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 第73章 重聚

第73章 重聚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最新章节!

    第73章 重聚

    唐梓岐一直在呕。

    她从未这么难受过。

    女孩子有很多都很讨厌那种蠕动的生物,尤其是蛇。

    然而印少臣却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让唐梓岐整颗心都凉了。

    印少臣想起明希来了,三次的记忆清除都没有用,印少臣还是想起来了。

    他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在发泄,她能够感受到印少臣的愤怒,看似淡定,其实内心已经疯魔了。

    半年的时间究竟能发生什么?

    怎么可能爱得那么深?

    唐梓岐都开始费解了。

    她干脆躺在地上不说话,闭着眼睛装死,呼吸都变得有些微弱了。

    就这样耗下去吧,她不好,她也不打算让印少臣舒坦。

    “还是不准备说吗?”印少臣问她。

    她不说话,难受得一个字都不想说。

    “那我就把你送走,我在别的地方还有房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让刚才那个男人照顾你的日常起居,他应该会把你照顾得很好的。”

    印少臣说话的时候声音有点哑,因为带着恨意,话语阴森恐怖,让人不寒而栗。

    唐梓岐睁开眼睛看向印少臣,一脸的难以置信。

    印少臣似乎知道她的意思,继续说道:“我不是遵纪守法的好少年,把我逼急了我什么都做得出来,如果不是我不打女人,你以为你会这样躺在这里?”

    她一直死死地盯着印少臣,努力忍着眼泪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

    哭了,就是输了。

    “顺便跟你说一下,刚才那个男人也不会对你产生什么同情心,毕竟也是强奸犯刚放出来没几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判的,喜欢搞性虐待,把人家小姑娘搞得半死不活的,居然也只判了十年。”

    印少臣说完这些,唐梓岐的身体一颤。

    印少臣居然还能笑得出来,看着她狼狈的样子继续说:“你如果顺从一些他估计还能好一些,你越挣扎他就越兴奋,这种人都是变态。他玩够了也许会把你放了,毕竟之前那个小姑娘他也只囚禁了两年多。”

    “你不能……这样做……”唐梓岐终于出声了。

    “我怎么就不能?现在明希已经不在了,我还有什么不能豁出去的?剧情什么的崩了就崩了吧,你死了,世界都消失了也无所谓,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是让我爱上你。”印少臣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不再淡定了,几乎是低吼出来的。

    “我们本该在一起的……”

    “去你妈的在一起!”

    印少臣站起身来,焦躁地在地下室里走来走去:“如果你老老实实的,我跟明希根本不想搭理你,你怎么样我们都不关心,但是你为什么非要搅和?”

    印少臣最开始是在试探,想要知道明希的消失是跟剧情有关,还是跟唐梓岐有关。

    当看到唐梓岐被问问题时的表情后,他立即确定,是唐梓岐做的手脚,他便不打算再客气了。

    其实从他回忆起来,再想到唐梓岐现在的风光后,他就已经基本确定了。

    比赛的第一是明希靠自己的实力得到的,唐梓岐怎么好意思夺走?

    要不要脸了?

    “我不甘心,是她夺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唐梓岐强忍着眼泪说道。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跟你争抢什么,是你本来就不如她!承认你自己技不如人,样样不如她很难吗?承认你只是嫉妒很难吗?为什么要在她的身上找原因?她凭什么要让着你?比你强也是错误吗?”印少臣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嫉妒。

    因为唐梓岐用了系统,依旧无法超越明希这种有先天优势的人,所以产生了浓烈的嫉妒。

    系统给她灌输的概念也都是第一、校花还有印少臣,原本都是属于她的,只是被明希夺走了。

    所以她做了这么多极端的事情。

    从用了系统后,她就迷失了。

    想要利用系统得到更多,物极必反,由奢入俭难,她无法承受突然无法完成任务带来的打击,也无法忍受自己逐渐变得不再优秀。

    原本她没有超高的智商跟美貌,在系统给她之后,她却觉得那就是该属于她的。

    因为失败,她面临辍学的风险,明希依旧那么风光,还毫不在意她的处境。

    尤其是看到明希跟印少臣在一起的画面,她的心里想不嫉妒都难。

    所以她做了这件事情。

    唐梓岐终于开始哭泣,说不清是妥协了,还是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内心。

    “如果一年内我无法让你回心转意,无法保持第一名跟校花的位置,我就会面临惨重的惩罚,曾经得到的分数会被扣除三倍,直接扣成负数,我会变成又丑又傻的模样。如果我成功了,那些改变了剧情的人就会永远消失,我能一直这么光鲜下去。”

    这是一场豪赌。

    这也是唐梓岐最近这么努力追印少臣的原因所在。

    系统就相当远原著作者。

    作者给女主角安排了强大的金手指,结果女主角却不是最牛逼的。

    发现剧情崩坏后着急,外加气急败坏,想要扭转回剧情来,也不在意书中是否存在BUG,也不在意读者的看法,强行扭转。

    改变了剧情的人物就干脆删除,牛逼的设定回到主角身上。

    这就好比一个作者开了一篇文,写着写着突然放飞自我了,剧情崩得一塌糊涂,然后一个神操作强行改回来。

    读者一脸懵逼:什么鬼?

