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66章 旅游

第66章 旅游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66章 旅游

    刘雪,一般高中生,家庭水平中等偏上。

    早期刘家也算是书香门第,不住在这边,祖籍是江南一带。

    但是吧……在她的父辈家里就已经没落了,牛逼的是他们家以前的老一辈们。现在家里徒有其表,还硬要装逼,只能搞了个娃娃亲这种诡异的事情。

    她爸有点混蛋,标准的败家子,她妈妈则是没什么主见,口头语就是“你爸说得对”“听你爸的”“我们娘俩离开这个家就活不下去了”。

    有这样的父母,会出现娃娃亲的事情也就不奇怪了。

    刘雪本人从小就在嘉华国际学校念书,别人学其他的东西的时候,刘雪学习琴棋书画。

    她的人生也是平板电脑一放,里面播放着偶像剧,人则是在练毛笔字。

    练一会古筝,哼着《papillon》就回房间睡觉了。

    明希总觉得刘雪这么能扒八卦,还特别能调查事情,其实脑袋很聪明,就是没用在正地方。

    不过刘雪不在意,过得开心就好。

    值得一提的是,她娃娃亲的对象很早就出国留学了,所以他们才会将刘雪送到了嘉华国际学校,现在也在念国际班。

    他们的打算是刘雪以后就嫁出去,拿到绿卡在国外定居就可以了。

    只要亲家愿意扶持他们就可以了。

    刘雪本人呢,身高163厘米,身材偏瘦,长相中等偏上,脸小眼睛大,不算多漂亮但是显得古灵精怪的,也挺讨人喜欢的,笑容狡黠透着机灵劲儿。

    就是“对A,要不起”是个问题。

    见自己娃娃亲的这天她回家就卸了妆,换了一身嘻哈的装扮就下楼了。

    本来她还想弄个脏辫,但是弄了半天没弄明白,干脆就放弃了。

    那家愿意跟她定娃娃亲,就是看中“书香门第”这一点了,说出去就觉得儿媳妇有档次似的。

    在那些讲究门当户对的老一辈眼里,娶明希这种土豪的孩子都要寻思寻思,但是娶刘雪这种书香门第家庭的就一准觉得不错了。

    刘雪偏偏就要弄得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到了楼下她爸正骂她衣服穿得不得体的时候,她的娃娃亲一家就来了。

    首先进来的是娃娃亲家的母亲。

    刘雪见过这位阿姨好几次了,刘雪都算是被这位阿姨看着长大的,明显是很关心自己未来的儿媳妇。

    她的“娃娃亲”就跟在身后,穿得还挺正式的,手里还拿着一捧花。

    刘雪看完都想笑了,心说这位爷怎么还挺乐意的?在国外找不到女人喜欢“亚洲短小精悍”吗?

    等他走进来她的笑容就淡了。

    男生今年21岁,看上去个子很高,比印少臣都要高一些。

    记忆里印少臣身高187厘米,这位身高接近190厘米了,穿上鞋子后标准的190+。

    他看人的时候笑呵呵的,跟何然的那种笑里藏刀,邵余那种笑容轻浮都不一样,他是真正的温和,笑容暖暖的,一看就是一个温柔的人。

    最主要的是……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他看到她后就将花递了过来:“没买玫瑰,我觉得太过了,这束花挺适合你的。”

    满天星搭配了……相思子,也就是红豆。

    “哦,谢谢。”她随口说了一句。

    两边家长开始热络地聊天,两个人一起坐在客厅沙发上发呆,谁也不跟谁搭话。

    等大人们去忙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刘雪坐得靠近了他一点,问他:“你真的同意吗?就是娃娃亲的事情。”

    她坐过去的一瞬间他就紧张起来,偷偷地吞咽了一口唾沫。

    “可以啊。”他回答。

    “可是你不觉得这种事情很荒唐吗?”

