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16章 聚会

第16章 聚会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16章 聚会

    印少臣站在逆光的方向。

    光线就在他的身后,从明希的角度朝他看过去,就觉得他整个人都站在阴影里,不然脸色怎么会那么阴沉?

    少年的神情里透露着不容置疑的骄傲,看着他们两个人的时候,目光森冷。

    没一会,印少臣也进入了餐厅里,坐在了明希身边。

    邵余坐在何然身边跟何然打招呼,居然还挺自然的,就好像他们俩很熟。

    韩末左右看了半天,最后找来了一个单独的椅子搬过来,坐在了过道的位置,开口就问:“咋的,你们俩要破镜重圆了?”

    邵余立即白了韩末一眼:“他们俩压根没在一起过。”

    这个成语用得非常不对劲。

    “那这个叫什么?好马狂吃回头草?”韩末继续问。

    何然又喝了一口饮料,似乎对他们的问题不在意,甚至没有回答的意思,而是问了其他的:“需要我顺便请你们几个吃饭吗?”

    印少臣立即冷淡地回答:“用不着。”

    “所以你们几个是陪吃吗?”何然继续问。

    一个人吃饭,四个男生虎视眈眈地盯着,场面也是诡谲非常。

    “只是碰到同学进来聊聊天。”印少臣回答。

    明希闷头吃饭,注意到其他人都在看自己,于是抬头问:“要不你们先聊着,我回家了?”

    她一刻都不想多待。

    四个人同时看向她,他们四个有什么好聊的?

    “你不应该跟我道歉吗?”印少臣问明希。

    明希被问得莫名其妙:“啊?”

    “别装傻。”

    明希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于是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我道歉。”

    “错哪了?”印少臣居然追问。

    明希回答:“我不应该坐在窗户边吃饭。”

    何然听到这里“扑哧”一声笑了。

    印少臣没好气地看了何然一眼,接着对明希摆了摆手:“继续吃吧。”

    何然也拄着下巴看着她:“你吃你的。”

    “你怎么都不吃?”明希问。

    “我吃过了。”何然回答。

    跟这四个人一起吃饭,明希吃得食不知味的,最后放下了餐具,说道:“我吃好了。”

    说完站起身拎着包往外走,何然也不追,笑着跟她挥手拜拜。

    明希说了一句:“拜拜。”就离开了。

    走出去不远,那三个人就阴魂不散地跟了过来,明希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他们三个人,问:“还有事吗?”

    “陪我们去逛超市。”印少臣这句话简直是在吩咐。

    “为什么?”明希特别不解。

    “下午国际班的学生会来855聚会,你也跟着过去,我们三个是过来买东西的。”

    “我要回家学习。”明希说得面不改色,丝毫不在意她在别人的印象里就是学渣。

    “你的欢迎会你不来吗?”印少臣问。

    “哈?今天是明希的欢迎会?”韩末跟个傻子似的问,接着就被邵余踹了一脚。

    “现在是了。”印少臣不愧是印少臣,臭不要脸的时候都透着无与伦比的帅气。

    明希真搞不明白了,她为什么要跟印少臣纠缠?接着转身就要走,却被印少臣按住了肩膀。

    “去超市不是走这边吗?”明希秒怂,回头问得犹如英勇赴死。

    印少臣这才松开,点了点头:“走吧。”

    印少臣跟明希并肩走在前面,邵余开始叮嘱韩末别乱说话。

    “我们印少情商有点低啊,追女孩子的套路也是强取豪夺,看到她跟何然吃饭后,这张脸臭的啊……这不行啊,我都要看不下去了。”韩末说完吧唧吧唧嘴,总觉得印少臣这种方法女孩子肯定不招人不喜欢。

