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47章 暖手

第47章 暖手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47章 暖手

    视频那边,跟海星在一起的男生看到印少臣就开始感叹:“我去,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位?很帅啊,比你帅多了,你怎么好意思说一般般呢?”

    “哪有……我这叫个人风格明显,帅得别树一帜。”

    “你那个腿毛跟毛裤似的。”

    “男生哪有几个没腿毛的?”

    “你们还有题要问吗?”明希看着视频问他们俩,不打算听她们俩聊天。

    “有!”海星立即回答,接着拿着卷子翻看,“你等会我再找一道题。”

    说着继续开始翻找卷子。

    印少臣干脆站起身来伸手拿走了明希的手机,对着视频说:“我给你推荐一个APP,冲会员一个月才三十,你把你不会的题拍下来有老师在线解答,讲得明明白白的。”

    “我去?!你能不能别捣乱?”海星立即问印少臣。

    印少臣对海星笑了笑,接着挂断了视频。

    海星很快又发来了视频请求,又被印少臣挂断了。

    接着他给海星发了语音消息:“我们马上就要上课了,你别捣乱了。”

    发完把手机还给了明希。

    冯曼曼则是抓着明希问:“刚才那个男生叫什么啊?”

    “请注意,我没有在搞笑。”

    “嗯。”

    “他姓哈,叫哈皮。”

    冯曼曼当场表演了一个爆笑,接着问:“真的假的?”

    “不过后来他改名字了,叫哈加元。他跟海星在那边是名字怪异二人组,名字起得跟开玩笑似的。”

    “他们俩的名字确实有意思,人怎么样啊?”

    “学习挺好的,上一次考试海星退步了,他趁机成了第一名。”

    “也是个学霸?”

    “嗯。”

    邵余回头看冯曼曼兴奋的样子,忍不住问:“怎么,你还真打算联系联系?”

    “对啊,感觉异地恋挺刺激啊!”冯曼曼回答完拉着明希继续问,“他交过女朋友吗?”

    明希叹了一口气:“人倒是不太渣,就是女朋友不比邵余交的少。”

    “不是什么好东西,最好别来往。”邵余回头说道。

    “你们那边还有其他的帅哥吗?”冯曼曼不死心地问。

    “他们俩真的算帅的了,其他的我都不认识,海星不让别的男生靠近我。”明希想起来就觉得自己的校园生活真的很悲惨,还忍不住看向印少臣。

    江苏有海星,这边有印少臣。

    相比较之下,印少臣还不如海星呢。

    这个时候明希收到了微信消息,她拿起来给冯曼曼看:“你要加他吗?”

    “加!我就喜欢跟长得帅的人做好朋友!”冯曼曼拿着手机就加了哈加元的微信号码。

    邵余在旁边唉声叹气的:“唉,我们最傻的青梅竹马即将再次被骗。”

    “切,管得着吗?找你的整容网红脸去吧!”冯曼曼挥手道别。

    下了早自习明希跟冯曼曼、刘雪一起去厕所,明希首先出来,站在门口等待的时候看到了唐梓岐。

    她直接走到了唐梓岐的身边,对着镜子里的唐梓岐微笑。

    唐梓岐奇怪地看着她。

    “其他的或许会无所谓吧,不过每天都觉得很累对我来说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所以你能不能收回去?”明希问唐梓岐。

    唐梓岐一怔。

    还有其他女生过来洗手,她们俩只能让开位置。

    “什么?”唐梓岐装成听不懂的样子问。

    “理解你是一回事,愿不愿意被折腾是另外一回事。一直承受这种感觉并不好受,所以你能不能收回去?”明希再次问她。

    她虽然不愿意跟主角有什么联系。

    但是这样疲惫下去,她很有可能随时黑化,就算不黑化每天都特别疲惫也会不舒服。

    所以明希不打算忍耐。

    明希见唐梓岐一直不说话,叹了一口气说道:“一直被欺负,再软的性格也会发怒,所以别试图触碰到我的底线可以吗?”

    “你都知道什么?”唐梓岐终于问了这个问题。

    “我知道很多,但是我无心参与。”

    唐梓岐没再问下去,而是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期末考试也要加油啊。”

    说完就离开了。

    明希立即觉得肩膀一松,持续了几天的疲惫消失不见了。

    现在,她算是跟唐梓岐正面对决了吧?

