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48章 造作

第48章 造作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48章 造作

    明希带着印少臣回了家里。

    她正好要量一量印少臣的尺寸,方便她继续织毛衣。

    “嘘!”明希对印少臣比量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握着印少臣冰凉的手往楼上走。

    印少臣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有点想笑,跟在她身后看向站在厨房门口端着水杯的明月,手指抵在唇边,也比量了一个“嘘”的收拾。

    明月翻了一个白眼,重新进入了厨房。

    明希带着印少臣到了自己的房间,让印少臣坐在椅子上,接着拿来毛衣到印少臣身上比量。

    印少臣低头看了看明希织的毛衣,还真就织的不错。

    “我为了这件毛衣,这周都没带月牙回来。”明希比量完,又拿来软尺测量印少臣的手臂跟手腕的尺寸,拿着本子记录下来。

    印少臣撑着下巴问她:“要不要干脆帮我补习?”

    “行啊,你过来做题,碰到不会的问我。”明希指了指自己的练习册。

    “我帮你写作业?”

    “怎么了,这也是学习的一种啊。”

    开学时装的逼,以后都是要还的。

    早期欺负过,现在都要承受的。

    印少臣坐在明希的书桌边拿起笔,对明希说:“我不会模仿你的字体。”

    “无所谓,我算是发现了,国际班检查作业都是看填写得满不满,根本不看对错、字体。”明希坐在了印少臣身边继续织毛衣。

    这是一种奇妙的体验,印少臣进入了心仪之人的房间里,他都不敢多看,就被安排在说桌前给她写作业。

    他翻开练习册盯着题看了看,然后开始填写,还挺乖的。

    明希坐在他身边,偶尔抬头看他做的题,接着继续织毛衣。

    “公式是什么来着?”印少臣指着一道题问。

    “什么公式啊?”

    “名字我也忘记了。”

    “……”明希凑过去看,接着开始给印少臣讲题。

    印少臣现在的基础还是不行,明希拿来了笔记本,告诉他现在做的题是哪一部分,需要熟悉哪些知识点。

    印少臣也聪明,很快就懂了。

    然后明希代入实际题型给印少臣深度讲解。

    这题讲得颇为惊险,明希全程是用针指着题,毛衣上还有别的针,印少臣总怕其他的针会捅到他。

    尖端恐惧症。

    明希察觉到了印少臣的不对劲立即收了起来:“对哦,你怕打针。”

    “咳咳……”印少臣的面子有点挂不住了,这是他的小秘密,很少有人知道。

    “没事没事,我不也怕血腥的东西嘛,无所谓。”明希还挺理解的,没跟人都有自己的性格。

    更何况,印少臣惧怕是因为曾经被扎针虐待过。

    明希给印少臣讲完这道题就给冯曼曼发消息,询问:曼曼你好点了吗?

    冯曼曼:我给你听邵余的声音,哈哈哈哈。

    冯曼曼:[语音消息]

    明希点开消息听了一会忍不住蹙眉,印少臣干脆将手机抢走了,将语音关了问:发的什么鬼?

    冯曼曼:我给他揉腰呢,动静是不是跟被日了一样?哈哈哈!

    印少臣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字,忍不住捂脸,他刚才完全想歪了。

    明希凑过来看,然后又点开了声音听了一遍,在旁边笑得很有内涵。

    印少臣看着她,忍不住用食指推了推的她的脑门:“小脑袋里想什么呢?”

    “我看书比较多嘛……还看过一些……嘿嘿嘿……”明希开始笑。

    “小黄书?”

    “也不算,扫黄打非嘛,我们都是意念流。”明希故作正经地回答。

    “所以你的脑洞才那么大吗?”

    “邵余有点受……”明希突然说。

    “闭嘴吧你。”

    “好的。”

    冯曼曼很快又发来了消息:明天一起去滑旱冰,就当是陪我散散心。

    明希想了想答应了:可以啊。

    印少臣又写了一道题,明希放下手机去看印少臣写的,接着说道:“你最近应该开始努力学习了吧?”

    “呃……”为什么这么说?