    “怎么办,我们印少是初恋,什么都不懂,这货独占欲还大,没整。我也觉得他一时半会是追不上的,明妹子明显对印少不来电。”邵余也这么觉得。

    何止不来电啊,还带着强烈的抗拒。

    偏生还说不清楚,明希为何有那么点怕印少臣。

    印少臣又好似拿捏住了明希什么把柄似的,让他们的关系看起来十分怪异。

    明希从没见过这么逛超市的。

    她一个女生推着购物车,三个男生去选东西,最后放进她推的购物车里。

    这三个人选的东西还多,啤酒直接用箱拿,到了一个有坡度的地方,明希愣是没推过去。

    印少臣到了明希身后,双手扶着购物车的栏杆,手就在明希手的旁边,帮着她推了过去。

    这样的姿势,明希整个人都仿佛在印少臣的怀里,她稍微往后一点,就可以直接靠在印少臣的胸口了。

    她猫着腰躲开:“已经可以了。”

    印少臣松开了购物车,接着伸手拽过来,帮明希推着购物车问:“你要吃什么吗?”

    终于良心发现了,不再让她当苦力了?

    “没什么想吃的。”她回答。

    “何然请你吃饭,所以你特别饱,别人给你买的东西你都吃不下了是不是?”印少臣问的时候还松开了车,特别不爽地看向明希。

    “你说话怎么怪怪的?我怎么了我?而且我刚才为什么要跟你道歉?”明希到现在都没弄明白。

    “看到我的消息就哭丧着一张脸,明明看到消息了却不回复,被我发现了才回复过来。你平时回我消息那么慢,是不是都装成没看见了?”

    “就这?”

    印少臣抿着嘴唇不说话了,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

    明希看着印少臣都难以理解他的脑回路了,没事找事呢吗。

    不过她还是无奈地说道:“行,我道歉,我下次积极回复你的消息,可以了吧?”

    “看到后立刻、马上!”

    “……”

    明希走到货架前去看东西,印少臣拿了一袋芒果干扔进了购物车:“我记得你喜欢吃这个。”

    “我不喜欢啊。”明希奇怪地说。

    “不喜欢吗?”

    “呃……”明希突然反应过来,恐怕是前主喜欢?“那就喜欢吧。”

    明希赶紧离开。

    印少臣看着明希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他最近的确一直在关注明希,因为明希跟记忆里有很大的不同,让他产生了些许怀疑。

    因为觉得可疑,他便总是找尽理由多跟明希接触,想要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他重生了。

    身边其他的一切都没有改变,唯独明希变了。

    这也显得明希格外特别。

    他最近总在想,究竟是明希也重生了,改变了套路,换了其他的玩法。

    还是……现在的这个明希,不是他认识的那个明希。

    不喜欢芒果干吗?

    明希坐在邵余开的车上,心情有点忐忑。

    车子是小跑车,后排需要推倒椅子才能进来,后排两个座椅间还有一个小冰箱。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你有驾照吗?”明希坐在后排,双手扒着副驾驶的靠椅背问道。

    “没有啊,我们都同岁怎么可能有?”邵余回答得理直气壮。

    “没有你怎么开车啊?”

    “无证驾驶呗。”

    “这不是犯法了吗?”明希问得越来越虚。

    “其实只要不把我抓进去,扣车啊什么的都无所谓,反正我们家车多。我上次撞了一辆玛莎拉蒂,我爸都没发现他少了一辆车,我也不愿意用我零花钱修,干脆就把车给扔了,不要了。”

    “……”明希越发觉得邵余开车不靠谱了,不过还是被转移了注意力,“能告诉我你扔在哪里了吗?我想去捡莎玛莎拉蒂。”

    邵余被逗得大笑,显然是一个笑点特别低的人。

    印少臣坐在她身边,见她不太放心,于是问:“你要是不放心,换我开车?”

    “你也……”无证驾驶?

    邵余在前排笑着提醒明希:“你可别用印少开车,标准的路怒族,分分钟跟别人飙车。”

    “要不我打车回去,你们先走?”明希小心翼翼地问。

    “走咯!”邵余开着车,地下停车场里就开始漂移了。

    明希吓得靠在椅背上,在心里默念:印少臣有主角光环,他死不了的,所以她也死不了。

    印少臣扭头就看到坐在他身边的明希吓得直捂脸,嘴里念念有词似乎是在念佛经。

    他觉得有意思,抿着嘴角轻笑,问她:“要吃点什么吗?”

