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没有来生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奇书网 www.qishu.tw 最快更新没有来生最新章节!

    飞船稳稳飞入和海水一样颜色的天空之中,穆根和奥利维亚的脸紧紧贴在飞船的窗户上。

    “多里,再见啦!”穆根的心里充满了不舍。

    “以后我们再来。”同样在这颗星球留下了美妙的记忆,奥利维亚信誓旦旦说。

    随着洁白的沙滩离他们越来越远,两个人的脸却在窗户玻璃上越贴越紧了。

    和他们一样的把脸贴在玻璃上的还有蔬菜店的乔老板。

    “哎?我总觉得我是来过这里的……”又是这句话,从登上多里的土地开始,乔老板翻来覆去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啦!

    穆根&奥利维亚: ̄▽ ̄

    飞船继续向高处飞着,越来越多的人收回了恋恋不舍的目光,将心思集中到下一个目的地。对于游客的心理变化把握的很准,飞船内部响起了轻柔的音乐,游客们各自做起自己的事情来。

    贴着玻璃窗眼巴巴往下看的人,只剩下乔老板一个人了。

    这样子有点突兀,穆根看了看周围,拉了拉奥利维亚的领口,于是他们俩又趴会原来的位置了。远远看过来,别人八成会以为是两个少年人对多里恋恋不舍、长辈好脾气的陪着。

    穆根总能从枯燥的事情中找到自己的乐趣,看着下面的蓝色海水,他拼命把下方的土地和自己去过的地方对上号:

    “……我们在那边的沙滩上堆过很大的沙堡!”

    “奥利在那边的海水里丢过一条泳裤!”

    “可惜,再大的沙堡离这么远也完全看不到呢……”奥利维亚有点沮丧。

    沙堡也好,丢掉的泳裤也好,都是他们来过这个美妙地方的证明,是他们在这里逗留过的证据。不过在他们离开之后,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的存在证明会渐渐消失吧?

    就在这个时候,飞船内的音乐声忽然慢慢降低了,取而代之的是的一个非常甜美的女声:

    “各位游客,请大家准备好,尽量靠向左侧的窗户,再过十分钟,大家将会看到多里星一个参观景观。”

    所有人都是一愣:最后一个景点?这都离开多里星了,怎么能够参观到多里星的景点呢?

    心里有了疑问,于是大家往窗户旁边凑得也就更快了,原本座位就在左侧窗户旁边的乘客占了便宜,直接看向窗外就可以,而座位靠走廊的则直接跑向了观景台。一分钟之后,飞船上所有窗户旁边都挤满了人头。

    穆根他们非常幸运,他们的座位原本就靠近左侧窗户,所以他们一直扒着看风景的正是飞船左侧的三个大窗户,爱多里商业街的街坊们除了玛利亚婆婆(←婆婆大人带着孙女去观景台抢地盘去了 ̄▽ ̄)都凑到了穆根他们之前趴着的窗户旁。

    八分钟后,飞船再度升高了一段高度,随着高度再次抬升,不可思议的景观出现在所有人眼前:

    一行奇异的符号整齐的排列在蓝色的星球上,鬼斧神工,宛若天成,那行符号并不长,然而非常整齐,整齐的就像写在蓝色信纸上的一行文字。

    可是那不是什么蓝色信纸!那可是一整颗星球!还是水球!

    之前离得近所有看不出来,然而待到飞船到达特定高度的时候,就会看到这神奇的一幕!

    “(**)哇!”飞船上传来一声整齐的惊叹声。

    “怎么我们来的时候没有看到这个?”当即就有游客提问了。

    “这个问题问得好。默多尔星系目前只完成了对多里星球东半球的开发,大家在多里星逗留的地点全部属于东部半球,之前搭乘飞船前往多里星的时候,大家降落过程中看到的也是多里星东部半球的景色。”广播里随即传来了女声温柔的解释:“而这里,是多里星尚未被开发的西部半球!”

    “而这行符号正是西部半球无法被开发的原因。”

    闻言,游客中阵阵哗然。

    “构成这行符号的个体是在帝国灭绝五百年之久的珍贵植物——龙骨树,史料记载:龙骨树是宇宙中已知最高大的树木,平均高度可达二千五百米,这行符号正是由龙骨树生长而成的。”

    “这些龙……龙骨树是人工种植的吗?”又有游客提问了。

    “并不是。多里星是一百年前才被并入默多尔星系的星球,在加入默多尔星系之前,多里只是一颗非常原始的星球,西半球海域非常凶险,凭借当地人的生产力水平根本无法进入,即使是现在,有了帝国高度发达的科技支持,开发西半球海域仍然有相当的难度。”

    不是人为种植的?岂不是说这行鬼画符是天然形成的?这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经过古代文字研究学家的鉴定,这行符号并不是没有意义的图案,他们认为这是某种古文字。可惜,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人可以破译这行文字,多里星的西半球于是被勒令禁止开发,全力保护这行文字不被破坏。”讲解员小姐继续讲述着关于这行符号的故事,最后,她还俏皮的提了一句:“飞船上的各位,如果有谁可以破译这行文字的内容,别忘了去古代文字研究协会领取巨额奖金哦!”

    讲解结束了,飞船内再次响起了音乐声。

    游客们之间的窃窃私语被音乐声掩盖了。

    就在这个时候,穆根旁边的乔老板忽然开口了:

    “……我愿意。”

    他忽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三个字。

    托尼老板正好在他的头上方,他自然也听到了这句话,联想到解说小姐刚刚讲过的悬赏一事,他忍不住打趣道:

    “乔尼(←老人家之间对乔老板的昵称),你该不会看懂这行字了吧?”

