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六十六章 祸福未知

第六十六章 祸福未知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文科大唐最新章节!

    时不凡回家之后,可是他没有想到很快马上就有人再次来找到了他。

    “见过尚宫,见过时先生!”一个女官说道。

    这个女官是大唐宫廷的掌言,是负责宫廷传达命令的人,一般的皇帝的私人慰劳性质的制书也做事由他们来负责。不过这个女官首先对那个独孤大雪行礼,因为独孤大雪是她的上司。不过对于时不凡,也只是称呼为“先生”而已,因为时不凡品级不过是九品,如果不是沾了独孤大雪的身份,这个掌言也都不会过来如此尊称时不凡了。就好比领导夫人虽然不一定比你地位高,可是你也都必须要尊重一样,不然你的领导会给你穿小鞋。所以这个掌言也都不敢对时不凡过分,不然以后独孤大雪就能给她穿小鞋了。

    “你来有何事情?”独孤大雪问道。

    “太子让我来给时校书郎送衣服,皇上说秋季已经到了,所以特来给时校书郎送秋装!”

    “送衣服?”独孤大雪脸色突然变得一阵惊喜,显然是感觉万分的惊喜了。

    那个掌言并没有多待,只是留下了这个衣服就行了。

    “太子给你送衣服了?太子给你送衣服了?”独孤大雪震惊的说道。

    时不凡却无所谓的回答:“不就是送衣服吗?有什么好稀罕的?”

    独孤大雪马上说:“这个可是太子送的衣服,而且太子再过几天是皇帝了,那可就是皇帝赐给你的。”

    时不凡却哼道:“赐给我这些,还不如给我一些钱呢!”

    独孤大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太子殿下给你送秋装,别看不值钱,可是却代表了要重用与你啊!本来你收留了两位郡主,让太子非常不满。可是现在太子在登基之前给你送衣服过来,这样意味着太子已经是原谅你了,不会继续计较了。所以,这个代表了你可以获得重用了,以后可以继续获得重用,前途不可限量啊!”

    要说这次独孤大雪真的是非常的重视了,最高兴的也是她。因为这次独孤大雪其实嫁给时不凡已经是下嫁了,本来如果时不凡获得李渊重用可以逐步升迁一飞冲天,这样独孤大雪也都不算是什么委屈。可是时不凡居然自己作死,那选择收留了李建成的女儿,那这样代表了时不凡没有前途了。而这样让独孤大雪也都非常郁闷,因为在古代哪一个妻子不希望自己丈夫有前途,不希望自己丈夫能成为封侯拜相?

    而独孤大雪嫁给时不凡是李渊的制书的缘故,所以由不得独孤大雪选择,所以哪怕时不凡没有了任何发展前途,那也都要嫁过去。不过现在,时不凡居然得到了李世民的送秋装过来,那意味着李世民已经打算原谅了时不凡,代表了时不凡可以再次获得李世民的重用,这样时不凡的前途再次回来了。只要自己丈夫还是有前途的,作为妻子当然高兴了。独孤大雪当然知道皇帝给臣子送衣服,虽然未必是金钱财富,未必是什么官职,可是却绝对是一个重要的赏赐。说明这个臣子“简在帝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臣子。

    很多时候“简在帝心”远比官职更重要,有了皇帝的重视还会害怕没有官职前途吗?

    “赶紧把这个衣服供起来,然后当做传家宝啊!”独孤大雪激动的说。

    “哎,说到底不就是一个衣服吗?非要给他增加什么神圣,这样徒增烦恼!”时不凡回答。

    独孤大雪马上纠正说:“这个可是皇帝赐的衣服,可不同啊!”

    时不凡轻轻摇头显然没有说话,他可没有独孤大雪这么认为。这个李世民赐给自己衣服,这个时不凡非常清楚这个是什么意思,这个意味着什么。李世民把这个衣服赐给自己那意味着打算重用,代表了皇帝还是关心自己的。而这样可以说是“简在帝心”,代表了要重用。不过对于时不凡来说这个其实也就是得到了领导重视,和后世所谓领导重视没有什么区别,用不了多么神圣的感情。就好比后世领导送给你礼物,你用得着这么夸张供起来当做传家宝吗?

