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67章 醉酒

第67章 醉酒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67章 醉酒

    等冯曼曼跟邵余吃了一会零食 ,收拾东西一起去泡温泉了之后,莫轻图忍不住问刘雪:“他们俩这么早就这样吗?”

    那种震惊从语气里就能感受出来。

    整个“老人家”都惊呆了。

    “对啊,别告诉我你们家的家教是不能有婚前X行为。”刘雪又喝了一口饮料漫不经心地问。

    莫轻图点了点头:“对,要结婚当天才能……”

    说到后面才偷偷看了刘雪一眼:“其实你不同意也可以拒绝。”

    刘雪看了莫轻图一眼就觉得特别好笑,摇了摇头:“我无所谓。”

    印少臣跟他们两个没什么好聊的,抱着猫上了楼去找明希了。

    民宿只有4个房间,楼上是两个带床的房间,楼下是地铺的房间,这种房间想睡几个人都可以。

    他们的安排是女生住在楼上,男生住在楼下。

    他们几个分房间的时候,刘雪说什么也要跟冯曼曼在一个房间。

    理由是:“如果我不跟曼曼一个房间,我怕她半夜房间里就成了两个人,做一些少儿宜不宜的事情。”

    冯曼曼直翻白眼,却也没拒绝。

    印少臣、邵余跟莫轻图都不熟悉,所以是印少臣、邵余一个房间,莫轻图自己一个房间。

    印少臣到了明希房间门口敲了敲门,明希等了一会才问:“谁啊?”

    “我。”印少臣回答完又补充了一句,“和月牙。”

    明希打开门看到印少臣一个人在门口后让开位置,印少臣进来便悄悄地反锁了房门。

    “其实我带了复习资料过来,打算有空的时候可以给你补课。”明希走进房间里,身上已经换了简单的浴袍,开始拿自己的包。

    他走到她的身边看着她取东西:“缓过来了没?”

    “好多了,就是觉得邵余、莫轻图也在听好尴尬啊。”

    “估计他们不会在意,而且你们也没说什么过分的内容。”

    “我也知道……就是自己缓一缓。”明希弱弱地说,然后偷偷看了印少臣一眼解释,“我没隆,我也觉得挺重的。”

    “咳咳,不用跟我解释这个,我不在意这方面。”印少臣放下月牙让月牙能够自由活动。

    “是不是国际班的学生经常被教综合课,所以都挺开放的?”在明希看来,冯曼曼跟刘雪都挺开放的,就她有点缓冲不过来。

    “可能是吧,不过我尊重你能接受的速度。”印少臣伸手揉了揉明希的头发。

    明希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小声嘟囔:“最起码得你成年的。”

    “哦。”

    明希觉得自己又说错话了,想起自己说过让他亲个够的这种话,立即扑过去捧着印少臣的脸强调:“就算你成年了也不许太过分!”

    他被她弄得一愣,不过很快笑了起来,也不回答,只是抱住她的腰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亲了一下:“这种算过分吗?”

    明希摇了摇头。

    他又在她的嘴唇上碰了一下:“这样算过分吗?”

    她再次摇头。

    他又深深地吻了她再次问:“这样算过分吗?”

    她迟疑了一下后摇头。

    他抬起手来,从明希的下巴慢慢地顺着弧线往下滑,问道:“我可以亲到哪里?”

    等他的手指刚过锁骨位置不久明希就按住了他的手。

    “哦,底线是这里吗?”他又问,声音很低,好听的声音就围绕在她的耳边,轻轻柔柔的,让她心里酥麻成一团。

    “嗯。”

    “那我的手可以碰到哪里?”印少臣说着又要动,手立即被明希拉住了。

    “手可以放在我的手心里。”她说道,柔软得不行,甜进了印少臣的心口里。

    他忍着笑低下头在她的耳边说道:“你想怎么我都行,哪里都可以亲,哪里都可以碰,想怎么都行。”

    “我不会对未成年人下手的。”明希回答得义正言辞。

    印少臣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情,他之前一直烦恼为什么不早点重生,这样学习成绩也不会上升得这么困难。

    把吞网球的事情扼杀在摇篮里!

    现在他又开始嫌弃自己重生得早了,晚点重生赶上成年后多好?

    他是不是也能跟明希一起去泡温泉了?

    确实有点羡慕……

    “那先按你能承受得来吧。”印少臣抱着明希将她按在床上,再一次亲了个够。

    把女朋友亲得仿佛被煮熟了一样才罢手。

    学习?

    如果还学得进去的话……

    从第二天开始他们就开始玩了,三个少女就跟精力无限似的。

    全程就是这个好可爱,买!

    这里好漂亮,拍!

    这里想去,这个也想吃!

    啊啊啊啊,怎么办?!

