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六十八章 未来格局

第六十八章 未来格局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文科大唐最新章节!

    大唐武德九年七月三日,今天是大唐开国皇帝李渊正式退位的日子当然。对外公布的理由也就是李渊年老多病,再加上太子李建成和李元吉私通后妃,气得李渊更是病重。所以为了国家江山社稷云云,所以他这个年老多病的也就退位了,然后让自己的次子李世民登基称帝。这个是糊弄百姓和历史的,具体的情况几乎所有官场里面的人也都知道。

    当然,这个谁也都不会在这个时候乱说废话。不过,让时不凡也都感觉有些意外的是这个登基的日子提前了足足一个月以上,李世民原先历史上是在八月登基的,而这个时候居然那么早的也就登基了。所以这样也是让时不凡感觉历史有些奇怪了,不过他也都没有认为有什么钱奇怪的,李世民登基也都成了必然,这样让他们也都认为可以了。

    而这种登基大典,是长安的九品以上官员都要去参加的,这个是最隆重的了。不过,由于准备太过于草率,不过是一个月的时间,这样肯定是弄得比较仓促。不过李世民毕竟是一个现实主义者,自然不会太过于纠缠这些,只要把这个皇位坐稳也就行了。

    而时不凡到了登基大典之前,这里有不少官员也都在这里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然后按照各自的派系来进行商议事情。不过,到了这里,反而非常的公开化的。

    “看来,越是高层,反而在个人行为方面顾忌越少。越是到了高层,各自代表的利益集团已经非常明显,非常的泾渭分明,任何人都知道到了这个地步不会轻易改变立场了,反而变得比较没有顾忌了!”时不凡想道。

    时不凡隐约知道一个官员到了高层之后,也许在政治思维上面考虑的更复杂了,可是个人行为上却显得更自由了。因为到了高层,每一个人背后都有一大群的利益集团,每一个人都是利益集团代表,不会轻易的改变自己的政治立场了。不像是底层,一旦和别的人有什么来往,很容易让自己的老大认为你是投靠了别人。所以越是高层反而个人顾忌越少,不用隐瞒自己的派系立场了。

    “时校书郎,过来吧!”一个三十多岁的人说道。

    时不凡听了这个声音,主动过去了,然后说:“见过长孙尚书!”

    目前长孙无忌的职位是吏部尚书,所以时不凡称呼长孙无忌称之为长孙尚书,不合适直接称呼他的名字。不过长孙无忌把时不凡叫来了,所以他们也都是在这里。不过这个长孙无忌的圈子里面,明显是李世民的几个重要亲信谋臣了,而都是高层。在这里,也就是时不凡一个九品小官。可是,正因为时不凡是一个九品小官,所以在这里反而显得最显眼,一个九品小官在一些最少四品里面的人群里面,不显眼都难。

    不过,旁边的人也都一阵眼红,谁让时不凡是跟着参与玄武门政变的人?那些参与玄武门政变的人,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那自然而然也就是一个圈子了,不管品级高低都是一个圈子,都是一个利益集团了。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时不凡其实和他们是一个利益集团的,别人羡慕也都羡慕不来。

    “时校书郎,其实你本来应该可以穿一件朱袍,并且可以有一个银鱼袋的,可惜你错过了。今后恐怕要走的弯路很多啊!”长孙无忌说道。

    长孙无忌这话,其实也就是在告诉时不凡,其实他本来可以应该一步登天获得五品以上的官职的。在唐朝不同品级的官员有不同颜色的官府,三品以上是紫色,四五品是朱红色,七八品是绿色,九品是青色的。并且五品以上可以配银鱼袋,而配银鱼袋代表了地位了,五品以上的官员代表了真正高官,有实权的高官了。当时如果时不凡不自己犯蠢,居然收留了那个李建成的女儿,这样他就凭借他参加了玄武门政变,可以一步登天提升为五品以上的官员。

    在玄武门政变之后,那个动荡到时候,其实是最合适提升官职的。那个时候动荡,各种势力洗牌的时候,大量官员可以得到机会升迁。长孙无忌一个五品官员瞬间成为了吏部尚书,房玄龄杜如晦直接成为了宰相,各种人物都趁着这个时候动荡洗牌的时候被李世民大量提拔。趁着别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赶紧提升官职,这样造成既定事实了。

