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21章 月考

第21章 月考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21章 月考

    嘉华国际学校的考试本来也不多。

    就算是书中的世界也在提倡减负,有阵子每学期只有一次期中考试,跟一个期末考试。只有火箭班时不时抽考一次,随时盯着学生的成绩,好及时发现问题。

    后来嘉华国际学校觉得反正题都出了,其他班也顺便跟着考一下吧。

    然后,这个月考就跟着“顺便”出来了。

    国际班一般不太在意考试的事情。

    考试啊……关他们什么事吗?他们跟着捧捧场都怪给其他班面子的。

    他们是一群不需要如何学习,都后半辈子都衣食无忧的人。

    嘉华每次考试都会分考场,按照考试成绩分。

    但是国际班就没有那么麻烦,全班都在最后两个考场集合了,到了考场就发现全是熟悉的面孔,期待的心情都没有。

    明希是后转来的,没有成绩,所以被分到了最后一个考场。

    巧的是……唐梓岐也在这个考场。

    唐梓岐拎着包走进考场的时候,教室里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欢迎火箭班学霸光临12号考场,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啊!”有人起哄。

    邵余趴在桌面上盯着唐梓岐看,接着友情提示:“学霸,你随便挑地方坐,我们这里没有座位号,大家成绩特别平均,不分高下,所以……”

    “说我们的成绩完全一样很难吗?明明都是照着一个人抄的。”韩末无情地揭穿。

    冯曼曼提起这个就不高兴了:“是,你们都照我抄的,我水平不行,让你们全部留在了12考场。你们这回抄唐梓岐的啊,她学习好,毕竟是挖过来的。”

    冯曼曼对唐梓岐,心里多少还是有点……芥蒂。

    “你的语气有点酸啊……”有人数落冯曼曼。

    冯曼曼气得直接站起来要开腔骂人,结果邵余抢先了,突然清咳了一声说道:“大家静一静,我同桌要开始骂人了。”

    冯曼曼的话被哽住了,半天没说出来,最后气得去拍了邵余后背一下。

    明希坐在教室的角落里,整理着自己的考试用品。

    冯曼曼就坐在她前面,看到明希后灵光一闪:“对了,我们这次抄明希的,明希写得满。”

    冯曼曼说到这里,唐梓岐坐下的时候“扑哧”一声笑了。

    看到唐梓岐笑,冯曼曼忍不住蹙眉,问唐梓岐:“你笑什么,瞧不起我们是不是?”

    唐梓岐立即摇了摇头:“就是觉得你们好逗啊。”

    冯曼曼似乎还想说几句,却被明希拦住了:“别说了,你说什么都会被人过度解析。”

    “阴阳怪气的,我想举报她。”冯曼曼特别不爽地嘟囔了一句。

    邵余坐在不远处,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瓶娃哈哈丢给了冯曼曼。

    冯曼曼骂了一句“幼稚”接着插上吸管开始喝。

    邵余看了一眼短信,忍不住哀嚎了一声。

    “咋了咋了?”韩末立即探头过去问邵余。

    “印少居然来考试了,已经进校门了。”

    “他来干什么啊!”韩末也跟着哀嚎起来。

    明希抬头看向他们,就有点纳闷,问冯曼曼:“印少臣人缘这么不好呢吗?”

    “不是,你不懂他们的痛,他这种雅思都过了的人,为什么要过来添乱?”冯曼曼摇了摇头,接着开始看自己的周围,似乎是在检查卫生。

    教室里其他的学生也跟着起来了,统一开始打扫卫生,而且动作迅速。

    “就应该请家政公司来嘛!”

    “我在家什么时候干过这种活?”

    “啊啊啊啊,印少来这干什么啊,我们遭罪!”

