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56章 甜甜

第56章 甜甜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56章 甜甜

    周五考完最后一科,嘉华国际学校的学生们就可以收拾行李放学了。

    明希这周打算把月牙带回去,学校寝室最近的温度不稳定,她怕月牙在寝室里其他朋友照顾得不周到。

    她背着月牙,还要拎着自己的行李箱,行李箱上还挂着一个背包装着给印少臣复习的材料,这个造型走出去没几步就觉得累得不行了。

    印少臣快步走到了明希的身边拿走了行李箱帮她拽着,同时还在问:“你怎么每周都带个行李箱?”

    “寝室里没地方晾衣服,上次在公共区域晾衣服还被别人拿错了一次,我就带回去把这周的衣服洗了。”明希回答。

    印少臣拎着掂量了一下,随口应了一声。

    “你们都怎么洗衣服?”明希扭头问他。

    “我的寝室有洗衣机还有烘干机,都不是体积大的。”

    “我也想买。”

    “嗯,好,星期一送你的寝室去。”

    明希想了想才意识到,印少臣这是打算给她买了。

    “不用,我给你钱。”明希最不愿意欠人情了。

    “无所谓,亲一下就行。”

    “不要,你都考不过我……”

    又来了。

    印少臣特别无奈地笑了笑。

    “最近你不要来我家哦,我家门口的势力范围都不要出现,我父母回来了。”明希立即去提醒印少臣。

    “为什么?”他忍不住问。

    “我妈本来就想让我回江苏,要是看到我和一个男生走得很近一准直接带我走了。”

    印少臣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跟着点了点头:“如果我不能去接你,你晚上不要出门。”

    “嗯,好。”

    “周末也不能出来吗?”

    “可以,我去855给你补课。”

    “好。”印少臣微笑着回答。

    “我还叫了曼曼跟刘雪一起过来,估计曼曼会叫邵余、韩末一起。”

    “他们几个也来?”印少臣的笑容瞬间收了回去,嫌弃得毫不遮掩。

    “对呀!怎么了?”

    他想要二人世界,但是他不能说。

    两个人正在走,明希就接到了明月的电话:“你跟印少臣分开,你爸开车来接的。”

    明希立即从印少臣手里抢过行李箱:“我爸来了,你别跟过来,离我远点听到没有?”

    说完就拉着行李箱快速往校门口走。

    印少臣站在原处有点不爽,他还没成男朋友呢就要躲着明希的家长了。

    嘉华国际学校每到周五,周边必然堵车。

    先来的车距离校门口近,但是开不出去。

    在外围的车需要走的距离远,一时半会也开不走,所以需要僵持一阵子。

    印少臣慢悠悠地走出学校,走了一段就看到了明希跟明月。

    明梵就算到了中年也是一个帅大叔,明希大半基因都遗传至明梵,那种有些混血儿的深邃轮廓,还有高高的个子。

    明梵到如今还在坚持健身,身材不错,衣品也好,帮明希拿行李的时候都格外引人注目。

    印少臣路过的时候明希注意到了,快速地躲开了目光,都不敢去看印少臣。

    印少臣倒是装成路人的样子多看了明梵一眼,然后往后走了过去。

    明希趁明梵不注意才敢看印少臣的背影几眼,结果印少臣突然回头,抓住了她偷看的现行,吓得她赶紧躲闪了目光。

    打开车门上车的时候,她还忍不住笑。

    是那种发自内心,甜到骨子里的笑。

    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只是在人群里跟他对视一眼都会觉得格外满足。

    “怎么突然养猫了?”明梵问明希。

    “学校里的流浪猫,捡到它的时候它被雨淋了好久,我觉得可怜就收养了。”

    “你妈妈不太喜欢猫。”

    “不喜欢吗?”明希疑惑地问。

    其实她跟这对父母真的不是很熟,两个人都是事业型,不然也不会打拼出这样的事业来。

    家里有矿只是基础,还会开展其他的产业,努力脱离“土豪”这种称号。

    他们家里从来不养宠物,她倒是不清楚。

    “对。”明梵回答。

    “我……就带回去一天,之后我就送到同学家里去。”

    “嗯,能送就送过去吧,你也不是细心的人,养猫不太合适,你还是专心学习吧。”明梵说完开始询问明月最近的状况。

    明希在一边旁听,紧接着就收到了印少臣发来的消息。

    印少臣:只是在人群里多看了你一眼,我现在就焦躁得想跟着你家的车跑。

    明希:明天我就去给你补课,而且我家里的人不太喜欢猫,得把月牙送到你那里去。

    印少臣:可以把它的毛全部剃掉吗?

    明希:不可以。

    印少臣:你送过来吧……

    明希:很为难?