    明希努力回忆,印少臣好像是高中毕业了才停止装自己的纨绔,开始了正式杀回去的状态,大杀四方。

    目前的状态就是暗搓搓的学习,高考的时候一鸣惊人,突然考上了国内的重点大学,并没有出国留学。

    “你帮了我很多次,之后有什么问题问我就可以了,我可以偷偷给你补课,不会被其他人发现的。”明希这样表示,而且说得特别大义凛然。

    虽然原著里是唐梓岐帮印少臣……

    “好。”印少臣对着她微笑。

    他的眼睛里有星辰,却愿意为了她震撼星空。

    美得惊人。

    明希第二天一大早就收拾稳妥了,套着外套出了门就看到印少臣在门口等她。

    印少臣围着一个黑色的毛巾,白皙的脸颊配上漆黑的眸子,微微含笑地看着她,竟然有种暖男的感觉。

    甜文男主看着自己喜欢的人时,眼神撩得要命。

    “呃……”明希看着印少臣,模样有点尴尬。

    “不是去旱冰场吗?我们一起去。”印少臣坦然地说道。

    “骑摩托车?”她可是怕了那辆拉风不挡风的摩托车了。

    “不,坐车去,放心不是我开。”

    明希叹了一口气,冯曼曼住在邵余家里,肯定会约邵余去。

    邵余会叫上印少臣跟韩末一点也不奇怪。

    明希点了点头跟着印少臣上了车,小声嘟囔:“其实我不太会滑旱冰。”

    “我记得呢。”

    他们俩第一次见面就是在旱冰场。

    明希至今记得她当时丢人的样子。

    当时好像是邵余在跟人叫阵,她却横在了中间,她忍不住捂脸。

    到了旱冰场,她发现今天的人挺少的。

    换鞋的时候印少臣蹲在了她的身前,帮她穿上旱冰鞋:“上次我就想问你,为什么鞋带不能整理得规矩点?”

    印少臣有强迫症,鞋带都要整理得规规矩矩的,看不得明希白天弄不好,干脆自己动手给她整理。

    旱冰场的鞋子并不算新了,有点旧的鞋子,滑轮已经有点掉色了。

    她看着蹲在她身前单膝跪地的男孩子,突然察觉到了他的一丝帅气。

    被照顾的感觉还挺好的。

    “包场啊印少臣?”冯曼曼滑着走出来问印少臣。

    “免得被打扰。”印少臣回答。

    明希这才反应过来,她还以为是来得早才没人呢。

    冯曼曼走过来拍了拍印少臣的肩膀:“我突然觉得我好幸福,被一群青梅竹马照顾着,其实你不必为我做这些的!”

    “我是为了明希。”

    “哦……”冯曼曼立即颓了。

    “其实也不用为我做这些!”明希立即摆手。

    “不包场让别人看到你有多笨吗?”印少臣穿好自己的鞋子站起来,伸手拉着明希站起身来。

    “不会的人多了,谁会笑话我啊……”

    “对,所以我也怕那群人会撞到你让你受伤。”

    撩!

    你就撩吧!

    明希看向冯曼曼,想让冯曼曼教自己滑,然后就看到冯曼曼进来之后就开始了表演:“明希看我!”

    冯曼曼体育都很好。

    冯曼曼虽然学习不好,也不太聪明,但是体能非常好,打架厉害,体育优秀,像滑旱冰的一些高难度动作冯曼曼都能做出来。

    今天旱冰场人少,所以冯曼曼开始给明希表演。

    “好棒啊!”明希这个捧场王看着冯曼曼忍不住鼓掌。

    印少臣早就见怪不怪了,一直站在明希身边,手悬在明希的身边,没碰到她,却能在她要跌倒的时候立即扶住她。

    “我教你,把手给我。”印少臣对她说。

    “不用了,我自己扶栏杆也可以。”

    “上次来的时候不也让一个男生教你了?”

    “你一直在看我吗?”

    “对,你突然出现我当然盯着你。”

    明希拉住了印少臣的手:“男性朋友教教我吧。”

    拒绝有什么用呢?

    怪矫情的,之后印少臣还是会跟着她。

    印少臣笑了笑,接着拉住了明希的手认认真真地教。

    明希学得也挺认真的,照着印少臣说的做。

    因为明希走路不太顺利,两个人的手一直牵着,许久没有松开。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的地方泛着些许粉红,可见握得有多用力。

    “你自己滑一段试试。”印少臣松开明希。

    明希点了点头开始尝试自己滑,结果没两步就差点倒了。

    印少臣走过去扶着明希:“别着急慢慢来,渴了吗?我带你买饮料。”

    “我问问曼曼要不要。”

    旱冰场为了增加趣味性,还有很多个地形,拐一个弯是陡坡地段,冯曼曼都是在这里玩。

    印少臣扶着明希的状态,就像搀扶着一位腿脚不利索的老人,到了这里明希就走得更加困难了。

    靠近了,居然听到了冯曼曼跟邵余吵架的声音。

    “你凭什么管我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事儿的?”冯曼曼质问邵余。

    “是,我就是事儿,当初你如果告诉我你跟杨豪在一起,我肯定不会让你们俩处,你也不看看那货是个什么玩意!”

