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七十章 钓鱼执法(上)

第七十章 钓鱼执法(上)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登基大典完成了之后,时不凡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面工作,而这个登基大典完成之后朝廷大臣也都纷纷开始小心了。而这个时候,大家不但不敢掉以轻心,反而会非常的小心的。尤其是这个皇帝刚刚登基到时候更是要小心皇帝出手了,因为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个不光是普通官员是如此,哪怕皇帝多半也是如此。一个新的皇帝刚刚上任,总要做一些事情,新官上任三把火必须要小心的。

    所以,大家也都纷纷夹着尾巴做人,尤其是宫里面的人更是要小心,生怕皇帝这三把火烧到了自己头上。到时候,一旦被皇帝的“三把火”烧了,那别人不但不敢求情,反而还会主动躲避啊,生怕引火烧身。

    所以,时不凡这几天绝对一句多余废话都不说,也不乱跑,每天早上来上班,下午下班走了,绝对不敢多待着。不过,就这么两天之后,朝廷大臣再次被李世民这个新皇帝叫来了。

    “嘿,不知道这次谁倒霉了!”时不凡想道。

    不过,当大家来了这里,然后李世民一副生气的说:“各位,朕一直听说朝廷各部贪婪成风,尤其是各种书吏令史,想着通过各种手段捞钱。本来朕还不信,结果现在朕不得不信了!”

    “看来,这是要整风了!”时不凡想道。

    在唐朝初年,尤其是在这个刚刚打下江山的时候,往往是腐败最快的时候。按照自古以来的规律,一个王朝或者一个政权,有两个阶段最容易产生腐败。一个是快速发展鼎盛时候,一个也就是刚刚打下了江山天下太平之后,这个时候是最容易腐败的时候,因为那些打江山的人都已经开始享受富贵,然后可以安稳的过日子了,不用担心敌人随时要了自己的脑袋。而且也都有不少人会认为自己辛苦了那么久,应该获得一些补偿,尤其是物质方面的补偿。

    可是往往事与愿违,也许高层的官员还有爵位和各种收入,可是中低层的官员没有爵位的收入,甚至连工资相对也都比较低。所以他们这种感觉自己是一个功臣,可是却没有获得足够好的物质条件,这样的心态之下肯定会很容易造成贪腐的情况。而这种情况主要是集中于那些中低层官员,而这种开国之后的腐朽堕落,因为涉及的主要是中低层官员甚至只是一些书吏令史,所以那些史书里面不会记载他们的名字。再加上每一个王朝初期都是鼎盛的,所以这种中低层的贪腐被埋藏在了历史当中,后人很少关注。

    可是虽然不关注,不代表没有,尤其是中低层那些官员比上不足让他们心态失衡了。再加上没有敌人,所以也就“死于安乐”了。所以在李渊统治的武德后期,中低层官员贪婪腐朽已经是有了很大的苗头了。

    所以这个时候李世民开始整风,也许也是这个原因。而且李世民刚刚登基,拿一些人来整风立威也是正常的,结果正好是李世民的新官上任三把火了。

    李世民接着说:“把人给我带上来!”

    李世民让宫里面的侍卫把一个带着镣铐的人带上来了,显然是一个罪犯。而这个时不凡不知道这个家伙是哪里的人,不过好像是一个文人,是一个小官员了。而现在,李世民把他带了过来,是什么意思?

    “朕非常生气,朕知道朝廷的书吏贪婪腐朽严重,可是朕没有想到居然回到了这个地步。朕听闻各部贪腐成性,所以朕特意让人去进行试验。朕去送去了各部财货,然后希望他们能够考验一下他们是否是清正廉洁。结果,朕在刑部的司门下属一个令史居然收取了贿赂,然后帮助朕安排的人去做了事情。朕非常生气,所以朕把他带来了,这个也就是那个令史。朕一定要严惩,不严惩不能够以正律法,这样以后还有更多人敢这么做。”李世民说道。

    司门是负责全国各地城门和各种关口路障检查的地方,是相当于后世的那种海关一样的地位。而刑部并不全是管理刑罚,虽然刑罚是主要任务,可是还是有管理类似于关口,审计,俘虏奴隶等等事务,所以是一个管辖范围很宽泛的部门,刑部尚书的实权恐怕未必比在后世的副总理要低。而刑部下属的部门居然也都出了贪腐,那这样让人如何放心执法呢?

