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41章 惊吓

第41章 惊吓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41章 惊吓

    明希确定不转班之后,主动打电话给了明梵。

    明梵那边还在机场等航班,接通明希的电话后问:“有什么事情吗?我还有几分钟就要登机了。”

    “爸爸,我想留在国际班。”

    “留在国际班?那里氛围不行,而且你的目标也不是出国留学。”

    “爸爸,当初为了明月突然换了一个城市,一切环境都不熟悉的时候,你都没有多问我的意见,现在能听一次我的意见吗?我想留在国际班。”

    她的语气十分坚决,且说了让明梵无法反驳的话。

    电话那边的明梵也觉得理亏,于是沉下声音问:“能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吗?”

    “首先,国际班跟火箭班的师资力量是一样。其次,我跟火箭班的学生有矛盾。最后,我想待在国际班,是我个人意愿。”

    “我听说国际班的学习氛围不太好。”明梵那边依旧有些犹豫。

    明希也觉得这个便宜爸爸真挺有意思的。

    当初做出决定,一家人搬来这边的时候也没见他这么替她考虑过。

    现在,明梵倒是犹豫起来了。

    “我本来也不准备压力太大,我自己心里有数,学习成绩不会降下去的,我依旧是第一名。”明希回答。

    如果是以前的明希,估计根本没法去别的班。

    而且因为性格太差,明梵控制得厉害,也根本不会让明希有机会换班。

    现在的明希很乖,也很懂事,不会让家里多操心,明梵也就没再多坚持:“既然是你自己做的决定,那么爸爸没有意见。”

    挂断了电话,明希靠在走廊里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她一直在努力挣扎,想要摆脱书中的命运。

    她是她,前主是前主,两个人根本不是一种性格,也根本不是一个人,所以根本不会做同样的事情。

    然而她发现,她努力了这么久之后,反而越来越糟了。

    迈着沉重的步伐往回走,还要顶着七彩玛丽苏的压力,她觉得她很累。

    甜文没毛病。

    甜文里充满了玛丽苏的氛围没毛病。

    但是男主角他非常有毛病。

    走回到了走廊就看到韩末、邵余、印少臣三个人在走廊里拖地。

    因为被这三个人吸引了注意力,她还撞到了一个人,那个人立即跟她道歉,并且碰了她的脸颊一下……

    为什么要碰脸颊?

    明希奇怪地看过去,就看到唐梓岐对她微笑:“抱歉。”

    “哦,没事。”

    唐梓岐立即离开了。

    学校老师调取了监控器,找到了这场闹剧的始作俑者,于是找到了印少臣。

    学校领导也挺有意思,觉得楼梯刷得还挺好看的,就没计较也不打算改回去了,只是要求他们三个人把走廊的地给拖干净。

    这三个人真就不是平日里会在学校打扫卫生的主,被学校领导看着收拾地面,只能硬着头皮干了。

    走廊里的学生想要路过都会绕着他们走,还怕踩脏地面似的踮着脚走得小心翼翼的。

    校霸在拖地呢,走个路都提心吊胆的。

    最有意思的还是有一些女生在教室走廊窗户那里,拿着个手机录像,录像的重点都是印少臣。

    一个男生拖地有什么好录的呢?

    明希真不理解了,这些小女生怎么就这么肤浅?

    印少臣除了长得好看、家里有钱、会做几个破菜、爱收拾屋子、精通五个国家的语言、钢琴高手、死心眼一辈子只喜欢一个人,其他还有哪里好?

    哪好了?!

    手机不好玩吗?

    口红买齐色号了吗?

    商场里最喜欢的裙子能穿进去吗?

    明希双手环胸站在走廊尽头看着他们三个人拖地,印少臣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对她特别不客气地说:“明希,我渴了。”

    “关我屁事?”明希忍不住问。

    “帮我买杯咖啡去。”

    “我不去!”

    印少臣指了指身后:“好多女生围观呢。”

    “是啊,我看到了,你打算从里面选一个?”

    “还有人在录像。”

    “然后呢?”

    “不给我买我当众表白了,超大声的那种。”

    一个人的无耻可以分很多种类型,印少臣的无耻可以说是殿堂级别的。

    一副老子就是无耻,你能怎么样,有能耐你来亲我一口啊!

    明希震惊得睁大了眼睛,接着就看到印少臣真的要开始说话了,她抢先回答:“我拒绝你!”

    “你拒绝你的,我喜欢我的。”印少臣说完就转身,对着一群围观的人突然说道,“我要宣布一件事情。”

    “买!”明希气得直接跳了起来,“买还不行吗?”