    避不开的,都惹到头上了,不可能在退缩了。

    明知道她会被扣学霸点还超过她,不知道唐梓岐会不会更加讨厌自己。

    周末。

    明希还在家里织毛衣就听到了急促的门铃声。

    她放下毛衣出了房间,就看到明月也出了房间门,疑惑地看向她,接着两个人一起下了楼,对讲机里出现了印少臣的身影。

    明月看到后就扭头上了楼,不参与了。

    明希有点尴尬,打开门问印少臣:“有事吗?”

    “你怎么都不接电话?”印少臣特别无奈地问她。

    “我都是静音……”明希回答。

    她决定留在国际班后沈雯就开始给她打电话,每天都要劝她几句,她觉得烦,干脆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这样还能避免被海星电话轰炸。

    “冯曼曼那边状况不太好,本来想找你,但是联系不上你就去了邵余那里,你要不要跟我去劝劝她?”印少臣问。

    明希吓了一跳,紧张地问:“曼曼怎么了?”

    “你先换身衣服,穿厚一点,我骑车带你过去。”

    明希立即点了点头,开门让印少臣进入家里,然后赶紧上楼去换衣服。

    她这次不打算再真空了,那种感觉真的是太尴尬了,她换了全身的衣服,脚上踩着两个颜色的袜子就下来了。

    印少臣看着她拉羽绒服拉链半天都拉不上的样子,无奈地走过去蹲下身,帮明希将羽绒服拉链对上,然后拉上去。

    “我们走吧。”明希跟着印少臣走了出去。

    “会有点冷,一会抱紧我。”

    “嗯嗯。”

    明希上了印少臣的那辆非常拉风的摩托车,这辆车在冬天里真的很冷。

    不过这个时候明希也不挑了,坐在印少臣身后抱住了他的腰,还在问:“曼曼怎么了?”

    印少臣启动了车子,接着回答道:“冯曼曼家里的情况你知道吗?”

    “不知道啊,没问过。”

    “你这个朋友做的……”印少臣都不知道该说明希什么,只能跟明希解释,“冯曼曼的父母离婚了,现在的后母是小三转正,家里还有一个妹妹跟她差不多大,在读重点高中。”

    “我的天啊……”明希光听就觉得受不住了。

    父母的婚姻被搅和了,小三还堂而皇之地嫁到家里来了,冯曼曼那个性格能受得了就奇怪了。

    冯曼曼还是脑残女配的脑子,肯定每天都在暴走。

    小三后母稍微聪明一点,就会让冯曼曼不但不被父亲喜欢,还会被厌恶。

    今天冯曼曼出事,估计就是跟家里有矛盾了。

    “邵余打电话给我说冯曼曼到他那里就是哭,他也没办法了,打你的电话你也不接就联系我让我来找你。他还联系了刘雪,但是刘雪家里夜里就不让出门……”

    说到这里,印少臣还问明希:“你知道刘雪有娃娃亲吗?”

    “哈?!”明希完全不知道。

    这个年代了还有娃娃亲?

    “平时你们三个在一起的时候叽叽喳喳的,你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我也突然觉得我这个朋友不太合格了。”

    “刘雪家里老早就给刘雪订了娃娃亲了,对方家里家大业大,对她家里有帮助,所以一直想培养成大家闺秀,反正就是回到家里晚了就不可以出门,也不可以带人回家。”

    “娃娃亲的对象是谁啊?”明希好奇地问。

    “我也不知道,刘雪好像不同意,跟家里对抗呢,娃娃亲也不承认。”印少臣对刘雪的事情不太感兴趣,只是跟刘雪也算是“青梅竹马”,多少知道一些事情。

    明希就觉得自己简直是一个傻子,平时不好去问这些事情,现在什么事情都能让她震惊不已。

    两个人到了邵余家里,印少臣停下车后明希立即蹦了下来,冷得一顿跺脚:“好冷好冷。”

    印少臣取下安全帽,用自己的手背碰了碰明希的脸颊,手背凉得像冰一样。

    这大半夜的,印少臣着急出门只能骑摩托,速度是很快,但是真受不住。

    “我握着!”明希都知道套路了,立即拉住了印少臣的手放进了自己的羽绒服口袋里。

    印少臣立即满足了,跟明希结伴去了邵余的家。

    邵余家里是自己买了一块地,自己盖的房子。

    进入家门口有一段路特别骚,就好像星光大道似的,长长的一段路,下面是舞台一样的LED灯光。

    有佣人来开门,她们两个人进入大厅,明希一抬头就看到棚顶是透明的,居然整个客厅棚顶都是鱼缸!里面各种鱼游来游去。

    棚顶养鱼,很有想法。

    “呃……”明希看得叹为观止,“邵余家里倒是跟邵余是一个风格的。”

    “邵余是我们的拉丁舞舞神。”印少臣难得参与调侃。

    “他们俩在哪呢?”