    男主角一脸愤怒:唉我操?

    女主角:……蛇不好吃。

    小说就是这样,没有人关心一个炮灰是不是有自己的背后故事,他们甚至不配有独立的思维,只是推进剧情用的“道具”。

    所以他们就算突然消失了也无所谓。

    炮灰没有人权。

    “我在意的是明希怎么才能回来!”印少臣根本不关心唐梓岐有什么任务。

    “我的任务失败她就回来了。”

    “现在你的任务已经失败了,你让她回来吧。”知道明希还能回来,印少臣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是彻底失去明希就可以,他现在已经不奢望很多了。

    “我说过了,一年的时间,这是我的任务期限。”唐梓岐扯着嘴角冷笑,轻蔑地看了印少臣一眼。

    果然智商不够用啊,话都听不懂。

    “也就是说,只有一年结束后你依旧没有完成任务,她才能回来?”问出这句话的同时他的声音都在微微发颤。

    印少臣的心情简直就是跌宕起伏,刚刚轻松下来就又瞬间揪紧。

    春节只是分开一个星期而已,他就已经要受不了了,之后还有九个多月的时间,让他怎么熬过去?

    凭什么?

    凭什么要因为唐梓岐的狗屁任务就浪费了他们一年的时间?

    “我受不了这个,必须立即让她回来。”印少臣无法接受这个答案,仅仅是想一想就要崩溃了。

    “这是我最后的杀手锏,用了就无法撤回,只能等一年。”

    “你这样做的意义在哪里?有意思吗?”

    “如果我能成功就有意义了。”

    “你凭什么浪费她一年的时间?”印少臣咬牙切齿地问,“你还夺走了本该属于她的东西。”

    “我没有浪费她的时间,如果我的任务失败,时间会倒退回她消失之前,她甚至不会记得发生过这件事情。”

    “如果你故意针对明希,为什么还要带上冯曼曼她们?”

    “系统说她们都是改变了轨道的人,就应该被清除。”

    为了让她自己变得更优秀,三个活生生的人就此消失也在所不惜,甚至没觉得自己做错,这是什么可怕的思想?

    “你就是一个被系统利用的傀儡!听说过女艺人养小鬼,你呢?你养了一个恶魔在你的脑袋里,一点一点的恶化你,让你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而你依旧觉得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潜移默化的洗脑最可怕。”

    很多时候你跟杠精吵架是没有意义的。

    你坚持你的看法,他坚持他的,吵了一通谁也没说服谁,结果依旧是觉得对方非常傻叉。

    唐梓岐不再说话了。

    印少臣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而心中还是带着恨意的。

    他转身准备离开,立即被唐梓岐叫住了:“我要去医院。”

    “没有医院,之后会给你送去其他的地方,安排一个人专门看管你,之后的这段日子就你就在那里度过吧。没有人会找到你,你也逃不出来,在那里你无法完成任何任务,就安安静静地等待这一年过去吧。”

    “我都已经告诉你真相了!”唐梓岐惊呼。

    “告诉我又怎么样,我为什么要承受这场无妄之灾?大不了你就去死,到时候我被警察抓起来,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九个月后就又恢复原点了,我什么都没做过。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你被关在哪里了,我们谁都别想好过。”

    “如果我失败了她们不会有任何损伤!”

    “你知道她有多惜命吗?”提起这个,印少臣心疼得整个心脏都被揪紧了,“你能想象到她当时有多害怕吗?我怎么可能不恨你?”

    印少臣说完走了出去,不再理会唐梓岐的尖叫。

    之后唐梓岐会叫不出来。

    唐梓岐会去到一个偏远的山村里,那里有一栋单独的房子,院子里会养猪跟羊,稍微好一点的房子养唐梓岐。

    印少臣不会让她死,每天给她送饭,只能果腹味道难吃。

    他最大的仁慈,是没派那个变态看管她,而是找了村里的女人。

    他承受一天的相思之苦,她就要承受一天的煎熬。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加倍奉还。

    九个多月的时间该怎么度过?