    而长孙无忌赶紧拍马屁说:“皇上,刑部乃是司法重地,如果司法之人都不能够严以律己,那如何能够公正执法呢?”

    “皇上,当斩!”“没错,皇上,理应处罚,严惩不贷!”“皇上,这等害群之马必须要严惩,不然不足以正我大唐律法!”……

    大家纷纷喊打喊杀的,不过这个时候时不凡却出来了,说:“皇上,臣有事启奏!”

    李世民听到了时不凡出来了,主动回答:“说!”

    “皇上,臣最近发现了我大唐有人不检点,居然公然行贿朝廷官吏。此人实乃罪大恶极之人,请朝廷进行会审。臣特来检举揭发这等害群之马,这种行贿之人理应进行严惩,不然如何正我大唐律法之尊严?”时不凡说道。

    听了这话,李世民马上非常高兴,说:“好,这次到底是谁行贿了?一律说出来,朕一律严惩。这等行贿之人,必须要严惩不贷,以正我大唐律法。不然如果天下人人行贿,那还得了?各位,大家要向时校书郎学习,看到了不平之事就主动站出来检举揭发,不包庇不坐视不理,这个才是真正的良臣啊!现在,时不凡,你就说你要检举揭发谁?”

    时不凡赶紧说:“皇上,臣要检举揭发我大唐皇帝李世民,他让人去行贿我大唐刑部司门令史,并且大言不惭的在众人面前炫耀行贿之事。此等行贿了还如此嚣张,应该依法依律严惩,不然如何正我大唐律法?不然如何我大唐律法的尊严如何维护,如果不严惩,那我大唐必然会国之不国,必然会天下大乱啊!所以,请皇上严惩我大唐皇帝李世民行贿之罪!”

    听了这话,现场无数人都马上感觉要晕倒了,时不凡这话到底是玩什么啊?而李世民顿时感觉自己脸上被狠狠的抽了一巴掌,自己刚刚还是在称赞时不凡能秉公检举揭发,并且鼓励大家学习时不凡。可是时不凡居然如此不给面子,直接的反过来检举揭发他这个皇帝了。尼玛,向皇帝检举揭发皇帝,并且让李世民去惩罚自己行贿的罪名,这样是不是太坑爹了?

    这个玩什么啊,居然让皇帝自己惩罚自己行贿?而且皇帝用得着行贿吗?这个天下都是皇帝的,用得上向自己的臣子行贿吗?而且皇帝给臣子的,那叫做赏赐,不叫做行贿。可是时不凡居然要状告李世民行贿,当着李世民的面状告李世民行贿,并且要求他李世民自己惩罚自己的行贿罪责,这样开玩笑吧?

    不过,时不凡好像还没有停止,然后问:“请问大理寺的戴胄少卿,行贿在我大唐律法里面,应该怎么判?”

    大理寺的少卿戴胄主动平淡的回答:“我大唐律例,凡是行贿者,坐监临官五等。”

    所谓监临官,也就是掌握直接权力的官员,和那个行贿者有直接利益关系的官员。而这个行贿者可以按照监临官的罪行来减轻五等的刑罚。

    时不凡接着说:“那好,既然这个司门令史理应被绞刑,那按照减少五等的罪行,那应该也就是流放一千里之外,请皇上判处我大唐皇帝李世民流放一千里之罪行!”

    听了时不凡这话,大家都差点要吐血了。居然要让李世民“流放“一千里之外,这样简直是在打脸啊!这样简直是在打脸,皇帝怎么能够被刑罚呢?要知道自古以来皇帝除了丢了皇位的,别的没有丢皇位的也都不可能收到刑事处罚的,皇帝犯错了顶多也就是下达罪己诏罢了,而这种罪己诏也都不会有任何刑事的成分,只是代表了皇帝知道错了,并非是真的要用刑罚来惩罚君主。

    可是时不凡居然在这里大言不惭的说要做什么要对皇帝进行流放一千里的惩罚,这样简直是突破了古代人思想的底线。对皇帝进行刑事惩罚,这个还是不可能的。别说只是一千里,这个刑罚的性质不一样啊!也许皇帝会被一些所谓的太后或者是别的什么尊贵的家族成员给进行下“惩戒”,比如说年幼皇帝的老师可以用戒尺惩戒皇帝,可是这个并不代表刑罚。刑事处罚性质完全不一样了,完全是性质不同,这里面的政治因素不可小看。所以皇帝也许可以被打,可以被软禁,甚至也许可以被杀,可绝对不能够遭受到刑事审判处罚,这个是维护所谓皇权的需要了。