    门口有人探头往走廊里看,看到印少臣来了,立即通报了一声:“敌军还有30秒钟到达战场。”

    韩末几乎是扑到了明希身边的桌子前,用最快速的速度擦干净桌子,接着走人。

    等印少臣进来后,大家也纷纷回了座位。

    印少臣进来,韩末就指了指一个座位:“那里。”

    “嗯。”印少臣戴着个口罩,死气沉沉地走了进来,坐下的时候看了看椅子,然后坐下了。

    坐下后还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擦桌面。

    这么夸张的吗?

    明希看的目瞪口呆。

    唐梓岐就坐在印少臣的左前方,看到印少臣进入教室下意识地紧张。

    然而印少臣进来之后,只是瞪了明希一眼,似乎没有注意到唐梓岐也在这间教室。

    “怎么了这是?突然过来考试,还戴个口罩?”邵余回过身来看向印少臣。

    “嗯,吃错药了。”印少臣态度很差地回答。

    他平日里就是这样,总是凡事都不耐烦的样子。

    今天生病,加上心情不佳,态度就越发不好了。

    邵余并不知道详细情况,只是听说印少臣本来不想过来的,结果还是来参加考试了。

    不过见印少臣似乎心情不好,于是没敢多说。

    印少臣等开始考试了,才一边咳嗽,一边取下口罩擦鼻涕。

    他长得白,稍微擦几次鼻涕就变成了红鼻头,明希扭头去看还没忍住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印少臣果然是一个任性的人,考着试呢,都有功夫骂她一句。

    监考老师看向他们,看到他们叹了一口气没说什么,继续监考。

    老师认识唐梓岐,让唐梓岐成了这个考场的重点看护对象,就怕在场其他学生抄唐梓岐。

    国际班见老师只看那一个角落,就开始到处传答案了。

    考试前明希就被冯曼曼安排好了,等明希答完卷子,就把选择题跟填空类的题答案写下来,传给冯曼曼,之后的事情就不用明希管了。

    只写答案短的,答案太长或者是大题,其他学生都没有耐心抄。

    明希也都照做了。

    考试到了后半段,小抄的纸条丢到了印少臣的桌面上。

    印少臣抬眼看了一眼老师,接着打开小抄看了一眼。

    答案是明希写的,字体娟秀,规规矩矩,能够一眼就看明白。

    她的答案写得也是规规矩矩,堪称小抄界的典范。看到选择题第七题,答案旁边写了一行小字:此题不确定是否正确。

    他忍不住扬了扬眉,怎么,其他都确定正确了吗?

    印少臣没着急把答案传给别人,而是自己开始读题,接着对照明希的答案。

    在印少臣下一家抄答案的人都快急死了,但是前面那个是印少臣啊,他也就佛系了,开始尝试自己蒙答案。

    后来他发现他的选择是对的,印少臣在考试结束答案都没传过来。

    其他人都交卷子后,印少臣起身到了明希的桌子边,拿走了明希的卷子翻过来看了看后面的大题。

    “怎么了吗?”明希奇怪地问,她还着急交卷子呢。

    印少臣看了看之后将卷子交给了明希:“没事。”

    明希拿着卷子赶紧去交了,接着跟冯曼曼手挽手去厕所。

    印少臣重新坐下之后,盯着桌面上明希写的小纸条看,看了半晌。

    “我这里有润喉糖,你含着会觉得舒服点。”唐梓岐到了印少臣身边,主动递给了印少臣三块糖。

    印少臣抬起眼睛看向唐梓岐,下意识蹙眉。

    他总也想不明白,明希为什么总是撮合他跟唐梓岐,让他觉得十分不爽。

    看到唐梓岐主动凑过来,印少臣甚至产生了些许厌恶。

    不知道这两个人搞什么名堂,所以让他十分烦躁。

    “不需要。”

    这个场面就非常有意思了。

    火箭班赋有传奇色彩的学霸主动跟印少臣示好,印少臣无情拒绝。

    唐梓岐整个人都僵硬在原处,半晌才尴尬地笑了笑:“那算了。”