    不过对于古人来说,皇帝送的礼物可真的是御赐,哪怕只是一个普通的破衣服,那也要当做传家宝的。这个都是古代神话皇权,神化皇帝造成的。不过时不凡显然没有独孤大雪这么神化君主,不认为君主有什么厉害的。时不凡骨子里面认可的还是法治,时不凡认可的是分权,认可的是权力互相制衡。并非是所谓的这种君权至上,把所有权力集中在君王身上,并且故意神化君王的情况。

    所以,他对于这个李世民赐给自己的衣服不以为然,不认为是李世民的恩赐。地位是自己挣来的,不是上头送给自己的。虽然对于别人来说也许李世民重用他是对他的恩情,可是时不凡却不这么认为。如果自己没有本事,李世民会重用他吗?这个是一个伪命题,所有的地位和财富权势都是自己挣来的,不是什么某个人恩赐的。如果不是自己挣来的,那你的权力地位财富也都不会稳固。

    时不凡作为后世的一个“北漂”,他信奉的不是什么恩赐,不是什么某个人给予的权力地位的恩赐。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恩赐”,一切都是自己挣来的,哪怕李世民也都不会“恩赐”自己,因为如果自己没有本事,无法吸引李世民的注意力,李世民会“恩赐”自己吗?

    所以,归根究底一切都是自己挣来的,所以他不认为这是李世民对他的恩情。当然,他也不蠢,虽然他骨子里这么认为,可是却不会明着说出来。

    可是,有些人却不这么看,尤其是一大群跟红顶白之人,他们很快也都得到了消息。

    “时校书郎,时校书郎!”“时先生……”

    就在这个给时不凡送完了衣服的女官走了不久之后,一大群人马上纷纷过来了,然后来给时不凡送礼来了。时不凡看着这些一个个自己都不认识的人来给自己送礼,轻哼了一下。

    时不凡并没有出去迎接,而是让他们在外面呆着向,这帮家伙明显是提前得到了消息,俩给自己庆祝了。在宫里面,什么消息能封锁起来?这帮家伙得到了消息,说自己已经再次获得李世民的重用,所以他们一个个也都赶紧过来希望吹捧讨好,这样让赶紧给自己这个再次获得重视的人烧冷灶了。本来大家认为时不凡被李世民所厌恶,没有任何前途了。可是现在时不凡居然再次获得了李世民的重视,从这个送衣服也都可以体现出来了。

    他们自然不这么认为了,自然想要过来赶紧提前的交好,所以这样有利于自己以后结交权贵,获得重视啊!

    “独孤尚宫,这次时校书郎可是真的是梅开二度啊!我就说吗?时校书郎如此大才,如何会被太子所轻视?我看看,当时我说什么来着,当时我就说时校书郎一定会获得太子重用的。你们这帮家伙胡扯什么,说什么太子轻视了时校书郎,这样不是妄自揣测吗?”有人吹捧说道。

    不过时不凡和独孤大雪却暗骂:“蠢货!”

    时不凡知道这个人绝对要赶走,居然如此不客气的“开地图炮”了,这种人直接打击面太光了,口无遮拦的人绝对不能够深交。虽然大家之前都认为时不凡没有前途了,这种事情在私底下议论可以,可是你居然把这种事情说到了外面,这个绝对是把大家的脸都给打了,而且还是开地图炮那种打脸,所以哪怕时不凡也都不敢和这种人有什么交情了。

    这种家伙连君不秘失臣,臣不秘失身的道理都不明白,这种人如果勉强拉上去,那也是要掉脑袋的。

    “大家盛情,我实在是难以接受。大家把礼物送来,不如送去给那些缺衣少食的百姓,这样不更好吗?你等送来给我,那我也用不了这么多,既然大家愿意如此,那我也都不介意用这些东西来给予百姓一些衣食,也算是为大家积德行善了。而且,这些财富,本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也是可以的。”时不凡说道。

    那些过来拍马屁送礼的官员也都纷纷无语,时不凡居然不肯收礼,当着面直接要拿去换成钱去给普通百姓了。显然,时不凡是不打算深交这些人了,完全是把这些家伙当做了外人,没有打算是深交。