    可是时不凡没有抓住那个势力洗牌的最好机会,所以现在各种势力各种的内部的政治交易都结束了,各方面的利益洗牌已经完成了,几乎没有什么一步登天的空间了。所以时不凡其实本来抓住机会可以一步登天的,可是现在已经洗牌结束,大家各自都是各自的交易履行,这样时不凡想要升迁必然要按照正常的流程手续来走,很难能一步登天了。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希望获得从龙之功?其实从龙之功固然获得皇帝信任之外,更主要的是可以一步登天,直接趁着打破原有秩序重新建立秩序的时候一步登天各方势力洗牌的时候直接连升很多个级别了。

    可惜啊,时不凡没有抓住机会,现在只能够按部就班升迁了。按部就班升迁,哪里有像是这种中了五百万大奖的机会那么好?也许,有太多人一辈子也都无法积累下来五百万啊!

    虽然时不凡有人提拔,有皇帝在上面,有一大堆同样的利益集团的人在扶持拉扯。额款式并不代表别人就没有拉扯啊,别人同样也有人扶持拉扯。自古以来官二代多了,中央级别的官二代也都不少,可是为什么并不是每一个官二代都能够走到国字号呢?其实你有家族扶持,人家也有家族扶持,最后等于是大家都等于是扯平了,还是要看自己本事和各自那些虚无缥缈的运气了。所以按部就班的升迁,这条路阻力大了不少,哪里有一步登天来的顺利?别看有扶持,可是这条路能不能走上去,那也都还是一个问题呢!

    “长孙尚书,我想我并不在意这些,我也都跟皇上说了,我在意都不是这些。说句不好听的,如果你不是你们坑了我,那我也不会卷入这种破事当中!”时不凡说道。

    长孙无忌却苦笑说:“你这张臭嘴,也太不给我们面子,你甚至连皇上的面子都不给啊!幸好你遇到了皇上,不然恐怕你脑袋都不够砍的!”

    长孙无忌本来以为时不凡彻底没有前途了,可是两天之前时不凡得到了李世民的召见,结果再次获得了了李世民的信任,李世民给他送了秋装。这次李世民甚至豁出脸皮帮助时不凡的情人弄钱了,那给秦嘉瑞的钱,不就是给时不凡了吗?所以这个信号还不明白?本来长孙无忌已经和时不凡进行了“切割”,可是没有想到时不凡再次获得了李世民重用,这样才是最尴尬的。长孙无忌后悔自己和时不凡“切割”早了,所以这才主动招呼时不凡过来,安抚一下了。说到底他们还是一起参加玄武门之变的人,再怎么样也是一个圈子里面的,以后不合适闹翻了。

    “长孙尚书,其实我晚一些也都无妨。在这个贞观朝,那也都是由你们这些前辈杵着,一个晚辈不好抢了前辈的风头啊!所以,晚一些也好,我还年轻,以后的日子多得很,不用如此着急。年轻就是资本,所以等三十年之后,那我也正好来给各位来接班呢。到时候,我也许正好了!”时不凡说道。

    长孙无忌听了这话,顿时心花怒放啊!因为时不凡这话明显是有着很深刻的暗示,那也就是在告诉长孙无忌,在这个贞观时代时不凡不会和他们抢夺位置,而三十年之后,多半也都是换一个皇帝的了。在这个唐朝时代,普遍人均寿命也就五十岁左右,所以长孙无忌认为三十年之后李世民也都多半要嗝屁了。当然,这话心里知道就行了,不用说出来,毕竟哪一个皇帝不希望自己能够“万岁”呢!

    而在贞观二三十年的时候,时不凡完全可以逐步的提升,不用追求一步登天的希望去和那些老一辈的人抢夺宰相的位置。到二三十年之后,时不凡可以逐步登上高层,那个时候那些高官宰相们现在也都是三四十岁了,二十多年之后他们要么也就是嗝屁了,要么也就是退休致仕了,和时不凡没有直接利益冲突了。如果时不凡年纪轻轻成了四五品官,那他们这些老一辈人位置可就不稳了。别以为只有皇帝才会猜忌下属,哪怕是臣子也都会担心那些后起之秀过早的抢了自己的位置,这样也不爽快的。