    印少臣带着明希去邵余的房间,进去就看到邵余拿着一堆水果放在了冯曼曼身前,冯曼曼一边哭一边骂:“你他妈的供大佛呢?”

    “女人是水做的,哭会流失水分,这样你哭渴了就吃两口补充一下水分,还能补充维生素C。放心吧,晚上补维C是不会变黑的。”邵余气死人不偿命地回答。

    “我不吃!”冯曼曼崩溃地骂。

    邵余对印少臣跟明希打个招呼,接着打开了房间里的音响,开始放摇滚乐。

    明希到了冯曼曼身边,抱着冯曼曼安慰,还什么都没问呢,邵余突然兴奋起来:“嗨起来!”

    冯曼曼拿起一个苹果就朝邵余砸了过去,邵余终于老实了,关掉了音乐。

    “你怎么了?”明希拿来纸巾帮冯曼曼擦眼泪,要比邵余强多了。

    冯曼曼看到明希就忍不住了,终于找到了靠谱的倾诉人,抱着明希开始抱怨:“那个婊子跟杂种气我,我爸还打我!”

    她说完指着自己的脸颊给明希看:“你看我的的脸被打的,都肿了。”

    明希看到冯曼曼的脸颊发红肿胀,立即心疼得不行,对邵余说:“有冰敷的仪器吗?或者冰袋也可以。”

    “贴个退烧贴可以吗?”邵余走到门口问。

    “也行。”明希点了点头。

    邵余立即去找佣人要了。

    印少臣就坐在一边看着他们,也不参与。

    他本来就是凉薄的性子,冯曼曼跟家里吵架这种事情印少臣都不愿意关心,只是因为牵扯了明希他才愿意过来。

    他坐在一边听着两个女生絮絮叨叨地聊天,觉得颇为无聊。

    冯曼曼断断续续的讲述后,明希也算是知道了事情的大概。

    冯曼曼父母结婚很多年后才有的冯曼曼,家里一直觉得是冯曼曼的母亲有问题,她爸就出去找了个小三想要生个儿子,结果两个女人前后脚有了孩子。

    冯曼曼的爹渣得特别纯正,决定谁生儿子就谁做大房。

    后来两个女人生的都是女儿。

    冯曼曼的亲生母亲比较有脾气,知道老公出轨后就离婚了,而且不要冯曼曼的抚养权,没过两年就再嫁了。

    亲生母亲有了新的家庭,很少跟冯曼曼来往。

    父亲这边则是将小三娶了,陌生的妹妹带回家来一起养。

    她的位置一下子就非常尴尬了。

    母亲改嫁,如今生了一个儿子刚刚7岁,跟后爸关系很融洽。

    父亲出轨,小三私生女每天都在身边。

    两边都各自有了新的家庭。

    她一个人孤孤单单,好像哪边都不是她的亲人,让她的性格变得脆弱、敏感,稍微有点事情就会炸毛。

    这也是杨豪做了那些事情,让冯曼曼立即发飙的原因之一。

    这让明希心中觉得,走进反派炮灰的生活,挖掘炮灰女配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就能知道这些炮灰为什么会那么“脑残”了。

    冯曼曼没人疼没人爱的,就被送到了嘉华国际学校,小学就开始住校,放假了也很少回去。

    这次周末冯曼曼难得回去,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功夫,小三后母假惺惺地关心冯曼曼的学习。

    冯曼曼随便回答了几句,小三后母就开始跟私生女聊天,话里话外就是私生女最近又考得非常不错,成绩进步很大。

    接着渣爹开始叹气。

    数落冯曼曼从小就不学好,学习成绩很差,性格还特别恶劣,估计以后都不好嫁出去。

    冯曼曼听着不爽,就回答了一句:“我就算嫁不出去也不会做小三,我有自尊心,要脸,跟别的人不一样。”

    这一句话成了导火索,开启了冯曼曼跟私生女对骂的模式,紧接着渣爹向着这对母女,打了冯曼曼。

    冯曼曼气得不行,却被渣爹扯着让她跟小三后母道歉。

    她是什么性格啊,当即炸了,站在门口骂了他们“一家三口”十多分钟都没有重样的,然后就又被渣爹抽了几个嘴巴子。

    冯曼曼跑出来后想找明希,可惜明希不接电话。

    “你这么处理太傻了。”明希听完就叹了一口气,同时拍了拍冯曼曼的肩膀安慰。

    “他们几个就欠骂,都是极品。”

    “可是你这么处理得不到任何好处,还让那母女二人看你的笑话。”

    明希开始给冯曼曼上课:“下次他们如果问你成绩,暗示你成绩不好你就装柔弱。就像林黛玉一样的语气说自己从小被放养,没有人关心你的学习,果然还是有亲生母亲在身边才好。”

    “这跟我的方法有什么区别吗?”