    他是在开玩笑,大家都知道。由于健忘症越来越严重,乔老板近几年已经把帝国通用语的书写方法都忘得七七八八了。最基础的书写都忘了,还指望他能记住什么古文字?

    然而,乔老板却怔怔道:“嗯,我看得懂……”

    “这行字是两句话,右边的意思是「我愿意」,而左边部分的意思则是「罗斯维尔,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乔老板煞有介事的把自己对那行符号的解读说了出来。

    然后,他就愣住了。

    “罗斯维尔……罗斯维尔……罗……”他忽然皱起了眉,枯瘦的手掌慢慢离开窗户,然后抱住了自己的头。

    然后,乔老板忽然笑了。

    双手一击,他转过头道:“我果然是来过这里的,这些龙骨树是我种哒!”

    爱多里所有人:-_-啥?

    “我把好多龙骨树的种子种在这颗原始星,是想着改天带罗斯维尔过来让他看,顺便向他求婚哒!”

    爱多里所有人:-_-不可能吧?

    看出街坊们不信任的目光,他瞅了瞅外面的符号,提出了一个有力证明:“我写字习惯把点写成圆圈,你们看,这行字里面所有的点都是圈圈哟!”

    爱多里所有人:-_-还真是……

    听起来非常不可思议,然而,上至托尼,下至奥利维亚,爱多里商业街旅行团的团员们心底已经严重动摇了。

    “罗斯维尔长得可帅了,又能干,年纪轻轻就是大校了,他要去出门执行任务前,我偷偷跑到这颗我们俩一起发现的原始星种树了。龙骨树长得快,只要三年就可以把文字长出来了,到时候罗斯维尔也该回来了,我打算带他过来,多浪漫啊!”乔老板有点羞涩的和大家讲了一段浪漫的故事。

    “不过,这里怎么都是水啊?我种树的时候,明明都是上好的黑土地呢。”注意到不对的地方,乔老板抓了抓花白的头发。

    “不对……罗斯维尔他没有回来啊?可是……右边这三个字明明是罗斯维尔的字……”越来越多的记忆碎片在脑中翻滚着,乔老板再度抱住了头。

    忽然——

    一滴热热的水珠砸在了双手扒在窗户边上的穆根的右手背上。

    顺着水珠掉落的方向抬头看去,穆根和奥利维亚惊讶的发现:不知何时,乔老板的眼中忽然充满了泪水。

    他的表情茫然多过痛苦,他看起来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流泪。

    “我又想起来了:罗斯维尔没有回来。”

    “罗斯维尔他死了。”

    一瞬间,原本还在笑呵呵的乔老板泪流满面!

    窝在窗户边,他哭了很久,哭着哭着,他又笑了,直到最后太累了,他蜷缩在座位上睡着了。

    大人们都很安静。

    西格玛什么也没有看懂,作为机器人,乔老板刚刚的情绪变动实在太复杂了,他的描述也太零碎,西格玛偏了偏脑袋。

    坐在穆根和奥利维亚中间,他张开了左边的机械手:

    里面是一滴水珠。

    “乔老板给西格玛的。”西格玛对穆根道。

    穆根和奥利维亚这才恍然:这——是乔老板的眼泪。

    “西格玛不懂。”不理解的问题问哥哥——是西格玛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

    能怎么说呢?穆根为难的抓了抓头。

    最后还是奥利维亚回答了西格玛的问题。

    很久很久以前,乔老板有了非常喜欢的人,那个人的名字叫罗斯维尔,乔老板在这颗星球种了很多树,用树拼出了求婚的字样,打算在那人任务归来之后求婚,可是……

    那个人却再也没有回来。

    真是一个悲伤的爱情故事。

    “爱情?”西格玛再次偏偏头:“西格玛不懂。”

    刚刚懵懂的理解了亲情的含义,“爱情”对于西格玛来说就是更高难度的进阶课程了。

    “我也不懂啊。”奥利维亚小声说。

    “不过,能让乔老板在时隔几百年之后,在他得了严重的健忘症之后,在他把自己的名字都几乎忘掉之后……仍然记得当年的点点滴滴,「爱情」这种感情一定让人铭心刻骨吧?”他做了个总结。

    西格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继续发呆了。

    前往下一颗星球需要一夜的时间,这个晚上,他们是在飞船上睡的觉。

    穆根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了年轻时候的乔老板,驾着飞船,带着好多好多树种,偷偷摸摸的在多里星上种了好多树。

    种完,他就走啦~

    穆根则继续留在那个多里星上,看着那些树种慢慢的发了芽。在一星期之后的某一天,又有一个人光临了这颗星球。

    那是个非常好看的年轻人,肩上佩戴着大校徽章。

    同样带着好多好多树种,他、他居然也是来种树哒!

    不过,在种树前,他忽然看到了之前乔老板种下的树种……发出的小树苗。照着树苗的路线大致走了一遍,读懂了树苗的意思,他哈哈大笑了。

    于是,在乔老板种下的树苗旁边,他继续种了一行树。

    然后他就高高兴兴的走了。

    三年后,乔老板又来了,他不是一个人来的,乔老板是和那名年轻人一起来的。

    在空中,你看到了我写的话,我看到了你写的话。

    后来,他们就开开心心的结婚了。