    所以时不凡这么说,那也就是代表了时不凡没有和他们抢位置的想法。甚至,时不凡把自己定义为李世民嗝屁之后辅佐新皇帝的人,这样和长孙无忌他们这些老一辈人更是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了,他们不是一代人了。不是一代人,那自然利益冲突就没有多少了。

    “呵呵,我倒也是羡慕你有年轻的年华,我比不了啊!年轻也就是资本,等得起啊!不像是我们这些老家伙,没有几年了,如果再不抓紧,那恐怕这辈子都理想也都要灰飞烟灭了。”长孙无忌呵呵笑道。

    显然,长孙无忌闻弦歌而知雅意,主动继续表达了善意。不过,显然也多是告诉时不凡,不要和他们这些老一辈抢权力,让他慢慢熬一熬,等二三十年之后那些老一辈嗝屁或者退休了,那也都可以让给他了。

    而且,长孙无忌知道未来的太子肯定是李承乾,是他长孙无忌的外甥。所以长孙无忌不介意和自己外甥未来的重要属下处理好关系,以后可以为自己外甥拉一拉人才。不过,长孙无忌还不知道,自己这个外甥未来会有什么结局了!

    “时校书郎,既然如此,我也就给你讲讲我们大唐目前的朝廷局势好了。目前我大唐朝廷大概以关陇人和山东人为主,而我也不瞒你为未来也是以这两种人作为贞观朝的主流高层。当然,在此之前的太上皇执政时期,宰相主要来源于江南。目前的陈叔达和萧瑀,也就是江南豪族了。陈叔达是当年南陈陈宣帝的十七子,是陈后主的弟弟。而萧瑀是南梁的皇族,不过南梁和南陈,他们也是关系复杂。他们在朝廷之上为江南豪族牟利,可是他们两个毕竟是来自于曾经的皇族,而且当年陈霸先还是灭亡了南梁的人,所以他们虽然都是有不少矛盾的。他们虽然在大势方面能比较一致,可是内部一些事情也是有矛盾的。”长孙无忌解释说道。

    时不凡听到了这个陈叔达和萧瑀之间的矛盾,然后说了一句:“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

    “这——,这话你以后不要说了,这样虽然说得对,可是容易犯禁!有些事情,不用说的那么明白,心里明白就行了。”长孙无忌赶紧说。

    不过,长孙无忌接着说:“不过,陈叔达和萧瑀,恐怕也是要准备退了。如果不把他们给弄下来,我们这些人如何上去?”

    时不凡能不明白吗?一朝天子一朝臣罢了,当年李渊那些高级官员多半也多是要面临被轰走的。陈叔达和萧瑀是首要被轰走的对象,因为陈叔达和萧瑀是宰相,如果不把他们给搞下去,那如何让李世民的那些亲信上来?至于借口,很好找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原先历史上陈叔达和萧瑀在宫内打架,这样两个宰相居然都被一起给撸了。说明李世民早就打算撸了他们,只是趁着这个机会一石二鸟而已。

    至于那个裴寂,当年可是李世民名义上的副手啊!李世民曾经是尚书令,而裴寂是尚书仆射,可是裴寂才是事实上负责尚书省的人,李世民当年虽然是尚书令,对于尚书省也都很难插手。

    所以尚书仆射这个那么重要的位置,不把他给撸了,那如何让自己的亲信上去?官位也就是那么多,不把人家搞下去那如何让自己亲信上来?如果自己的亲信上不俩,一方面让自己的亲信看不到前途,另一方面皇位也都不稳。所以这些李渊时代的老臣,不都是要被撸了的。

    大家好不容易把李渊给搞下来了,把李世民给扶持上去了,现在不就是等着坐地分赃的吗?

    “不过,哪怕他们下去了,并不代表他们的势力彻底被消除,他们还是有不少势力的。所以,你也不要小看了他们。他们虽然拿我们没有什么好办法,可是你这个小官也许将会成为他们出气的对象。而你这个位置正好了,可惜当时你错过了那次一步登天的机会,可是你也是参加了玄武门之变的人。所以参加玄武门之变的官员里面,你的地位最低,而且你也都没有能抓住那次一步登天的机会。所以你正好是他们打击的对象,他们打击不了我们,所以他们肯定回去找你的晦气。今后,你要小心一些。”长孙无忌说道。

    时不凡点头,回答:“我知道,柿子要捡软的捏,我现在成了这个软柿子。不过,来日方长,我倒要看看他们有多少本事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