    “有啊,你不要骂人,你一骂人你有理也没理,就是不尊重长辈。你要哭,还要想法设法让他们母女俩凶你。弱者是会得到同情的,到时候你就默默的掉眼泪,私底下跟你爸爸说你的难过。挑拨离间你会吗?”

    明希开始努力教冯曼曼如何装白莲花、绿茶婊。

    冯曼曼听了一阵忍不住问:“明希,你是不是最擅长用这种方法博取同情?”

    明希尴尬地清咳了一声:“其实吧,我有的时候确实有点婊,我承认……但是适当的婊也是一种自我保护。我没做什么坏事,婊一点怎么了?你看看你,真的一点都不婊,但是你这些年受了这么多委屈。”

    邵余递来退烧贴给了冯曼曼,忍不住纳闷:“我也觉得没有什么区别啊。”

    “就好比这件事情是我经历的,我也学习不好,我就不会被打,说不定爸爸还会凶那对母女俩。”明希回答。

    “为什么我觉得你的性格更容易被人欺负呢,还不如曼曼呢。”邵余说完看向印少臣,“印少你觉得呢?”

    印少臣靠着沙发无聊非常,跟着说了一句:“如果你跟明月不和,你会被明月欺负得死死的。”

    “但是……时间久了嚣张的人会被厌恶,柔弱的一方会被同情,这叫温水煮青蛙。”明希立即反驳。

    “行了,你别巴巴给别人上课了,明明最容易被欺负的一个。”印少臣继续数落明希。

    冯曼曼倒是觉得自己被治愈了。

    看明希傻乎乎却意外认真的样子倒是挺有趣的。

    等他们几个坐着聊天的时候,冯曼曼就注意到明希牵过了印少臣的手一直握着,觉得暖和点了就换另外一个手握着。

    印少臣还挺自然的,似乎对这个举动一点都不意外。

    这两个人……暧昧得有点臭不要脸,她在这里哭唧唧的,这俩人私底下偷偷手拉手?

    “其实我也没多大事情,就是刚被打有点委屈。”冯曼曼说道。

    “以后搬出来住吧,大学留学能不回来就不回来,没事儿,哥罩着你呢。”邵余坐在冯曼曼的身边揉了揉冯曼曼的头,总算是说了一句能听的人话。

    “嗯。”冯曼曼点了点头。

    印少臣坐了一会都要睡着了,探头看了看问:“不哭了?”

    冯曼曼点了点头。

    “那行,我们俩走了。”印少臣站起身来的时候还打了一个哈欠,牵着明希的手带她走。

    “我要陪陪曼曼呢,你自己回去吧。”明希立即抽回了自己的手。

    “你一个小女生在别的男生家里住算怎么回事?”印少臣蹙眉问。

    “曼曼也在啊……”明希抱着冯曼曼的手臂。

    “她算什么女生?”印少臣回答得理直气壮。

    冯曼曼被气到了,立即摆手:“滚滚滚!我用不着陪,没有那么矫情,赶紧滚蛋吧。”

    明希跟着印少臣下了楼,忍不住抱怨:“曼曼现在需要人陪的。”

    “邵余会陪她。”

    “邵余不太靠谱的样子。”

    “他哄别的女孩子都很厉害,也就跟冯曼曼这样,懂了吗?”

    明希错愕地看着印少臣,指了指身后,惊慌失措地问:“不……不会吧?”

    “我们走着瞧,看看以后我说的对不对。”印少臣拉着明希往外走,又到了摩托车前。

    “你的手机能不能别总静音,不然以后这种破事都得我亲自去找你。”印少臣临上车还在跟明希抱怨。

    “最近妈妈总打电话给我,海星也打,我不太想接。”

    “海星还没死心?”提起海星,印少臣就觉得自己额头的青筋都绽放了。

    “你们俩都有共同的属性,就是牛皮糖。”

    印少臣对她摊开手心:“手机给我。”

    “干吗?”

