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六十七章 朝廷扶持

第六十七章 朝廷扶持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文科大唐最新章节!

    “监国太子令,今后凡是我大唐拥有爵位封邑的勋贵,每年所获得的封邑收成将会在交通钱庄定期存放五年,五年之后方可根据需要取出。五年期间交通钱庄每年给予四分利息,由交通钱庄承担。如果五年之后暂不取出,可以继续自行协商续存若干时日,交通钱庄不收取存放花费,反而给予指定利息。每笔收入五年之后方可取出,之后由双方自行商议解决。如果存放期间钱财出现了损耗,由交通钱庄负责赔偿。具体事由,可咨询交通钱庄的女东家秦嘉瑞。”

    随着李世民这道监国太子的命令,顿时在长安都炸除了一阵惊人的水花,这个简直是几乎不亚于一个晴天霹雳啊!而这份监国太子令虽然不是什么正式的诏书命令,可是威力却把大家弄得几乎不亚于诏书命令的结果。因为李世民明天就要登基了,而这个时候居然下达了这份命令,几乎可以说是诏书制书了。并且,在登基之前的一天就这么匆匆忙忙的宣布,显然是非常紧急的事情。

    而在这份命令里面,提到了好几个关键的事情。也就是关于李世民命令所有今后大唐勋贵都必须要把自己的每年封邑的收入都存入交通钱庄,而且五年之内不能够取出来,只有五年之后才能逐步取出来使用花费。并且这个五年之后还是可以继续约定续存的,并且反而是这个交通钱庄给予利息。这样让大家也都非常的意外,一些人感觉奇怪,交通钱庄为什么不但不收取保管费,反而给予利息了。而且损耗了之后还会进行赔偿,这个可真的是意外了。

    要知道同时期的唐朝也不是没有钱庄这种东西,不过这个时代的钱庄,主要是一种抵押的典当行,或者是保管库房而已。这种典当行也就是把珍贵拿去质押,然后获得财富,以后还款赎回。如果无法还款,那这个典当的东西也都要变成“质库”的了。当然,还有一些是负责保管的,不过这个是要收费的。可是这个交通钱庄不但不收费,反而还会给予利息,这样到底是什么经营模式,这样让大家也都非常奇怪。

    当然,更是让大家意外的也就是大家不知道这个交通钱庄的女东家秦嘉瑞到底是谁?而且“秦嘉瑞”这三个字出现在了监国太子的正式命令里面,并且还是一个女人的名字,更坑人的事情还是在后面,居然还是一个商人的名字出现在了太子的命令里面。这个恐怕是天下第一遭啊,一个女商人的名字居然出现在了太子的正式命令之下,这样让大家更是猜疑这个女人的身份。

    甚至,很多不明真相的人也都纷纷在猜疑这个秦嘉瑞到底是什么人。有些甚至编排这个秦嘉瑞和李世民所谓“故事”了,反正这种谣言到处都有。当然,真正知道内情的人,却知道秦嘉瑞是时不凡的契姐,当然也是时不凡的情人。

    “现在我们已经有大量的人过来商讨我们存钱了,甚至很多商人都愿意把他们的钱财也都存到了我们的钱庄里面。虽然我们的钱庄还没有正式开业,可是已经有很多人都来打听这个消息了。而甚至有些人,还吹捧我,甚至怀疑我和太子之间……可是其实如果不是你,我哪有这个赚钱的机会啊!”秦嘉瑞尴尬的说道。

    不过时不凡却表现平淡很多,说:“这个有什么奇怪的,这个世界上谣言满天飞,听风就是雨的。尤其是对于那些所谓朝廷一知半解,自己以为自己是什么懂行的,就胡乱的推测什么这个那个的,在那些普通百姓面前充什么大爷,好像说的也就是这么回事。一大群地下组织部长和宣传部长,什么用都没有!他们这帮家伙,什么都敢编排,别说是你了,这种家伙胆子很大的,如果你真的去计较,那你什么用都没有。”

