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61章 真相

第61章 真相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61章 真相

    明希突然后悔叫印少臣一起来看视频了。

    看了一会她就不看了,关了视频干脆锁屏,用手指敲击桌面:“没意思,不看了。”

    “嗯,确实没意思,你就当去参加玩吧。”印少臣也没爆发,只是语气不大好而已。

    “好。”她暗暗松了一口气。

    在明希看来,这就跟参加诗朗诵比赛似的,都是鼓励学生的一些比赛。

    学生时代没得过几个奖状,就好像没做过好学生似的。

    明希参加的已经很少了,家里大多希望她自由,所以这次比赛就当是去玩玩就好,她自己也没有什么压力。

    然而晚上就有点不对劲了。

    刘雪那边聚了一群人看刘雪的手机,那些人还时不时扭头看向他们,弄得明希颇为不自在。

    她探头看了看冯曼曼,想要观察一下。

    刘雪是一个沉不住气的人,有事就要八卦出来,明希猜测刘雪很快就会告诉冯曼曼,结果连冯曼曼都没说。

    到了晚自习结束后放学,刘雪都没宣布什么事情。

    难道只是她多想了?

    她回到寝室写作业的功夫收到了微信消息:嘻嘻,你参加电视节目了?

    明希:对啊。

    哈加元:还传出了国民初恋CP出来,带着整个节目逆袭了?

    明希:?

    哈加元:你没看热搜吗?现在都跑到热搜第一了,长得好看还是学霸还有CP感,火的不得了。气得海星都报名参加了,不过他看的书不多,估计进不去决赛,这个你可以放心。

    明希吓得赶紧拿出手机打开微博看。

    她总觉得书里的世界明星也大多是书里虚构的,没什么看头,她也没什么兴趣。

    外加她也不太关注书里的“国家大事”,微博什么的真的很少用。

    打开看到热搜第一,点开微博看就觉得头晕。

    看了这个节目的人看到了她跟5中男生的视频后,截取了几张截图,还给加了滤镜发了微博。

    配的文字是:看个竞赛节目都看出了恋爱的感觉来,果然是我这个老阿姨寂寞太久了吗?他们俩真的好配啊,学霸+盛世美颜+暧昧流动,妥妥就是我心目中的初恋的样子。

    本来只是圈地自萌,没想到被转发的次数多了,莫名其妙的就红了。

    这个微博有了热度后,那些见风就跟的媒体微博也跟着转发了这条微博,让这个扑街扑到没有广告位的节目突然就火了。

    很多慕名而来的观众看了这个节目后,觉得还不错,就真的跟着看了起来。

    节目有了点击率,终于在视频APP首页有了大图的位置,也是蹭热搜的热度。

    有了这个位置的广告位后,封面还特别骚,专门放了5中男生看她的画面。

    仔细看知道是竞赛节目,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偶像剧呢,帅哥美女的组合很吸引眼球。

    节目组自己都没想到,他们因为一个小决定,把明希放在了第一期居然莫名其妙的火了?

    节目组:火了?

    参赛的学生:我们成陪衬了?

    明希:哪里有CP感了?看她几眼怎么了?还不许别人看她了?

    明希参加了一个正经的节目,现在还没成年呢,居然莫名其妙的传出了绯闻出来。

    她正懵着呢,就收到了关翊涵的临时消息:你自己营销上去的?

    明希:不是啊……

    关翊涵:不是骂我的热搜都得公司运作,你怎么自己就上去了?

    明希:我也不知道,还是别人告诉我的我才知道。

    关翊涵:果然是能靠脸吃饭的人,需要帮忙撤热搜吗?

    明希:能撤吗?怎么操作?

    关翊涵:能啊,你告诉印少臣,3分钟全没你信不信?

    明希现在算是明白刘雪为什么不说了,印少臣要是看到她跟别的男生传国民CP,肯定得生气。

    为了防止印少臣冲动,也不想印少臣是从他们这里知道生气的,他们干脆不说了。

    冯曼曼听说过印少臣发起疯来的样子,她没见过,但是刘雪他们都知道。

    明希想了想后也觉得别告诉印少臣了,没必要。

    明希:没必要惹他不高兴,你告诉我怎么做吧。

    关翊涵:我让我助理联系你,热搜撤掉还算容易,但是你想让所有发微博的人删微博就不容易了,毕竟内容都没什么不妥的,强制删除都难。有些联系不上的媒体号只能私信,他们的私信每天成百上千,被忽略的可能性很大,我们也只能尽可能的删掉一些。

    明希:好,十分感谢。

    关翊涵:你就不能主动加我好友?这么聊天你不别扭吗?

