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文科大唐 > 第七十四章 再造一个天(下)

第七十四章 再造一个天(下)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了自己的老师孔颖达也都说时不凡的好话,王宁宇更是不甘心,他显然认为自己一个堂堂世家大族的人,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寒门?他一个世家大族的人看不起寒门,这个是非常正常的,在这个时代世家大族对于寒门都是有一种骨子里面的高傲。他们认为自己是高贵的,哪怕自己一时落魄了,哪怕自己成了乞丐也是高贵的。而那些寒门也就是低贱的,寒门理应不如自己。寒门天然也就是不如自己的,如果寒门的成就超越了世家大族,那是不合理的。所以,他当然不甘心?

    “老师,我认为时不凡这话完全是彻彻底底的废话。上天乃是至高无上的,而我们世间生灵都乃是上天所造。而天理也就是最好的体现,天理是世间生灵都会遵循的,不然违背天理不会有任何好下场的。”王宁宇说道。

    时不凡反问:“何为天理?在你眼里,什么是天理?”

    “孝敬父母,那是最大的天理,是上天所规定的天理。”王宁宇说道。

    可是时不凡却反而说:“我却认为孝敬父母是人心天良的感恩,并非是天理。所以既然起源于人心天良的感恩,那自然是属于人心,并非是所谓上天赋予的天理。”

    “那你如何解释乌鸦反哺?乌鸦年幼之时,父母哺育他,而当父母老了之后他们还会反哺父母,这样不是天理吗?而畜生都能够如此反哺父母,那人类的孝顺之意不是上天赋予的?天道至公,所以这个孝敬父母乃是天理!”王宁宇回答。

    时不凡冷声说:“哼,断章取义,以偏概全。你说乌鸦乃是天理所孝敬父母,乌鸦是畜生,所以畜生都会孝敬父母那人类自然也是天道赋予的吗?我想问你,你见过多少畜生?你知道有多少出生是孝敬父母的吗?”

    “这个……”王宁宇无话可说。

    时不凡冷哼说:“孝敬父母?你也许只是听到了这个乌鸦是孝敬父母,就以为天下所有生物都是孝敬的吗?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生灵都不是不会孝敬父母的。年幼的老虎在长大之后,会发动夺取王位的战斗,然后把父母的王位夺取了之后,父母只能够离开族群独自自生自灭。还有……”

    时不凡给这个王宁宇讲解了很多动物的情况,这些都是他从后世的影视节目《动物世界》里面看到过的。所谓动物孝敬父母其实是无稽之谈,而所谓古人说那个乌鸦孝敬父母,然后用来作为证明,证明了人类应该是孝顺父母,从此得出了所谓孝敬父母是天理的说法。

    时不凡不反对孝敬父母,可是他作为法学的硕士,不认可这种道德绑架。法律是讲究因果的,有“因”才有“果”。有作案动机,才有作案都可能。如果没有动机,那是不能够直接定案的。可是这个用乌鸦作为孝敬父母的天理支持,那其实非常荒谬的。人类提倡孝敬父母之后,他们才会去找那个所谓孝敬父母的天理。他们已经得出了孝敬父母这个“结果”,然后才去寻找那个“原因”。这个所谓乌鸦这个畜生都孝敬父母,那得出了人类孝敬父母是天理的说法,其实是违背了逻辑学的。这个其实是显得出了“结果”,然后才去牵强附会去寻找原因。

    可是事实上动物世界里面绝大部分动物都不会孝敬父母,乌鸦只是一个少部分的特殊情况。可是某些古人首先得出了孝敬父母的结论,然后通过寻找一种动物证明自己这个是“天理”。结果他们找到了乌鸦,他们有意无意的忽略了绝大部分动物都是不孝敬父母的,从此在这个畜生乌鸦身上得出了这个孝敬父母是“天理”的原因。这个是违背了逻辑学的,更是违背了结果。这个就好比法官先判处了一个人杀人罪死刑,然后等那个人被处死之后才去寻找所谓杀人的动机和证据,这个完全是颠倒黑白。