    “让海星死心。”

    明希摇了摇头,生怕印少臣找海星约架。

    印少臣拿出自己的手机,将明希拽到了自己的身边,低下头就要吻她似的,却突然停住。

    她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有一瞬间的慌乱,温热的气息喷吐在她的脸上,暧昧流动。

    接着拍了一张相片。

    摆拍。

    标准的错位摆拍。

    “你把这张相片给他发过去,就说你跟我在一起了,让他死心吧。”印少臣将相片发给了明希。

    明希看着相片都忍不住害羞了一下,拍得还真挺像的。

    她给海星发了过去。

    海星很快就回了微信消息。

    海星:东北最近挺冷了吧?

    明希:是啊。

    海星:孩啊,这么冷的天就别在外面摆拍了,怪冻手的。你想吃什么好吃的不,我给你邮点过去。

    明希看着屏幕忍不住疑惑:“他怎么发现的呢?”

    “估计是没亲上,我们重来一张?”

    “算了,回家吧。”

    冯曼曼在沙发上看剧,追的是唐易最新的一部剧《我的命就在这里》。

    她窝在沙发上看着投影仪里的画面,还在一个劲地吃水果。

    邵余就坐在旁边帮她削苹果,还给她剥松子皮。

    冯曼曼连续追了3集就睡着了。

    邵余看着冯曼曼,又看了看自己剥的松子,最后特别无奈地自己全吃了。

    他去卧室里拿了一个毯子过来,左右看了看觉得冯曼曼在沙发上睡估计会不舒服,于是放下毯子,准备抱冯曼曼去卧室里睡。

    然而……冯曼曼的体重超过了他的预估。

    他抱着冯曼曼一使劲起来了,紧接着又沉下去了,不但把冯曼曼摔了下去,还扑倒在了冯曼曼身上。

    冯曼曼睁开眼睛看着邵余狼狈起来的样子,忍不住问:“你不过两个多月没交女朋友,不至于袭击到我这里来吧?你是突然被我的美貌打动了吗?”

    冯曼曼平日里还算个小美女,明希没转过来之前也的确算是国际班的“国花”了。

    但是此时眼睛哭得和核桃似的,脸颊上还贴着俩退烧贴,怎么看怎么滑稽,哪里有美貌可言?

    “想什么呢,我想抱着你进去睡,结果没抱动,你脸上贴着俩退烧贴,这滑稽的样子谁能提得起兴趣?我好像闪了腰了。”

    冯曼曼真是服了邵余这个小破体格了,看到邵余疼得龇牙咧嘴的,立即对他说道:“德行吧,你坐下我给你揉揉。”

    邵余坐下了,让冯曼曼能给他揉腰。

    冯曼曼问他:“你跳拉丁舞的时候腰不是挺好吗,现在怎么这样了?”

    邵余不敢回答是因为她重,于是回答:“太久没干体力活了,啊,疼,你轻点,哎哎。”

    冯曼曼帮邵余揉腰忍不住感叹:“我动一下你就跟着动一下,还啊啊啊的叫,给我的感觉就跟我在操你似的。”

    “冯曼曼,你能不能像个女生!”邵余气得大叫。

    冯曼曼终于原地复活了,自己就下了沙发往卧室里跑:“我要睡你的屋,让我试试圆床,你去睡客房。”

    “你这么反客为主的倒是不常见。”邵余虽然无奈却没有反对,还问冯曼曼,“还想吃什么吗?我去给你弄点?”

    “我的确有点饿了。”

    邵余到楼下让佣人给冯曼曼准备食物,最后亲自端上来。

    走到房间门口就听到冯曼曼在跟一个男生聊语音,好像是明希在江苏的朋友,两个人这几天已经聊得很熟了,现在冯曼曼正在诉苦,男生在那边安慰。

    邵余立即不爽了,走进来把东西往小桌上一放:“吃吧。”

    “唉?你那边怎么还有男生?”哈加元问。

    “服务生,我点了东西吃,我挂了啊!”冯曼曼回答完就立即挂断了语音电话。

    “怎么没给我加个蛋啊……”冯曼曼看着端上来的食物问。

    “加个屁。”

    冯曼曼还拿出手机来给邵余看哈加元朋友圈里的相片:“你看,是不是这么看真挺帅的?”

    “你也就这种眼光了,你发没发现你特别受渣男喜欢。”邵余都不愿意多看一眼,那细长脸哪帅了?

    “比你喜欢的那些整容网红脸强多了。”

    邵余起身就要离开,看到冯曼曼还在给哈加元发消息,没搭理他的意思。

    迟疑了一会,装模作样地扶着腰往外走。

    “腰还没好啊?”冯曼曼问他。

    “嗯。”

    “过来,让我再操一会。”说着放下了电话。

    邵余走了回去坐下了,冯曼曼像模像样地搓手,接着帮他揉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