    明希突然觉得关翊涵也挺有意思的了,立即加了关翊涵的好友,还加了微信。

    跟当红艺人成为了好友,这种感觉还是史无前例的。

    关翊涵:我刚从风口浪尖上下来,你就冲上去了,咱俩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了是不是?姐妹,你是在帮我解围吗?

    明希:我是躺着也中枪。

    关翊涵:那些十八线估计还得羡慕你呢,眼巴巴的等机会等不到,你自己上去了吧还得花钱撤下来。

    明希转账的时候都有点肉疼。

    她想到撤热搜有可能很贵,但是没想到居然要过百万,有那么一瞬间她就想干脆让热搜自生自灭去吧,过几天就没有热度了。

    就算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飞来横祸就价值百万,拿这笔钱干点什么不好?

    可是再仔细想想,再这样下去她之后都会很尴尬,还是花了钱。

    关翊涵的助理有些门道,没到3分钟热搜就不见了。

    明希再去看一看,就发现发布跟她相关的微博也少了一些。

    不过这些就无所谓了,别出现在热门里,热度慢慢降下去就好了。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都没心情写作业了,躺在床上睡觉。

    似乎是因为心情不好,这一次的睡眠质量也不高。

    她再次进入了梦魇的状态。

    在梦里一切都那么真实,她身处别墅区,然而行为举止却不是她的风格。

    她拿着手机给印少臣打电话,没多久后她就被印少臣拖入了黑名单,根本打不过去。

    她气得骂人,什么话脏她骂什么。

    在梦里事情变得莫名其妙,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暴躁,印少臣为什么不理她。

    后来她渐渐地融入才发现,她在这个梦里在追求印少臣。

    而此时的她是前主,那个真正的反派。

    也是夜里,她跑到了印家的别墅疯狂地按门铃、敲门。

    门从里面打开了,印少臣打开门厌烦地看着她,说出无情的话来:“明希,你够了没,你知不知道你很烦?”

    “因为何然吗?”

    “关他什么事?”印少臣蹙着眉厌恶地问。

    “何然是你三叔的私生子,跟你也算是兄弟,你觉得我追过何然你这边别扭,所以不愿意跟我在一起是吗?”她咄咄逼人地问。

    印少臣的表情变得很难看,因为意识到明希居然调查他家里的事情。

    就连何然的身份都调查出来了。

    不过他还是否定了:“不,我只的单纯的不喜欢你。”

    “我配不上你吗?你应该知道我家里的实力,如果我跟你在一起,你想回印家都会方便很多,我自己的零花钱就能给你投资很多。”

    “我不喜欢你,是因为你的尖酸刻薄,三班的那个女生只是喜欢我,都没跟我说过话,你至于拽着她的头发进厕所里,将她的脸按进马桶里冲水?”

    “我只是想让她清醒一点,好吧,我承认我偏激了,你别生气好不好,我以后不做这样的事情了。”明希的态度很无奈,好像这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她根本没在意。

    三班那个女生转学了?听说还抑郁症了?

    太玻璃心了吧?

    为什么要那么做,因为觉得她看印少臣的时候眼神很恶心,明希很来气。

    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大惊小怪。

    “你背地里做得事情还少吗?非要我一件一件地说出来?我最不喜欢你这种心思恶毒的人。”印少臣对明希的厌恶简直到了极致,犹如看到了一条毒蛇在对他吐蛇信子,他还要继续忍耐。

    “我改行吗?”明希依旧说得信誓旦旦,完全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道德败坏怎么改,娘胎里生的。”

    明希忍不住冷笑:“对,在你的心里我就是作恶多端,我从没做过一件好事。”

    “我不想跟你说话了,你回去吧。”

    “印少臣!我做这些为了什么你不知道吗?!”见印少臣要关门明希气得去推门,可惜还是被印少臣关在了门外。

    “我哪点配不上你了!长相家庭都很好了!”

    然而印少臣完全不理,门内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在门口又砸了一会门,疯狂按门铃,都得不到回应。

    明希气得不行扭头往回走,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骂印少臣傻逼。

    走一段路觉得不对劲,回头看并未看到人,她继续走了几步就有人到了她身边用手帕捂她的嘴。

    是那个保安!

    前主也遇到过那个保安!