    “皇上,这个……”戴胄也都尴尬了。

    戴胄自以为自己是一直秉公执法,戴胄一直都是以秉公执法所谓思想,可是现在面对要惩罚皇帝,他这个大理寺少卿也都不敢乱来。所以,在这一刻,他也都怂了,不敢直接面对下令惩罚皇帝李世民,并且流放一千里之外了。

    李世民脸色漆黑,显然是被时不凡这话给弄得生气了。

    “朕不过是为了能检验我大唐官吏是否清廉,这个朕何错之有?朕也是为了检验我大唐官吏清廉,这个是为了我大唐朝廷,是为了黎民百姓,那何错之有?”李世民问道。

    很快,马上有很多人出来,说:“是啊!皇上是为了我大唐清廉,为了揪出那些朝廷官吏里面的害群之马,贪腐之人,这个是正常的。所以,如何能够因此定皇上的行贿之罪呢?这个简直是无稽之谈,无稽之谈!”

    显然,马上有人开始替李世民脱罪了,不可能让李世民真的被这个所谓的行贿罪所处罚。

    “是啊!皇上乃是为了维护我大唐律法的纸尊严,那这个何错之有?难道,如果不用这种方法来试验,那如何能够检验我大唐官吏的品德,如何能够检验我大唐官吏是否清正廉明?”

    大家纷纷开始为李世民开脱,尤其是表明李世民这个并不是在违法,反而是在维护所谓的大唐律法,然后利用这种做法来进行维护大唐律法,那是合理正当的。甚至,他们认为李世民这种做法,那其实也是合理的。如果李世民不用财富去试验,那如何能够证明属下的人是否是清廉的,如何能够证明自己属下的官吏是好官?所以,不论大家如何怎么想,现在也多要出来维护李世民这个皇帝的面子,尤其是李世民利用这种方法来查贪官,那是不错的做法。

    “皇上,这个实乃好方法啊!如果以后都用这个方法,那天下官吏谁敢贪腐,谁敢做这种事情?这样,天下官吏收取贿赂的时候,还有人敢随便乱收钱财吗?所以,皇上实乃明君也,用这种方法来进行杜绝贪腐。以后,我大唐的官吏一定会清正廉明,然后彻底的拒绝贪腐之人。到时候他们收取钱财之时,必然会考虑是否是皇上在故意试探,这样他们谁还敢来收取贿赂?所以,臣以为这样是可以的,并且可以多做一些,然后我大唐一定会彻底杜绝贪官污吏!”有人点头说道。

    而李世民也都点头,然后跟时不凡说:“时不凡,你还有什么话说?大家都认为朕这个是好办法,以后谁敢还随便收取我贿赂,以后谁还敢随便乱收贿赂?这样才能够让那些官吏得到警告,让他们害怕收取贿赂。而以后,朕还说不定要多试试,这样的方法非常不错,然后以后谁敢收取朕送的贿赂,那这样朕必严惩不贷!”

    不过,时不凡还是强硬的说:“皇上,你这是在钓鱼执法,我不敢苟同!”

    时不凡知道李世民这个是在用钓鱼执法,时不凡研究法律的,一个法学硕士并且经过了司法考试的人,他能不知道钓鱼执法这回事吗?甚至钓鱼执法的危害,可是无比巨大的,甚至比本身那个人的罪行都要严重,后果甚至不堪设想。

    钓鱼执法很多人都都是在骂的,可是李世民现在居然用钓鱼执法来查贪官。不过时不凡可以肯定,一旦李世民用这种方法来查贪官,那以后这个大唐受到的损害远比一些贪官更可怕。这个钓鱼执法危害绝对比贪官更严重,所以时不凡当然要阻止。一旦李世民这次用钓鱼执法,然后以后推广出来了,那钓鱼执法对于这个国家和社会的破坏力绝对是无以伦比的。

    甚至各国都是在反对钓鱼执法,尤其是很多国家也都明确禁止钓鱼执法,甚至被“钓鱼”所犯的罪行甚至可以免除刑事惩罚。正因为这个钓鱼执法后患无穷,所以才会被各国所明令禁止。

    时不凡当然不能够让这个李世民的钓鱼执法被推广出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那时候全国人都无法安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