    “这次不一样,他是明希朋友,我问明希了,他人品还行。”

    “你动动脑子好不好?你在这边,他在江苏,以后高考了他考国内,你出国留学,你们俩灵魂交流吗?”

    冯曼曼觉得邵余有点烦:“我现在也没跟他谈恋爱啊,我就是跟他发发消息聊聊天怎么了?你用得着这么凶吗?”

    莫名其妙的,她发几条消息就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

    “你脑残!没事认识这些人干什么啊?”邵余干脆骂人了,且说得有点过分了。

    明希认识邵余这么久还没见过邵余生气,不由得有点慌,赶紧问印少臣:“要不要过去拉架啊?”

    结果她被印少臣拉着到了一边,两个人探头出去看,印少臣小声回答:“挺有意思的,我们再看看。”

    明希扶着柱子的边缘,只露出两个眼睛看着那边。

    印少臣就站在她的身后,看着明希的时候比看着那边还多,他总觉得她这样小心翼翼偷窥的模样还挺可爱的。

    “曼曼昨天才跟家里吵架,现在心情不好呢,肯定会跟邵余闹得很僵。”明希担心得不行。

    “你学习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情商这么低?”

    “情商跟智商不是一个概念,而且我怎么就情商低了?”

    “邵余肯定会挨揍,不过他也活该,谁让他乱吃醋的。”

    “吃醋?”明希惊讶地问,回头看向印少臣。

    两个人靠得很近,她扭过头,两个人的鼻尖蹭了一下。

    她的身体一僵。

    印少臣比她自然多了,只是微笑。

    她又探头去看,果然看到冯曼曼开始揍邵余了。

    冯曼曼挺虎的,邵余还是那种比较单薄的身材,被冯曼曼“小拳拳”锤胸口,身体都跟着乱晃,最后干脆被推倒了。

    邵余耍无赖,倒下之后直接盘腿坐在地面上不起来了,气呼呼的。

    冯曼曼蹲在他身前跟他说话,这次说的声音小,明希就听不清了。

    然后就看到邵余看着冯曼曼,也不知道冯曼曼说了什么让他的表情越来越难看,然后伸手拽着冯曼曼的衣襟让她过去,亲了冯曼曼的嘴唇。

    冯曼曼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躲,脚底的旱冰鞋一滑坐在了地面上,邵余不依不饶地爬起身来追过去吻她。

    不知为何,明希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看《还珠格格》。

    小燕子跟五阿哥骑马在草原上追逐奔跑,然后翻滚马下,好像就是这么亲的。

    明希看到这一幕吓了一跳,立即慌张得不行:“怎么办怎么办?!”

    印少臣看了看那边亲着的两个人,再看看比冯曼曼还紧张的明希忍不住问:“被亲的又不是你,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就是……就是偶像剧的情节发生在我面前?”

    “……”

    “我要不要去帮曼曼啊?”明希问印少臣。

    “站在我的角度我应该不会去帮,但是你可以去啊,我不拦你。”

    明希立即扭头往那边滑,想要去救冯曼曼。

    然而这边都是陡坡,明希没滑两步就“啪叽”倒在了地面上。

    那边的两个人被明希打断了,立即分开了。

    冯曼曼惊讶得不行,慌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看到明希都没回过神来。

    邵余则是沉着脸站起身来,走过来要扶明希起来,印少臣这个时候才出现,说道:“我扶就行了。”

    印少臣把明希扶起来,还有心情整理明希摔倒后乱糟糟的头发。

    明希偷偷看了一眼邵余,然后就看到冯曼曼滑了过来,推着邵余到一边问他:“你他妈到底什么意思啊?”

    “那不是喜欢渣男吗?那你别找别人了,找我吧。”

    “我……操?”