    明希是一个经常打架的人,很快挣脱开了,还特别不怕死地去攻击那个保安,想要收拾他一顿。

    结果真正交手后发现对方居然是一个练家子,自己恐怕不是对手,尤其是对方还拿出了电棍来。

    明希终于有点慌了。

    她现在的位置距离印少臣家里比较近,她下意识地往印少臣家里跑去求救。

    然而她到了印少臣家门口无论如何求救、砸门、按门铃都没有人理。

    保安看到明希跑到了别人家里其实已经有些退缩了,但是看到里面没有人理她,又壮着胆子过来了。

    明希没能挣扎过,被拖走了……

    她努力挣扎,却还是被那个猥琐的男人碰了好几下,她觉得特别恶心。

    挣扎间她抢走了保安的电棍,狠狠地电了那个人,惊慌失措地起身的时候保安取出刀来划了她的腿,大腿外侧一直到膝盖的位置皮开肉绽。

    她疼得尖叫,简直不是人能发出来的声音,可见究竟有多疼。

    她发了疯地疯狂电那个人,也不管那个人是晕过去了还是死了。

    好在,终于有人来救她了。

    后来她的大腿上缝了很多针留了疤痕,永久的,医美不掉。

    她在这一瞬间醒了过来。

    明明一身的鸡皮疙瘩,抬起手来却摸到了额头的冷汗。

    后面的事情明希不敢仔细去想,她自己也是一个女孩子,知道对于一个爱美的女生来说,那种伤疤究竟有多让人崩溃。

    她坐在床上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试图安慰自己,这只是一个梦,她有可能只是疲惫了才会做这样荒唐的梦。

    只是一个噩梦而已。

    她走下床去喝了一口水,拧上盖子将瓶子放回去,她看到小夜灯的时间显示是凌晨四点多。

    重新坐在书桌前将作业全部写完,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冷静下来。

    接着她发消息给印少臣:醒了后能跟我聊聊天吗?

    让她意外的是消息很快就回复了,不过是语音消息:“怎么了?”

    声音很含糊,估计是被提示音的声音吵醒了,看到是她发来的迷迷糊糊地回了一条语音消息。

    明希:你继续睡吧,不是什么急事。

    印少臣:没事,已经醒了,怎么了,失眠了吗?

    明希:何然是你三叔的私生子吗?

    她首先问了这个问题,这是梦里出现过的信息,她想要确认一下是否真实。

    印少臣:你怎么知道的?

    明希看到这条消息心立刻沉了下去。

    是真的……

    明希: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她发现她发出这行字的时候手都在微微发抖,努力让自己镇定,才能够冷静下来。

    印少臣:你出现后发生的难以置信的事情多了,我都信了啊。

    明希干脆给印少臣拨通了一个语音电话。

    印少臣很快接通了,话筒里传来印少臣好听得如同电台男主播的声音,在寂静的寝室里响起,有着安抚人心的作用。

    他说:“坏姐姐。”

    “我做了一个噩梦。”

    “嗯嗯,别信那些梦,都是假的。”印少臣在电话那边轻笑了一声,开始安抚明希。

    “可是这个梦是真的,何然的身份就是在梦里知道的。”

    语音电话那边的印少臣停顿了片刻,这才沉着声音问:“你梦到什么了?”

    明希用有些发抖的声音,将自己梦的内容全部告诉了印少臣,印少臣听完就沉默了。

    明希想要再次确认:“在你重生前这件事情发生过吗?”

    “发生过,但是我根本不知道后来的事情,我以为她只是在闹。而且在家里其实听不到她的求助声,房子里的手机信号都不太好……我……我不知道……”

    “可是上次你救了我啊!”

    “上次我也没有听到求助的声音,那天我刚巧在家,在窗口看到你路过,所以一直在看你,刚巧看到了那一幕才会去救你。”

    明希的心里突然特别难受。

    她终于知道前主为什么那么恨印少臣了,本来就是一个脾气不好的人,生性暴虐,自然会恨上见死不救的印少臣,就连害得她必须来这边的明月也彻底恨上了。

    还有明梵,书中明梵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她懂了前主的恨。

    她突然觉得这本书的番外一定都非常恶心,为什么要设定出来这样让人难受的情节来?

    “我突然明白她为什么要那么执着地针对你们了,我理解她的行为,不过……不认可她后来做的坏事。我现在的心里很难受……”

    “对不起。”

    “不该对我说啊。”

    “我现在脑子也很乱,我从未想过害她,我当时只是想要干脆地拒绝她而已。如果我真的知道不会不去帮忙的,就算是我很讨厌她。”

    她也知道,如果印少臣真的知道不会不去帮忙。

    她也相信印少臣说的都是真的。

    但是心中的难受她控制不住,她甚至有点心疼这个反派了。

    之前她好奇前主恨印少臣的原因。

    现在突然觉得真不如不知道。

    “嗯,这都是安排,我都懂。”明希叹了一口气,“我只是觉得应该告诉你,让你知道她恨你的真相,这样你的恨能不能少一点呢?算了,我又圣母了,不能要求你什么,你应该知道真相,呃……有点语无伦次。”

    “我明白你的意思。”印少臣声音低沉地回答,甚至声音都有点沙哑了。

    “好了,我挂了。”

    “需要我去陪你吗?”