    明希说完扭头往楼下去,一边走一边骂印少臣:“不要脸!真不要脸。”

    印少臣看着明希下楼,看着她在七彩的楼梯间快速走动,还觉得画面挺唯美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里有滤镜的关系。

    邵余扶着栏杆跟明希喊:“明希!只带一杯就不地道了!”

    “那你要什么啊?!”明希问他,场面一度有着对唱山歌的效果。

    韩末也跟着凑热闹:“我要可可!邵余要柠檬红茶。”

    “好嘞!”明希立即答应了。

    她只是在跟印少臣保持距离而已,对另外两个人倒是没有什么,十分痛快的就同意了。

    结果往楼梯下面走的时候,突然觉得眼前一黑险些摔下楼梯,幸好扶住了栏杆。

    印少臣原本就站在栏杆边看着明希,看到这一幕后立即跃下栏杆,接着撑着楼梯的扶手又跃到了另外一边,用最快的速度到了明希身边。

    这身手的利落程度似乎练过跑酷,弄得明希一阵错愕。

    她遇到危险的那天,印少臣就是用这样的速度去救她的吗?

    印少臣扶住明希,关切地问:“怎么了?”

    “不知道啊,可能是贫血,刚才喊缺氧了吧。”

    这个回答让印少臣一阵无语,不过还是到了明希的身边:“算了,我们俩一起去。”

    “我觉得还是我自己去比较好。”

    “自己去表演平地摔吗?”

    明希拍了拍脑门,接着晃了晃头:“其实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不过……初期才会那样,后来都没有了……”

    只是昨天失眠了一夜而已,不至于吧?

    “你在说什么?”印少臣十分不解。

    明希想了想后,还是闭嘴了,并没有将这个秘密说出来。

    嘉华国际学校每年都会过万圣节。

    原本这只是国际班会过的节日,但是每年国际班都闹得别的班也不得安宁,上着晚自习呢,敲人家班级门去要糖去。

    曾经有一年,国际班去火箭班要糖,火箭班没人理会,就有男生买了一挂两千响的鞭炮,点燃扔进了火箭班的教室里,还特别过分地堵住了前后门。

    那两千响结束后教室里乌烟瘴气,好几个学生都耳鸣了。

    学校通报批评了那几个男生也没平息其他班级的抗议。

    从那以后,就开始全校都会过万圣节。

    到如今,万圣节还会给学生放一下午的假,让他们可以去采购东西,甚至是去化妆店化妆去。

    夜里才是节日里最热闹的时间。

    这一天大家可以不用穿校服,经常有学生会装扮得千奇百怪的,真要去恐怖屋,都能吓坏游客的那种恐怖。

    冯曼曼跟刘雪热衷于这个。

    今年刘雪打算打扮成暗黑系女护士,还早早就买了一个巨大的针管做道具。针筒里灌了半瓶开胃,一推还能往外喷红色液体。

    刘雪的妆非常夸张且浓烈,黑眼圈巨大,眼下跟嘴角还有撕裂效果的妆,最恐怖的恐怕是手背的地方,画出了血淋漓的画面,甚至还有森森白骨,十分逼真。

    冯曼曼跟邵余还搞了一个组合,就是妖怪新郎跟新娘。

    冯曼曼的妆是嘴角两侧撕裂的效果,一直裂到耳根的位置,从撕裂的位置到脖颈化的都是血痕。

    头顶带着一个黑色的帽子,帽子后面别着白色的纱,身上则是穿着血淋漓的婚纱。

    邵余的脸被化得眼圈巨大还在流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装外套,衬衫从领口到胸口全是血迹。

    “不行,我要受不住了……”明希看到他们后就觉得心脏有点受不了了。

    她受不了这种血淋漓的画面,那种没有烹饪过的肉类她都会心里不舒服,更何况化得这么恐怖的妆容了。

    “胆子这么小?那你今天晚上可就完蛋了。”冯曼曼对明希表示担忧。

    “我可以躲回寝室里吗?”明希问。

    冯曼曼摇了摇头:“这天都很过分的,寝室楼都会闯进去,曾经有男生拿着热能感应器,发现有人破门而入把女生吓哭的,你的寝室还是一楼。”

    “那我可以请假吗?”