    “如果是今年突然告诉我,其实我有一个娃娃亲的对象我估计会很排斥,但是我懂事开始家里就已经给我灌输了一个这个概念,我也就接受了。”他回答得还很亲和,回答完对着她微笑,温柔得让刘雪浑身不舒服。

    主要是身边都是一群沙雕朋友,第一次遇到这种类型,刘雪真的觉得有点应付不来。

    “你不会是GAY吧?想要骗婚的。”刘雪问他,同时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想要看看他的表情。

    “哈?”他都被问懵了,紧接着快速摇头否认了。

    “或者你有什么隐疾。”

    “我有定期检查身体,都挺健康的。”

    “我听说你这么多年都没谈过恋爱,你是不是有哪方面……问题?”她继续问。

    “我有婚约,自然不能跟别人恋爱。”

    “你……你……真的要我啊?”

    “为什么不要?”他忍不住笑了起来,觉得她的问题都非常有意思,“我们小时候见过的,你忘了吗?”

    刘雪摇了摇头:“不记得。”

    一点印象都没有。

    “那个时候你还不太懂事呢,不过我已经开始记事了。你初中的时候我也去看过你,去你的学校,然后你身边的一个小朋友突然来跟我要电话号码,你跟着起哄,我没来得及说什么你们就跑了。”

    刘雪彻底没印象了。

    她仔细想了想,估计是他来了,冯曼曼觉得他长得挺帅的就去要了号码。当时刘雪一心一意起哄,之后兴奋地跑掉了。

    “呃……”这就非常尴尬了。

    “你真的长大了很多,越来越成熟了。”他这样感叹。

    “你叫什么来着?”刘雪居然问了这个问题。

    他有一瞬间的失落,却还是回答了:“莫轻图,我可一直记得你的名字。”

    莫轻图这句话说得还有那么点哀怨,就好像一条小奶狗似的,眼角都微微下搭了。

    “你回国多久?”刘雪清咳了一声试图转移话题。

    “寒假我会回来,不过假期很快就要结束了,赶不上在国内过新年,这点的确挺遗憾的,你会介意吗?”

    “啊……我还想邀请你去旅游呢,和我朋友一起去。”

    “什么时候?”

    “那时候你都回去了。”

    “我可以过去几天,不过不能待很久。”

    “那之后我怎么办,我一个单身狗陪着两对情侣?”

    “你可以跟我去我学校看看,你放心,我会给你安排在别的地方住,不会有……婚前的……”说到后来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想要深入的了解一个人,从他的朋友那里,老师那里了解一个人是最方便的途径。

    刘雪身在国际班口语能力一流,调查事情方面的能力也是一流,想了想后就同意了。

    “好啊,我跟你过去看看。”

    莫轻图一瞬间就兴奋起来了,刚刚被忘记名字的失落都没有了:“那真的是太好了,我一定会安排稳妥的。”

    “我去跟我的朋友说一声。”

    刘雪:我有可能也去旅游,带着我的娃娃亲一起。

    明希:你这是同意了吗?

    冯曼曼:什么情况啊,居然帅到你瞬间妥协了吗?

    刘雪:就是先互相了解一下嘛!

    邵余:相亲出真爱系列?

    韩末:什么?!单身的只有我一个人了吗?

    邵余:对。

    印少臣:对。

    明希:对。

    冯曼曼:对。

    刘雪:一群还停留在恋爱的愚蠢人类,在我这个已经订婚人士的面前,你们就是渣渣!

    明希:你被绑架了吗?如果被绑架了就……

    冯曼曼:你发个相片来给我们看看。

    刘雪立即打开摄像头准备偷拍,扭头就看到他也在同时扭过头看向她,接着对她笑了笑:“怎么了?”

    “我要偷拍你。”她顺口就说出来了。

    “哦,需要我装作不知道吗?”

    “那你配合一下也可以。”

    “我不太会拍照,只是笑可以吗?”

    “可以。”

    刘雪对着莫轻图拍了一张相片发到了小群里。

    明希:好帅啊!

    冯曼曼:日狗,怎么这么帅,我为什么觉得是你捡大便宜了,别让他跑了,今天直接就地正法,变成事实婚姻吧。

    邵余:看起来不错。

    韩末:油腻。

    明希:很多豪门子弟的自身涵养都是很好的。

    冯曼曼:说到豪门,我就想到印少臣,他可真是豪门里的异类。

    明希:他虽然脾气坏了点,但是那种气质还是能看出来的。

    冯曼曼:这护短的哟。

    明希:他还是很绅士的。

    冯曼曼:你被他气哭的那天怎么不这么说?

