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茗香美人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决定入宫

第三百五十五章 决定入宫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茗香美人最新章节!

    沈静月面色沉了沉。

    沈静蓉这才收了笑容,道:“听说秦宫中女官空缺不少。而且秦宫中不像是周朝,女官不可以出宫。女官是有官衔的,可以自由出入宫禁的。”

    沈静月面色慢慢缓和。

    沈静蓉继续道:“我想大姐姐在这儿躲着也不是个办法。你必须出入宫禁打听消息。而我初来乍到,没有可以信任的心腹,必须需要大姐姐里应外合。”

    沈静月看了她一眼:“这是你的真心话?”

    沈静蓉妙目中闪着碎光,慢慢道:“当然。在秦国中除了大姐姐外,还有谁我可以信任的人?你我这两三年来斗也斗过了,恨也恨过了,现在还有什么可以相互怨憎的?除了相互扶持外没有别的办法能在秦国立足脚跟。”

    沈静月不语,只是慢慢端起茶一小口小口啜饮。沈静蓉知道她在思量利弊得失,便在一旁乖巧煮茶斟茶。

    “茶过三遍不能再煮了,老而涩。”沈静月提醒。

    沈静蓉抬起头来,微微一笑:“大姐姐这是答应了?”

    沈静月不看她,只是看着手中的香茗。茶香袅绕中她神色渐渐恍惚。她向陆有先生学茶道。茶道讲究平和、一视同仁,一

    沈静月绝美的面上神色未动:“我没有答应你入宫。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了。”

    沈静蓉笑吟吟道:“大姐姐不要这样无情。你不入宫,万一我出了什么事无人帮衬,还不是要姐夫帮我收拾烂摊子?唉,他一介武夫怎么是宫里那些大小贱人的对手?大姐姐你就忍心让姐夫受苦受累吗?”

    她说得可怜巴巴,可是眼里却没有一点愧疚。

    沈静月明眸一冷,轻笑:“我还真谢谢你关心你的姐夫呀。我的好妹妹!”

    “不过你提醒我了。把你这个麻烦精赶回周国岂不是什么事都没了吗?”

    沈静蓉知道她怒了,却也不怕。她笑眯眯道:“大姐姐放心。我是不会对姐夫有不该有的心思的。对了,倒是纳罕王族的两位公主千里迢迢追着姐夫追到了秦京来了。大姐姐,要不要我替你赶走她们?”

    沈静月知道她在转移话头,也不戳破。她淡淡道:“这事不关你我的事。这是纳罕王族与他的瓜葛。”

    沈静蓉笑道:“好吧。大姐姐说不管我就不费这个心思了。不然我定要她们从哪儿来的就滚回哪儿去。”

    沈静月心中动了动 。她看到沈静蓉眼底一点笑意都没,心中微惊。没想到她说的竟是真的。

    她问:“两位纳罕公主身份尊贵,你不要乱来。”

    “知道了。”沈静蓉懒洋洋应着,“我倒是想挑唆下她们呢。大姐姐都不知道她们可猛了,说打就打,今日砸了我们茶行,明日还不定捅破京城的天呢。我不收拾她们,她们也待不久的。”

    她说着又将话头引向沈静月入宫的事上。在一旁唠唠叨叨说了半天。

    沈静月只是不理会。末了,她冷冷对沈静蓉道:“我是个不详的人,你非要跟着我到了秦国,又非要唆使我入宫。你倒是心大。但你不知宫帷深深,一个不慎,全盘皆输,身家性命都不保。到时候你会后悔的。且勿要怪我这个做姐姐的没有提醒你。”

    她这么说还以为沈静蓉要激烈反对,却不料沈静蓉低头沉默了好一会儿 才抬起头来。

    “大姐姐说的我都知道。只是平安一世又能怎么样?百年之后化为一抔黄土,什么都不留。沈家人死的死,走的走,散的散。大姐姐又拼着不想活的念头了。我倒是不知你要怎么复仇,只是我寻思着,大姐姐走了之后,我一个人在这个世上也没有什么意思,总要找点有趣的事来玩玩。”

    “我若入宫,将来运气好了,生个皇子稳固位子,什么可桑族,什么拓跋王族,都不是我的对手,到时候我也可以帮帮大姐姐复仇大计,这岂不是两全其美?”