    时不凡不反对孝敬父母,可是他认为孝敬父母是人类特有的一种良知,而并非是所谓上天的天理。如果不然,为什么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动物都不会孝顺父母,只有极少部分才会孝敬父母?这个其实是一个伪命题,这个孝顺父母归根究底还是人类自己的良知,而不要推到所谓天理上面。天理其实是人类共同的道德,并非是真正的天。这个世界上没有天,天只是存在于人心而已。

    王宁宇听了时不凡讲解这些动物,他才知道自己原先多么浅薄,居然只是看到了古人所说的乌鸦有返哺之恩的说法,可是也就下意识的拿来举例了。可是现在居然被时不凡利用那么多种动物,那么多种动物都是“不孝”的来反驳,这样他拿出了所谓乌鸦的例子作为反驳,那也就太过于苍白了。

    “这个其实是一个疑邻盗斧的故事而已,斧子被偷了,怀疑了邻居偷窃的。所以他看到了邻居的一举一动都认为是偷窃斧子的那个人,因为他心里面已经是确定了那个人是偷窃斧子的人,所以只是能够看到有嫌疑的地方。可是斧子找回来了,怎么看就怎么看不到那个偷窃斧子的样子了。”

    “你先给我们人类的孝顺父母定义为了天理,那这样自然会去找所谓的证据。结果从这个乌鸦身上找到了所谓孝敬父母的证据,然后你们就因此得出了所谓天理结论。你们根本不愿意相信别的,你们只是找到了乌鸦也就以偏概全。可是却完全不顾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生物都是不孝顺的真实情况,就为了你们所谓的天理增加了说法,这样不是很荒谬吗?”

    王宁宇脸色更是漆黑,他没有学过所谓的生物学,甚至没有人专门告诉他所谓生物学的一丁点知识。所以现在时不凡这么说,他根本无法反驳,只能够被时不凡喷的一个狗血淋头。

    “你不是说天道至公吗?为何他专门给予了我们人类和乌鸦所谓孝敬父母的习惯,可是却没有给别的生灵孝敬父母呢?你如何解释这个问题?”时不凡问道。

    王宁宇接着说:“那也是只有我们人类才有的,那些都是畜生!”

    “很好,你也是说只有我们人来才有的,那是不是归根究底还是我们人类自己的行为?如果你所说天道至公,那他理应对所有生灵都是一视同仁,可是为何对我们人类如此偏爱?所以,你难道能够否认孝敬父母乃是人类特有的品质吗?你如何解释这个乃是上天赋予的天理?如果按你所说,天理乃是天下生灵都必须要遵守的,那为何绝大部分动物都没有遵守,只有我们人类遵守?难道,是我们人类在受罪,所以才要孝敬父母吗?”时不凡再次问道。

    时不凡这话说的可是诛心了,如果王宁宇既然说天理,那天理是任何生物都要遵守的道理。而他所言的孝敬父母那是天理,那凭什么人类就单独要孝敬父母,可是别的生物却不用?

    难道,是人类被所谓天道所逼迫去孝敬父母吗?这个王宁宇绝对不能承认,如果孝敬父母是被“逼迫”,那他一定会被一大群人给喷死,到时候他王家也都保不住他。可是他也都不能够否认时不凡的观点了,因为他所提倡的天理,并没有得到真正的执行。绝大部分的生物都是不孝顺的,不会孝敬父母的。甚至在很多动物里面,夺取父母权力地位的事情多了去了。

    难道这些动物也就不遵守天理吗?可是这个天理到底是什么,现在王宁宇也都陷入了一种混乱状态了。按他所说世界上一切生灵都要遵守天理,而孝敬父母就是所谓的天理。那动物为什么可以不用孝敬父母,不用遵守这个天理,可是人类却必须要遵守这条天理呢?是天道的“歧视”,还是孝敬父母是所谓罪过?这个显然是说不通的。

    “所以,我认为孝敬父母,其实是一种报恩。父母生育了我们,并且养育了我们,让我们能够顺利成长起来,这个是给予生命之恩。而父母年老了之后,我们处于对于当年的恩情,所以报答了父母,给他们养老送终,这个其实是处于对于恩情的报答。这个恩情,其实和别的恩情是一回事。别人的救命之恩,知遇之恩,其实恩情。而人类是处于自己内心的天良良知这才会思考报恩,所以孝敬父母乃是人心的良知报恩罢了,并非是所谓天理。”

    “而动物有什么?他们虽然也有一部分动物知道报恩,可是他们仅存于这个报恩而已,并非是有人类这么高的智慧,能够有更高的智慧去报恩了。所以这个乃是人心所想,人心所认可的良知,并非是天理。天理仅仅是对自己对人类有用,对于动物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所以天理发自于人类自己的内心,至于天也就是在于人类心中,这个难道不是很好的解释吗?”