    “不了……”明希摆了摆手拒绝。

    想了想之后,明希又补充:“不是因为吃了何然的东西就吃不下别人给的东西,我是真的不想吃。”

    到855轰趴馆门口后,车缓缓地停了下来。

    明希打开车门走下去,脚步已经有点缓慢了。

    坐邵余开的车——头晕。

    轰趴馆里早就有人在了,有一个女孩子立即迎了出来,兴奋地到了印少臣的面前,问:“我等了你们好久啊!你们买东西怎么这么慢?”

    印少臣见她这么积极,将放在后备箱里的啤酒直接递给了她一箱:“搬进去。”

    女孩子捧着一箱啤酒身体明显地一颤,一瞬间淑女形象全无。

    女孩子噘着嘴抱怨:“哪有让女孩子搬这些的!”

    “我来我来。”韩末走过来帮忙搬走,还在问印少臣,“他们在这呢,能算是欢迎明希的趴吗?”

    女孩子不解,问:“什么欢迎趴?”

    今天来轰趴馆的不仅仅是国际班的同学,还有其他人。

    这些人里有些原来也是嘉华国际学校的学生,高中考到别的学校去了。有的只是印少臣、邵余他们比较熟悉的狐朋狗友,都是家庭条件非常不错,一个圈子里的人。

    原本也不是为了欢迎明希来的。

    “过来。”印少臣回头对明希说。

    明希有气无力地到了印少臣身边。

    女孩子看到明希有一瞬间的错愕。

    上次她在轰趴馆就见过明希,只是当时印少臣跟邵余都在门口烤串,明希坐在超市里。

    她对明希也算是印象深刻,毕竟那么漂亮的女孩子真的让人很难忘记。

    没想到没过多久,印少臣他们就认识明希了,还叫明希一起来玩了。

    看到明希站在印少臣身边的那一刻,她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不舒服。

    她不喜欢明希。

    看到的第一眼就不喜欢,恐怕是一种对漂亮且对自己“爱情”有威胁的女孩子一种天生的敌意。

    “跟我进来。”印少臣对明希说完,见明希不情愿的样子,干脆伸手拽着明希的手腕将她拽了进去。

    明希就像被牵着不想回家的柴犬一样,一步一蹭地跟着印少臣进入了轰趴馆。

    走进去,便是震耳欲聋的音乐声。

    她的脑袋一下子就像炸了一样。

    轰趴馆内部大多是做旧的装饰,属于重工业的风格,暗色调的装修,斑驳的砖墙,铁制的黑色楼梯,用麻绳缠绕的吊灯。

    印少臣拉着明希上楼,二楼有几个房间,到了三楼则只有一个房间门。

    他按了指纹开门进去,到了门里关上门后才松开了明希。

    门关上后,音乐就仿佛被屏蔽了似的,几乎听不到了。

    这里的隔音做得真的很厉害。

    三楼的房间其实是个起居室。

    明希进去后没进里面的房间,路过的时候看了一眼,注意到里面是一间卧室,估计还会有单独的衣帽间跟浴室。

    她走到客厅的另外一边,这里是大大的落地窗。

    轰趴馆从一楼开始挑空,在二三楼都能看到一楼大厅摆放沙发的位置。

    她从这里可以看到一楼,沙发上坐着五六个人,注意到三楼有人,齐刷刷地抬起头来看向明希。

    明希吓了一跳赶紧往后躲了躲。

    退回去坐在沙发上,她问印少臣:“有什么事情吗?”

    印少臣给她接了一杯温水,放在了她面前的:“喝了。”

    “我不渴。”

    印少臣没回答,在屋子里找了找,又找到了几个橘子放在了她的面前:“吃了。”

    “呃……”

    让她喝热水的时候她还没理解,看到橘子就理解了。

    她晕车后,喝点热水,吃个橘子能够缓解一些。

    她也没太不知好歹,剥开橘子皮吃了。

    印少臣见她乖乖听话表情才缓和了一些。

    与此同时,轰趴馆一楼已经炸了。

    “我去!什么情况,印少不是从来不让别人去他的三楼吗?”