    明希觉得自己像是病了,居然一瞬间想起来书里印少臣是心甘情愿收养猫咪的,对猫咪也特别好。

    可是印少臣现在怎么不情不愿的呢?

    不不不,不能对比,一对比就证明心里开始出现问题了。

    她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情,等待印少臣的回复。

    印少臣:不是,刚才想得有点多。

    明希:在想什么。

    印少臣:我每天抱着你每天抱着的猫咪,是不是就好像我们每天都在互相拥抱一样。

    明希:?

    明希:侬脑子放清桑迪好伐?.jpg

    到了家里,明希将行李箱安排好,偷偷将月牙带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才下楼跟沈雯叙旧。

    沈雯依旧是例行公事地问明希的学习。

    “这次月考怎么样?”沈雯拉着明希的手问。

    “感觉挺好的,估计还能考第一吧。”

    “嘉华的第一含金量,也不知道有没有江苏那边的第一含金量高……”沈雯嘟囔了一句。

    明梵就不愿意听这种话,在旁边把东西往茶几上重重一放作为警告。

    明月一见这种场面都不愿意在旁边跟着坐着,直接起身上了楼。

    这个时候不得不感叹明月这种性格真好,明希还要留在这里做乖宝宝,调和父母之间的关系。

    吃完晚饭明希的心都累了,她回到房间里就开始帮月牙梳理绒毛。

    “你先去另外一个主人那里住两天,回学校就可以留在我身边了。那个主人不喜欢猫毛,我们就梳理干净。”明希一边小声嘟囔,一边认认真真地梳理。

    这个时候手机震动了一下,她立即放下了月牙扑向手机。

    看到是印少臣发来的消息,她立即捧着手机在床上滚了一圈,强行忍住笑意后才仔细看了看印少臣发的内容。

    印少臣:我给月牙单独收拾出来了一个房间。

    印少臣:[图片]

    明希点开图片,发现房间里居然都是猫咪用的东西,猫爬架就占了一面墙。

    就连猫咪的玩具都堆放在了一边,被整理得规规矩矩的。

    明希:哪来的猫咪的东西?

    印少臣:刚才去买的。

    明希:好迅速,房间是哪个房间啊?

    印少臣:三楼其实还有一个书房,我基本不用就给收拾出来了。

    明希:超棒唉!

    印少臣:准备得匆忙,凑合吧。

    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印少臣就是这样,嘴上拒绝得干净利落,紧接着私底下就开始准备东西,张罗得热火朝天的。

    之后发来图片求夸奖,还要一副我只是随便弄弄而已,不用这么夸张的样子。

    了解了之后,就发现他有那么点可爱。

    第二天一早,明希就背着装月牙的背包,拎着自己的书包往楼下去。

    去印少臣那边她完全不用在意吃不吃早饭,印少臣会给她喂得饱饱的。

    正要出门的时候她碰到了明梵,明梵正在客厅里收拾东西。

    “要去哪里?”明梵问她。

    “我要去同学那里一起写作业。”明希回答。

    “你有空的时候也帮明月补习一下功课,她的成绩不是太好,你做姐姐的得多帮帮忙,你们姐妹俩以后都得互相照应。”

    “嗯,我知道了。”

    明希回答完走出了别墅,然后快步朝855走。

    之前想起印少臣,她甚至不敢出超市的门,现在居然会这么兴奋地往855走去找他,她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到了855之后,老远就看到印少臣在门口徘徊。

    “在等我吗?”明希问他。

    “哦,想去超市,碰巧吧……”印少臣朝她走了过来,了拎走了她手里的包。

    “你要买什么?”

    “你们过来,我准备随便买点零食。”印少臣回答得特别正经,明明轰趴馆里很多零食都堆放在那里,再不吃都要过期了……

    “我们一起去吧。”

    两个人进入超市,戴眼镜的收银员看到他们俩就对着他们微笑。

    明希甚至觉得这个收银员都是见证他们俩关系变化的围观群众之一。

    两个人在超市里选完了东西,一起去结账的时候,印少臣依旧是说:“855记账。”

    “好的。”

    走出去的时候明希还忍不住问:“印大少爷也是赊账的吗?”

    “超市跟855是一个老板,我跟他都是月结。”

    “哦……”又是她孤陋寡闻了。

    到了轰趴馆里,明希主动整理好了餐桌。

    等其余几个人都到了之后,明希让他们都坐在餐桌前,特别认真地对他们说:“我决定了,我要在假期给你们几个补课,我昨天晚上连夜给你们出了一套题。我今天回去后会问问明月的意思,也可以给她补课。”

    冯曼曼都愣了:“补……补课?”