    王宁宇脸色漆黑,不过他却无法反驳时不凡了,他知道自己在辩论这方面是无法说服时不凡的。这个辩论,比拼的也就是一个知识面,虽然未必需每一个都要精确研究,可是这个王宁宇和时不凡比拼知识面,那是在自己作死啊!时不凡在后世十几个文科硕士学位不是买来的,而他虽然主修文科,可是他中学理科在知识,还有网络上很多的一些普通简单的理科知识他也都懂不少。这个王宁宇的知识面和时不凡的知识面比起来,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这个王宁宇比起雄辩,根本不是时不凡的对手。现在这个辩论已经被时不凡掌握了节奏,所以王宁宇根本不知道如何反驳时不凡,他根本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了。他的知识面太窄了,根本无法能反驳。而他没说出一句话,时不凡都能弄出一大堆长篇大论来反驳他,甚至说的那么都是煞有介事的,可是他却一句话也都插不上嘴。

    不过,孔颖达旁边的几个学子也都点头,好像对于时不凡的论点颇为赞赏的样子。这样让王宁宇更是着急,如果这次自己无法把这个时不凡给驳倒了,那这样后果不堪设想了。

    “老师,虽然我说不过他,可是我认为我还是对的。我希望让他去国子监,然后邀请国子监的所有学子一起来和他辩论一下,我相信我们国子监无数学子,也都足以把他辩驳成功的。”王宁宇说道。

    “这个……”孔颖达有些犹豫,毕竟让时不凡这个年轻人去面对一群人的围攻,那这样他有些担心时不凡受不了这个场面啊!

    不过,时不凡却非常放心的说:“好,去就去!”

    “时校书郎,你才不过未及弱冠,如何能去……”孔颖达说道。

    不过时不凡却肯定的说:“不要紧,我有信心!”

    笑话,时不凡会害怕围攻?在后世那个网络时代,网络上的那些骂战口水战时不凡也都没有少经历过。不管是文明的辩论,还是在网络上爆粗口甚至开喷开骂,这种时不凡都是老手,网络上各种学术上的骂战他也是一路走来的,他会害怕这种骂战?

    时不凡当年骂战可是几乎没有输过,哪怕对方人数再多他也都敢骂回去。不管对方来得时文雅的还是粗豪的,时不凡也都是经验丰富。对方文雅的他也都会文雅的回答,可是如果对方开骂开喷,时不凡也都不介意骂回去。这种经历了各种现实和网络骂战十几年的人,他会害怕被围攻?所谓诸葛亮舌战群儒,那是建立在人家人数少的情况下。时不凡认为哪怕古代那些所谓辩论家到了网络上骂战里面,肯定会被骂的一个狗血喷头,根本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他经历过骂战这么多,他不会害怕的。孔颖达所担心的,那也就是他年纪轻轻,没有经历过这么多复杂的场面。哪怕是孔颖达面对这么多人来反驳,他也都会害怕的,何况是一个年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不过他不知道时不凡最不怕的也就是骂战,作为文科的人,如果害怕骂战,那如何能够有成就。

    文科的东西,不比理工科那么科学。理工科的东西只有两种答案,“是”或者“否”,只要拿出了证据那也都无人能够反驳。可是文科那可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东西,如果不会骂战,那如何推广自己的观点?

    如果无法“骂”得过别人,你如何推广自己的观点?所以文科的成就其实也就是“骂”出来的,时不凡最不怕的也就是骂战。如果他害怕骂战,那如何会有十几个文科硕士学位?

    “好,你跟我去国子监,然后邀请长安的学子过来,然后进行一次辩驳。有有本事就把我们那么多长安学子都给驳倒了,如果不然你就收回你的所谓心学。我堂堂出身世家大族,年龄是你两倍多的人,都没有能够开宗立派,你一个寒门而且年幼之人如何能够如此开宗立派?哼!”王宁宇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