    “是个妹子!恍惚间我看到两个人是拉着手上去的。”

    “真漂亮啊……”

    有认识明希,并且也是国际班的同学立即说道:“好像是明希,刚转回我们国际班的。”

    “转到国际班?不可能吧,国际班从来不收转学生,想中考考进去都没资格。”有从嘉华考出去的学生知道内情,立即反驳。

    “她不是单纯的转进来,而是转回来,她原来也是嘉华的,只不过初中转走了。”

    “你放屁!我也是嘉华的,我怎么不知道嘉华以前还有这么一号美女?我看着嘉华那群人的脸,都要看吐了好吗?”

    这个时候,原本去迎接印少臣的女孩子走了回来,坐在了沙发上,听说印少臣居然带着明希上了三楼,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他们经常来这边玩,一楼跟二楼都随便去,三楼是所有人的禁区,也只有邵余上去过两回,还是给印少臣送东西。

    印少臣跟家里关系一般,有时会来这边住,三楼等同于印少臣自己的房间。

    带着女孩子回了自己的房间,只能说明明希对印少臣来说非常不一般。

    这个时候,她听到了其他几个人的聊天声。

    “还记得明猪吗?初中追何然的那个。”国际班的一个人问道。

    “记得啊,我们嘉华的笑话之一。”考到其他学校的那个人回答,说的时候还忍不住笑。

    “她就是,转回来了。”国际班的同学回答。

    “不是吧?!”

    “怎么可能?我记得明猪很胖,还丑。”

    听说明希是“明猪”,少女忍不住冷笑:“我还当是谁,原来是那头猪啊。”

    刚巧邵余在这个时候搬完东西进来,听到了这句话,提醒道:“许茶,说话客气点,让印少知道恐怕会不高兴。”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吗?明猪的事情我们嘉华还有几个不知道的?当初追着何然跑,被当成痴女,何然差点报警。”

    “我们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何然在请明希吃饭,估计是想反过来追明希。”韩末进来后大咧咧地躺在了沙发上,长吁短叹的,“热!热死老子了!”

    “何然真打算倒追了?”国际班的人热爱八卦,立即凑了过来。

    “看样子是的,不过明妹子拒绝了,我们围观了全过程。”韩末提起来就觉得好笑。

    过了一会,印少臣跟明希下了楼。

    明希就看到这群人一齐看向了她,又跟转学那天是一种效果的。

    他们俩过来了,就有人给让了位置。

    印少臣往常都会坐单独的单人沙发,那个人见印少臣来了,立即让开了,没成想印少臣跟着坐在了双人沙发上,跟明希坐在一块。

    看到这一幕,许茶的表情就越发的不好看了。

    很多人都知道许茶喜欢印少臣,并且追了几年了,印少臣都是不冷不淡的态度。

    许茶说着要跟印少臣做朋友,不会再缠着他,印少臣才允许许茶继续来这边,不过她究竟有没有放弃,所有人都看得出来。

    明希刚坐下,许茶就主动打招呼:“明希你还记得我吗,我是许茶。”

    “哦……你好。”明希不认识她。

    “你忘记啦,当初我跟何然关系不错,你还来骂过我呢。还买了一条跟我同款的裙子,结果裙子挤开线了,肉直接从衣服里蹦了出来,想起来我就觉得有意思。”

    “真逗。”明希似乎并不生气,反而跟着笑。

    “你可真瘦了不少,比当初好看一点了,当时是真的五官紧凑,现在你买跟我同款的衣服估计不会挤开了。”

    为什么要跟你买同款的衣服?

    “估计还是不行。”明希小声回答。

    “怎么?”