    对于常年跟火箭班关系不好的这群人来说,这个画面真的是非常爽了。

    要不是印少臣是主角之一,他们真想发帖子去直播。

    明希跟冯曼曼、刘雪回到教室,就兴奋地聊起了国庆假期的安排。

    嘉华国际学校月考结束成绩公布后就是运动会,紧接着就是国庆小长假。

    火箭班的学生国庆假期只有三天,其他班高二的还是七天,所以她们仨还是很兴奋的。

    “明希,我嗓子疼。”印少臣看到明希走进来,立即说了一句。

    明希动作一顿,要是头顶的问号是有形的,估计明希会瞬间变成杀马特爆炸头。

    “哦。”明希应了一声。

    冯曼曼跟刘雪对视了一眼,互相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八卦。

    “就这?”印少臣蹙眉问她。

    “多喝热水。”明希回答。

    “……”

    冯曼曼坐下后,小声问印少臣:“你是在跟明希撒娇吗?”

    印少臣白了冯曼曼一眼。

    邵余叹了一口气,突然对冯曼曼说:“同桌桌,我头疼。”

    冯曼曼立即懂了:“哎呀我的小宝贝,你是怎么了,让我帮你揉揉。”

    说着,真的过去帮邵余揉脑袋了。

    “并没有觉得好多少,要亲亲抱抱才能好。”邵余继续装娇弱地说道。

    “乖,等没人的,在这里人家也害羞嘛。”冯曼曼特别配合。

    “滚出去。”印少臣冷冰冰地对两个戏精说道。

    “好嘞。”邵余立即滚了。

    冯曼曼比量了一个OK的手势,小碎步跟着邵余一起“滚”了,“滚”的时候还扯着邵余身后的校服说:“同桌桌,我要喝奶茶。”

    “还是多喝热水比较好。”

    “哈哈哈哈哈。”冯曼曼又一次笑出了万马奔腾的效果来。

    明希再傻也看懂了他们的起哄,坐在椅子上脸颊通红,拿出笔记本来开始看笔记。

    眼神偷偷往印少臣那边看了一下,发现印少臣居然在明目张胆地盯着她,她立即紧张得不行。

    “要不,我让他们俩帮你也带一杯奶茶吧?”明希试探性地问。

    “我喜欢热水,让他们给我带。”

    “哦……”这人真别扭。

    唐梓岐不可能没注意到这边闹哄哄的环境,她装出在看书的模样,却在偷偷咬牙,委屈得不行。

    她在变的聪明、漂亮后还没有过这样的冷遇。

    尤其是印少臣是系统安排给她的对象,这个人却对她态度极其冷淡,对明希却十分在意,让她心里酸涩泛滥起来。

    再偷偷看一眼。

    只是一眼,就觉得那个俊朗的少年就好似璀璨的钻石,让人向往,根本不可能不喜欢。

    这么优秀的男生,不得到多可惜?

    明希学习差,名声也烂,明明样样都比不过她。

    只是离印少臣近一些而已,比她多出许多机会来。

    她该想想办法了。

    午休时间,体育课代表开始在最后两个考场来回跑,为的是运动会的报名。

    嘉华国际学校的运动会持续时间很久,因为是小学、初中、高中一起举办,中间还会有幼儿园的小朋友出来给他们做拉拉队跳舞。

    因为人多,运动会要举办三天半的时间。

    “够意思,报个项目行吗?尤其是单身狗们,报个长跑,在操场上多溜两圈,说不定就被谁看上了呢?万一就此脱单了呢?”体委拿着个小本,开始做他们的心理工作。

    国际班的学生女生聚在一起研究美甲,明希还在帮冯曼曼研究新的发型。

    男生则是三三两两地聊天,还有俩人拿着平板电脑研究股票,随口抱怨:“操,抛早了,少赚三百多万。”

    国际班向来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

    如果是其他的学校,三年一波人,聚在一起拧成一股绳,团结一致对抗运动会也就罢了。

    但是他们是国际班。

    夫妻都有七年之痒呢,他们这群认识了十多年的人,真是没有那股劲头了。

    “体委,缺几个项目啊?”韩末随口问了一句。

    “除了一百米跟二百米,其他都缺人。”体委回答。

    韩末摇了摇头:“我顶多报俩,邵余你报什么了?”