    明希:……

    韩末:邵余你个缺德玩意,之前我妈告诉我找女朋友是个活的就行,现在告诉我不但得是活的,还得聪明的,我现在越来越难找女朋友了。

    邵余:那你就努努力。

    韩末:火箭班的我可受不了,开学我在普通班看看,实在不行去看看高一小学妹。

    邵余:加油。

    “那我们俩就准备去吧,需要加速了。”刘雪扭头对莫轻图说。

    “嗯,好。”

    “刚认识就一起去旅游是不是有点快了?”刘雪又问他,这个决定真的挺突然的。

    他摇了摇头:“我们俩的关系跟其他的不一样。”

    “我们先从朋友的关系开始接触吧。”

    “也好。”

    原本的四人行最后变成了六人行。

    好在他们预定的民宿也足够他们几个人住。

    韩末在群里哭嚎到他们登机前,这群人一起开启了飞行模式。

    他们几个人坐的是头等舱,中间都有隔断,路上也没怎么聊天。

    明希更是上了飞机就开始睡,下飞机前是印少臣将她叫醒的。

    下了飞机明希还在打哈欠,印少臣走在她的身边帮她拎着包,还给她围上了围巾。

    “你家里不是北方的吧?”邵余主动跟莫轻图说话,毕竟就这么一个陌生的人。

    “嗯,跟刘雪老家是一个地方的。”莫轻图客客气气地回答。

    “据听说你是个学霸?”

    “还好。”

    莫轻图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学生,学的是经济学。

    国际班的学生都是研究着出国留学的学生,对国外大学也有了解,他们班可是没人要去这里的……

    毕竟也去不了。

    “哇,感觉好厉害!”明希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印少臣勾住了明希的脖子,将她带到自己的身边:“你看什么都厉害。”

    看到明希在群里夸别的男生帅,印少臣就已经有点不高兴了,现在明希还在感叹别人厉害。

    他也很厉害,他的成绩进步那么大,这说明他有天才的潜质。

    “我以前考上清华了,可是开学没多久我就病情恶化住院了。”明希小声跟印少臣说,“我还是很向往大学生活的。”

    “没事,这次还能再考上,然后我们俩一起体验大学生活。”

    “我能考上,你费劲。”

    不是明希打击印少臣,而是明希知道印少臣考的是哪个大学,清华是没考上的,不过也是一所重点大学。

    “我就奔着你的目标努力。”印少臣回答。

    “那你加油!”

    “嗯。”

    冯曼曼走两步就回头看莫轻图一眼,弄得刘雪直踹她。

    “我真跟你要过电话号码啊?”冯曼曼问莫轻图。

    “对。”莫轻图回答。

    “要过太多了……都忘记了。”

    “什么?”邵余并不知道这件事情,表情危险地看向冯曼曼。

    “你不高兴了?”冯曼曼问他。

    “也没太……”

    “理解我去一次夜店,碰到你两个前女友的心情了吧?”冯曼曼问他。

    邵余不说话了。

    其实冯曼曼跟莫轻图之间什么都没有。

    当时冯曼曼跟他要电话号码,莫轻图发觉不是刘雪要的就拒绝没给,之后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冯曼曼就是觉得这件事情特别有意思,尤其是自己还被莫轻图叫小朋友。

    “我们俩去领猫咪,行李那边帮我们拿一下。”明希将自己的登机牌给了冯曼曼。

    “好嘞!”冯曼曼说完对他们挥了挥手。

    “旅游还带着猫过来,你们俩可真的是爱猫一族了。”刘雪跟着感叹。

    “带着我们家月牙环游世界。”明希笑嘻嘻地挽着印少臣的手臂走了。

    一行人包了一辆商务车,去到民宿后三个女生就兴奋地去换振袖了。

    尤其是明希在服装方面就跟开了挂似的,振袖买了,还给她们改了一些都特别合身,又自己加了一些花样,堪比量身定做。

    外加明希就会盘头了,她还是一个化妆好手,冯曼曼都说了,以后她结婚了明希跟妆就够了。

    三个女生去换衣服半天不下来,三个男生换了浴袍就坐在楼下聚集在被炉前。

    邵余用被子盖着腿忍不住感叹:“这玩意的感觉还行。”

    “嗯,我去看看厨房里的食材。”印少臣抱着猫往厨房走。

    在来之前他就被明希安排好了,必须要他来负责全程的饮食,只要不是出去吃,就得印少臣自己来做了。

    本来印少臣不太愿意,但是明希说了一句话他就妥协了。

    明希说:“好想跟他们炫耀我的男朋友厨艺有多好啊!”