    “对呀,你也不能总被后母他们说你呀!”

    邵余看着题都蒙了:“可是我没有后母,我们家的家产也不需要努力学习才能继承。”

    “可是你要陪曼曼啊!”明希回答。

    “呃……”邵余都不敢跟冯曼曼对视了,好吧,明希说得有道理。

    “我呢?”韩末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看起来比以前聪明了,都有资格认真学习了吗?”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你说是不是?”明希继续劝说。

    印少臣坐在一边看着卷子点了点头:“对,我们应该学习。”

    其余的人一起看向印少臣,一副你哄媳妇别带上我们的表情,看到印少臣拿笔做题了,他们也跟着硬着头皮做题。

    或许从他们认识之初,就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们会在非上课、考试的时间,坐在一起学习。

    还不是补作业!

    除了印少臣外,其他几个人都答得抓耳挠腮的。

    写了一会题韩末就崩溃了:“我不认识它们,它们不认识我,我们两看生厌,打算就此和平分手。”说完就起身往外走,“我去打会台球。”

    “我也去我也去!”刘雪跟着就跑了出去,估计也是看不下去题。

    冯曼曼倒是被明希的话刺激到了,看着题认认真真地写了几道,然而自己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明希坐在印少臣身边讲知识点的时候,冯曼曼就拉着邵余坐在对面比用抬头纹夹笔谁时间更久。

    比来比去,两个都长得不错的人愣是挤眉弄眼成了谐星的模样。

    明希给印少臣讲完去看他们俩的卷子,然后忍不住叹气:“你们的水平比印少臣还差一些,我得从最简单的开始给你们补。”

    冯曼曼立即懂事地摇了摇头:“不用,我要是坐在这里继续打扰你们,估计印少臣会把我瞪死。我如果真想认真学习,很可以自己找家教没必要麻烦你,我做完题就是觉得你出题辛苦了,不能让你白出了。”

    “曼曼,我就是想让你好,让别人都没有理由说你。”明希被冯曼曼说得有点感动。

    冯曼曼点头:“我都知道,行,之后我就开始努力好好学习,不过这周就先算了,等年后我开始努力。”

    说完她跟邵余两个人也打算出去玩了。

    明希跟印少臣坐在餐厅里,明希拿着另外四个人的考卷看了看,有种想要使劲却不知怎么使的感觉。

    印少臣对她说道:“过来教我吧。”

    明希点了点头,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来了她连夜定制的印少臣独家补课方案出来,放在了印少臣面前:“首先,你先把这些看完,不懂的问我。”

    “哦……”

    明希说完也出去玩了,最后只有印少臣一个人留在餐厅里发呆。

    她出去的时候另外几个人正在玩台球,明希走过去围观,听到韩末叫嚣:“小学同学,学习我们比不过你,但是台球我肯定能赢你。”

    明希摇了摇头:“这可不一定。”

    说完她拿起台球杆开始跟韩末比打球,几杆后韩末就不说话了。

    “其实就是简单的入射角跟反射角的问题……”明希开始絮絮叨叨地跟他们讲解,一边说话,一边完虐韩末,让韩末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学习比不过学神,不务正业方面居然也比不过学神,跟谁说理去?

    月牙突然跳上台球桌,对着明希“喵”了一声。

    印少臣走过来抱走了月牙:“我带它去它的新家看看。”

    “嗯,好,我也想看看那些玩具呢!”明希将球杆递给了刘雪。

    冯曼曼跟邵余对视了一眼,紧接着就跟他们道别了:“我走了,打扰你们小两口了。”

    “没有打扰,我叫你来的。”明希赶紧拦住。

    “我被印少臣瞪一上午了,瞪得我特别不自在……”冯曼曼说完,拎着自己的包拽着邵余赶紧跑了。

    韩末走的时候还傻乎乎地问:“啥?印少瞪我们了?他平时就这么看我们啊。”

    明希看着这群人浩浩荡荡地来,又浩浩荡荡地离开,最后扭头看向印少臣。

    印少臣抱着月牙对她用下巴示意:“上楼吧。”

    “哦……”

    月牙到了新房间后似乎对它的新玩具都不感兴趣,唯一喜欢的是……一个纸袋子。

    这个纸袋子里面放了几个棉花团玩具,它将玩具弄出去,接着开始钻进袋子里玩。

    印少臣看着月牙这么无视他精心挑选的东西,独独宠幸纸袋子一个,表情有着肉眼可见的失落。

    明希拍了拍印少臣的肩膀:“我觉得这个房间还是很可爱的。”

    “哦……”印少臣声音低沉地回答。

    明希主动抱了抱印少臣:“抱抱你,不失落,乖。”