    这一番话说得沈静月结结实实愣住。她像是第一次看见沈静蓉般上下仔细打量她。

    良久,她慢慢长叹:“二妹妹,我差点信了你。”

    沈静蓉不以为意:“大姐姐不信算了。我沈静蓉做事从不愿意解释太多。我前后思量许久,这条路是最好的选择。我入宫,大姐姐暗中帮我。姐夫把握秦国兵权。只要有一样做成了,我们何愁大仇不可报?”

    沈静月看着她:“我以为你不关心沈家死活。”

    沈静蓉微微一笑,只是那笑容看起来很是恍惚:“大姐姐,沈家死的人不单单是你的太公,太君,父亲,母亲,也是我的。”她说完丢下一句话“大姐姐好好考虑下。”

    她说完便悄悄离开。

    沈静月看着眼前早就冷透了的香茗,久久不语。

    如兰悄悄前来:“大小姐,二小姐走了。茶也凉了。”

    沈静月似乎才恍然从沉思中醒过神来。她问:“如兰,你觉得沈静蓉如何?”

    如兰想了半天才道:“自私自利,心思深沉。”

    沈静月叹道:“曾经,我也这般认为。”

    “现在呢?”如兰好奇问。

    沈静月定定看着手中的茶,随手一泼,猛地起身:“现在我也不知道了。罢了,入宫!沈静蓉这么自私的女人都觉得这条路是最好的,那我便随她走一遭!”

    如兰吃惊看着她决然离去的背影,半天无法回神。

    ………

    天气炎热,头顶的太阳毫无停歇的照耀这这一片大地。此时在秦国最大的官道上走来一修身挺立的年轻男子。那年轻男子穿着一身水蓝色长衫,下摆随意塞在腰间上,腰间悬着一把破旧的长剑,一副江湖游侠儿吊儿郎当的样子。

    他边走边嘴里哼着歌儿,脚步十分轻快。也不见他怎么迈步,一下子就走出了好几丈远。

    在官道上吭哧吭哧赶路的行脚商人,赶着马车驴车的贩夫走卒们吃惊看着此人恍若无人般超过他们,一个,接着一个……

    那年轻男子对一路上旁人异样的眼光恍如未见。他依旧不紧不慢地朝千赶路。

    终于官道旁边出现了一处歇脚的茶寮。年轻男子眼睛一亮,立刻快步上前。

    “哎呀哎呀,热死我了!老板的!掌柜的,赶紧沏壶茶来!”年轻男子嚷嚷道。

    茶寮中歇脚的贩夫走卒们循声看了一眼,见是无关紧要的人便又回头继续聊天。

    年轻男子大大咧咧寻了位子就大马金刀拍着桌子要茶水与茶点。很快茶寮老板赶紧来斟茶。

    那年轻男子喝了一口茶忽的“扑”的喷了茶寮老板一身。

    “我的娘,这是什么茶?那么难喝!老板,你不会是坑我吧?拿了草叶子骗我是茶吧?”

    年轻男子拍着桌子不满嚷嚷道。

    茶寮老板被无缘无故喷了一身茶水早就心中怒了,要不是看在这年轻男子腰悬长剑是个练家子,早就发作了。

    茶寮老板忍着气,嗡声嗡气解释:“这位爷,您怎么能这么诬赖老头子呢?您打听打听,老头这茶可是从京城中最红火的长相忆 茶铺买的新茶啊!”

    年轻男子正不满擦着嘴角茶渍,听了这话顿时愣住。

    “长相忆?”他砸吧砸吧嘴,“这个名字好生奇怪!老板,你说这个茶是新茶?”

    “千真万确!这茶就叫做长相忆。在京城卖的可红火了!老头子可是排了好久才买了点呢。贵啊贵啊!这位爷不信你问问嘛。老头子不骗人。”茶寮老板唠唠叨叨解释。

    年轻男子若有所思问道:“这名字听起来很像是中原那边。老板,这开茶铺的老板是不是周国人?”

    茶寮老板立刻点头:“是啊是啊!听说是周国沈家茶行的人逃到了秦国开的茶铺!”

    年轻男子眼顿时亮了亮,一巴掌拍在桌上:“可算是找到了!”

    他拍得突然,旁边喝茶的茶客纷纷被吓了一跳。有个桌子有三个身材剽悍的大汉被这突然一吓手中的茶水泼了出去。

    三个大汉恼火一回头见是瘦而修长的中原人。那三个大汉一拍桌子口中骂骂咧咧秦地方言就要上来教训此人。

    那年轻男子见三人气势汹汹,笑嘻嘻对茶寮老板道:“我听不懂蛮子的话,麻烦老板告诉他们,要打架等我问完话再来比划比划。不然后果很严重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