    明希凑到了许茶的身边,小声说:“胸围不行,估计还是会很挤。”

    真不是明希反复提这件事,而是真的有很多衣服不能穿,穿上会显得很丑。稍微穿得不对劲,还会显得十分低俗。

    许茶的笑容僵硬了些许。

    印少臣就坐在旁边,听到了些许,却装成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

    “许茶,你今天话挺多,不如表演一个单口相声吧。”印少臣突然开口。

    “我就是想跟明希叙叙旧。”许茶尴尬地回答。

    “和关系好的人聊天叫叙旧,跟不熟的人说令人讨厌的话叫找茬。”

    许茶立即闭了嘴,脸黑得像在锅底贴了一个小时的脸。

    韩末见气氛不太好,赶紧说道:“我给大家唱一首歌吧,我的主打曲目《茉莉花》!”

    “你主打不是《好汉歌》吗?”邵余吃着薯片问。

    “我的主打跟着心情变。”韩末笑嘻嘻地回答,接着找歌。

    轰趴馆里很多东西都一应俱全。

    一楼的大厅有着围成大半圈的沙发,对面就是大屏幕,可以看电影也可以做KTV。

    不远处还有一个台球桌,以及一个乒乓球桌、桌上曲棍球的台子,墙边立着一排娃娃机,还有自助的饮料柜。

    隔着这些是一个小的吧台,里面放满了各种酒,估计还能自己调酒。

    她抬起头,就看到二楼有一个房间里面放着几台电脑,是一个能凑够几个人开黑的小房间。

    其他的房间都挡着,她就看不到了。

    明希觉得没意思,靠着沙发听着韩末深情款款地唱《茉莉花》。

    韩末唱完这首歌,凑过去问明希:“你想唱什么歌吗?”

    明希大手一挥,点了一首特别老的歌:《不要再来伤害我》

    “不要再来伤害我,自由自在多快乐。不要再来伤害我,我会迷失我自我。”

    真别说,唱得还不错。

    一首歌,被她唱得用情至深。

    印少臣坐在她身边抿着嘴角,扬起嘴角轻笑。

    笑的时候眼眸弯弯的,瞳孔里好似含着星星。

    很多人都很少见到印少臣这个样子,面面相觑,眼神心照不宣。

    许茶喝了一口饮料,重重地往茶几上一放,直接起身离开了。

    过了能有半个小时,冯曼曼声势浩大地过来了,进来后大嗓门盖过了音乐声。

    “人在哪呢?!”冯曼曼大吼。

    “我说姐姐,你来捉奸的?”邵余回头问她。

    冯曼曼走过来看到明希,立即走了过来,印少臣起身让开了地方,到一边跟韩末打台球去了。

    “你没事吧?”冯曼曼坐在了明希身边问。

    “我能有什么事?”

    “印少臣给我发消息,说带你来这了,怕你不自在让我过来。我一听说许茶也在,我就赶紧叫车过来了,我跟司机说我朋友正被男朋友家暴呢,让我去救命的,司机一路飙车给我送过来的。”

    冯曼曼也是经常过来玩的,知道许茶是个什么货色,见到明希一准得挤兑几句。

    在冯曼曼看来,明希性子软,一准被人欺负,她得过来护着。

    冯曼曼拧开了一瓶饮料喝了一口。

    明希立即抱住了她的腰跟她撒娇:“你怎么这么好呢?”

    “嘿嘿!我宝贝得不行的人,绝对不能让其他人欺负了,你说是不是?”冯曼曼对明希扬眉,抛了一个媚眼。

    明希对她好,她也会对明希掏心掏肺。

    “对!”明希说完又开始烦恼了,“我本来是想趁机溜走的,但是你来了我就走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肯定的啊!”

    “印少臣也是……知道我不自在,还一直留我在这里做什么?”明希嘟囔了一句,抱着冯曼曼靠在沙发上,神情有点颓然。

    估计他叫冯曼曼来,也是留住她的一种方法吧?

    印少臣是一个十分冷漠的人,并且生性多疑。

    现在印少臣多半是已经在怀疑她了,只有在印少臣的可视范围内,被印少臣观察着,印少臣才能放心吧。

    明希悲从心中起,恶从胆边生,一不做二不休,发消息给明月,让明月给她送来作业。等明月到了,她拎着作业去了一边的吧台,埋头写作业。

    “牛逼!”冯曼曼看着明希,由衷地感叹。

    明月坐在吧台前盯着酒柜看,似乎想找几样酒尝一尝。

    印少臣走了过来,问明月:“最近怎么样?”

