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43章 迷失

第43章 迷失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43章 迷失

    印少臣伸手将电脑椅拽到了自己的面前。

    椅子快速移动,明希坐在椅子上双手扶着扶手才不至于直接扑到印少臣怀里。

    她惊慌地盯着印少臣看,看到印少臣眯缝着眼睛看着她,眼神有点危险。

    “怎么了?”明希问他。

    “帮你一次被你寒心一次,你是不是故意的?”他问。

    明希想了想,还真是这种情况。

    她立即发愁了,叹了一口气:“那怎么办啊?”

    “今天别惹我生气行吗?”

    “好的好的。”她抬手比量了一个“OK”的手势,乖巧懂事。

    “你让我亲一下,我告诉你我跟何然的关系怎么样?”印少臣问她,换了一种方式诱惑她。

    她确实挺好奇的,还有点好奇何然为什么这么叛逆,这个特别的炮灰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一面?

    后来想了想她又摇头了:“我宁愿不知道。”

    回答完又问他:“我这算惹你生气吗?”

    印少臣看着明希真的觉得无可奈何,喜欢她能怎么办呢,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都觉得蛮可爱的。

    “我今天帮你了,你打算怎么谢我?”印少臣又问,他有一颗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心。

    “刚才帮你取暖了,还请你喝奶茶了。”

    “明希,我手凉。”他再次伸出手来放到了她的面前。

    明希真是无奈了。

    明希,我嗓子疼。

    明希,我渴了。

    明希,我手凉。

    她真的是被盯上了。

    她伸手拉住了印少臣的手,握在手心里帮他暖和,同时还在念叨:“我觉得你可以试图转移注意力,说不定就会发现比我有意思的事情,比如你试试去学习呢?刷题的时候就觉得是在过关,一点一点升级特别有快感。”

    “我想跟你有快感。”

    “……”明希决定闭嘴。

    在只有他们俩的环境下,印少臣越发流氓了。

    寝室就算隔音效果好,也经不住学生们过分的闹腾。

    他们两个人坐在寝室里还能听到外面的疯闹声,而他们两个人之间却沉默得有点尴尬。

    隔着寝室的门,就像两个世界。

    她握着他的手,闲来无事抬起他的手看。

    弹钢琴的手唉,手指果然特别长,指尖圆润如玉,指甲被修剪得干干净净。

    超级漂亮的手。

    她将自己的尾戒拿下来试着戴在印少臣的小母手指上,虽然有点勉强,但是也戴进去了。

    “好秀气的手。”明希忍不住感叹。

    印少臣第一次觉得明希那些闪亮亮的首饰顺眼,因为明希给他戴戒指了。

    今天似乎就没有安静的时候。

    刚刚回来何然就来了,何然刚走明月的电话就打来了。

    两个人刚刚坐一会,就又有人来敲门了。

    印少臣有点不爽,起身走过去到门口问:“谁啊?”

    “我!”冯曼曼豪迈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仿佛英勇就义。

    明希心中一喜,立即扑过去开门,都不用印少臣亲自动手。

    冯曼曼拎着裙摆走了进来,看着明希问:“你没事吧?”

    她显然已经从邵余那里听说了一些事情,进来就关心明希有没有被吓到。

    “刚才确实有事,不过现在已经缓过来了。”明希叹了一口气回答。

    “我真没想到许茶那个小婊子会过来。”冯曼曼走进印少臣的寝室,迟疑了一下干脆一直站着,“让邵余去处理这件事情就是一个错误,怜香惜玉,现在陪许茶去医院了。”

    印少臣忍不住蹙眉:“去医院做什么?”