    邵余优雅地一甩头发:“拉拉队队长。”

    冯曼曼立即问道:“同桌桌,我才是队长,你怎么能抢我活呢?”

    “那我就是副队长,主职就是伺候队长,行吗?”邵余也不争,笑眯眯地问。

    “好的!我准了。”冯曼曼头发还被明希控制着,仰着头说了一句,造型不太好看。

    邵余回头看着冯曼曼那副样子,居然还能笑得出来,扭头对韩末说:“你说我同桌怎么这么可爱呢?”

    “妈呀……能看出来冯曼曼能跟可爱沾边,也是你的能耐。”韩末直撇嘴。

    谁不知道冯曼曼彪悍异常啊?

    “我说各位靠点谱行不行,再报几个。”体委简直要哭了。

    “那我报一个1500米吧。”明希突然说道。

    “谢谢女壮士。”体委立即要写名字。

    “等会等会。”冯曼曼立即抬手示意,接着问明希,“你确定你能跑?”

    “其实我体育不太好,但是1500米不要求速度吧?我努力坚持下来就可以了。”

    “主要是你跑这个吃亏,别人是正常跑,你是负重跑,你那么大的胸跑1500米找死呢?”

    明希:“……”

    冯曼曼话音一落,教室里立即一静。

    紧接着玩股票的人突然哀嚎:“我操!一手抖标错价了。”

    邵余跟韩末有点尴尬,这话他们根本没办法搭茬,偏巧内容还听得清清楚楚。

    印少臣原本坐在座位上看手机,一抬眼睛就看到邵余跟韩末就跟俩小沙雕似的偷偷瞅他。

    看他干什么?

    “你能不能别这么说啊……”明希小声跟冯曼曼说。

    “这有什么,高一一节综合课,老师屏幕上就放着大图,拿着教棍指着一个地方就告诉两个班的男生,大家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

    冯曼曼是真习惯了,国际班的男生给她讲黄色笑话,她都会嗤之以鼻,因为这群男生讲的都没有她讲的黄。

    “不理你了。”明希真的有点生气了,回了自己的座位。

    “真生气了?”冯曼曼一慌,她平时跟刘雪他们彪着荤段子,吃着小烧烤都习惯了,还真就有点口无遮拦了。

    体委拿着小本试探性地问:“明希,你这个项目……”

    “1500米,就这个项目不改了。”明希说得特别严肃,还带着气呢。

    “行,我用铅笔写的,想改再找我。”体委说完,又开始怂恿其他的同学,“同学们,高中生活即将结束了,高三是没有运动会了,我们最后一次机会了,错过就没有了……”

    冯曼曼这边哄了明希一中午,明希都红着耳朵不太理人。

    等下午开始考试了,考到后半段,冯曼曼还是收到了明希传来的纸条,打开就看到上面的答案写得规规矩矩的,不由得偷乐。

    明希怎么这么可爱呢?