    在印少臣那里,这样一句话就是在关心了。

    “还没死。”明月无所谓似的回答。

    可是她到底还是个小女生,被自己喜欢的人关心,眼睛里上了雾,似乎快要哭了。

    印少臣抬手揉了揉明月的头发,就又去打台球了。

    明月坐在吧台前许久未动,之后偷偷回头,看了印少臣一眼。

    明希知道,印少臣估计不仅仅是安慰明月,还是故意过来让她发现明月暗恋他的。

    不过她现在不讨厌明月,也不想招惹印少臣,所以做这些都没用。

    他们俩就地结婚,她都能愿意当伴娘。

    明希继续埋头写作业,冯曼曼趴在吧台上看,忍不住问:“你写题挺快啊,看起来像有两把刷子似的。”

    “我学习不错的。”明希回答。

    冯曼曼也不知道明希做得是对是错,就是觉得明希写得挺满的,于是抬手拍了拍明希的肩膀:“说不定这次考试你能考个五六百分呢。”

    明月看着冯曼曼,忍不住冷笑了一声,什么也没说直接离开了,并没有在轰趴馆多留。

    冯曼曼似乎不知道明希是从哪里转回来的。

    明希之前生活的地方:江苏。

    明希中考的时候是当地的中考状元!

    如果把考试难度分为五等,那么明希就是从第一等地区转学回了第四等地区。

    冯曼曼在星期一就吹了一通明希做题快,这次考试说不定能超过渣男。

    结果明希当天就让冯曼曼有点下不来台,主要是明希干的事情不太像学霸。

    明希的校服不合适,等了一阵子黄花也没申请到合适的衣服,干脆自己买了一台小型的家用缝纫机。

    她直接邮到了学校来,收到的那天刚好是周一。

    她在教室里就忍不住打开试试缝纫机,在下午自习课就开始了自己的改衣服事业。

    她早就量好了自己的尺寸,拿着剪刀毫不犹豫地裁剪自己的衣服,接着再用缝纫机缝好,看起来还挺娴熟的。

    然而她买东西的时候光看颜值了,觉得这个好看就买了,结果工作的时候会发出轰隆轰隆的声音,印少臣睡觉的时候就觉得桌面都占震动。

    国际班自习课挺闹的。

    然而闹归闹,明希却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成了教室里最别致的存在。

    这个人跟其他人的画风不一样啊,这个人“闹”得很有技术性。

    明希算不算学霸呢……

    估计是个学神吧,就是那种偶尔看看黑板,上课脑袋睡成托马斯回旋,老师叫她回答问题,她也能回答上来的那种学生。

    自习课跟回去后看书也不多,就是天赋型选手。

    印少臣无语地看着明希认认真真地改衣服,忍不住问:“你这是要做裁缝吗?”

    “我动手能力很强的,我还会编中国结,最复杂的那种。”明希停下来回答。

    “信不信我把你的手绑在椅子上,系成最复杂的那种?”

    “抱歉……”明希低头看了看衣服,“都缝一半了,能让我把衣服缝完吗?”

    印少臣摆了摆手,示意明希可以继续了。

    明希继续开始修自己的衣服。

    被逼无奈之下,印少臣开始看书。

    他的确有改变自己的想法,首先一点就是想要好好学习。

    高中的课都很赶,尤其国际班跟火箭班是一批老师,教的也是同一个进度,在高二就会将全部课程讲完,高三全年复习。

    印少臣重生的时候就已经马上结束高一生活了。

    他最近在做的,都是努力复习高一的课程,有的时候还会在夜里学习家中产业的知识,让自己在以后不会显得像个傻子,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正看着,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立即扭头去看明希手里的衣服:“你改的是谁的衣服?”