    邵余因为拍照水平还不错,他曾经为了哄女孩子开心专门学过摄影,所以成了御用摄影师,专门给几个女生拍照。

    莫轻图跟印少臣则成了任劳任怨的拎包的人,到了一处景点看着那四个人折腾,彼此无奈地看着对方。

    “刘雪在学校受欢迎吗?”莫轻图偷偷问印少臣,这种事情只能从刘雪朋友那里打听了。

    “我们学校有个很怪的概念,就是其他班的男生不敢追国际班的女生,会被人骂小白脸。相反,国际班的男生特别受欢迎,因为能跟国际班的男生在一起都倍有面子,就好像有人撑腰了,男朋友还有钱。”印少臣回答完冷笑了一声。

    就连韩末也有人追,可惜韩末并不是只要是活的就愿意交往。

    “这样啊……”

    “嗯,刘雪没谈过男朋友,没人敢追她,班级里的人都知道她家里的事情。”印少臣回答。

    莫轻图点了点头:“你们是一块长大的?”

    “嗯,对,除了我的女朋友外,我们几个都是一块长大的。所以你别看我跟刘雪的关系挺冷淡的,但是你如果真是个渣男,管你祖上是不是土匪还是司令,我们都不会放过你。”

    莫轻图听完看向印少臣,居然还笑了起来:“突然觉得你给人十足的安全感。”

    印少臣打量了莫轻图一眼,还没回答就被明希拽走了:“我们俩合个影吧。”

    这一天结束后,傍晚的时间刘雪跟莫轻图就要乘坐飞机离开了。

    送走了两个人,明希坐在被炉前修相片,其中有一张六个人的合影是找路人帮忙拍的,明希修了图片后,屏蔽了亲戚后发了朋友圈。

    这是印少臣第一次出现在明希的朋友圈里。

    哈加元:哪个是冯曼曼的男朋友?

    明希回复哈加元:右手边。

    哈加元回复明希:就是他葬送了我跟冯曼曼的友谊?帮我跟冯曼曼说,她穿和服贼俊!

    明希回复哈加元:这一口东北话是怎么回事?

    哈加元回复明希:不知道为什么,跟你说话的时候下意识这样了。

    江苏同学1:我的老天爷!三个男生都好帅,中间的那个男生!人间极品!

    明希回复江苏同学1:他是我男朋友。

    江苏同学1回复明希:打扰了。

    韩末:啊啊啊啊啊!你们抛弃了我!那个电线杆子就是刘雪的男朋友吗?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真的很帅。

    关翊涵:俊男美女,组合出道吧。

    印少臣:[亲亲]

    邵余:某人评论女朋友的朋友圈画风就是不一样啊,东北虎秒变小脑斧。

    冯曼曼:我是如此美丽。

    刘雪:不,那不是我认识的印少臣!

    明希还在一个一个地回复朋友圈,冯曼曼就端来了清酒跟花生,还有一些紫菜包饭。

    “来来来,喝酒,之前莫轻图在我都不敢放肆,他就跟个老干部似的,我老觉得带着个班主任来旅游了。”

    “印少臣也是老干部画风啊。”邵余帮冯曼曼整理东西。

    “印少臣熟悉啊,我知道他多闷骚,但是莫轻图连闷骚都没有,纯洁的老干部,最难应付的类型。”

    冯曼曼给明希递了一瓶清酒,被印少臣挪开了:“她不能喝酒。”

    “为什么?来这边不试试看吗?不虚此行也得来两口啊。”冯曼曼特别不解。

    “她醉了撒酒疯。”印少臣回答。

    “哦……”冯曼曼把三文鱼往明希的面前推了推,“那你吃这个,好吃的。”

    “嗯,好的。”

    吃完晚饭,明希回房间里捧着手机看小说的功夫,就听到了隔壁有动静。

    她最开始没当回事,可是听到断断续续的轻哼声,跟床的晃动声明希还是拿着手机下了床,悄悄地出了房间。

    她可是看过很多小说的人,看到关键部分还去找过车,时不时看得面红耳赤的,自然不会什么都不懂。

    刘雪走了当天这两个人就忍不住了……果然被刘雪说中了。

    她到了楼下开了灯,从冰箱里取出了几样东西来,找了找发现没有饮料了。

    她在找东西的时候惊动了在楼下的月牙,月牙跃到她身边蹭了蹭她。

    “乖,这些东西你不能吃。”明希捧着东西到了被炉的位置,放在了桌面上,拿出手机来给印少臣发消息:你睡了吗?我在被炉这里。

    印少臣拉开拉门从房间里走出来,到了旁边坐下问她:“怎么还没睡觉?”