    明希看着那对,心情复杂。

    书里的反派跟男主强势围观男二号表白书中脑残女炮灰。

    崩了、崩了,感情线彻底崩了。

    明希坐在冯曼曼对面,看着冯曼曼发呆。

    再扭头,就看到印少臣坐在她身边死皮赖脸的不走。

    就在他们闹得正僵的功夫韩末过来了,嘻嘻哈哈地聊了半天没人搭理他,疑惑地看向邵余。

    平日里这个时候都是邵余解围的。

    没想到邵余反而更加沉默,眉头微蹙,也不知道是在担心他跟冯曼曼的关系,还是在担心自己的未来。

    毕竟冯曼曼这种性格跟处事风格,是他最害怕的那种女朋友。

    现在他主动招惹了。

    邵余刚刚一时冲动的时候挺猛的,现在开始纠结了,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冯曼曼了,然后带着韩末就走了。

    明希本来以为能跟冯曼曼说点闺蜜之间的话,没成想印少臣没跟哥们走,居然跟着她来了。

    现在他们三个坐在咖啡厅里各自点了东西,气氛有点尴尬。

    “你聊你们的。”印少臣注意到了明希的目光,十分淡定地说道。

    “大家都是好姐妹吗?”明希问她。

    “大家都是好兄弟。”

    冯曼曼突然叹了一口气:“唉,我这无法遮挡的魅力啊……”

    “你是怎么想的啊?”明希立即问她,心中八卦的心大盛。

    “他要是看上我了就追我呗,扭头走了算什么事儿啊?”冯曼曼越想越觉得邵余有点不对劲,他以前不是挺能撩妹的吗,这次做的这叫什么事啊?

    “因为看重你们的关系呗。”印少臣坐在一边回答道,“其他女生邵余不在乎,在一起就在一起了,分手了就分手了,你不一样。”

    冯曼曼跟明希是一个路子的,这方面都是新手,碰到问题就有点短路,于是问:“怎么就不一样了?”

    “你稍微动动脑子想一想好吗?你们俩都认识多少年了,这要是关系突然变化了,以后怎么相处?以后万一分手了,是不是就形同陌路了?都是共同的朋友,以后怎么相处?”

    “是……这样吗?”冯曼曼依旧没太懂的样子。

    “邵余交往最长的一个女朋友4个月,这么多个女朋友了从来没吃过醋,稍微有点不对劲的地方,或者有点腻了就分手了,今天还是头一次闹成这样。”印少臣继续说道。

    “他刚才是吃醋?”

    “你是白痴吗?”印少臣干脆开始骂人了。

    “不许骂人!就不能好好说话吗?”明希立即凶印少臣一句。

    印少臣看了明希一眼,没回答,却没再说什么了,也算是一种变相的听话了。

    冯曼曼有点溜号,都没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骂了。

    她愣了一会神,然后给邵余发消息。

    明希喝了一口卡布奇诺,又扭头看向印少臣:“你居然看得挺明白。”

    “我对我自己的心意也看得听明白的,就是之前纠结你身份的问题。”

    “那你觉得我是什么心意呢?是不是特别坚定?”明希问他。

    他笑了笑,凑到了明希耳边小声说:“我看出来你在动摇了。”

    明希立即摇头:“看得不准!”

    冯曼曼都没注意到两个人在“咬耳朵”,气急败坏地嘟囔:“不回我消息算怎么回事啊?我去他家里找他去。”

    说完真的整理东西去了。

    明希看着冯曼曼风风火火地走了,忍不住问印少臣:“你看冯曼曼是什么状态?”

    印少臣看着冯曼曼走忍不住笑,似乎觉得这一对挺有意思。

    到底是认识了十几年的朋友,突然在一起了印少臣也会为他们觉得开心。

    “她啊……邵余再不追她,她就要去追邵余了。”

    爱情啊。

    突如其来的怪东西。

    明明身经百战,自诩情场高手,甚至渣得有点无情,却突然在那个人的面前乱了阵脚。

    淡定从容不见了,云淡风轻是不可能的,变得生涩万分,像个愚蠢的新手。

    谁能解释得清楚呢?

    邵余自己都没想到吧,所以自乱阵脚,现在估计是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是冯曼曼注定不会让他冷静下来。

    胡闹啊!

    一起啊!

    躲起来算什么?

    印少臣翻看着菜单又给明希点了两份马卡龙。

    这里的马卡龙做得很有特点,中间夹着丰富的内陷,做得特别少女心,明希完全招架不住。

    不过好看是一回事,却不太好吃。

    明希对着马卡龙照了几张相片,然后用小叉子吃了两口就腻了。

    “好可惜啊……”她感叹。

    印少臣没办法,拿来叉子吃了起来。

    叉子是明希用过的,上面蔓延着马卡龙的甜,腻得印少臣蹙眉。

    喜欢是个什么东西呢?