    “我的啊!”明希回答。

    印少臣翻找了一会,发现找不到自己的校服了,立即拿来明希手里的校服看,接着递给了明希。

    明希看了一眼。

    XL码。

    她的心“咯噔”一下。

    “我下课的时候,随手把校服放在你桌子上了。”印少臣扶着额头说道。

    “可是……我的衣服呢?”明希觉得特别奇怪。

    这个时候冯曼曼突然回过头来,从自己的抽屉里取出一件衣服:“我之前觉得教室空调冷,随手拿来了一件衣服披上了,不会是你的吧?”

    明希:“你们也太随手了吧……”

    冯曼曼颤颤巍巍地看向印少臣。

    印少臣盯着衣服的眼神十分“和善”。

    “我把衣服改成收腰的了,你能穿吗?”明希将校服拎起来给印少臣看。

    印少臣的脸都黑了。

    冯曼曼围观了全过程,愣是在前排笑出了“亡命天涯”的架势。

    “你腰围多少?”明希试探性地问。

    “……”印少臣依旧阴沉着脸不想回答。

    他拿出手机给黄花发消息,想要问问还有没有校服,结果黄花根本不理人。

    “最近黄花在跟男朋友闹分手,上次课代表去取作业,愣是被黄花拉着聊起了前男友。”冯曼曼回头提醒印少臣。

    有一个任性的班主任,潜在问题非常大。

    明希实在没辙了,试探性地问:“校霸不穿校服的问题大吗?”

    “这也不是你把我的校服改成收腰的理由。”

    “可我真的不知道是你的校服啊,男女款都一样的。”明希看着校服有点发愁,“我说怎么需要剪下去那么大呢!”

    印少臣扶着额头,无奈得不行。

    明希从自己的抽屉里取出软尺来,让印少臣站起身来。

    “做什么?”印少臣问。

    “我量量你的尺寸,我保证可以改回去,你相信我。”

    印少臣站起身,明希立即用软尺绕着印少臣测量。

    测量的时候需要印少臣张开手臂,她将软尺从印少臣的身后递过去,用另外一只手接过去,这个过程中短暂地抱了印少臣一瞬间。

    她身上有一种香气,水果味非常甜美,估计是喷过香水,靠近后就闻得更加真切了。

    量完了胸围是腰围,之后还要量肩宽。

    明希还是比印少臣矮了一截,踮着脚去量印少臣的后背肩宽。

    韩末在一边看着,忍不住吹口哨,接着问:“小学同学,我们印少尺寸怎么样?”

    “挺好的。”明希还在记数字,只是随口回答了一句。

    “把嘴闭上。”印少臣知道韩末话里有内涵,扭头对韩末说。

    “好嘞。”

    明希坐下后,把刚才缝的线拆开了,拿起来剪下去的布料又拼接上了,还拿着软尺量了半天的尺寸,接着开始小心翼翼地将布料缝上去。

    之前冯曼曼在视频网站上看过,针线活后能把布料补得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

    没想到明希居然也挺厉害的,没一会就又把布料拼接了上去。说一点痕迹都没有是不可能的,就看明希怎么扭转乾坤了。

    觉得有一个地方不好看,她挑了紫色的线,开始在那里用手绣东西上去。

    印少臣一直拄着下巴看着她绣东西,没想到她还真有两下子。

    “不错啊!”冯曼曼看了之后感叹。

    “嘘。”明希开始悄悄说话,“这个花样我第一次尝试绣,我现在都不敢大声说话,怕吓到它,它就散开了。”

    “行,你加油,我看出了你的努力。”冯曼曼竖起大拇指哥。

    这个时候教室门口有人敲门,接着朝教室里看了看,叫了一声:“明希。”

    明希原本在认认真真地绣花样,突然被叫名字,尤其是辨认出来声音是唐梓岐的,立即吓了一跳,手一抖针尖扎到了手指。

    印少臣几乎是同时伸出手来,握住了明希的手拽到自己的面前去看明希的指尖。

    唐梓岐站在国际班门口,看着印少臣握着明希的手紧张的样子,笑容有一瞬间的不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