    冯曼曼提起来就气:“邵余把事情告诉给黄花了,说她们用真血吓人什么的,合计最起码能有个记过处分吧?结果黄花说这事没法管,今天全校都是各种恶作剧。”

    明希点了点头:“的确有点难为人,是我胆子太小了。”

    “胆子小碰到真血也恶心啊!这个倒是无所谓,老师不能处理我们能处理嘛,不就是两个女生?”冯曼曼笑得有点坏,“我让班级里其他男生带她们俩去养鸡场了,既然拿了鸡血就表演个学霸杀鸡。”

    明希光想想就忍不住蹙眉。

    可是这次冯曼曼是向着她,她没说什么。

    拿真血恶作剧的确过分了,让她们俩真的去杀鸡也算彼此彼此了。

    “就是许茶!跟邵余关系还算行,邵余有点为难。”冯曼曼提起就嚷嚷,“许茶非说自己被打了,头顶上也不知道是化妆的伤口,还是真的撞出血了,哭着说自己被毁容了要去医院。邵余被她闹得没办法,真就带许茶去医院了。”

    “受伤了吗?”明希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努力回想之前的事情,依稀记得自己打了人。

    “对,还说要鉴伤,然后说你打她让你被学校处分,她怎么好意思呢?她自己屁颠屁颠地跑来我们学校单独针对你,现在还恶人先告状,这货是吃癞长大的吗?怎么这么恶心人?”

    “我特别害怕的时候好像真的动手了……”明希弱弱地说。

    印少臣记得明希求生欲泛滥时那努力挣扎的样子没多想,被吓到会有一些反应都是正茬的,于是在一边说道:“先撩者贱,你不用害怕,这件事情我来处理。”

    他绝对不会让明希被人陷害。

    明希点了点头,忍不住发愁。

    她怕再不好好休息会迷失自己。

    明明已经很久不这样了,为什么最近突然又开始了呢?

    冯曼曼看了看印少臣,忍不住笑了:“你是不是让邵余帮你选衣服了,最近的衣服都好骚啊。”

    印少臣的衣服大多很素,很少会买很花哨的衣服。

    今天这身多少有点骚,尤其是这个蝙蝠侠的设计。

    印少臣没说话,衣服的确是邵余帮他选的,他觉得没什么。

    他以前不太在意形象,最近喜欢明希了才开始逛街认真买衣服,结果居然被嘲笑了,印少臣面子上有点过不去。

    冯曼曼提起这个就跟明希八卦起来了:“邵余小的时候特别骚,那时候你们俩不熟估计不记得,我们都学小提琴、钢琴、散打的时候,他去学了拉丁舞。那小腰扭的啊,那叫一个浪。”

    “哇,他还会跳舞啊!”明希就特别崇拜会跳舞的人。

    “对,初中的时候他还有点娘呢,后来似乎是老被人骂是娘炮不高兴了,改去学街舞了,不过审美一直没扭转回来。你看看给印少臣选的衣服,一看就跟跳拉丁舞的似的。”

    “拉丁舞也挺好啊,形象气质好。”明希这样说道,眼睛却不愿意多看冯曼曼一眼,毕竟冯曼曼还没卸妆呢。

    “下次让他跳给你看,你绝对收回这句话,他跟别人不一样,他跳是骚,特别骚!”

    冯曼曼在印少臣的寝室里借用了卫生间,卸了妆后从包里拿出校服换上了,也留在了印少臣的寝室里不走了。

    一直等到今天彻底结束冯曼曼才跟明希结伴走了。

    印少臣阴沉着个脸,嫌弃冯曼曼打扰了他们的二人世界。在明希走的时候,拽着明希让她把自己手机号黑名单解除,重新加好友,还顺便加了微信好友。

    到楼下的时候,她们俩遇到了何然,似乎是在吵架。

    也可以说一群人纠缠何然,何然不理,只是坐在旁边看着他们冷笑。

    何然离开印少臣寝室后,有人看到何然就打算戏弄何然。

    谁知道何然拿起刀就剁掉手臂,鲜血直冒,吓得几个女生失声痛哭。

    后来发现何然是早就准备好了道具,刚才那一幕不过是戏弄人的工具而已。

    然而这群人不依不饶的,非得让何然道歉。

    “你们来吓我,我把你们吓到了还得跟你们道歉?”何然问,扭头看到明希下来,对明希招了招手。

    明希立即摇头不肯过去,因为被何然吓到的女孩子被喷得一脸“血”,样子真的有点恶心,估计让何然道歉也是因为这个。

    明希合理地怀疑刚才何然其实是去吓唬印少臣的,这个道具也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只不过她在寝室里何然没用,才让印少臣逃过一劫。

    何然干脆不理那些人了,到了明希身边问:“你跟印少臣在一起了?”