    印少臣在厨房看过一圈之后才回来坐下。

    三个男生个子都高,邵余掀开被子看忍不住嘟囔:“下面全都是腿,我的天啊……”

    “坐久了腿会麻吧。”莫轻图问,他不太习惯这种东西。

    “那就来回动一动。”

    印少臣话少,但是也会偶尔聊一句天:“你好像不排斥娃娃亲?你们家里应该能找到更好的,为什么偏得刘雪呢?”

    莫轻图也不在意印少臣问得这么不客气,依旧笑呵呵地回答:“实不相瞒,我家祖辈其实是土匪出身。”

    “嚯!”邵余感叹了一声。

    “土匪?”印少臣也诧异地重复。

    “没错,就是那种占山为王的土匪,我们家的人人高马大的,就当了头头。当年只要肯出兵力就可以当个司令,后来他们就成了一窝兵,我家祖辈是土司令。”莫轻图说话吐字清晰,没有任何方言,说出来的话听起来十分舒服。

    “人高马大这点看出来了。”邵余点了点头,莫轻图的个子确实很高了。

    “不过到底是土匪嘛,到了贵族圈子里就频频闹笑话,被嘲笑了他们也只会暴力解决。后来有人给祖辈安排了一位姨太太是书香门第的闺女,嫁过来后帮助家里改变了不少。后来祖辈就觉得不能落了后辈的教育,不能让人笑话他们的子孙,就专注于娶书香门第的女孩回家培养子嗣。”

    “这就是吃了没有文化的亏。”邵余接了个梗。

    莫轻图只是笑,跟着点了点头:“后来动荡时期,我们家曾经去台湾过一阵子,走的时候带走了不少东西,过去后日子过得也不错,还开始做起买卖来,运气较好有了今天的光景。这还是二十多年前才回到这边,我的爷爷与刘家爷爷属于年轻时的朋友,就给我定了这门亲事。”

    “可是……刘雪现在也没什么书香门第的样子。”印少臣说得欲言又止的。

    “其实就是完成一个执念吧,我们家中其实已经不需要娶书香门第的子女来教育了。”莫轻图回答。

    “看出来了,你教育刘雪还差不多。”邵余笑着说道。

    这个时候冯曼曼从楼上跑了下来,下来后就张开双臂展示:“当当当!好不好看?”

    邵余回头看了一眼就笑了。

    冯曼曼的振袖是黑色配红色花纹图案的,邵余看完就问:“你看过鬼灯的冷彻吗?”

    “怎么,我像鬼灯啊?”

    邵余摇了摇头:“像那个嘟嘟的金鱼。”

    冯曼曼立即走过去勒住邵余的脖子疯狂报复。

    等冯曼曼闹够了就到了邵余身边坐下了。

    他们俩要比另外两对都亲密得多,冯曼曼直接坐在了邵余的怀里,伸手拿来被炉上放的橘子开始剥皮:“我经常在动画片里看到这种被炉,终于感受了一次。”

    剥完橘子她喂给了邵余一块。

    明希跟刘雪是后下来的。

    明希选择的是偏红色系的碎花振袖,刘雪是接近薄荷绿的小清新颜色。

    莫轻图扭头看了刘雪一眼就快速转回了头,耳朵居然迅速的红了。

    冯曼曼就在旁边看着,笑出了放屁一样的声音来,跟邵余对视了一眼,邵余立即懂了跟着笑,这对小情侣很快就笑成了一对傻子。

    莫轻图的脸都跟着红了。

    “好不好看?”明希到了印少臣身边问。

    “你一直都好看。”

    明希立即笑了起来:“我觉得你穿浴袍也不错啊,我帮你整理一下。”

    说着就开始帮印少臣整理衣服,只有刘雪单独坐在了桌子的另外一面,手里拎着零食:“我给你们带了好吃的。”

    “日料!今天要去吃日料。”冯曼曼说是这样说,却还是拿走了一袋零食。

    刘雪坐下后就问:“我踹到了谁的腿?”