    虽然地下一大群人在乱说,不过作为秦嘉瑞的男人的时不凡却并不在意这些所谓谣言,因为他知道秦嘉瑞说到底不算什么,如果不是自己李世民根本不会给她面子。说到底李世民是给自己面子,不是给秦嘉瑞面子。这些底层的谣言是必然的,上头提拔了某个人,然后那些嫉妒恨的人都会使劲编排。如果是女的也就会编排说他是上头领导的情人,如果是男的就说是行贿了。当然,如果是女领导提拔了男官员,那这样也都会有一群人会编排成为什么小白脸什么的。这种官场里面的东西,谣言满天飞,甚至听风就是雨的。传说起来好像还是这么回事,结果什么屁用都没有。这些玩意听起来事关重大,可是仔细一分析,什么卵用都没有,所以时不凡并不在意这些。

    “好了,现在还是想想如何把这些存款收回来了,这次我也只是让太子下达了诏书命令,让他下令把那个各大勋贵们的那些封邑收入压制五年,然后作为定期存款到了你这里,然后你可以用来放款给那些普通需要财富的百姓。而那些勋贵的钱一个个都是肥的流油的,尤其是那些封邑收入,每一个国公的封邑每年收益都是上万贯钱,如果我们能够把这些财富都暂时作为定期存款,我们完全可以用来给给那些百姓放款。如果让这帮勋贵们存到了家里面,只能够等着那些钱财用来生锈发霉腐烂。要么也就是用来购买各种奢侈品,让那些官二代们拿去消费奢侈了。反正这些钱也都不会生孩子,存进来也是很好的,这样我们不但给他利息,算是给他们这些钱生孩子了。然后也都可以方给予那些百姓小额低息借款,让他们尽快的恢复生产。”时不凡说道。

    不过,两个美女听到了时不凡这话,脸色也都有些通红。显然,时不凡没有注意自己的遣词造句,说什么“生孩子”的词太多了,所以让这两个女人也都有些脸红。如果是后世人自然不会,可是在古代却有些非常的暧昧了。哪怕在最开放到唐朝时期,也都几乎没有人会整天把“生孩子”这种词语挂在嘴边,所以听了时不凡这种荤素不忌的话,让两个女孩也都颇为不好意思。

    “你们脸色怎么红了?”时不凡问道。

    “嗯,没事!”秦嘉瑞首先回答。

    时不凡接着说:“其实很简单,这些勋贵拿着这些钱其实无非是浪费。可是这些勋贵却一个都非常有钱,一个国公大概每年收入上万贯钱,他们每年的收入都可以满足两千户人家的小额低息贷款的需求。我们大唐国公说多不多说少也都不少了,他们每年的收入至少可以满足数万户农户的小额低息贷款需求,这样可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财富来源。如果我们能够暂时扣留这个财富五年时间,那能够让我们帮助很多百姓都尽快恢复生产,让数万户百姓可以先购买铁质先进农具来恢复生产,他们可以少了这个原始积累的过程,直接可以达到最高产量了。这样,虽然他们背上了债务,可是事实上却增加了产量,所以未必会比原先少多少。反而他们会更快的能够恢复,这样让他们更好的解决了原始积累的痛苦阶段。”

    “并且这个勋贵的财富封邑来源于租庸调,所以这个是一个非常稳定的收入,不会骤然增加也都不会骤然减少,是一个非常可靠的存款来源。如果我们能够利用上,合格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定期存款来源。”

    时不凡非常清楚银行的房贷的主要资金来源是来源于定期存款,长期的定期存款有是最重要的放贷来源了。而时不凡思考这个秦嘉瑞开办的交通钱庄到底去哪里弄到了这个长期的定期存款,而时不凡很快也都把目光瞄准了这个那些勋贵。那些勋贵一个个收入不菲,一个国公每年收入都有几乎上万贯钱,在后世恐怕也都是数千万了。

    唐朝的封邑制度来源于唐朝的税收制度,而税收制度也就是租庸调,租庸调也就是来源于均田制。所以唐朝每一个男丁家庭都有一定的永业田和口分田,每一户人家都有一百亩土地的实际使用权力。不过,在生产力和生产工具生产模式没有能够有突飞猛进的发展情况下,这些百姓每年所获得的粮食都是差不多一样多的,误差不会太大。而误差不大的情况下每年所缴纳的税赋也都差不多,所以这样造成了那些获得封邑的勋贵收益其实也是差不多的。