    而那些家伙灰溜溜的走了。

    “你为什么赶走它们?他们虽然是品级低了一些,可是却也是朝廷官吏,如果你如此和他们闹僵,那万一……”独孤大雪有些担心的说。

    不过时不凡却冷哼:“这帮家伙,整天钻营这些小道,把心思都用到了宫里面,然后随时盯着宫里面,想要看看宫里面有什么消息出来。然后根据这些赶紧过来吹捧,这种人是不会有太远大前途的。也许在底层靠着这种手段可以上升,可是到了上层,那可就不是靠这种手段就可以了。钻营,自古以来从来没有靠着钻营能够过一辈子的。打铁还要自身硬,他们自己自身没有足够的能耐就想要钻营,哪怕勉强到了高位那也坐不住!与其到时候和这帮坐不住的人交往,不如趁早就不要和他们交情,这样会害了我们的。”

    独孤大雪想了想,也都不由得点头,因为时不凡这话倒也没有错。因为这帮靠着钻营的人,玩阴谋诡计在行。可是也许在战术上玩阴谋诡计可以,可是在战略上玩阴谋诡计,那是在找死。也许在底层可以靠着钻营和阴谋上位,可是到了高层,那钻营和阴谋是没有用处的。必须要堂堂正正,必须要靠着实力和政治势力来进行争斗,根本没有什么太多阴谋诡计上位的生存空间了。

    虽然李世民发动玄武门政变表面上看是阴谋,可是这里面也是有他的实力所在。李世民有自己的一套班子,可以很容易接替前面那套官员的班子,不怕出现政府动荡。而且李世民靠着对外战争积累了威望,这才是他能镇得住那些外臣的缘故。也只有李世民能够发动兵变成功统治,如果是李世民那几个小弟弟发动兵变,那最后什么用处都没有,她们也都坐不住了。

    阴谋还是要靠自己实力支撑的,没有实力那阴谋也就是一个笑话了。

    “不过,你还是能够梅开二度,算是有了前途了。接下来,太子,也就是未来的皇帝可以重用你了,这样算是非常不错了!”独孤大雪说道。

    至于旁边的秦嘉瑞却也都激动的说:“以后你可以升迁,钱方面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替你管好这些钱的。家里面的钱财不用担心,我会帮你弄好,想要什么就跟我说,不用担心钱财的!”

    显然,哪怕是时不凡的情人秦嘉瑞也都愿意时不凡获得重用升迁,这样才是最根本的。没有哪一个女人希望自己丈夫是一个庸才,很多女人都愿意嫁给一个人才,没有几个女人愿意嫁给一个庸才的。也许男人宁可娶一个比自己差的女人,可是女人却绝对不会甘心嫁给一个不如自己的男人。独孤大雪是没有办法,所以才被李渊赐婚,不过她还是希望时不凡能够有前途。秦嘉瑞也是如此,她不希望自己丈夫一辈子就是一个九品小官,这样护不住她的财富啊!

    财帛动人心,哪怕是秦嘉瑞也都希望时不凡能够升迁,这样才能够保证她的财富。不然她一个女人没有人照看着,这样她的财富也不稳定的。现在虽然人家看在独孤大雪的份上不为难她。可是以后她的财富越来越多,那总会有比独孤大雪实力更强大的人看上了,这样到时候独孤大雪一个女官能够镇得住多少人也都未必了。女官的权力很小,所以未必镇得住多少人。

    只有时不凡能够升迁掌握更多的权力,才能够尽可能的护得住她的财富。哪怕时不凡不滥用权力帮她,可是却也都必须要用权力守护财富。如果没有权力的守护,同样人家一些官僚可以随时把那些商人给收拾了,这个才是根本。

    哪怕后世很多官僚不也是如此,那还是在监督和法治相对完善的情况下,何况是这个古代封建时代呢?所以虽然秦嘉瑞不需要时不凡利用权力帮她牟利,可是却绝对不会排斥时不凡利用权力维护她的正当利益。

    “你们都支持我上去?”时不凡问道。

    独孤大雪肯定的说:“是的!”

    秦嘉瑞也都点头,显然是认可了。虽然独孤大雪和秦嘉瑞目前属于“情敌”,甚至她们之间的关系复杂,无法真正的所谓“亲如姐妹”。可是维西她们两个女人关系的也就是时不凡这个男人,在时不凡面前她们也是有着“共同利益”的。在共同利益的作用下,她们不介意暂时合作一下,这个也就是政治。一旦三人在一起,也就产生了“政治”。哪怕时不凡家里面也多不例外,两个女人虽然有一定矛盾,可是并不介意在暂时合作帮助时不凡。

    “让我拼命走上去?这个,可真的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时不凡叹了口气说道,显然他也都不知道自己在仕途上发展,到底会是福是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