    一天的考试结束后,印少臣去了学校的图书馆。

    嘉华学校的图书馆里书多,并且很杂,甚至有一些关于印家产业相关的书籍。

    他走在书架前找了一会,拿着一本书翻开看了看。

    他在外界不能表现出对家中产业有想法的样子,那样那些“兄弟”们就会攻击得更加肆无忌惮。

    他的那些叔叔、婶子们也绝非善类。

    现在,大多是那些人在狗咬狗,波及不到印少臣这里,印少臣出现后,就会用各种方法,让印少臣自动放弃争抢。

    然而不证明这些人不会盯着印少臣,这次印少臣也是回到寝室后,见时间还早,且不用上晚自习,才又自己出来的。

    网上能看一些电子书,然而不太方便。

    印少臣拿来书籍后,在目录寻找自己不明白的地方。

    明希转学后倒是经常过来图书馆,时不时借一些奇奇怪怪的书。

    那些传记的书太沉,明希没带到学校来,于是今天闲来无事,打算来图书馆转一转,接着就看到了齐山。

    齐山也是国际班的一名学生,平时挺沉稳的,跟班级里的氛围格格不入。

    不过也是在嘉华十年多的学生了,倒是跟大家算是熟悉。

    明希要比其他人多知道一些,高中阶段,齐山一直在监视印少臣,印少臣重生后也有一段日子,才确定了监视自己的人是齐山。

    如果明希没有记错,那个时候印少臣已经高三了。

    明希不想影响剧情,最开始就当成什么也不知道,反正她也没办法剧透。

    今天碰到齐山的时候,多看了齐山一眼,接着自顾自地找书,接着就看到印少臣捧着跟企业相关的书在看。

    她在离开跟帮忙之间徘徊了一下,最后还是走了过去。

    刷点友好度吧。

    希望印少臣记住她这个恩,到时候高抬贵手什么的。

    印少臣注意到明希过来,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手里的书就被明希抽走了,并且捂着他的嘴,推着印少臣躲在了书架后面的角落里。

    印少臣被她弄得莫名其妙的,看到明希探头往外看,也跟着往外看。

    齐山一副在逛图书馆的样子,实则在找人。

    在图书馆里逛了一圈之后,似乎没找到印少臣,于是随意拿了一本书,翻开也没多看一眼,继续左右看。

    印少臣看着齐山,接着又看向明希。

    明希见齐山不打算走,有点愁眉苦脸的,松开了印少臣后想要跟印少臣解释,却被印少臣拽了一把。

    他们所在的位置是图书馆承重墙柱子的位置。

    两边都是书柜,中间有一个承重墙,空缺的位置不算大,站着两个人有点勉强。

    印少臣将明希拽到了里面,自己也跟着躲好。

    “他过来了?”明希小声问。

    印少臣看向她,接着反手捂住了她的嘴,用手臂揽着她的肩膀控制着她,同时谨慎地观察齐山的动静。

    印少臣的注意力全在齐山的身上,没有注意到他们俩的姿势。

    明希靠在印少臣的怀里一动不敢动,因为印少臣还病着,拥抱都带着温热的温度。

    她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鼻翼里充斥着印少臣身上的体香味……呃,不对,一股较为温和的消毒水味。

    等齐山离开后,印少臣才想起了明希,低下头看着在自己怀里手足无措的明希,并没有立即松开她,而是抬起另外一只手按着明希的后脑勺,低下头,凑近明希的耳朵,问:“你为什么知道他在跟踪我?”

    印少臣好听的声音直击耳膜,那种低沉中带着些许魅惑性的声音,简直就是在引人犯罪,让明希下意识觉得耳朵痒。

    “呃……我是你同桌嘛,总觉得他在盯着你,估计是暗恋你?我觉得你应该不喜欢他,所以我帮你摆脱掉了。”

    印少臣扬了扬眉,这种理由傻子才会信。

    明希想要退开,结果印少臣不松手:“别动,还没走呢。”

    “可是我为什么要跟着躲起来?”

    “别在同时暴露我了。”

    “哦……”

    两个人就这样抱在一起躲了一会,印少臣再次低声说:“明希,我嗓子疼。”

    明希抬头看了看印少臣。

    此时印少臣也斜着头在看她。

    两个人四目相对,靠得特别近,彼此呼吸的气息都能喷吐在对方的脸上。

    印少臣只要低下头,就能吻到她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