    “没有。”明希否认了。

    “你知道关翊涵吗?”何然问她。

    提起这个人明希一怔,接着回答:“知道。”

    关翊涵,本书的邪恶女配一枚。

    如果说明希是本书女配中杀伤力最强的一个,那么关翊涵就是第二强的一个。

    关翊涵是一个童星,很早就出道了,经常会去拍摄电视剧、综艺节目,所以非常忙,属于书里当红小花之一。

    关翊涵喜欢印少臣。

    她也是嘉华国际学校的学生,跟印少臣也算是青梅竹马吧,两个人一起长大的。

    不过明星嘛……相伴时间真不多。

    冯曼曼都比关翊涵青梅竹马的成分多。

    虽然关翊涵表面上不太好表现出这份爱意,私底下却对印少臣死缠烂打,爱得轰轰烈烈。

    后期还曾经在印少臣奋斗事业的时候,公开在微博发两个人的亲密相片,暗示印少臣是自己的男朋友。

    可惜印少臣无情地否定了,并且公开自己的女朋友一直是唐梓岐。

    “她本来趁着今天也回来了,化了妆混在学生里想要给印少臣一个惊喜,结果刚刚找到印少臣就看到你们俩在一起了,听说是看到你们俩在买奶茶,失落之下又离开了。”何然说完,拍了拍明希的肩膀。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明希有点不解。

    “我爱看戏啊。”何然回答得理直气壮,“你们越是关系复杂,我越是觉得有意思。”

    冯曼曼倒是挺惊喜的:“关翊涵来啦?唉,打个招呼好了。”

    明希却有点愁,她真怕关翊涵针对上她。

    心有所思地回到了寝室,她坐在窗前吃了两粒褪黑素就倒在了床上。

    月牙还在舔自己的小爪子,看到她要睡了就来到了她的身边躺下。

    她摸着月牙的毛渐渐熟睡。

    “自作聪明。”

    明希突然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她仿佛陷入了梦魇,意识还在,就是醒不过来。

    她感觉有人躺在了她的身边,跟她一起躺着,并且面对她跟她说着话,发出来的声音跟她自己的一模一样。

    “你以为你改变了剧情,就能没有事情吗?”那个人问她。

    “什么意思?”她挣扎地问,身体没办法动弹。

    “剧情改变的太多,这个世界开始想办法弥补了,改变故事走向的人将被排除,你……会变成我。”

    穿书之初,明希就意识到这是一个不可擅自更改剧情的世界。

    她无法对别人剧透,尝试过改变明月父母的命运,但是最后没有成功。

    这让她觉得,这本书需要按照剧情走下去,比如男女主角的感情。

    她想,只要主线剧情不改变,这个世界就没事吧?

    所以她试图更改了自己以及几个炮灰的命运。

    现在问题出现了吗?

    她不太确定这个梦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只是单纯的做了一个噩梦。

    还是说,这是这本书在对她发出警告。

    让她觉得不安的是,她的确渐渐有了将要迷失的征兆。

    最近都好好休息,努力强身健体能不能提高免疫力,消除这种状态?

    这一晚睡得都很挣扎,她醒过来后愣了一会神,才浑浑噩噩地去上学了。

    估计只是想多了吧,谁会跟一个噩梦较真呢。

    她还曾经梦到过唐易过来主动要她微信号呢,然而至今都没能认识唐易,她要是因此失落了岂不是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