    印少臣曾经冷漠矜持,还有点傲娇。

    现在呢,什么都不要了。

    脸都不要了就是缠着她,明明吃饭都不愿意跟其他人用同一个盘子的人,现在居然乐呵呵地用了明希用过的叉子。

    不能接吻,这样也挺好的。

    何然打开房间门,看到送餐员不由得一愣。

    唐梓岐看到何然也是一怔,不过还是很快反应过来,笑着说道:“祝您用餐愉快。”

    “兼职吗?”何然接过袋子的时候忍不住问她。

    “自己家的店。”唐梓岐整理了一下东西回答。

    何然拿出手机看了看后发现自己订的餐是商家负责配送。

    “你还挺多才多艺的?”何然感叹。

    “骑个电动车算什么多才多艺?”唐梓岐好笑地问。

    “我在补课,老师一会还要讲,你要不要来跟着听?”何然打开门让唐梓岐能看到在客厅的老师,接着问她。

    她迟疑了一下,回答:“可以啊。”

    何然订餐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并非高峰期,其实没有什么单子要送了,唐梓岐坦然地走进了何然的家里。

    何然家里就是搞房地产的,房子多,哪里都有,他也不一定会住在哪里。

    这个房子只有补课的时候会过来。

    唐梓岐进来后坐在了沙发上跟着听补习的老师讲课。

    这位老师也算是名师了,何然的妈妈用重金请过来的,强制何然来听课。

    讲课有一个人听还是两个人听老师倒是无所谓,继续讲完他要讲的内容就可以了。

    何然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听课的同时会偶尔看看自己的笔记本。

    何然身材纤细修长,皮肤白得有些病态,此时将外套往下脱了一些,露出半截红色的T恤来,整个人都是慵懒的,像在午后晒太阳的猫。

    唐梓岐看了看何然,不得不感叹这个少年的精致程度,接着认认真真听课。

    等老师讲完了就直接离开了,何然这个时候才拿出自己订的东西吃,也算是对老师的一种尊重。

    “期末考试你会放大招吗?”何然吃饭的时候问唐梓岐,似乎很期待唐梓岐之后的表现。

    “估计不会吧。”唐梓岐都不能确定自己会不会退步。

    “明希挺有意思的……”何然想起明希就想笑,对唐梓岐说了起来,“明明看起来性格挺软的,但是骨子里倒是有着自己的倔强。”

    “嗯,是啊。”唐梓岐敷衍地感叹,拿着手机对着小黑板上老师留下的上课文字拍了一张相片。

    “不过她也有自己的弱点,你对她出手她也许不会在意,甚至影响不大。但是对她在意的人,比如明月啊,冯曼曼啊,刘雪啊就会让她在意得不行。”

    唐梓岐将手机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扭头不解地看着他问:“你对我说这些做什么?”

    何然对着唐梓岐微笑,笑得人畜无害的:“我觉得你应该会对这些感兴趣。”

    唐梓岐抿着嘴唇看着他,有点不想招惹这个疯子,于是说道:“哦,我要回去了。”

    唐梓岐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何然再次对她说道:“加油别变丑了哦。”

    她的脚步一顿,回头看向何然。

    何然依旧在笑,那种纯天然无公害的微笑。

    他就是一个天生适合微笑的人,然而却笑得人胆战心惊,笑面狐狸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吧。

    唐梓岐走到门口关上门,心中已经能够确定了一些。

    系统:那个何然是怎么回事?

    系统也不是万能的,至少他就捉摸不透人心。

    唐梓岐:按照我的猜测分析,明希是真的知道我有系统的事情,还知道我会用一些道具,这很麻烦,我不能确定她是不是故意不让我完成任务,还需要在观察。至于何然,我也看不透他究竟在想什么,估计是一直在观察我以及我做的事情,猜到了一些什么。

    系统:这个人怎么有点可怕的感觉?

    唐梓岐走进电梯里,看着数字变化,忍不住轻蔑地一笑。

    唐梓岐:他估计是想要利用我达成一些目的,他的目标并不是我,而是对印少臣有敌意。

    系统:为什么呢,他跟印少臣之间有什么过节吗?

    唐梓岐:无所谓,我不在意这些,这个人如果突然去追明希估计也是针对印少臣,不是真心的。

    这种人还是少些来往吧。

    何然在这个阶段觉得唐梓岐非常有意思,可以利用。

    如果哪天唐梓岐因为任务无法完成黯然失色了,说不定就会对她彻底失去兴趣。

    这种冷眼旁观不够还非得进去搅和两下的人,唐梓岐十分厌恶。

    她在明希的身上留下了两种道具,只有一个被消除了,不知道另外一个道具会带来什么效果。

    她还真是有点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