。

    凭良心说,李世民真的其实也都愿意接受时不凡这个人才,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千无古人的大才。可是时不凡居然自己做蠢事,收留了李建成的女儿,并且还帮助李建成的儿子躲过了杀身之难,这样算是一定程度的站到了李世民他们这个集团的对立面,算是一种背叛了。

    所以,李世民想要重用时不凡,可是李世民的老牌亲信会答应吗?时不凡这个其实已经是有了几分背叛的意味,虽然这个理由不可能公开的说出来,李世民不可能说什么因为时不凡收留了李建成的女儿也就说自己不会因此重用他。这种毕竟是政治里面肮脏的那一面,是不可能明着说出来的。

    “你不用装傻,孤知道你听得明白孤在说什么。孤就是想要知道,你这么做,你为了他们断送了自己的前途,有意思吗?何况,你如此大才,为什么就如此愚蠢?你完全可以有更好的前途,何必做这种自毁前程的蠢事呢?甚至,孤都为你感到心痛了。现在,不是孤能够决定一切了,孤要考虑的东西很多,你这么做,完全是把到手的富贵都给抛弃了,你值得吗?”李世民说道。

    时不凡回答:“值得,因为她们是我的学生,我作为为师者,自然要维护我的学生。假如,假如这次胜利的不是您,是李建成,我也同样会去维护李丽质的。”

    李世民双手交叉,最后说:“可是用你的一句话来说,历史没有假如。”

    “没错,正因为历史没有假如,所以我才会争取做好我的每一步路。人生不过百年,哪怕你是君王,是臣子,再怎么富贵,你也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能及时的享受人生,那不是很好吗?至于说我所需要的,并非是富贵和什么权势。”

    “我只是知道,我不能够眼睁睁看着两个女孩,还有一些年幼的孩子就这么被卷入了这个无情的争斗当中。他们是无辜的,是不应该这么卷入这些仇杀当中。我作为一个为师者,不能够坐视我的学生就这么被杀死,所以我必须要出手,尽可能的帮助他们。能不能做到,那也就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时不凡回答。

    李世民接着不客气的说:“你这么做,对得起孤吗?你知道,你这么做,会不会给孤带来隐患?带来一些麻烦?”

    “我做事,不需要对得起人任何人,只要对得起苍天赋予我的天良,只要对得起我的本心。我的天良告诉我我不能坐视我的学生,还有几个无辜的孩子卷入这种血腥的冲突当中。而我的本心告诉我,我需要的不是什么富贵,不是什么权势,我只是希望我能够安稳度过一生,能衣食无忧,有若干红颜知己在一起,也就行了。至于什么掌握一国之执政大权,这个并非是我想要的。所以,我既然所研究的乃是‘心学’,一切都是以天良和本心为准。只要我的本心不被遮蔽,不被动摇,那我有什么好害怕的?”

    时不凡突然话锋一转,突然问:“太子,你认为你做的一切,对得起苍天赐予你这个人的天良和本心吗?”

    李世民一愣,显然没有想到时不凡会反而这么咄咄逼人的反问了。

    时不凡接着说:“太子,这份文书交给你了,你是否答应那是您的事情。我也只是尽到了我的责任,别的我不会去多管了。至于你是否按照我所说的方法去做,这个是您作为监国太子,作为未来大唐之主的权力,而我不会干涉你的决定。告辞!”

    时不凡很快开始往后撤退,离开了这个两仪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