    “别来。”

    两边都沉默了下来。

    明希想了想后说了一句“拜拜”就挂断了电话。

    她看着书桌前的灯发呆。

    她现在开始想,她没有穿书进来之前都只是一段文字,这个世界是没有色彩的。

    一段文字过去,作者一个随意的安排,不要太在意。

    现在要做的是骂作者脑子有坑,其他的都不用在意。

    这个时候她收到了印少臣的消息:你会怪我吗?

    明希:怎么说呢,我只是占了别人身体的人,没有真的经历那种皮开肉绽的痛,说什么都像风凉话一样。

    印少臣:我现在很自责,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明希:你能怎么办,给自己的腿上也留下那么长的疤痕吗?你在重生前已经付出更沉重的代价了。

    印少臣:我明明恨得理直气壮的,现在……我也有点心情复杂。

    明希:我觉得我们俩都会失眠。

    印少臣:就直接起床吧,我想去见见你,总觉得一直看着你才会心里踏实。

    明希:为什么我有点想回避你呢?

    印少臣:那我让冯曼曼去陪陪你?

    明希:不至于,你帮我请个假吧,我想在寝室里偷个懒,今天就不去上课了。

    印少臣:好,早上想吃什么?

    明希:不用了,我寝室里有零食,而且买了好多泡面。

    明希坐在书桌前写完了自己的作业,觉得无聊又看了一会李白跟基友……不,跟好友的爱恨情仇。

    看完了全本之后看一眼时间,上午十点钟。

    她又重新躺在床上,戴上了眼罩跟耳塞试图睡觉。

    她也不明白自己在矫情个什么劲,就是觉得自己应该独自过度这份心情。

    不应该因为自己心情不好,人感染到其他人。

    快乐是可以拿来分享的,难过是要自己承受的,这是明希自己的准则。

    等这股劲过去了就好了,调整一段时间就好了。

    躺了一会后突然有人来敲她房间的门,她立即坐起身来到门口问:“谁啊?”

    “我,你的班主任。”

    明希听到黄花的声音立即打开门,黄花走进来关心地看着明希:“宝贝,我听说你身体不太好特意来看看,怎么样啊?好点了没?”

    明希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难道告诉黄花只是自己心情不好?

    “好多了。”明希弱弱地回答。

    “我给你带了点这个红糖生姜的……是同办公室的老师分享给我的方法。”

    明希已经猜出了印少臣帮她请假的理由,然而她是一个从来不会痛经的人,还从未喝过这些东西。

    “谢谢老师。”明希立即感谢。

    黄花坐了一会又给了明希一张卡:“这个是学校图书馆的卡,学校给你们开了绿灯,你可以随时去图书馆,刷卡就能进去,随意借书,算是给你们参加比赛的一个特殊便利了。”

    明希的眼睛立即亮了:“这么棒啊!”

    “对,就算图书馆关了你们也可以去,通宵都可以,不过这点我不推荐。”

    “嗯嗯,能有这个卡就很开心了!”明希想到了什么后问,“是不是唐梓岐也有?”

    “对啊,你们两个人。”

    明希顿时颓了不少。

    她真的不想跟唐梓岐有接触。

    送走了黄花,明希看着桌面上的图书馆特权卡,还是有点小期待。

    学校图书馆里有一个房间是自习室,就是一格一格的小型单间,还有门可以关上。

    这样就是一个独立的小空间了。

    房间里有读书灯,可以搬着一堆书到读书室里进行期末复习。那里一般很安静,都是靠学生的自觉。

    而且封闭性强,还不能联网,能够强制学习。

    明希去过几次都没有房间,大多高三的学生或者有人提前去占了房间。

    刚才她特意问了,有特权卡可以一直占着一个房间,进入小单间也就可以了。

    她立即套上衣服,拎了零食跟自己的书包带着卡去了图书馆。

    她在图书馆的学习间逛了一圈,此时是上课时间,图书馆是空的,她可以随意挑选自己喜欢的房间。

    最后她挑选了一个相对来说位置不错,还干净的房间进去,用卡设置了密码。

    接着走出房间去选书。

    她在图书馆里逛了几圈,搬了一堆书过去。

    最近这半年里,这里就是她的阵地了。

    她坐在房间里到了放学时间接到了印少臣的电话。

    “喂?”

    “为什么不回消息?”印少臣问她,语气似乎有点着急。

    他真的等了一天消息,明希总是不回让他很担心。

    “我在图书馆学习间里没联网,怎么了?”

    “你在那里等我。”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她坐在学习间里又看了一会书,她又接到了电话,结果响了两声就有人敲她的房门了。

    她打开门看到印少臣站在门口,推着她让她进去,将门关上之后才伸手抱住了她。

    “怎么啦?”明希将脸埋在他的怀里问他。

    “你今天没去上课,我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