    “黄花已经下班了,而且晚上查寝。”

    明希捂着脸,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

    她之前不知道这个传统,所以什么都没准备,一个人坐在教室里穿着校服还挺突兀的。

    “明希,我借你一件衣服。”刘雪之前回了自己的寝室,“这个是我去年穿的,中规中矩,你穿这个就好了。”

    刘雪去年的衣服就是一个小女巫的女仆服装,还搭配了一个尖尖的帽子,以及一个手提的南瓜灯。

    明希觉得这身没什么,立即拿着去女生更衣室换了。

    回来后冯曼曼给明希化妆,明希全程闭着眼:“我现在都不想看你,你太吓人了,我总觉得你的脑袋从中间被劈开了,会张着血盆大口咬我。”

    “你这个小胆子哦,可怎么办啊,我晚上打算去大杀四方呢,你没办法给我去了是吧?”冯曼曼帮明希化妆,因为明希害怕,所以都没有化太过分的,就是烟熏妆配姨妈红色的嘴唇,嘴唇两侧稍微加深颜色。

    “我不去了,我现在还在想有没有什么安全点的地方。”

    “你去图书馆吧,这一天去看书的人都少,你找个角落坐下就没动弹,等快关寝室楼的时候你再回来。班级里还有两个女生也胆小,你们三个过去。”

    明希点了点头:“好。”

    今天不用穿校服,外加今天嘉华国际学校今天比较热闹,还吸引来了外校的学生。

    许茶就在今天跟着过来了。

    许茶自从上次看到印少臣护着明希后,就有一阵子没再跟印少臣来往了。

    今天来嘉华学校也是被曾经的好朋友叫来的。

    在嘉华国际学校这种遍地是青梅竹马的地方,大家都是朋友。

    许茶的好朋友在各个班分部,跟她最好的两个女生在火箭班。

    许茶学习成绩不错,还不在意火箭班的奖学金,中考的时候考到了别的学校去。

    当时比较中二,想着“我一直缠着你,突然有一天我不见了你会想我吧,会觉得不习惯了吧。”

    结果是:印少臣差点把她给忘了。

    跟她关系不错的也都是学习成绩不错的人,比如何然就曾经是许茶的好朋友,早期还会一起去补课。

    明希身体的前主就嫉妒过许茶,模仿许茶穿衣服,挤破了衣服被嘲笑了好一阵子。

    许茶来了嘉华学校后就去了火箭班,跟自己的几个闺蜜聚在一块。

    “印少臣在追明希呢,看到楼梯那里的颜色没,他连夜雇人涂的,真没想到印少臣追人的时候是这个画风的。”其中闺蜜A说道。

    许茶心里有些许不舒服。

    她喜欢印少臣很多年了,印少臣一直对她冷冰冰的她也没在意,因为印少臣对谁都是这样的。

    等明希出现后一切都变了,印少臣变得不像原来的他了,居然还会做这么夸张的事情。

    不甘心跟嫉妒掺杂着,让许茶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下来。

    “我挺烦那个明希的。”闺蜜B忍不住说道,“一副逆袭女主角是的,这才半学期,就听到他们明希、明希的,烦死了。”

    “对,转过来半学期就看她蹦跶的欢了,怎么就她戏那么多呢?”闺蜜A跟着说。

    “她不喜欢何然了?”许茶忍不住问。

    闺蜜A立即将这半学期的事情都跟许茶说了,许茶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拳头握得紧紧的。

    那个明希凭什么?!

    “今天是万圣节,我们去找她玩吧,她应该没那么开不起玩笑吧?不是说性格很好吗?”许茶笑着问。

    这种时候,真的生气了也会被人数落成玩不起。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立即了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闺蜜A起身:“对,我去看看她去哪里了。”

    明希到了图书馆里,找了偏僻的角落,跟同班两个胆小的女生挤在一块,这样找人做个伴还会觉得好一点。

    明希盘着腿看书,其他两个女生则是在玩手机刷微博。

    学校外面还时不时有学生的尖叫声,笑着闹着,整个学校里都乱糟糟的。

    明希戴上了耳机,不去听那些声音。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丢进过道一个圆的东西,“咕噜咕噜”滚到了她们眼前。

    三个女生看过去,就看到是一个血淋漓的人头!