    “我的。”印少臣回答。

    刘雪掀开被子看,忍不住问:“你们能不能像莫轻图一样盘腿坐啊,里面全是腿!”

    明希也跟着坐下了,紧接着就变成了一群人在下面疯狂踢打的画面,桌板差点被弄翻了。

    莫轻图看着他们半天突然感叹了一句:“年轻真好。”

    刘雪终于破功了,跟着大笑出声。

    “21岁的老人家,跟17岁的小娇妻,非常有意思。”冯曼曼感叹。

    “如果在小说里说不定还挺有意思的。”明希拄着下巴感叹。

    “对,你博览群书,言情小说也看不少吧?”冯曼曼问明希。

    “别提了,看的太多了,我疯魔的时候一天一本,熬夜的看。”明希笑着回答,现在还穿进书里来了。

    一群人聊了一会天就出门去吃日料了。

    这么一群人聚在一起,俊男美女的组合,格外吸引旁人的目光。

    明希就觉得他们全程都在被人观望,估计也是衣服颇为隆重的关系。

    走在路上还有人希望能跟他们合影,他们也大大方方地同意了。

    他们住的民宿有私汤,分为男女两侧。

    就跟很多动漫里一样,中间隔了个板子,旁边什么声音都能听到。

    男生这边安静如鸡,三个大老爷们并排一坐,一齐仰望星空。

    然后就听到女生那边叽叽喳喳的。

    冯曼曼:“我的天啊,明希你要不要这么夸张?”

    明希:“你别直接上手啊!”

    冯曼曼:“印少臣要知道他都没碰过的地方被我碰了,他会不会跟我急?”

    刘雪:“你怎么知道印少臣还没碰过。”

    明希:“别瞎说。”

    冯曼曼:“你跟明希在一块就是A和D的对比……”

    刘雪:“你B你了不起!”

    冯曼曼:“我至少有点啊。”

    刘雪:“明希你不会隆了吧。”

    冯曼曼:“这个手感不像填充的。”

    明希:“你们走开……”

    冯曼曼:“明希泡一会就浑身都是粉红色的。”

    明希:“你们两个人一人一边,我脸不红就怪了。”

    刘雪:“那印少臣碰你一下你不得跟被煮了似的?”

    邵余听不下去了,清咳了一声:“我们能听见。”

    “我们声音也不大啊。”冯曼曼忍不住回问。

    “主要我们这边都安安静静的,你们那边就特别突兀。”

    “那你们三个互相摸JJ嘛!”

    “滚!滚行吗?!”邵余直接被冯曼曼搞崩溃了,他交了个什么女朋友啊这是。

    刘雪忍不住说了一句:“完蛋了……明希更红了。”

    “我操,明希要熟了,要不要捞出去?”冯曼曼也跟着说。

    很快女生那边就退场了。

    印少臣终于松了一口气。

    等三个男生结束后往外走的时候,就看到只有冯曼曼跟刘雪在楼下喝饮料。

    “明希说要回房间缓一缓。”冯曼曼解释。

    印少臣冷淡地应了一声:“哦。”

    “邵余,等一会我们俩单独去泡吧。”冯曼曼主动提议。

    “嗯,好啊。”邵余很快就同意了,拿起冯曼曼的饮料喝了一口。

    “印少臣,你就别羡慕嫉妒恨的看着我们俩了,你别跟明希一起泡了,不然你活不过明天。”冯曼曼对印少臣说道。

    “你……你能不能别总调戏我女朋友?!”印少臣终于爆发了。

    “谁知道你们三个会偷听,恶心。”冯曼曼嘟囔。

    印少臣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没想偷听!

    “她容易害羞,羞耻心重了还会哭,你们俩以后别这样了。”印少臣沉声说道。

    “对,她容易害羞,你不碰她的话就更完美了。”冯曼曼跟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她会哭啊?你能不能别做让她害羞的事情啊?”刘雪跟着说道。

    印少臣怀里抱着月牙:“……”

    他,印少臣,史上最没有威严的校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