    所以这个只要不是大型天灾人祸,那这些封邑的收入是稳定的,不会骤然增加和减少。所以时不凡把目光瞄准那帮勋贵的封邑收入,他直接建议李世民下令那些勋贵必须要把每年的封邑收入都存入到了秦嘉瑞开的交通钱庄里面,这样用来给百姓进行小额低息贷款,这样让他们快速回复生产。如果让那些勋贵拿着这些钱去存放在仓库里面,那不但没有任何“生崽”的可能,反而还会生锈发霉了。至于让那些官二代们拿去铺张浪费,那也是在损失,不如用来给暂时借给百姓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至于这些勋贵他们其实也都不缺钱,少了这些封邑都是收入,他们生活质量也多不会下降太多。何况这个是五年为周期,熬过了这五年之后,那意味着每年其实也都是可以获得收入的。就当做是延后五年发放而已,并非是不发放了。可是延后五年,那意味着这五年里面这些财富足以帮助很多百姓了,这样对于百姓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帮助。

    “我们这个钱庄的实质,也就是把暂时不用的钱借给那些急需要用的钱,这样双方都可以满足自己的需要。我们大唐最大的问题也就是贫富差距太大,而且财富缺乏流通渠道,这样让百姓只能够被动的逐步积累财富。可是那些士族和官僚们他们占据了大量财富,可是如果占据了他们愿意去消费,让这个资金流动起来,那也是可以勉强接受。可是他们这些人有钱,却不会消费,哪怕消费也都是用来做那些奢侈的奢侈品。整天吃这个喝那个,弄了一大堆中看不中用的奢侈品,这样其实说到底也都没有意思。可是百姓却对于这些资金非常羡慕,如果有了这些资金,那百姓恢复生产可以很快的恢复了。”时不凡说道。

    唐朝的贫富差距很大的,如果光是贫富差距还不说了,可是这帮富豪存钱而很少花钱,哪怕花钱也是用来作为奢侈品的花费,对于经济民生没有任何好处。所以时不凡不得不盯上这些财富,让他们借用给普通百姓,然后让百姓恢复生产之后创造更多的效益。这个唐朝财富流通的渠道太窄,财富很难进行有效的流通,资金流通渠道也都到处都是断裂的,无法能够有效地让资金流动起来。需要钱的没钱,不要钱的却不知道怎么花费,这样才是悲哀啊!

    所以时不凡这个交通钱庄其实是一个促进资金流通,让都可以在交通钱庄这个“桥梁”之间进行财富的流通,让急需用钱的人有钱,然后让那些暂时不需要钱的人可以存起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不至于拿去弄什么铺张浪费的奢侈品。

    自从李世民把这个钱庄的优点给李世民讲解了之后,李世民也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百姓需要钱,可是却没有获得借款的渠道,平日里面民间借贷利息太高,动辄年利率百分之百以上,百姓借不起。而士族官员勋贵们大量的财富就这么浪费不能够流通,然后还用来购买奢侈品,这样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会助长贵族奢侈之风。所以不如质押他们五年的封邑作为钱庄的放贷的资本,让百姓可以过得好一些,不至于收到税收和高利贷的双重盘剥,维护百姓的利益。

    “嘉瑞,接下来有了太子的命令,你的钱庄可以很容易开发起来了。而所谓穷学富,富学官,那些勋贵们也都把自己的封邑收入存了进来,那商人也都会跟着学习,他们会把大量的财富存入这里面。接下来你可是要好好的审核,不要让什么人都可以获得贷款了。一旦这个贷款出现了呆账死账,那对于你们可是非常危险的。尤其是这个钱庄比拼的也就是信誉,如果一旦没有了信誉,那钱庄必然是要死无葬身之地的。所以,这点你必须要注意。信誉这个东西是自己挣来的,不是别人给你的。太子的命令只能够给你第一次帮助,太子不会给你第二次帮助了,所以你接下来要好好的借用这次机会好好的做一个好处。说到底,太子的命令并不可靠,甚至朝廷官府的命令你也别完全依赖。朝廷朝令夕改的事情绝对不在少数,所以朝廷的扶持只能够利用,不能依赖,明白了吗?今天太子给我面子,所以帮助你一次,可是以后太子不会帮你了。甚至,如果到时候太子发现了这个生意有利可图,甚至会自己也都亲自参与进来。这个时候,谁的信誉更好也就是最重要的。你可不要仗着是我还有太子这个命令,就得意忘形,以为无所顾忌了。说到底,政客的嘴巴都是不可信的,太子,也就是未来的皇帝,也是一个政客,明白了吗?”时不凡叮嘱说。

    秦嘉瑞马上点头说:“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