    印少臣选择疯狂学习。

    他一直在想,如果哪天回去了,再次看到明希的时候就能让明希看到他的进步,到时候让明希大吃一惊,明希一定会很开心吧?

    是这种信念让印少臣一直坚持了下去。

    因为知道九个月后会回到原点,所以紧接着来的期中考试他并没有隐藏实力,干脆直接答题。

    他也打算利用这一年的时间来试探一下,他如果爆发了别人会是什么反应,印家的人会如何表现。

    尽可能去分散注意力,就不会太想明希了。

    他只能这样做。

    如果说原著里的印少臣无法跟女主角一起考上华大,那么现在印少臣莫名其妙地多了这九个月,又因为思念成疾,只能废寝忘食的学习,那么印少臣就有可能考上了。

    他有主角光环是不假,但是他重生的节点,以及重生前的不学无术,导致印少臣就算是重生了,能做到的最大的进步就是提升到火箭班垫底的水平。

    一下子成为学霸那就太假了。

    跟唐梓岐摊牌谈完之后几天,因为唐梓岐失踪学校里也出现了些许流言蜚语,还来了警察调查。

    但是因为没有监控器拍到他们,没有人查到印少臣的身上。

    唐梓岐的父母好像对唐梓岐也没有太关心,后期竟然就不了了之了。

    紧接着就是期中考试,印少臣在第十二考场里规规矩矩地考完全部题目。

    刘雪没了八卦成绩的激情,国际班都是在周一才知道的成绩,毕竟他们对成绩是真的非常不关心。

    就算是星期一出大榜的时候,国际班在去课间操的时间都没几个人去看。

    印少臣只能自己走过去看了看。

    邵余、韩末就跟在他身边,看到他居然关心成绩也跟着看了一眼。

    大榜排名后面跟着班级,在一排火箭班的列表里突然出现了异类,让他们很快注意到了那个人。

    第四十三名:印少臣,国际班,总分620分。

    “我擦?”邵余看完之后都惊呆了。

    “你……你怎么上去的?”韩末指着大榜问印少臣,仿佛他们国际班突然杀出一个叛徒似的。

    “这次认真答题了。”印少臣回答十分轻松。

    “诶哟喂去?”邵余觉得难以置信。

    印少臣突然逆袭了,虽然没说太惊艳的一下子冲到前几名,但是从学校垫底杀入了学校前五十名,这种冲刺也太牛逼了点吧?

    韩末看着大榜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最后只是崩溃地问:“我们几个说好一起浪,你却偷偷学了习?”

    “同是单身一条狗,凭什么你在浪上走?”邵余也跟着问。

    印少臣懒得理他们,干脆走出了教学楼,站在操场上参加课间操。

    那之后,印少臣还以为学校老师会怀疑他作弊什么的,结果根本没来找他,后来还是刘雪说了真相。

    学校有些老师的确被惊动了,但是黄花坚持相信印少臣的人品,带着一群老师去看监控,看到印少臣真的是认认真真的在答题,这才罢休。

    这之后,学校果然掀起了轩然大波。

    搞什么啊……校霸都考进学年组前五十了?

    学校的论坛很少提及印少臣,主要是他们也不敢提,生怕印少臣顺着网线爬出来揍他们一顿,毕竟都是一个学校的学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但是这次他们真的忍不住了!

    学校论坛里最热的一条帖子标题就是:性感校霸,在线逆袭。

    紧接着跟着的帖子就是:理智分析,印少臣转班去火箭班的可能性。

    在一个可以开启匿名的论坛里,这群人向来口无遮拦,说话难听,表现出自己真实脑残的样子,也是他们最恶毒的一面。

    这一次却出奇的和谐,所有帖子里就跟做过净化似的,根本没有人说印少臣一句坏话。

    1楼:印少臣就是我们正面的例子,是我们学习的目标。

    3楼:突然觉得印少臣的校草位置更加稳定了。

    11楼:印少牛逼。

    17楼:11楼的一句印少,暴露了你是国际班学生的真相,其他班级没有人这么叫他的,也就你们国际班阶级意识太强。

    ……

    印少臣对帖子并不感兴趣,全程就是看着印家的那群人蹦跶。

    三叔家养的便宜“儿子”最为活跃,印少臣还真就被算计了几次,他顺便就将他们会用的方法全部记住了,心中筹划起了之后再次发生,他该如何完美面对。

    然而时间……依旧仿佛蜗牛爬过。

    慢得印少臣抓心挠肝的难受。

    这年暑假,邵余见印少臣一直死气沉沉的,跟韩末一起张罗给印少臣过生日。

    他们布置了轰趴馆,还叫来了一群同学,庆祝了许久印少臣连个笑容都没有,邵余也算识趣,很快带着其他人离开了。

    印少臣一个人坐在餐桌前,自己插上生日蜡烛点燃后许愿,紧接着又吹灭。

    用叉子吃了一口小块的蛋糕,甜得他的心都开始疼了。

    许的愿是:烦恼都过去,明希回到我身边来。

    坐在空荡荡的轰趴馆里,周围一片狼藉他也没有去收拾,只是看着生日蛋糕发呆。

    坐得久了忍不住喃喃自语:“明希,我成年了。”

    然而无人回应。

    成年了又能怎么样呢?