    人头还画着妆,看起来极为逼真,真的好似从人身上割下来的头,脸上跟头发上都是血。

    黑色的头发因为血太多已经打缕了。

    脑袋滚过的那道路线上也全部都是血迹。

    这种血跟刘雪用开胃完全不同,而是真的逼真的暗红色的血迹,还在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腥臭味。

    是真血。

    不会是人血,估计是鸡血或者牛羊血。

    另外两个女生被吓得大叫,立即起身跑了出去。

    其中一个女帅伸手拽着明希立即往外跑,期间她们还在惊呼,尖叫连连。

    原本的避风港,此时因为人少反而更加恐怖了。

    明希手里原本拿着一本书,此时也掉在了血迹上,书被血染红,明希回头去看了一眼,就被恶心得有些想吐。

    这是控制不住的生理反应。

    三个女生慌张地跑了几步,图书馆里的灯突然全部都被关闭了。

    紧接着开始有人放歌,放的是一首恐怖的童谣,诡异的调子,孩童的声音,在这样寂静的地方听着极为恐怖。

    明希脚步一顿,然后就看到图书馆有几处亮起了红色的光亮。

    她一扭头,就看到一个红光那里还放着一个满脸是血的逼真洋娃娃。

    跟明希对视后,娃娃发出了哭声。

    明希吓得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只是下意识地后退。

    灯虽然关闭了,但是有逃生通道的标记灯还亮着,在墙角的位置亮着绿色的灯光,这种灯光跟红色的光呼应着。

    低下头就看到地面有液体在流动,仔细看就发现居然是血。

    依旧是散发着恶心味道的血。

    有一个女生干脆被吓哭了。

    本来就是胆子小三人组,碰到这种阵仗更是被吓坏了。

    就在她们三个惊慌失措的时候从角落里突然出来一个人,伸手抓住了明希的小腿。

    明希吓得尖叫了一声扭头就跑,然而不敢往有血的地方跑,黑暗中慌不择路之下也不知道跑往哪里了。

    回头就发现跟另外两个女生跑散了,却能听到她们吓到哽咽的声音。

    她快速去找图书馆的开关,然而按了之后根本没有反应,回过头就看到有一个头发披散下来的女鬼正在朝她爬过来。

    求生欲使然,她拿起一本书就朝那个女鬼砸了过去。

    女鬼被砸了之后“我操”了一声。

    明希趁这个功夫快速跑到了一个书架后面躲了起来。

    头好痛……

    她刚刚穿书的时候,还会有情绪失控的时候。

    那个时候她大病初愈,身体不太好,十分虚弱,会被身体里残存的“恶念”侵蚀,让她做出一些偏激的举动,甚至去做坏事。

    是那种反派身体里的恶念。

    意念是明希的,灵魂是明希的,却被体内的邪恶入侵瞬间黑化。

    后来她身体好了,这种情况就少了。

    最近几天她都在失眠,因为印少臣突然喜欢上她,她十分苦恼。

    她不喜欢印少臣,也不想谈恋爱,被这样纠缠多少有点烦。

    失眠后她的意志力就没有之前坚定了,又有了被身体里恶念入侵的倾向。

    她快速甩了甩头,拿出手机给冯曼曼打电话求助。

    也不知道冯曼曼是不是那边太闹了,还是根本没带手机,居然完全不接电话。

    她又打开给了邵余,觉得邵余应该跟冯曼曼在一起。

    邵余倒是很快接通了:“喂?”

    “图书馆……有人来吓我,全是血,你能不能过来一下?”明希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哽咽了。

    “哦哦哦!行,马上啊!”邵余没有怠慢,立即答应了。

    挂断电话后,她一扭头就看到披头散发的鬼朝她扑了过来。

    刚才被明希用书砸了头,许茶心里有气,看到明希就扑过来就想找明希打一架算了。

    结果突然被明希抓住了头发,用力地撞向墙壁。

    “真他妈当我好欺负了是不是?!”

    这句话居然是明希说出来的。

    明希烦躁得要命,拎着女鬼的头发撞了几下墙壁之后,又一脚狠狠地将女鬼踢开。

    她活动了一下手腕,再次拽住了还没站稳的女鬼头发,拽回来后一脚踢向女鬼的小腹,战斗力惊人。

    “烦死我了……妈的……怎么这么憋屈……操!”明希骂着,继续揍人。

    明希的身体是书里最强反派的。

    战斗力自然惊人。

    恶念越来越重……

    “你的那个破灯一踩就坏了,短路后就会产生明火,这里这么多书烧起来你说怎么办?把你困在火里好不好?”明希拽着女鬼的头发不松手,女鬼疼得尖叫。

    因为还有两个女生在尖叫,这声音估计会混淆。

    “放心,不让你死,你顶多被烧得毁容,生不如死怎么样啊?”明希问她。

    女鬼听到明希的话,吓得身体一抖,接着被明希踢开。

    打得那个女鬼起不来身了,明希才捂着额头努力让自己回神。

    头疼欲裂,让她都有点站不稳。

    努力按住自己的头,身体晃了晃才终于好了一些。

    再睁开眼就看到躺在地面上的女鬼,明希吓了一跳,尖叫着就跑走了。

    许茶先是被打懵了,接着被明希突然转变的样子弄得莫名其妙的。

    你他妈打我,你尖叫个屁?