    “唉。”她不好说楼上的事情,只是叹了一口气。

    印少臣往楼上看了看似乎明白怎么了,于是趴在被炉的桌面上打了一个哈欠:“没事,我陪着你。”

    就算强撑着不睡也要陪女朋友。

    明希拿着一瓶清酒放在了桌面上:“我喝两口试试,你看着我行不行?”

    “你如何喝醉了非要看我的腿怎么办?”印少臣问她。

    “那就给我看呗,我是你女朋友啊。”明希回答得理直气壮。

    她这个人不但白莲得坦坦荡荡,还双标得厉害,就是她可以随便碰印少臣,但是印少臣不能随便碰她。

    “那好,你喝吧。”印少臣完全不计较,自己追的妞,就算是个女流氓也得宠着。

    明希立即喝了一口,觉得味道还行紧接着又喝了几口。

    “你虽然酒量不行,但是挺喜欢喝酒的样子。”印少臣一直看着她,觉得她小心翼翼喝酒的样子还挺有意思的。

    “其实啤酒不太喜欢,呃……是之前的身体不喜欢,这个身体好像喜欢喝酒。”明希突然反应过来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哦。”印少臣眯缝着眼睛看着她问,“如果是你以前的那个身体,我们之间没有误会的情况下,我追你你会同意吗?”

    明希放下酒瓶想了想,接着回答:“我会吓一跳,我一个医药费都费劲的人突然被豪门少爷追求了,真跟偶像剧似的。而且没有我怕你的这个前提的话,我估计会同意的,毕竟……”

    她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凑到了印少臣身边亲了一下他的脸颊:“毕竟你这么帅!”

    印少臣被她哄得特别开心,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说起来你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明希问他。

    “不清楚,以前没仔细想过。如果你现在问我,我估计会回答就是你这样的,你什么样我就喜欢什么样的。”

    “如果我很胖很丑呢?”

    “这个身体转学前的样子?”

    “嗯。”

    “依旧会喜欢你吧,只要是你现在的性格。”

    “虽然觉得你有骗人的成分,不过我姑且相信吧。”

    印少臣也没再解释,这种不会发生的事情怎么解释也是没用的。

    明希又自己吃了一些东西,清酒也喝了大半瓶,最后不顾及形象地打了一个酒嗝。

    印少臣笑点特别低的因为明希一个酒嗝也被逗笑了。

    “不吃了?”印少臣问她。

    “嗯。”她点了点头,这样头一晃就觉得眼前的事物都跟着一晃。

    印少臣开始打扫狼藉,主动收拾东西。

    他在厨房里洗洗涮涮的功夫,明希走进去从他的身后抱住了他的腰,脸颊贴着他的后背撒娇:“抱抱我的男朋友。”

    需要冲洗的东西并不多,印少臣收拾好了之后擦干净了水渍问她:“要回房间了吗?”

    “你说他们俩结束了吗?”

    “这个年纪啊……四、五回应该没什么问题,你别看邵余瘦,但是从小学跳舞体力好。”

    “我在隔壁太尴尬了。”

    印少臣拉着明希的手去了自己的房间,在莫轻图走了之后他就搬了过来单独一个房间了。

    他在柜子里拿出了被褥来铺在自己的被褥旁边:“你先在这边睡吧,他们俩不会说什么的,估计我们都醒了他们俩还在赖床。”

    “好。”明希躺在了印少臣之前的被子里,“我要睡这里,是不是有你的味道?”

    “也许吧,我没有没躺多久。”

    两个人并排躺在一起,明希一直没睡着,偶尔扭头看向印少臣就看到他闭着眼睛,也不知道睡着了没。

    她掀开被子,到了印少臣的被子边掀开躺了进去。

    “果然还是醉了吗?”印少臣睁开眼睛看向她。

    明希也不回答只是笑了起来,倾身过来骑坐在他的身上,双手按在他的胸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印少臣是一个已经经历过一次的人了,之前就有了心理准备,倒也挺淡定的。

    “你会羞耻心爆棚的。”他提醒。

    “那是之后需要在意的事情。”明希回答得特别淡定,俯下身在他的额头亲了一下。

    “你说我该拒绝吗?”

    “为什么要拒绝,你是我男朋友啊。”

    她又吻了他。

    含着他的唇瓣轻轻吸吮,然后碰碰之后又离开。

    她看到他的喉结滚动,忍不住笑得像一只小狐狸。

    接着,就是一个浓郁的吻了,难舍难分,印少臣抬手抱住了她的后背。

    浴袍真的很好敞开,衣服里是结实健硕的身体,明希的手肆无忌惮。

    肌肉的起伏,皮肤的质感极佳。

    或许是男主光环,或许印少臣的基因本来就特别好,身材比例好到让人想要尖叫,保持有夜跑的习惯,还会经常去健身房,手感绝对一流。

    被明希触碰让印少臣还是有点不自在,然而他没拒绝。

    是他自己说的,随便明希怎么样。

    明希肆无忌惮起来真的是……要命。

    当明希伸手往下的时候,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她的动作一顿,一脸无辜地看向印少臣:“不是哪里都行吗?”