    这一年的暑假非常短,很快就开学了。

    其实国际班的高三跟高一、高二没什么区别,雅思过了,平日里跟着复习就行。

    然而印少臣不是这样,他更加疯狂地学习,因为皮肤白,眼下的黑眼圈尤其明显,人也突然暴瘦。

    印少臣之前就很瘦了,好在还有些肌肉,身材算是偏瘦却身材极好。

    然而最近真的是皮包骨一样的暴瘦。

    邵余看着印少臣这幅样子毫无办法,看着心里着急,却又说不出来什么。

    难道劝印少臣:你别认真学习了,我们看着心疼。

    这叫什么鬼劝说?

    高三的模拟考试,国际班的学生可以自愿参加,非常人性化。

    全班只有印少臣一个人参加了,死气沉沉地进入了第一考场,整个火箭班鸦雀无声,没人敢说话,生怕刚开口就引得校霸暴怒。

    印少臣在第二次模拟考的时候,已经排在学年组第二十名了。

    最近对于印少臣会不会转班的猜测越来越少了,因为这都高三了,真没有转班的必要了。

    火箭班也因此松了一口气,少了一个强力的对手跟他们争抢学费全免。

    跨年的那天,印少臣一个人逃了学,去家里的商场乘坐缆车。

    他依旧是挑选商场已经下班的时间过去的,一个人坐在缆车里看着城市的夜景静静发呆,表情有些麻木,却不算木讷。

    缆车已经运营许久了,如今有了些许磨损的痕迹,玻璃也不算干净。

    他看到车壁上被人刻了一个爱心,里面写了两个人的名字。

    原本碰到这种事情他会想要骂人,这次却心血来潮,取出口袋里的钥匙在车上也刻了一个爱心,写着:印少臣、明希。

    他看着名字静静发呆。

    就快了……

    过完年就可以见面了。

    印少臣在想,因为他是男主角,这可能是他逃脱不了的命运。

    经历了这样痛苦的一年,也算是对他初期欺负明希的一种惩罚。

    印少臣坐在缆车里靠着窗户闭上眼睛,想要休息一会,不知不觉睡着了……

    头疼。

    印少臣蹙着眉醒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在陌生的环境里,他看了看面前,是一个座椅的靠背。

    身边的人似乎注意到他醒了,凑到了他身边来,压低了声音问他:“头还疼吗?”

    他愣愣地看过去,就看到明希紧张地看着他。

    他有一瞬间的错愕,不知道是在做梦,还是真的发生了。

    明希伸手帮他揉太阳穴,还在小声嘀咕:“你一坐飞机就头疼是什么毛病?”

    “呃……”他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的头也疼。”邵余似乎是注意到印少臣他们这边了,跟身边的冯曼曼说。

    “我看小说呢。”冯曼曼粗暴地回答。

    “头疼。”

    “那就死去。”

    印少臣四处看了看,再看明希身上穿的衣服。

    确定了,是他们从北京回来的那天,此时在飞机上还没有落地,明希还在他的身边。

    他立即抱住了明希,就好像耍赖似的不松手。

    “怎么了?”明希抬手拍了拍他的后背。

    他好想跟明希说我好想你,但是这句话还是忍住了。

    他怕明希担心他,也怕明希跟着难过。

    想被明希心疼,又怕明希会心疼。

    这份感情很纠结。

    他现在只想抱着她,感受到怀抱的充实就会让他特别有安全感。

    明希还在,他还能听到冯曼曼吵吵闹闹的声音,一切都还没有发生改变。

    “明希,我头疼。”

    “嗯,我知道呀,要不你把椅子调整一下躺一会?”

    “不,我就要抱着你。”

    “这么抱着姿势怪别扭的。”

    印少臣终于肯松开明希了,拉住了明希的手,十指紧扣,还亲吻了一下明希的指尖:“那就拉着手,不许松开。”

    “不用我给你揉头了?”

    “头快疼习惯了,无所谓,你陪着我就行。”

    你在身边就好。

    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明希,我没有忘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