    明希快速跑向门口,结果发现门口还埋伏着两个“鬼”。

    她只能又折返回去,躲在一个书架之间。

    图书馆里一片黑暗明希行动不方便,这几个“鬼”也是这样,所以这样捉迷藏,他们需要找半天才能找到人。

    明希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躲的地方正好是上次跟印少臣一起躲过的地方。

    这次却只有她自己。

    这个时候前门出现了“砰砰”的踹门的声音。

    显然,这几个“鬼”进来后将门反锁了。

    明希不知道是不是邵余他们来了,却不敢探头去看。

    门被人踹开,有人走进来用手机打开手电筒,朝着里面照了照。

    原本还在找人的两个女鬼朝门口看过去,看到进来的人就想逃走,却听到印少臣冷冷地说:“给我按住她们俩。”

    说完朝图书馆里面走:“明希?!你在哪呢?”

    明希听到印少臣的声音,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心中的想法竟然是:得救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对印少臣的惧怕已经很少了,现在已经开始信任印少臣了。

    她走出去,就看到有人拿手机照向她这边。

    她被光晃得用手挡住脸,接着手腕就被印少臣握住了,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你乱跑什么啊,我找了你半天找不到。”印少臣温柔地问道,跟刚才的急切完全不同。

    “其实是想躲起来,但是……还是被人戏弄了。”明希小声回答。

    印少臣关了手机的手电筒,将手机放进了裤子的口袋里,抱着明希小声安慰:“行了,没事了,你之后都跟着我。”

    印少臣知道明希害怕,所以今天都没如何装扮,依旧是穿着平日里的衣服,打算一直陪着明希。

    他不过是回寝室换件衣服的时间明希就不见了,他去问冯曼曼,冯曼曼还死活不说明希在哪里,只是告诉他放心。

    放个屁心!

    明希吓得半天没缓过神来,加上头疼得厉害,还真没立即推开印少臣。

    印少臣也因此得寸进尺:“明希,让我亲一下,我保护你出去。”

    明希立即抬头瞪了印少臣一眼:“我用不着你。”

    “那你自己出去吧。”印少臣说完就松开了她,没有半点纠缠。

    明希推开印少臣往外走,接着就看到韩末还控制着两个女鬼。

    她吞咽了一口唾沫想走出去,出去就发现整个走廊里都在冒红光。

    是有人用红色的纸包住了灯。

    楼道里还在响着那首恐怖的童谣,歌声里还有婴儿的哭声。

    印少臣一直跟在明希身后,看着她自己出去“闯荡”。

    明希觉得这简直就是走在地狱的路,她突然想起了鬼打墙的路,在走廊里无限穿梭就是走不出去。

    如果突然出现几个装扮夸张的,明希被吓哭指日可待。

    有印少臣在,邵余跟韩末肯定不会帮她了,都屈服在印少臣的“淫威”之下。

    她只能看向印少臣,用小到不行的声音问:“能商量一下吗?”

    “我这个人不太好说话。”印少臣回答。

    明希拿出手机来打算再给冯曼曼打电话,印少臣在旁边说道:“冯曼曼跟刘雪中途就把手机送回教室了,她们俩一个人穿婚纱,一个穿护士服,没有一个人有口袋可以放手机的。”

    她发现自己有点无奈。

    一个去游乐园从来不会去恐怖屋的人,上个学都上成了学校遍地都是恐怖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出现一个人吓你一跳。

    这个环境对她这种胆子小的女生来说真是要命。

    邵余在外面打开了电闸,走过来跟印少臣嘟囔:“真够损的,里面遍地真血,这个音乐是从学校广播里放的。扮鬼的是许茶跟火箭班两个女生,许茶的状态有点……”

    不对劲。

    印少臣抿着嘴唇回头看了邵余一眼,眼神里充满了愤怒。

    邵余都不用印少臣多说,比量了一个OK的手势:“懂了懂了,我会处理得妥妥的。”

    等邵余离开了,印少臣才重新走到了明希的身边,拉住了明希的手:“好了,不逗你了,刚才吓坏了吧?”

    他知道明希不喜欢这些东西,想握住她的手给她安全感。

    明希点了点头。

    他抬手揉了揉明希的头发:“没事,你一会去我的寝室,他们没人敢去我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