    印少臣听着她哄孩子的语气忍不住笑了起来,点了点头后对她说:“我觉得月牙指甲有点长了,我们给它弄一下指甲吧,我买了工具。”

    他们俩坐在小房间里,凑在一起拿着平板电脑查询给猫咪修剪指甲的视频,看着教学视频,还提起月牙的小爪子研究。

    明希甚至还总结了教学的笔记,这才决定对月牙下手。

    正式开始行动后,明希负责抱着月牙,印少臣负责修剪指甲。

    剪了第一个指甲后月牙开始疯狂大叫,吓了明希一跳,立即把月牙抱得紧紧的,还踹了印少臣一脚:“你轻一点。”

    印少臣都无奈了:“这货是个戏精,你看着。”

    印少臣凑到了月牙旁边,装模作样地剪了他自己的指甲,都没碰月牙一下,月牙也在同时开始尖叫。

    他又捏起月牙的爪子给明希看:“你看,我弄错了吗?”

    明希仔细看了看后知道自己错怪印少臣了,小声跟他道歉:“抱歉,我错怪你了,它叫得太惨烈了。”

    “唉,为什么不相信我呢?”印少臣无奈地看着她。

    “当时它确实叫得厉害啊,这就跟教孩子似的,初期都会有点小矛盾,我估计我们俩到时候也会因为孩子的问题吵架的。”

    印少臣一听就精神了,凑到了明希身边眼睛弯成了小月牙,笑得狡黠:“怎么,你想给我生孩子啊?”

    明希立即意识到自己顺嘴说错话了,赶紧摇头:“我就是打一个比方。”

    印少臣笑得颇为得意,不过还是顺着这个话题说了下去:“我们还是别要孩子了,我不喜欢孩子,我也不想你生孩子,觉得生活无趣就养猫吧。”

    “我其实没想过那么多……”

    “嗯,我懂。”印少臣回答的时候还在笑,就好像一把锋利的匕首突然被磨平了一般,温柔万分。

    明希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还没同意做对方的女朋友了,就想跟他生孩子的问题了,立即羞得不行。

    两个人继续帮月牙修剪指甲,全程看着月牙精湛的表演,就好像真的被修剪坏了似的。

    等修剪完了放开月牙,月牙又复活了,开始在猫爬架上来回穿梭,印少臣终于被治愈了一些。

    “让它玩一会吧,我们去补习,今天我要给你补两科……”她说着就起身准备出去,结果被印少臣突兀地抱进怀里。

    他抱着她的腰,让她的身体坐在了他的腿上,刚坐下他就忍不住感叹:“你真的好大只啊……”

    “……”彻底拒绝这货吧,直接死刑吧,恐怕没办法在一起了,“你突然抱我干吗?”

    “我需要充电。”印少臣将额头抵在明希的后背,抱着明希都觉得特别满足,“抱着你就好开心啊。”

    明希安静下来,低下头就能看到腰间的手臂并没有推开。

    “明希,你喜欢我吗?”印少臣问她。

    “一点点。”

    “我好喜欢你啊……”

    “哦。”

    “超级喜欢。”

    明希坐在印少臣的怀里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有些小得意。

    不过还是很快推开印少臣的手:“别想偷懒,我们要赶紧补习,你不能送我回去我只能在天黑之前离开,最近天黑得多早你知道吗?”

    印少臣被她拽起来,两个人一起去了楼下餐厅,那是这个轰趴馆唯一适合学习的地方。

    谁能想到会有人在轰趴馆内聚众学习呢?

    明希坐在印少臣的身边,凑到了他面前给他讲题。

    设备有些简陋,两个人只能用本子写东西,明希的字体还有些小,印少臣需要凑近了才能看清。

    “好麻烦……”印少臣有点不爽,让明希往前坐一点,然后他跟明希坐在同一张椅子上,让她坐在他的怀里,为了让两个人的高度一致他只能叉着腿。

    他抱着她的腰,将下巴搭在明希的肩膀上低声说:“你继续。”

    这个姿势,印少臣说话的时候声音就在她的耳边环绕,就好像在被窝里偷听午夜男主播的广播,说的是什么都没注意到,全程都在注意这种美妙的声音。

    明希有点不自在,僵直着身子继续讲题。

    印少臣也不知有没有在听,她问道:“你听进去了吗?”

    “嗯。”

    “刚才我讲了什么?”她问。

    印少臣还算争气,将她讲的内容全部复述了一遍。

    她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

    “你身上好香啊。”印少臣依旧嗅到半天了。

    明希用手扇风:“闻,这都是金钱的味道。”

    他跟着轻笑:“明希,我虽然不想你生孩子,却想跟你做能生孩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