    “呃……”

    “我想,可不可以啊?老公。”明希继续撒娇。

    印少臣的手松开了,妥协地说道:“好吧。”

    就冲这句老公,印少臣是不可能拒绝的,命都是她的。

    印少臣简直要疯了,喜欢的人对着他撒野,大胆到不敢想象,他却要强行忍耐,因为他的女朋友给他规定过底线。

    他真的是痛并快乐着,被明希摆弄了两个小时她才罢休,罪魁祸首却躺在他的被窝里睡着了。

    他独自一个人去浴室里清洗干净,将内裤扔进了垃圾桶里。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都觉得有点滑稽。

    脖子、锁骨、胸口的位置全都是草莓印,位置错落,竟然还挺有艺术感的。

    他可真是第一次被一个女生摸了个遍。

    明希醒过来后许久没有动。

    印少臣就躺在她的身边,呼吸均匀,手还搭在她的腰间揽着她。

    她稍微动一动,被子里还能散发出石楠花的味道,让她头都要炸了。

    不能再喝酒了,她色起来真的吓死人。

    想起自己曾经握过印少臣的活儿,她恨不得剁掉自己的双手。

    现在回忆一下她真的冷汗直流,不仅仅是因为自己耍流氓,还是因为印少臣的那玩意……

    是不是男主光环全部都体现在那里的尺寸上了,那是活儿?那是棒槌!

    言情小说的男主可以各种性格,甚至可以丝逆袭,但是不能活儿不好。

    男主可以是各种类型,偏瘦、肌肉型、甚至可以有点身体残疾,但是得肾好。

    三天三夜有点夸张,但是一晚上的欲生欲死还是可以的。

    印少臣是标准的小说男主,他的活儿也是小说男主该有的。

    真他妈的……

    畜生。

    她扭头看了印少臣一眼,再看一眼印少臣身上的草莓印,忍不住嫌弃自己。

    你是蛭吗?

    专门吸血的吗?

    什么臭毛病?

    这么点动静印少臣居然也醒了,睁开眼睛看着她,迟疑了一下问:“醒了?”

    “嗯。”

    “哦……”印少臣还有点迷糊,翻了一个身缓了一会神,才起身去了洗手间,“我先去洗漱。”

    还没刷牙,他不习惯跟别人聊天。

    “我也回去洗漱了。”明希立即逃跑了。

    印少臣也没栏她,生怕拦住了她又哭了。

    印少臣洗漱完许久明希也没再下来,他等了一会干脆上楼去找明希了。

    敲了敲门,明希许久才打开了门。

    他走进去将门反锁。

    明希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他走过去,手臂撑住墙壁问她:“还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吗?”

    “记得一点……”

    其实她发现,每次迷失后她的记忆都是不完整的。

    想到这里,又下意识脸红了。

    “我怕你生气,一直忍着没过分。”印少臣说得咬牙切齿的。

    “我跟你道歉可以吗?”

    “?”

    印少臣又吻了过来,不依不饶的。

    她也不知道怎么能让印少臣平静下来,顺从地没有拒绝,被印少臣亲得七晕八素的。

    等印少臣亲满意了,隔壁传来了开门声,冯曼曼对着楼下喊:“吃饭了吗?我好饿啊。”

    说着下了楼。

    印少臣松开明希,抬手用大拇指给她擦了擦唇瓣,这才对她说:“你化妆吧,我下去准备早饭。”

    “你换一件衣服吧。”明希看着印少臣脖子上的草莓印都觉得眼晕。

    “我没有合适的衣服,我不喜欢高领的衣服觉得难受。”

    “你把我给你织的毛衣拿来,我给你改成高领的。”

    “……”

    工具可以就地取材,细一点的笔也勉强可以,没有毛线就改成短款的。

    印少臣将毛衣送上来就看到明希娴熟地拆开,然后没多久真的改成了高领的毛衣。

    “没见过男生穿毛衣露脐装的。”印少臣对这个毛衣没有以前喜欢了。

    “你里面套一件白衬衫啊!”

    “高领把衬衫领子包起来?”

    “呃……”

    最后印少臣里面套了一件T恤,外面罩了一个毛衣,这才算是把草莓印给挡上了。

    明希见印少臣准备早餐的时候都死气沉沉的样子,估计是她拆了送给印少臣第一件礼物,他有点不高兴了。

    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用手拽了拽印少臣的袖子:“那我以后都叫你老公好不好?”

    就这谁能受得住?

    印少臣终于板不住了,笑了起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